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云梦大泽即将再现 – 繁华市,变汪洋;高楼阁,变坭岗,父母死,难埋葬。爹娘死,儿孙扛。万物同遭劫,虫蚁亦遭殃 – 南京金陵塔碑文预言已经实现

中国中央气象台28日继续发布暴雨黄色预警:四川、重庆、广西等地13条河流将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中国水利部表示,预计28日至30日,南部多个省区仍会遭遇暴雨侵袭,警戒进一步升级。

云梦大泽
云梦大泽

中央气象台预报说,预计28日早上8时至29日8时的一天内,贵州东北部、湖南北部、湖北东部、河南东南部、安徽大部、江苏大部、上海等地有大到暴雨,其中,安徽东部、江苏中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暴雨(100至200毫米)。上述部分地区伴有短时强降水,最大小时降雨量30至50毫米,局部地区可超过70毫米,局地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中国水利部网站也指出,自28日8时至30日8时,黄淮、江淮、江南、西南等地部分地区仍将有大到暴雨,部分地区大暴雨。长江、淮河、太湖、珠江等流域部分河流将出现明显涨水过程,太湖、淮河上游等可能发生超警洪水,暴雨区内部分中小河流可能发生较大洪水。

中国水利部稍早前公布,南方自6月起经历五轮暴雨,截至27日为止,全国已有26省陷入水灾困境,逾千万人受灾。位于长江三峡中上游的四川省灾情相当严重,截至27日统计,已有3人死亡12人失踪。

 

 

刘伯温《金陵塔碑文》预言中共政权寿命到2026年,2022年国内动乱,

繁华市,变汪洋。高楼阁,变坭岗

父母死,难埋葬。爹娘死,儿孙扛。

万物同遭劫,虫蚁亦遭殃。- 这应该是水灾。是不是瘟疫后来水灾?!

如果三峡不崩溃但全面泄洪,云梦大泽形成。如果地震后三峡崩溃,上海南京等城市被淹。

谨防大水期间的瘟疫。

云梦大泽

云梦泽 (Yun-meng Lakes ),又称云梦大泽,中国湖北省江汉平原上的古代湖泊群的总称。南以长江为界。先秦时这一湖群的范围周长约450公里。后因长江和汉水带来的泥沙不断沉积,汉江三角洲不断伸展,云梦泽范围逐渐减小。魏晋南北朝时期已缩小一半,唐宋时解体为星罗棋布的小湖群。此后有的小湖逐渐淤平,有的则有扩展,洪湖就是在清中叶以后迅速扩展成的大湖。如今,云梦泽古代湖泊群,已消褪为一些相互分离的湖泊。

据《左传》、《国语》、司马相如的《子虚赋》记载,先秦时期楚国有一

名为“云梦”的楚王狩猎区。云梦地域相当广阔,东部在今武汉以东的大别山麓和幕阜山麓以至长江江岸一带,西部当指今宜昌、宜都一线以东,包括江南的松滋、公安县一带,北面大致到进随州市、钟祥、京山一带、南面以大江长江为缘。其中有山林、川泽等各种地理形态,并有一名为“云梦泽”的湖泊。“云梦泽”因“云梦”而得名,二者并非指同一概念。春秋时,梦在楚方言中为“湖泽”之意,与漭相通,由于长江泥沙沉积,云梦泽分为南北两部分,长江以北成为沼泽地带,长江以南还保持着浩瀚的水面。
江汉平原地势低下,河道纵横交错,湖泊星罗棋布,素有“九曲回肠”之称的荆江贯穿其中,构成典型陆上三角洲景观。

在地壳下降时期形成巨大洼地,加上江水累积而成巨大湖泊。春秋时代云梦泽的主体位于今荆州市以东、江汉之间,南部以长江为界。

江汉平原
江汉平原

 

可能在洪水到来的汛期,湖泊的面积还真到了方圆九百里的程度,占据了几乎整个江汉平原,直到周围的山脚下。而到了枯水期,那些沼泽、滩涂、林地都露了出来,楚人就可以在“公园里”游玩狩猎,水体就只剩下汉魏时期人所谓“江陵以东,江汉之间”的一些地方了。一句话,云梦泽是个吞吐型湖泊,“穷”则湿地公园,“达”则烟波浩渺

关于云梦泽的具体范围,不同朝代的文人学士都有不同的看法,有将其范围延伸到湖南洞庭湖的,也有说局限于汉江三角洲地区的。无论是何种说法,从西晋学者杜预开始,特别是唐代,主流观点都认为云梦泽的范围横跨了长江南北,即长江像今日流经洞庭湖一般流经了云梦泽。孟浩然写洞庭湖景色时却说“气蒸云梦泽”,便是此种看法的体现。

先秦时期,由于汉水和长江所带来的泥沙填充,原始地貌开始改变,云梦泽演变为平原─湖沼的地貌景观。当时云梦泽两侧有两大平原。这两大平原在春秋时代已有村落出现。秦汉时期云梦泽汉江北岸部分已化为平陆。云梦泽西部接纳了大量江水带来的泥沙,不断向东发展,形成汉江陆上三角洲。随着三角洲的扩展,土地也大量被开辟。云梦泽主体被压缩在当时的华容县境内。其东其北虽属于云梦泽,但已退化成为沼泽。随着荆江三角洲不断扩大,云梦泽整体东移,至《水经注》时代云梦泽主体已移到华容县以东,南云梦泽已被新发展的三角洲平原取代。

从上古到唐宋:云梦泽“由盛转衰”

根据学者们的研究,云梦泽成为大湖泊区的时间距今约6000年,稍早于炎黄时期。但到了南北朝时期,“云梦大湖”就基本消失了,唐宋年间几乎是一点都不剩了。这是怎样的一个过程呢?

笔者分五个历史阶段说明一下:

第一阶段是夏商西周的上古时期。上古时期,年代距今较为久远,且只有为数不多的华夏先民迁徙到长江中下游地区繁衍生息,对云梦地区的地貌和水文环境还没有造成什么大的影响。这时的水域面积是最大的,几乎囊括了整个江汉盆地,与司马相如描述的面积差不多。

第二阶段是春秋战国时期。荆江和汉江三角洲开始形成,云梦地区的移民也越来越多,但总体还是保持了上古时期的面积和环境,即司马相如所谓“方九百里”。

第三阶段是秦汉时期。荆江三角洲向东推进,汉水三角洲往南扩张,江水冲积出的新土地被朝廷设置为华容县。杨水附近的湖区分割成了多个独立的湖,淤塞的土地形成陂池,这导致湖区主体只剩下华容县以东的部分。

秦汉时期的云梦泽

第四阶段是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荆江河道和汉水三角洲的的伸展,以及沔水、杨水等河流水体不断地萎缩,云梦泽最终被分割成数个大小不一的湖荡。加上北方连年战乱,大批的中原士族与民众南迁到荆楚之地,在河沙沉积形成的洲地上垦荒和建房,加速了湖区的分解与消退,使旧的泽区成了沔水三角洲的分流平原。自此之后,除了文学作品外,云梦泽作为一个大型湖泊的概念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此时遗留下来的马骨湖、大浐湖、太白湖等湖泊已经不能称为云梦泽了。

南北朝时期的云梦泽

第五阶段是唐宋时期。到了唐代,原来遗留下来的大浐湖和太白湖也“凉了”,马骨湖正“苟延残喘”,枯水期湖床都露出来了。直到宋朝,这些湖全都跟我们“说了拜拜”,遗留下来的只是一片片的芦苇和沼泽,“大型湿地公园”正式宣布关张,云梦泽成了“上古传说”。

唐宋时期的云梦泽

历经5000多年时间,云梦泽经历了这个由盛转衰的过程,其原因主要有三点:

首先是汉水和荆江三角洲不遗余力的伸展。从秦汉时期开始,汉水和荆江就跟吃了激素一样,往湖泊里扔了大量的泥沙,后果是陆地不断扩张,湖水则不断地变浅变窄。等汉江的泥沙把三角洲堆到了占平原面积三分之二的程度,云梦泽湖水还能剩多少?因此,这两条江水及其支流是本案的“幕后黑手”。

其次是人类的生产、生活活动助推了这一过程。平原上的人越多,就越需要广大的耕地来种粮食,因而大规模的围湖垦殖活动也就在情理之中。围垦活动,绝对是人进湖退,直到把湖水逼到天上去。

最后就是云梦泽作为一个盆地平原上的湖泊,受降水、汛期影响太大。如果是山谷地区的湖泊,反而没这么容易发生大的水体变化。

今日江汉地区的湖泊是否为云梦泽“残骸”?

可能朋友们会有疑问,云梦泽不是消失了吗?怎么会有“残骸”遗留到今天呢?

物极必反。正如云梦泽扩张到一定程度后就慢慢消退一样,从宋代开始,已经分解的众多水体又慢慢汇聚起来。

荆江和汉水三角洲的不断伸展,虽然导致了云梦古泽的消亡,但是平原的推进不是如孙悟空金箍棒般的横扫,而是像被猪八戒的九齿钉耙耙过。这两条江的分支河道的洼地和岗地边缘洼地就是钉耙的齿漏处,降水和河水不断往里灌,久而久之形成了很多新的湖泊。真有一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感觉。

这个过程不是在云梦泽消失之后才开始的,是在荆江和汉江三角洲推进时就已经开始了。其中的佼佼者是洪湖,其前身太白湖就是汉水分流汇聚而成,等云梦泽消失后它短暂地成了荒地,但是已经在一点点地蓄水了。

到了明清时期,量变引起质变,太白湖一下成了周遭上百里的大湖,还与周围的一些小湖泊相连。建国之后,借着汉江分洪区的建设,该区域形成了方圆二百里的大湖。整个洪湖市,水域面积就达55%之多,可能是全国水资源最多的县市之一。

今洪湖地图

我们今天看到的江汉地区的涨渡湖、白湖、后官湖等面积比较大的湖泊,大体都经历过这样一个过程。荆江和汉江水系的拓展,推动了新的大型湖泊的产生及小型湖泊的分离、再生。如今江汉地区湖泊星罗棋布,就是荆江和汉江“矢志不移”的活动造成的,真可谓成也荆汉,败也荆汉。

荆江水系与分洪区

与其说云梦泽的“残骸”重新开始汇聚,不如说它在另一个层面获得了新生。根据调查统计,建国初期湖北有湖泊1332个,水域面积约20000平方公里,“千湖之省”实在是名副其实。

当你凭栏远望江汉平原的某个湖泊,也便可遥想云梦古泽那昔日的风采。

参考资料:

姜家虎等.洞庭湖与古云梦泽的演变及荆湘水文化.武汉:长江出版社,2015.

谭其骧.云梦与云梦泽.复旦大学学报(历史地理专辑),1980.

张修桂.云梦泽的演变与下荆江河曲的形成.复旦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0(2).

李青淼,韩茂莉.云梦与云梦泽问题的再讨论[J].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37(04):30-36.

Posted in 星相卜卦, 末世异象, 治国无道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