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南方七省暴雨如注到处洪水,水坝决堤 – 官媒证实三峡大坝已经变形,至今没有验收签字带病运行,习近平毫无作为,下游人民怎么办?

6月11日10时,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水利部介绍水旱灾害防御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当前,中国已全面进入汛期。今年以来全国累积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多6%,共出现19次强降水过程,有148条河流发生超过警戒线水位以上的洪水。

特别是6月2日以来,江南、华南和西南东部发生了今年以来强度最大、范围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降雨过程,珠江流域西江和北江、长江流域湘江和鄱阳湖水系、浙江钱塘江水系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过警戒线水位的洪水,一些河流出现超过保证水位或是历史记录的大洪水,西江、北江均发生今年第1号洪水,局部地区发生了洪涝灾害。

 

针对近期南方地区的暴雨洪水,水利部先后启动水旱灾害防御Ⅳ级、Ⅲ级应急响应,多次发出通知作出有针对性部署,派出6个工作组分赴广西、广东、江西、浙江、湖南等地指导防御工作。

——要做好防大汛准备

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司长田以堂表示,今年的防汛形势很严峻,这次强降雨应该不是最后一次,我们要做好防大汛准备,防大洪水的准备。

——防超标洪水“黑天鹅”

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介绍,我们现有的大江大河的防洪工程,能够防御建国以来的最大的洪水,但是超标洪水就有可能超出现在的工程防御能力,也可能就是一个“黑天鹅”事件,我们觉得这个事影响特别大。

因此,我们要求编好预案,进行培训和演练,让与预案操作有关的人都知道如何防御超标洪水,不打乱仗,最根本的目的还是要保人的安全,这是一个底线。

——不要让湖北在汛期再受苦

叶建春介绍,湖北江河多,湖泊多,水多,不均匀,湖北的防汛任务重,汛前的准备正好还是疫情的重叠期。紧密关注湖北下一步的汛情。希望湖北不要再出现更大的问题。湖北已经在疫情下受了很大影响,希望通过各方面努力,不要让湖北在汛期再受苦。

官媒证实三峡大坝变形 首度承认大坝有“弹性”

三峡大坝危在旦夕
三峡大坝危在旦夕

2018年7月1日,一条三峡大坝“发生变形并可能溃坝”的消息,在网络中迅速传播开来。发帖人将两张疑似谷歌卫星图的三峡大坝图片拼接在一起,其中左图中看不出大坝有异常,右图中坝体有明显扭曲,对比效果明显。

三峡大坝变形
三峡大坝变形

三峡大坝,是世界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被认为是长江流域防汛体系中的“中坚堡垒”。因此,此消息一经发布随即引发了外界热议。

面对外界争议,中国三峡集团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回应称,三峡大坝未出现变形。

三峡大坝
三峡大坝

三峡集团流域枢纽管理局枢纽运行部主任专业师曹毅告诉澎湃新闻:用户看到的谷歌卫星图,并非卫星直接拍摄,而是经过一系列算法处理形成,由于谷歌地图和我国地图的某些算法不同,因此显示某些场景出现偏差。他说,谷歌地图显示的三峡片区的地形,经常会出现不准确的地方,因为“坐标被处理过的”。

曹毅说,他和一些同事昨天也注意到了这条传言,“当娱乐新闻看了”,未予理会,他表示自己每天都在三峡大坝工作,如果真的出现肉眼可见的变形,肯定会被发现。

“大坝运行很正常,你放心。”他说。

但官媒《新京报》和中新网分别在7月6日和7日引述专家,承认三峡坝体确实出现变形,但解释说,那是三峡坝体处于弹性状态。并保证一切都正常。

《新京报》7月6日也引述专家组透露:

三峡泄洪
三峡泄洪

坝体变形处于弹性状态。该报引述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微信公众号承认大坝有变形。

 

该报道在罗列2006年至2019年4月一系列检测项目和指数之后表示,坝体变形处于弹性状态,各项指标均在设计允许范围内。

中新网7月7日发自宜昌的报道说,三峡集团回应“三峡大坝已经变形,溃堤在即”的言论称,三峡枢纽运行以来的监测资料表明,各建筑物工作性态正常,工程运行安全可靠。

该报道列出各种数据支持上述说法。但也引述专家承认大坝有变形,并强调“坝体变形处于弹性状态,各项指标均在设计允许范围内”。

中新社还说,“三峡大坝变形”的卫星地图拍摄于2018年2月23日,由谷歌公司通过其商业合作伙伴的一颗民用卫星拍摄,而谷歌地图在2018年9月拍摄的另一张图片则显示三峡一切正常。

三峡工程是治理和开发保护长江的关键性骨干工程,具有巨大的防洪、发电、航运和水资源综合利用等综合效益。三峡枢纽包括:大坝、水电站厂房、通航建筑物、茅坪溪防护大坝和右岸地下电站等建筑物。大坝为混凝土重力坝,坝顶高程185m,最大坝高181m,大坝轴线全长2309.5m,基岩为前震旦纪闪云斜长花岗岩。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

三峡工程自筹建起,就与各种争议相伴。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人,最坚决的当属中国民主人士黄炎培之子黄万里,他是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著名水利工程专家,以一己之力反对上马三峡工程成为清华大学三大右派之一,直至2001年离开人世,仍旧对三峡工程念兹在兹,所留遗书,也与水利有关。

早期的不同意见多偏重于经济和技术因素,普遍认为经济上无法支撑,技术上也难以实现预定目标,移民难度极大,争议还包括泥沙淤积、诱发地震、改变库区气候、引发干旱等。

到了1980年代后,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持续,关于三峡工程的争论更加广泛,涵盖了政治、经济、移民、环境、生态、文物、旅游等各个方面。

尽管极富争议,1992年获得了官方批准。

李鹏曾在《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前言中写道:“决定三峡工程命运是在1985年1月19日,这是一个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

这一天,邓小平在参加建设广东大亚湾核电站有关合同签字仪式后,听取李鹏对三峡工程的汇报后,指出:“三峡是特大的工程项目,要考虑长远利益,我们应该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些好的东西。”“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进行。”

1992年,七届中国人大第五次会议以1,767票赞成、177票反对、664票弃权、25人未按表决器通过《关于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决议》。

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全国人大所通过的得票率最低的议案。

1994年,李鹏在宜昌三斗坪镇宣布三峡工程正式开工。2006年,三峡大坝最后一仓混凝土浇筑完毕,全长2,309米、设计高程185米的长江三峡大坝全线建成。

后期,对三峡工程的一些批评如约而至。除了随流而下的泥沙冲积消失外,长江污染、海水倒灌、海岸冲刷加剧,对长江口和东海渔业生态系统也造成不利影响。

汪洋拒绝为李鹏背黑锅 迟迟不签三峡工程验收报告

江泽民强行上马的三峡大坝引发很多生态灾难,后患无穷。三峡工程2009年完工庆典,中南海高层无人到场。

2018年1月31日,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发表文章《汪洋和三峡工程——为什么《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迟迟不能完成?》。

文章披露,2014年6月25日,中共国务院副总理汪洋首次以国务院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主任身份亮相,主持召开了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部署安排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工作。

汪洋强调,要以对国家、对人民、对历史高度负责的精神,组织开展竣工验收,并进一步做好三峡后续工作。

枢纽工程验收组专家组组长陈厚群在2014年7月4日接受采访时特别强调,整体验收工作计划在2016年第一季度完成,不会推迟。

验收报告还没出来,三峡工程2012年就全面完工,2009年组成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本来预计2016年完成验收,现在能查到的是当时验收委员会负责人是汪洋,今天汪洋都去做政协主席了。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目前也不知道谁在负责,而且委员会几十个专家学者一个人的名字都差不到,不知道是什么人组成,非常奇怪。这个验收报告也许你永远都等不到了,因为没有人敢签字,没人敢负责,三峡后面的工程问题,质量问题,移民问题,财务问题大的不得了,而且牵涉的人也没人敢动。

从2016年第一季度到2018年第一季度,如今已经过去近两年时间了,汪洋为什么迟迟不完成《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

汪洋兼任国务院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主任时,就被解读为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敏感职务。

分析认为,汪洋在接受这项任命时能想到历史的负责,应该是他真实的想法。

汪洋知道,担任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主任,在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上签字,责任重大,特别是历史责任重大,这绝不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可能是祸及后代的坏事。对汪洋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拖;拖到事情发生变化。#

 

Posted in 世界敌人, 制度混乱, 制度混乱, 官场黑暗, 悲惨世界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