Menu Close

共产党治国无道,一意孤行建造三峡大坝祸国殃民;武汉南京面临没顶之灾 军队听令炸堤分洪 – 两千年前云梦大泽再次形成

7月14日,洪湖蓄洪区政府部门紧急通知,要求各村庄居民立即转移。在大洪水面前,三峡已经完全丧失了防洪能力。为保武汉,当局极可能炸堤泄洪,牺牲洪湖蓄洪区,甚至是牺牲掉洞庭湖区和鄱阳湖区。

从6月29日三峡大坝开始泄洪以来,武汉长江水位持续暴涨。至7月12日,武汉长江水位已达28.76米,每天长江水位暴涨约30厘米。若按照这个速度涨下去,再过4天,也就是到7月16日,武汉长江水位将突破保证水位29.73米。这个时候,江水将会漫堤,武汉这个城将淹没在3至4层楼高的水中。

为保武汉,三峡大坝从7月8日起开始减缓泄洪,至7月11日,泄洪量只是大约之前的一半。因此从7月13日开始,武汉长江水位停止上涨。然而,三峡水库水位却开始暴涨。从7月10日至7月14日,在这短短4天时间,三峡水库水位暴涨了5.48米,平均每天暴涨1.37米。按照这个速度,再过14天,也就是到7月28日,三峡水库水位将达到最高水位175米。

而目前真正的大汛期还没有开始。按照以往的经验,大汛期是从7月下旬至8月中旬。也就是说在真正的大汛期到来之前,三峡大坝已经完全失去了防洪、抗洪的能力,只是悬在下游数亿人头上的“定时水弹”。

既要保武汉,又要保三峡,唯一的出路可能就是炸堤分洪了。目前已经看到当局在做这样的打算和安排,就是牺牲洪湖蓄洪区,甚至是牺牲掉洞庭湖区和鄱阳湖区来保武汉以及下游的南京、上海等。

网友发布的视频显示,7月14日,洪湖蓄洪区政府部门紧急通知,要求各村庄居民立即转移,因为可能很快就要炸堤分洪。

洪湖蓄洪区政府部门的宣传车在要求村民转移,抗洪抢险,但绝不会告诉村民,为了保武汉要在这里分洪。

网传视频显示,大量军车在鄱阳湖附近停靠,拍摄网民指当局打算“保武汉,弃鄱阳”。这也佐证了当局准备放弃鄱阳湖区来保武汉的传闻。

因为武汉城平均海拔21至27米,而现在武汉长江水位已达28.60米。长江已经成了一条悬江,而武汉全靠沿江大堤护着,一旦溃堤,武汉的所有居民,会淹没在3~4层楼高的洪水里。但如果武汉长江水位突破其保证水位29.73米,武汉同样不保。

三峡工程祸国殃民,完全没有防洪作用且反助上下游洪水淹杀人民

进入6月后,长江流域洪涝灾害不断,警报频传。下游的宜昌被淹了,接着武汉也被淹了,现在上海也被淹了。防洪曾被宣传是三峡工程最核心的效益,现在的事实则恰恰相反,三峡工程对防洪不见任何作用。笔者曾写过一篇文章《三峡大坝防洪原本是谎言》,有一位热心的读者留言:三峡大坝跟其它的水坝是一样的,但防洪治水的功能能发挥多少应该看管理单位。很感谢这位读者的留言,此文就先探讨,三峡大坝启动防洪作用后的祸患。

三峡大坝的正常蓄水位175米,防汛限制水位145米。据公开的资料,三峡工程的防洪构想是这样:汛期时,让水库水位回落到防汛限制水位145米,与正常蓄水位175米相距30米,也就是说,水库腾出了一个巨大的库容。当上游的洪峰来临时,水库利用其巨大的库容容纳洪水,调节(减小)洪水下泻的流量,削减洪峰,以保证下游免受洪水冲击。

听起来似乎有道理,中共也一直按此思路吹嘘三峡工程的防洪能力。 2007年,三峡大坝在进行蓄水至175米的试验前,官媒新华社就发了一篇题为《三峡大坝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的报导,文章称:“千年一遇(洪水),坝前水位可控制在175米,控制枝城(位于三峡大坝下游)下泄流量在8万立方米/秒,保证下游沙市水位不超过45米。”

我们可以看出,三峡工程的防洪设计存在一个巨大漏洞,用三峡大坝的防洪能力,代替了三峡工程的防洪能力。三峡大坝并不是决定三峡工程防洪能力的唯一的因素,还有方方面面的因素影响三峡工程的防洪,但这些都没有被考虑。

我们先假设三峡大坝本身没有什么大的质量隐患,是稳固可靠的,在这个前提下,如果按最初的防洪构想启动防洪,来看看会有什么后果。

1、 坝前水位达到175米,重庆可能早被淹没

大家都有一个常识:水往低处流。位于上游的重庆到三峡大坝,两地距离超过600公里,存在一个水位落差。汛期洪水期间,水流越急,两地的高度差越大。在三峡水库蓄水至135米时,有人发现:从大坝到库尾之间的水位落差多达34.7米,远远超过了工程论证报告认为的0.4米。

曾有官媒报导,三峡水库成功完成蓄水试验,坝前水位达到了175米。蓄水试验时水流平缓,两地高度差不那么大,而汛期洪水期间,水流快,情况就不同了。据旅德著名国土规划专家王维洛博士估算,汛期三峡大坝的坝前水位达到175米,重庆的水位可达到217米。重庆市火车站的铁轨标高为海拔196米,那时,重庆市的所有铁路线都要被淹没,重庆市的一部分市区就会被淹没。

也就是说,三峡大坝的坝前水位达到175米时,对下游起到了防洪作用,但是,库区的部分居民早被冲走了,重庆市早就被洪水淹没了。

当然,估算的数据可能不绝对准确,但这方面的问题确实很严重。

2、 坝前水位即使不达到了175米,上游也处于洪涝灾害的危险之中

人们说三峡工程防洪,常常只考虑了下游的防洪,但我们不能只考虑下游防洪,而不顾上游的防洪。

汛期上游爆发洪水后,上游希望水尽快流走;如果为了防止下游免遭洪灾,就要减小大坝的下泻流量,三峡大坝的坝前水位会抬高,那么,上游的水流量就会减缓,这对于上游的防洪无异雪上加霜。

概括的讲,上游防洪和下游防洪常常是一个顾此失彼的关系,下游防洪了,上游可能因为水位抬高出现洪涝灾害。

3、 上游泥沙淤积

有专家称,泥沙淤积是三峡工程的致命伤。

长江水的含沙量也很大,尤其是在汛期,上游爆发山洪、泥石流后,含沙量更大。泥沙淤积与水的流速有关,水流越急,泥沙被冲走的越多,沉积的就少。提高三峡大坝的坝前水位后,水流减缓,上游就会沉积大量的泥沙,时间一长,上游沉积的泥沙势必越来越多,河床会越来越高,这将导致上游更容易爆发洪灾。

近年来,三峡大坝上游的重庆市水患逐年严重。今年7月初,重庆水利单位通知,要注意防范重庆主城区内涝等风险。网传一份当地社区居委会和物业中心联合下发通知,内容写道:“今年洪水预估水位达到1981年的193.38米左右,请4楼以下居民提前做好准备。”

笔者推断,重庆水患日益严重,应该与三峡大坝蓄水有关。但是,即使事实确实是如此,官媒也不会这么报导。

上文假设了三峡大坝没有什么大的质量隐患。而不幸的是,近年来,三峡大坝本身的设计、质量缺陷不断的被披露,存在溃坝风险,如果按照最初的防洪构想启动防洪,大坝将承受更大的冲击力,就可能被冲垮,那时,大坝下游的几亿居民将遭受灭顶之灾,那太可怕了!这方面,已有大量的分析文章,在此不多赘述。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三峡工程初期也许还能调控防洪,但防洪能力很有限,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点防洪能力也会消失。

其实,类似三峡工程这种筑大坝、建水库、蓄水发电的治水思路,早已有失败的先例,黄河中上游的三门峡水库就是前车之鉴。

三门峡水库被称是大陆的第一座大型水利工程项目,1960年首次使用,到1962年3月,才一年半时间,因淤积泥沙,上游的水位抬高超过4米,上游的支流渭河河口形成拦门沙。

2003年8月至10月,渭河流域发生了50多年来最为严重的水灾。洪水造成了多处决口,数十人死亡,500多万人口受灾。但是这次渭河洪峰仅相当于三、五年一遇的洪水流量,水灾的原因主要是三门峡水库高水位运用,导致渭河倒灌,“小水酿大灾”。 2004年,为彻底解决渭河水患,三门峡水库不得不停止蓄水发电。

现在已有专家断定,三峡水库也将步三门峡水库后尘。三峡大坝最后要么炸掉,要么废掉。所谓废掉,就是把所有的闸门都打开,让水流自然的穿堂而过。

二、三峡工程危及多方面

三峡工程的防洪功能是失败的。但是,三峡工程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还危及到水质、气候、地震、移民、文物保护等多方面。在三峡大坝拟议修建之初,著名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生前就极力反对兴建三峡大坝。他曾对三峡工程做出12个预言,包括:1. 长江下游干堤崩岸。 2. 阻碍航运。 3. 移民问题。 4. 积淤问题。 5. 水质恶化。 6. 发电量不足。 7. 气候异常。 8. 地震频发。 9. 血吸虫病蔓延。 10.生态恶化。 11.上游水患严重。 12.大坝被迫炸掉。

黄万里教授的前11个预言目前都不幸被言中,就剩最后一条还没应验。但很多人认为,那只是时间的问题。

我们有必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三峡水库的祸患并不难预见,三峡工程将出现的种种灾难性后果专家早提出了警告,三门峡工程已经是失败的教训,为什么三峡工程最终能通过专家的可行性论证?为什么还能通过人大代表的表决通过?为什么最后能动土施工?

三、 疏而不堵

中国人都知道大禹治水的故事。四千多年前,那时全人类都处于大洪水时期,大禹领命治水,他充分利用水流特性,顺势而为,疏通河道,拓宽峡口,让洪水能更快的通过入海,终于治理了黄河流域的水患。大禹治水的要诀是“疏而不堵”。

两千多年前秦国蜀郡太守李冰与儿子主持治江,也采用了顺其自然,疏而不堵的原则,完成了都江堰工程。都江堰没有大坝,是当今世界上惟一留存的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至今仍造福成都平原。

大禹治水疏而不堵的治水理念,不仅仅是宝贵治水经验,还体现了中华祖先敬畏大自然的道德内涵。神创造了人,也给人安排了生活的环境。人类应该珍惜爱护大自然,正常享用大自然赐予人类的生活所需,与大自然和谐相处。人们读历史会发现,中华历史上的那些圣皇明君都要定时祭祀天神和山川河流之神,谦卑感恩。

疏而不堵本应为人类防洪治水的圭皋,敬畏自然是人类本应传承的优秀道德品质。

中共信奉人定胜天,号召人们战天斗地,改造自然,到处处堵河建坝,与中华传统背道而驰,究其实质,是对大自然的暴力革命。,被称为中国最大的水利工程项目,其实是中共对大自然实施暴政、亵渎神明、狂妄自大的最大恶迹。

人们都知道,中共的暴政杀害了8000多万无辜的中国人。而中共对大自然的暴政,破坏了中国人赖以生存的环境,也是在间接杀害中国人,还将杀害中国人的子孙后代。而水资源的破坏,将危害全世界的饮用淡水,因为全球的淡水资源是循环的。

提起三峡工程,很多人会有很多感慨。有人说三峡大坝是愚蠢的纪念碑,有人说三峡工程是灾难发生器,有人说整个三峡工程是一个巨大的火药桶,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而究其实质,三峡工程并不是人偶然的错误或愚蠢,也不仅仅只是一些人的腐败和官僚,而是共产邪灵祸害中国人、乃至全世界人的阴谋,是共产邪灵操纵中共所为。

现在,三峡工程已成为高悬在中国人头顶的达摩克利斯剑,怨天尤人已于事无补。中国人只有清醒的认清中共的魔鬼真面目,解体中共,回归传统,才能彻底根除三峡工程的种种可怕的灾难。

云梦大泽即将再现 – 繁华市,变汪洋;高楼阁,变坭岗,父母死,难埋葬。爹娘死,儿孙扛。万物同遭劫,虫蚁亦遭殃 – 南京金陵塔碑文预言已经实现

云梦大泽
云梦大泽

云梦大泽

云梦泽 (Yun-meng Lakes ),又称云梦大泽,中国湖北省江汉平原上的古代湖泊群的总称。南以长江为界。先秦时这一湖群的范围周长约450公里。后因长江和汉水带来的泥沙不断沉积,汉江三角洲不断伸展,云梦泽范围逐渐减小。魏晋南北朝时期已缩小一半,唐宋时解体为星罗棋布的小湖群。此后有的小湖逐渐淤平,有的则有扩展,洪湖就是在清中叶以后迅速扩展成的大湖。如今,云梦泽古代湖泊群,已消褪为一些相互分离的湖泊。

据《左传》、《国语》、司马相如的《子虚赋》记载,先秦时期楚国有一

名为“云梦”的楚王狩猎区。云梦地域相当广阔,东部在今武汉以东的大别山麓和幕阜山麓以至长江江岸一带,西部当指今宜昌、宜都一线以东,包括江南的松滋、公安县一带,北面大致到进随州市、钟祥、京山一带、南面以大江长江为缘。其中有山林、川泽等各种地理形态,并有一名为“云梦泽”的湖泊。“云梦泽”因“云梦”而得名,二者并非指同一概念。春秋时,梦在楚方言中为“湖泽”之意,与漭相通,由于长江泥沙沉积,云梦泽分为南北两部分,长江以北成为沼泽地带,长江以南还保持着浩瀚的水面。
江汉平原地势低下,河道纵横交错,湖泊星罗棋布,素有“九曲回肠”之称的荆江贯穿其中,构成典型陆上三角洲景观。

在地壳下降时期形成巨大洼地,加上江水累积而成巨大湖泊。春秋时代云梦泽的主体位于今荆州市以东、江汉之间,南部以长江为界。

江汉平原
江汉平原

可能在洪水到来的汛期,湖泊的面积还真到了方圆九百里的程度,占据了几乎整个江汉平原,直到周围的山脚下。而到了枯水期,那些沼泽、滩涂、林地都露了出来,楚人就可以在“公园里”游玩狩猎,水体就只剩下汉魏时期人所谓“江陵以东,江汉之间”的一些地方了。一句话,云梦泽是个吞吐型湖泊,“穷”则湿地公园,“达”则烟波浩渺

关于云梦泽的具体范围,不同朝代的文人学士都有不同的看法,有将其范围延伸到湖南洞庭湖的,也有说局限于汉江三角洲地区的。无论是何种说法,从西晋学者杜预开始,特别是唐代,主流观点都认为云梦泽的范围横跨了长江南北,即长江像今日流经洞庭湖一般流经了云梦泽。孟浩然写洞庭湖景色时却说“气蒸云梦泽”,便是此种看法的体现。

先秦时期,由于汉水和长江所带来的泥沙填充,原始地貌开始改变,云梦泽演变为平原─湖沼的地貌景观。当时云梦泽两侧有两大平原。这两大平原在春秋时代已有村落出现。秦汉时期云梦泽汉江北岸部分已化为平陆。云梦泽西部接纳了大量江水带来的泥沙,不断向东发展,形成汉江陆上三角洲。随着三角洲的扩展,土地也大量被开辟。云梦泽主体被压缩在当时的华容县境内。其东其北虽属于云梦泽,但已退化成为沼泽。随着荆江三角洲不断扩大,云梦泽整体东移,至《水经注》时代云梦泽主体已移到华容县以东,南云梦泽已被新发展的三角洲平原取代。

从上古到唐宋:云梦泽“由盛转衰”

根据学者们的研究,云梦泽成为大湖泊区的时间距今约6000年,稍早于炎黄时期。但到了南北朝时期,“云梦大湖”就基本消失了,唐宋年间几乎是一点都不剩了。这是怎样的一个过程呢?

笔者分五个历史阶段说明一下:

第一阶段是夏商西周的上古时期。上古时期,年代距今较为久远,且只有为数不多的华夏先民迁徙到长江中下游地区繁衍生息,对云梦地区的地貌和水文环境还没有造成什么大的影响。这时的水域面积是最大的,几乎囊括了整个江汉盆地,与司马相如描述的面积差不多。

第二阶段是春秋战国时期。荆江和汉江三角洲开始形成,云梦地区的移民也越来越多,但总体还是保持了上古时期的面积和环境,即司马相如所谓“方九百里”。

第三阶段是秦汉时期。荆江三角洲向东推进,汉水三角洲往南扩张,江水冲积出的新土地被朝廷设置为华容县。杨水附近的湖区分割成了多个独立的湖,淤塞的土地形成陂池,这导致湖区主体只剩下华容县以东的部分。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悲惨世界, 末世异象, 治国无道, 社会能见度

Related Posts

1 Commen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