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三峡大坝能够防洪?是共产党有意欺骗,还是无知!

农民出身的张建平说,他在年轻时也曾遭遇大暴雨,但未见过现在这种灾害:“说老实话,我年轻的时候在农村种田,梅雨季节下大雨,比现在大多了,我记得根本就淹不了,因为我们这里靠着太湖。现在你看,动不动就淹。如果不淹水,那一年肯定是干旱年,旱得不得了。”

6月27日,位于长江三峡大坝和的葛洲坝下游的湖北省宜昌市多地遭暴雨袭击,整个城市几小时之内变成了一片汪洋,市中心水深达半人高。宜昌火车站也被大水淹没,火车站变成了码头,只能换乘轮船出行。

城市一下子变成了泽国,暴雨袭击是其中一个主要原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宜昌市上游三峡大坝和葛洲坝同时紧急泄洪,导致了当地的长江水位迅速升高(香港党媒《东方日报》6月25日的报导“汛情凶猛 三峡紧急泄洪救大坝”)。双重压力下,宜昌市遭受严重的内涝灾害。

很多人会感到愤怒;三峡大坝怎么不蓄水防洪呢?怎么反而还要泄洪呢?一时间,三峡大坝泄洪成了众矢之的。看来,很多人是被欺骗了。因为设计建筑大坝时,就确定要汛期泄洪,换一个说法,泄洪是三峡大坝的正常运作,三峡水库的功能本来就是这样。

大家可以去查有关的资料,三峡大坝正常蓄水位175米,防汛限制水位,也叫警戒水位,是145米,要比正常水位低30米。

按照三峡大坝的设计思路。暴雨季节,为了保证大坝上游的城市不遭受洪涝灾害,同时,为了保证大坝不被大水冲垮,大坝必须提前泄洪腾出库容,接纳上游来的洪水。如果汛期水库水位太高,大水冲来时,可能漫堤,甚至溃堤,所以就确定了一个警戒水位。前段时间三峡大坝水位近147米,也就是超过警戒水位2米,人们就很紧张了。为了不超过这个警戒水位,有时大坝的泄洪的排水量比进水量还要大。

那很多人马上会反问,如果是这样,下游可能还要遭受人为的洪水灾害,三峡大坝怎么防洪?

没错,可以看到,按照三峡大坝的设计,三峡大坝确实不能防洪。不仅不能防洪,如果大坝运行出现什么意外,出现什么紧急情况,为保证大坝安全,泄洪的排水量比进水量还要大,可能造成下游人为的洪灾。这些,三峡大坝最初的那些构想者、设计者应该清楚。

三峡大坝是中国有史以来建设的最大的水坝。中共一直对外宣传,三峡工程主要有防洪、发电、水资源调度和航运四大效益,其中,汛期蓄水防洪还被认为是三峡工程最核心的效益。但是现在,人们不难判断,三峡大坝防洪只是自吹自擂罢了,其实是一个天大的谎言,而且是很低级的谎言。

这并不是笔者个人在妄加推断。旅德著名国土规划专家、《三峡工程三十六计》作者王维洛博士此前也曾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三峡工程所谓防洪是骗人的”。
下文是笔者归纳的王维洛博士的一段谈话。洪水顺长江下泻时,下游希望三峡大坝能把上游下来的水蓄多点,使长江干流的水位下降;而对于上游来说,建水库本来已经把水位给抬高了,增加了上游的洪水灾害,水流不畅了,上游就希望三峡大坝赶紧把水放走。王维洛博士说:“它是一个矛盾的东西。”

王维洛博士表示:“所以说,三峡水库根本就不能起到防洪的作用。”

当然,说三峡工程不能防洪,不仅仅是推理,这些年人们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今年,三峡大坝下游的宜昌,武汉都被淹了。27日那天,由于三峡大坝和的葛洲坝同时紧急泄洪,宜昌段的江面与马路平了,人们都分不清那是路那是江,有市民说,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水。去年,位于三峡大坝下游的长沙市遭受大的洪灾,长沙橘子洲头江心岛上的毛泽东头像,都淹到脖子了。

如此大的工程,关系到数亿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摆在全世界人面前,中共也敢撒谎,也敢用低级的谎言愚弄人,中共说谎的本性超出一般人的想像了吧?但是,在三峡工程中,超出你想像的远不止这里!

中国汛情,还要经历以下大事儿

第1件大事 汛情紧急,长江汉江至少提早4天进设防水位

中共武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6月30日上午发出通报称,上午7时,长江汉口站水位进入25米设防水位;8时,汉江新沟站水位达26米,也进入设防水位。

最新数据显示,6月30日中午12时,汉口站水位已经达25.10米。

此前,中共气象和水文部门预测称,预计7月3日长江汉口站水位将涨至24.85米。但长江汉口站水位目前超过25米,比预期至少提早4天进入设防水位。

武汉市防洪水位分为三级,以武汉关水位汉口站为基准,分别为设防水位25.00米,警戒水位27.30米,保证水位29.73米。

设防水位是指在汛期江水漫滩或到堤脚时的水位;当洪水到达这一级高度时,标志这一地区堤防将开始出险,并随着水位的持续或上涨,险情将增加,需做好抢险的人力和物料准备。

当洪水水位达到保证水位时,说明堤防工程已处于安全防御的极限时期,防汛进入紧急状态,堤防随时可能出现重大险情。

第2件大事 主汛期未到 三峡大坝史上最大泄洪 当局不得不…

最严重的是,此时长江尚未到达7月下旬和8月上旬的主汛期。

中国已经有26个省市近期受到洪水灾害,一千多万人受灾。湖北宜昌连遭暴雨袭击,加之上游三峡大坝、葛洲坝泄洪,导致下游宜昌市被淹,多人在水中触电身亡。

6月29日,浙江、安徽、湖北等11省仍有大到暴雨。

7月2日起四川盆地到长江中下游地区还有一次强降雨。

宜昌当地民众6月28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都表示,这是三峡大坝和葛洲坝泄洪所致。导致下游第一个城市宜昌市被淹,街道上的水汹涌而下。

而中共官方声称是“发电”,直到昨天29日下午才宣称,三峡大坝进行了今年以来首度泄洪。而近三峡集水区恐迎来新一波洪水!

其实,中共新华社此前就报道,三峡水库已经泄洪。阿波罗网也做了新华社这个报道的截图。

 

新华社6月8日报导,当日17时,三峡水库水位消落至144.99米。共消落水位约30米,腾出防洪库容221.5亿立方米。阿波罗网8天前独家报道:三峡水库已泄洪库容相当于1550个西湖。【详情请点击链接:三峡大坝/ “十分危急每天都在惶恐中” 其实拆起来不费(有视频)】

三峡大坝建成下游动辄被淹 湖北高压电线掉入水中结果…

湖北襄阳暴雨成灾,水流穿越街道。高压电线掉入水中,一走在大街上的年轻女子触电身亡。在一段视频中,一名打伞女子被洪水冲走,刚好一名在数米之外的男子上前营救:“有人淹了,赶快来救人。”据网民说,当地已发生多起触电身亡事件。

湖北宜昌城区水深超过一米。(推特图片/乔龙提供)

湖北宜昌城区水深超过一米。

居民出门需要划船。(推特图片/乔龙提供)

居民出门需要划船。

江苏维权人士张建平对自由亚洲电台说,自从三峡大坝建成之后,下游动辄被水淹:“现在回想起来,有些专家当时反对建三峡大坝是完全有道理的,三峡大坝建成之后,它根本起不到防涝抗旱的作用。当时我们都认为这个大坝应该起到这个作用。本来梅雨季节15天,现在等于来一次返流,梅雨倒流,一旦反流就要又来15天。”

农民出身的张建平说,他在年轻时也曾遭遇大暴雨,但未见过现在这种灾害:“说老实话,我年轻的时候在农村种田,梅雨季节下大雨,比现在大多了,我记得根本就淹不了,因为我们这里靠着太湖。现在你看,动不动就淹。如果不淹水,那一年肯定是干旱年,旱得不得了。”

长江流域暴雨还要下10天 中国百姓互助救人

网友Cindy发表的视频显示,抱孩子的女子被洪水沖走,三個男孩子去救她们。很多中国人骨子里的善良还在,這就是希望。 中國人≠中共。

中共中央气象台6月30日6点继续发布暴雨蓝色预警:预计,当日8点时至7月1日8点,四川盆地南部、云南东北部、贵州大部、广西西北部、湖南中部、江西西部和东北部、福建北部、浙江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到暴雨。

受江淮气旋影响,6月底至7月初,长江上游、江南、黄河、淮河南部将面临新一轮强降雨。

预报强调,新一轮降雨的区域与6月底这次降雨的区域有所重叠,部分地区降雨量较常年平均值多1至2倍。

预计未来10天,主雨带主要位于四川盆地到黄淮、江淮、江汉以及江南北部地区,尤其是贵州、重庆、湖北、安徽等地累积雨量持续攀升,须防范洪灾发生。

山体滑坡泥石流随时发生 长江水文网不报进库水流量

水利地质专家提醒,长江流域6月初起已经历5轮强降雨,三峡大坝蓄洪能力已经到了极限。由于上游强降雨携带泥沙奔流而至,水库满水,河流水位到达临界水位,土壤含水量大、多半都成了泥水,山体滑坡泥石流在暴风雨中随时发生。

有推特网友发现,29日起,长江水文网已经不再显示三峡和丹江口的入库流量。

外界分析认为,如果三峡入库流量长时间高于防总要求的3.5万立方米/秒下泄流量,意味着三峡水位将不断上涨,必然引发溃坝的担忧,否则只能加大三峡的下泄流量,那将给大坝下游地区造成巨大的压力,因此中共官方陷于两难境地,索性不再通报相关信息,以免泄露“机密”。

 

 alt=

中国重庆市黔江区暴雨过后,人们观察到遭受洪水袭击的卓水古镇河流的水位上升。(2020年6月28日)

 alt=

中国安徽合肥的民众在被洪水淹没的街道上过马路。(2020年6月27日)

黄万里解析三峡大坝背后隐患

已故中国著名水利工程学专家黄万里,发表于1986年1月的《论长江三峡建高坝的可行性》一文,具体解析三峡大坝背后的隐患。

图:黄万里手书:再次呼吁请将正在修建的长江三峡大坝即日停工,此坝永不可修!

他说,“如果建成三峡高坝并蓄水后,长江重庆段水位将变得十分平缓,从上游金沙江和四川巴蜀盆地各江中运移进长江的砾卵石河床料将形成水下堆石坝,同时水中悬沙也会更多地沉积下来,结果不仅将堵塞重庆港、断绝航道,而且会在洪水到来时抬高水位,壅及上游合川、江津一带,淹没低洼地区,危及数十万人口的安全,其后果可能十倍于1983年7月底陕西安康汉水泛滥造成的惨绝人寰之灾情。”

阿波罗网有一个图集共有48张大图,是三峡大坝还没建成时的罕见照片,简直是人间仙境,如今已经是美景不再。请点击这个链接来一饱眼福: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626/1469516.html

名作家:长江上游水库群是中华民族的难逃之劫

 alt=

著名作家、长期关注研究生态的郑义,近日在自由亚洲电台撰文说,中国建水库已达疯狂之程度,1995年数字是8.5万座,占世界水库总数的一半以上,现在据说有9.8万座,接近10万了。不仅仅是数量超高,而且往往在一条河上搞“梯级开发”,造成数百条河流不同程度的断流。祖先遗留给我们的河流,全被这些混蛋毁了!新的名称是“水库群”。

官媒浪漫地宣称:“从长江中游溯流而上,能见到几十座具有防洪功能的大型水库遍布干支流水脉,鳞次排开。这是近几十年来,中国水利建设在长江上中游史诗般的呈现。……多年来,长江防总统筹协调长江上游水库群,结成一条水库生态链,奏响了一曲互利多赢的‘合奏曲’,惠及长江全流域。”

郑义表示,生态平衡是经历了亿万年的自然调整逐渐形成的,人为的干预,以工程措施解决生态问题必定造成更大的灾难。这跟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道理一样:市场、价格是自然形成的,天然合理;政治权力、那些自以为是上帝的人一旦介入,必定是灾难。

水库群不出问题则已,一出问题必然是毁灭性的。不要忘了,1975年板桥、石漫滩水库群60多座水库相继垮坝溃决的大惨剧。包括三峡在内的长江上游水库群,总有一天会给中华民族带来一场亘古未有的浩劫。【详情请见:郑义:长江上游水库群是中华民族的难逃之劫】

专家:三峡大坝建设是一种被放弃的模式

王维洛表示,在执意建设三峡工程的问题上,中国没有跟上发展理念的更新换代。

20世纪40年代,美国利用大型水电设施推动一个区域的经济发展,比如田纳西水域的发展规划是当时在世界上被采用的一种发展模式。

但到了20世纪60年代,由于埃及阿斯旺大坝的建造所带来的诸多问题,世界上的科学家就开始反思,是不是我们走错了路?从那时开始,大坝建设渐渐成为一种被边缘化、被放弃的模式。

大坝建设最后所要付出的代价大于其带来的收获,这用德国人的话来说,就是种“浮士德的交换”。浮士德是歌德的小说《浮士德》中的主人翁,他通过出卖灵魂去和魔鬼交换各种他想要的东西。这种交换就是付出大于收益的交换。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