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三峡大坝裂缝有两千多条,张光斗给三峡大坝建筑质量出红牌警告

近日中共官方点名批评三峡集团,存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责任落实不够到位等问题。

 

湘江决堤河上漂着浮尸
湘江决堤河上漂着浮尸

 

第一个公开揭露三峡大坝质量问题的记者叫赵世龙,也曾披露三峡大坝裂缝有两千多条裂缝被修补。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披露,张光斗给三峡大坝建筑质量出红牌警告,但万万不能公开。

中国大陆军事评论家杨浪被封杀的禁书说,长江下游是中原屯兵重地,溃坝一泻千里威胁几千万至几亿老百姓,还有解放军。那时先救谁?谁来救谁?目前,中国有几万座水塘水坝处于随时爆炸的定时炸弹。而三峡大坝是早点拆好。

8月9日,陆媒报导说,中共第七巡视组于3至6月对三峡集团党组进行了常规巡视。近日,巡视组向三峡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雷鸣山反馈问题,点名三峡集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责任落实不够到位等情况。

三峡大坝裂缝有两千多条

第一个公开揭露三峡大坝质量问题的记者叫赵世龙,他曾经是中国最佳十个记者之一,如今却闲赋在家。

赵世龙7月9日对网友银蕨之光说:“三峡大坝是有很大的问题,很多问题表面上看不出来呀,三峡大坝开裂是我捅的,它确实是开裂了。”

《三峡大坝开裂了》发表在《南风窗》2002年第三期上。文章中有拍摄裂缝的照片,很有价值。大家可以找来看看。

赵世龙在文章中写道:“2月21日,笔者在三峡大坝施工现场看到:大坝挡水面靠近江心段,大坝浇筑已达185米,在大坝中部80米高左右处,从上到下搭起了一共23条民工称之为“补缝槽”的脚手架,外罩绿色防护网罩,像23条竖立爬附在坝体中下部的“绿色蜈蚣”阵。

三峡大坝变形
三峡大坝变形

这些“绿色蜈蚣”的正下方,沿坝体基边开挖出一条长数百米、深数十米的施工壕,工人们正在深壕下,坝体基边忙忙碌碌地施工。(那是在处理坝基底部的裂缝和接缝槽问题)(笔者注:是坝基底部的裂缝。接缝槽的存在,证明三峡大坝是数十块坝块组成的,三峡大坝的变形不可能是弹性变形。而且接缝槽的施工质量很有问题,这里正好是两个承包商合同交接的部位,是两不管部位)。

记者走上补缝槽几层,只见大坝壁上从上到下有条条裂痕(我亲所见,裂缝分两种:呈直线型的和呈不规则曲线型的,它们形成原因可能也不一样),缝宽可以插入成年人手掌。

经询问施工工人,这些都是发现后正待处理的裂缝,因为要灌浆加入诸种新材料,所以他们沿裂缝口用手提切割机将缝口旁边表层防水水泥层刮去几厘米厚、数十厘米宽,再把缝口切开一些,方便施工。”

根据赵世龙提供的信息,这样的裂缝一共有两千多条。

张光斗给三峡大坝建筑质量出红牌警告,但万万不能公开

王维洛博士7月19日在议报刊文说:当年担任国务院三峡工程质量检查组组长的是张光斗和钱正英。

张光斗是中共水利水电专家,中共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共工程院院士。

钱正英是中共水利部长。

钱正英正在2002年对三峡工程质量有下面一段未公开发表的讲话∶“(三峡大坝)混凝土浇筑,出现过事故和不少缺陷,去年12月我们专家组在这里,对永久船闸发了黄牌警告。当时看到混凝土特别是过流面的表面缺陷较多,我们确实担心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不能按时处理好这些缺陷。在这次到工地以前,我和张先生看到有关方面的报告后,非常担心,我给同志们说老实话,我在口袋里是带红牌来的,准备如果看了不行,就给永久船闸出红牌。”

这说明,当时对三峡大坝的建筑质量,黄牌已经出示了,又准备抽红牌了。如果网开一面,不抽红牌,也得抽黄牌。两块黄牌和一块红牌的结果是一样的,出局。从这里大家就可以知道三峡大坝真实的建筑质量。

还有张光斗给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副主任郭树言写信,也谈到质量问题:“关于三峡工程的质量问题,我们的质量检查报告写得比较客气,主要是怕人家攻我们。质量一般,这要说清楚,不是豆腐渣,但也不是很好。关键是进度赶得太快。”

看来从2002年到2019年,三峡工程的质量检查报告写得比较客气,主要是怕人家攻我们。

在关于三峡水库防洪库容问题上,张光斗给郭树言是这样写的:“三峡的防洪库容问题可能你们知道了,没有那么大。这个研究是清华大学作的,长江水利委员会也承认这是真的。”

张光斗向郭树言继续献策∶但这件事在社会上公开是万万不行的。

大家是否应该相信象张光斗、钱正英这样的院士,是您们个人的选择。

一泻千里威胁几千万至几亿老百姓,还有解放军;先救谁?谁来救谁?

王维洛博士说,三峡工程从2003年开始试运行到现在16年都还没有验收过,没有人敢担保它的质量。现在大家在网上讨论这事非常有意义,中共必须对老百姓有个交代。如果三峡大坝发生溃坝,下面宜昌市居住的70万人命就没了。

《科学报》1986年6月14日报道,“四川省政协调查组在一份报告中认为:战争‘是决定三峡工程能不能上的一个关键’。他们认为‘战争一旦爆发,三峡大坝必然成为首要目标,大坝倘被摧毁,中下游大城市顿成泽国,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军事评论家杨浪先生撰写的《高坝:悬顶之剑》,发表在戴晴主编的《长江长江》一书。尽管这本书在1989年六四之后下架焚烧,但是现在在网上可以搜索到。

杨浪指出:“可以想见,一旦坝高185米,蓄水157亿立方米。的三峡水库发生溃坝,其所造成的影响是绝非以‘局部灾难’可以形容的。从军事的角度看,任何‘局部’都是整体的组成部分,而三峡在地理上所处的那个‘局部’,恰恰是国防整体中一个十分敏感和十分关键的部位。一旦发生溃坝,在空间上和时间上都是对整体发生重大辐射状影响,形成‘灾场效应’”。

王维洛指出,根据官方数据,后来批准建设的三峡水库蓄水393亿立方米,大大超过杨浪所说的蓄水157亿立方米。

杨浪先生提出了一个“灾场效应”的概念。杨浪先生指出,三峡大坝下游是中原屯兵重地,1988年与1989年的数字,这里驻扎了中国百分之百的陆军空降师,百分之四十五的集团军,百分之三十八步兵师,百分之二十的装甲师。

记得2003年三峡工程投入试运行,中央电视台进行现场转播,主持人是张羽,他在现场转播时说:一泻千里。应该是指溃坝后的情形,2003年三峡工程的蓄水位只有海拔135米,现在是海拔175米,下泄的速度更快。

大家应该考虑这个问题,当发生‘灾场效应’时,受到‘灾场效应’影响的有几千万乃至几亿老百姓,还有解放军。到时候,先救谁?谁来救谁?

他分析认为,三峡大坝早点拆了早点好,拆也很容易,就是把闸门全部打开,让水自己进多少出多少。但中共不愿这样做,如果现在废掉,它前面的面子功绩就没了。

几万座水塘水坝随时可能爆炸

自1949年以后中国建造了九万座水库大坝,世界上的一半大坝在中国。现在中国没有一条河流没有水库大坝的,就连流经西藏拉萨、日喀则的河流也有许多水库大坝。中国水库大坝的密度,在世界上是没有的,40公里的距离里规划建设五座坝高100米以上的大坝。

最要命的是,九万座水库大坝中有百分之四十的水库大坝是危坝病库,就是不安全的,另外还有几万座水塘水坝是无主的,就是不再有人继续维修的。可以说,是无处逃生,到处是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去年发生的山东寿光洪灾,祸首就是危坝病库。

三峡总公司宣传吹牛1600万立方米的混凝土量绕地球三圈

日月木水在阿波罗网论坛发帖说:因为最近关注三峡大坝,发现以前好多媒体为了宣传三峡大坝的厉害和伟大,说大坝用了1600万立方米的混凝土量,如果做成1米见方的块,可以绕赤道三圈,听起来很是了不得。

三圈,绕地球赤道那个最长的周长,4万公里啊!!!第一感觉有点怀疑。

我可是个细心和较真的人,就把两个数据用小学三年级的水平进行了一番计算:

地球赤道周长40000千米,也就是40000000米,1600万立方米混凝土,可以做成16000000个一立方米的水泥块,也就可以用16000000÷40000000=0.4,结果就是可以绕地球赤道绕不到半圈,而不是三圈!!!谁帮我验算验算??

有网友跟帖说:人民日报:较真的全部都是境外别有用心的个别分子。

有网友说:果然知识越多越反动因为知道的越多,认识也越多。例如历史,政治,经济。容易指出别人的谎言和错误,成了反对派。所以当愚民最好,所以要搞好愚民教高。

还有网友说:没有战天斗地无往不胜的信心,我们能在祖国的肚子上幽门里修三峡大坝么?

Posted in 社会能见度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