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三峡大坝危害极大:引发地震,溃坝,生态灾难,还能引发地球变形和自转变慢

三峡大坝危害极大: 现在不炸,将来炸开时淤泥肯定堵塞原有河道,长江必然改道,不知多少地方被淹!更不说地震强行把大坝震开无预警的狂泻泥沙

三峡大坝早已被水利专家公认为中华民族的一大隐患,周边旱涝和地震等地质灾害不断,库区也已出现大量崩塌和滑坡事件。

日前华裔独立经济学者“冷山”7月1日在推特上发文,将此前的谷歌卫星图像和当前图像进行对比,认为三峡大坝已经变形,随时有溃坝的危险。经其他网友多方证实,发现大坝已经扭曲变形,引发广泛担忧。尽管中共动用官媒合内外宣传工具大规模辟谣,随后官媒又改口承认,称坝体变形处于“弹性”状态,大坝变形很正常。

三峡工程建成后,包括地震在内的自然灾害不断。很多网民质疑,这些地震都是三峡大坝造成的后果。大坝建成以来,长江流域的水系平衡被完全打破,导致的后果就是下游湖泊大面积萎缩,水域面积急剧减少,调节环境温度能力丧失。

更致命的隐患不是环境的污染,而是大坝突然崩塌,蓄积在长江上游的230亿立方米的洪水将一泄千里,后果不堪设想。

三峡大坝自2006年建成以来,中国国内的电价不降反升,全国人民没有看到巨额投资所带来的任何好处,反而要长期承受环境破坏所引发的惨痛后果。资料显示,截至2009年底三峡工程累计完成动态投资1849亿元,这些都是全国老百姓的血汗钱。

尽管全国人民都在为三峡工程买单,发电所赚的钱却被中共某些利益集团所独吞。现在不仅这数千亿的工程费打了水漂,同时也切断了中华民族的龙脉,居住在长江中下游的中国人等于在头顶上放置了一个特大的水盆,不知何时面临灭顶之灾。

2006年三峡大坝建成后,长江中下游连年出现极端反常气候,大旱、高温、洪水等灾祸不断。2008年初,南方遭受雪灾,湖南、湖北、贵州、广西、江西、安徽、四川等7个省份受灾最严重。2008年发生汶川地震,2013年四川雅安发生7级大地震。云南和四川连年干旱。

据此前《光明日报》报导,三峡工程试验性蓄水阶段性评估项目组组长沈国舫曾表示,可以肯定的是,兴修三峡大坝一定会诱发这个地区的地震。

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著名水利专家金永堂说:“现在三峡出现的问题比我们那个时候估计的问题还要严重。很快重庆就进不了轮船了,这是泥沙淤积的问题了,导致河床抬高了、水浅了,轮船进不去了。下游水浅、影响航运,比我们原来估计还要厉害。下游也要影响,反正问题多得很……”

著名水利专家、环境专家王维洛博士认为,现在不下决心拆除三峡大坝,将来想拆可能也不行了。他曾预言,当三峡工程运行三十年后,在论证报告上签字的专家也不敢保证重庆港不被泥沙淤积。到那时再想拆除三峡大坝,泥沙淤积量超过40亿吨,长江水无法将那么多泥沙带入大海,而是堵塞中下游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

在三峡大坝拟议修建之初,著名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从地质、环境、生态、军事诸方面痛陈三峡工程的危害,他预警了三峡水库蓄水后卵石淤塞重庆、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开销和必将酿成祸患的移民安置,并预言三峡高坝即使建成也终将被迫炸掉。因此,他没有被邀请参加三峡工程论证。

黄万里还曾先后三次致书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指出根本不应该修建这一祸国殃民的工程。其实,中共高层对三峡工程祸国殃民的后果也心知肚明。在2009年三峡大坝完工庆典上,出现了与“大江截流成功”庆典截然相反的情形,中共领导人无人到场祝贺,这对中共来说实属罕见。

三峡大坝变形
三峡大坝变形

此前的谷歌卫星图像和当前图像进行对比后显示,三峡大坝已经变形。

2013年9月16日,李克强签署针对三峡工程的海陆空四级防卫条例,中央军委还抽调一个团兵力4600人保卫三峡安全,足见三峡工程隐患之大。然而,如果在库区发生强烈地震,无论派出多少人力也无法保证三峡大坝的安全。

追根溯源 江泽民拍板上马三峡工程

回顾长江三峡工程上马的过程,它不是一个经济决策,其实是一种政治决策。1989年踏着“六四”学生鲜血上台的江泽民,急于与时任中共总理的李鹏结盟,为巩固其领导地位,力推三峡工程议案在中共人大得以通过。江泽民等人在一片争论声中强行拍板这个巨大的面子工程上马。

1992年3月18日,江泽民曾在中共两会党员负责干部大会上,就三峡工程的决策作了长达两个小时的讲话,这对1992年4月2日中共人大批准三峡工程的议案起了决定性的作用。1992年三峡案在完全没有公开辩论的情况下强行通过,赞成1767票;反对177票;弃权664票;未按表决器的25票。这次表决中投反对、弃权和退出投票共866人,占全体代表的33%。反对票和弃权票之多,成为中共政治史上第一次投票危机。

《江泽民文选》也没有收入江关于三峡工程决策的几次主要的讲话,李鹏也在回忆录中刻意撇清决策责任。据李鹏回忆,江泽民任中共总书记后,第一个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峡大坝。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由江泽民一手制定的。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曾刊出一篇根据中共前总理李鹏会议录整理、带有替李鹏撇清三峡大坝决策责任的文章揭露内幕,当年三峡工程是由邓小平拍板,江泽民主持上马的。

三峡大坝危害极大,除黄11条外,居然还引发地球自转变慢,南北极出现偏差!

2011年5月18日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积压半年之久的《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在新华社发布的会议公告中,有条件地将三峡工程的一些不利影响摆到了公开的媒体平台上,这些不利影响有如移民安稳致富、生态环境保护、地质灾害防治、长江中下游航运、灌溉、供水等。从「和三峡工程无关」到有条件地承认一些不利影响。

许多媒体和民众指出,这绝不是中国政府承认了建造三峡工程是错误的决策。首先国务院还是强调了三峡工程开始全面发挥防洪、发电、航运、水资源利用等所谓的综合效益;其次,国务院并未指出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是什么?问题的后果是什么?谁应该对此承担 责任?最后,也是许多读者容易忽略的,这个规划原名为《三峡工程后续工作规划》,因为三峡集团公司和一些三峡工程主上派人士的反对,现经国务院改为《三峡后续工作规划》,意思指三峡(地区)存在的问题,而非是三峡工程带来问题,从而试图把三峡工程和诸多不利影响撇清关系。

2003年6月1日三峡水库正式蓄水之后,三峡库区和大坝下游地区灾害不断。人们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和三峡工程无关」。从「和三峡工程无关」到有条件地将三峡工程的一些不利影响摆到了公开的媒体平台上,应该说是一个进步。
让老百姓继续为三峡工程买单

为什么国务院要把移民、生态和环境保护、泥沙、碍航、水库调度这些问题摆到台面上呢?原因很简单,要钱。要完成规划的目标,到2020年移民生活水平和质量达到湖北省、重庆市同期平均水平,需要大量的投资,一说一千七百亿元,一说三千亿元。这笔钱由谁来出?根据肇事者原则,三峡工程带来的不利影响,就应该由三峡工程投资解决。说实在的,三峡工程并无什么防洪、发电、航运等的综合效益,真正实现的只有发电这一块。

目前每年发电的收入为二百多亿元。根据笔者的统计,到2010年仅中国百姓从电费中缴纳的三峡基金(包括其后续基金)已经达到一千一百亿元人民币,超过三峡工程总投资的一半以上。但是三峡工程的发电利润并不属于中国老百姓。三峡工程的所有水轮发电机已经被私有化,全部发电利润属于一个股份公司。三峡工程的一些决策者、中央部委和地方的一些官员以及主要工程技术人员则是这个股份公司的原始股持有者。

如果中国政府用三峡工程的发电利润来支付三峡后续工作的投资,也是一种可行的选择。但是目前中国政府不会这样做,这样会侵害利益集团的权益,而中国政府则只是利益集团的代表。因此,由老百姓继续为三峡工程带来的不利影响买单,成为中国政府的决策。承认不利影响,为的是收钱有名。
三峡工程面临的问题比黄河三门峡工程更加严重

当年三门峡工程在蓄水一年半后就出现问题,但比较单一,是水库库泥沙严重淤积引起的洪水威胁增加,土壤盐碱化和下游河岸崩溃。三峡工程问题的出现略显滞后,但十分复杂,移民、泥沙、生态环境问题互相交织,错综复杂,后果十分严重,影响时间很长。简单地说,三门峡工程是立斩,而三峡工程是凌迟。

按照目前的思路走下去,一些问题根本无法解决(如移民淹没区扩大、消落带、碍航、下游供水等),一些问题解决的成本很高(如移民,水污染等),所需时间很长(如泥沙、滑坡、岩崩等)。而且不能忽视这些问题是动态发展的,目前所能观察到的,只是问题刚出现时的状态,并非最严重的状态。

比如中国政府现将三峡工程移民红线从海拔175米抬高到182米,把新移民和再次移民定为「生态移民」。但移民红线182米还是错,随着三峡水库运行时间的延长,水库后部区域的库水淹没线还是会远远超过182米的(因为这是水库泥沙转变为冲淤平衡状态的必需条件) ,到那时又有新移民、再次移民和需要更多更多投资的问题。
从”建比不建好”到”拆比不拆好”

关于三门峡工程,毛泽东说过一句正确的话「不行就把它炸掉」。可惜当年没有执行最高指示。四十年过后,陕西省政府再次提出拆除三门峡大坝,已经是难以实现的选择,因为拆除大坝,水库的泥沙将会淤满下游小浪底水库。

三峡工程决策时有这么一句话起重要作用: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好。理由是早建方案比不建方案节省一百一十一亿元人民币,比晚建方案节省七十二亿元人民币。实践证明这个结论是错误的,因为三峡后续工作规划的投资就起码高达一千七百亿元。

既然建设三峡工程是错误的,就要考虑如何来修正这个错误。拆除大坝是一个选择。拆除大坝,可以彻底解决国务院公告中指出的各项不利影响,恢复自然生态环境,恢复社会正义和公正,近期节省一千七百亿元投资,远期节省投资在数万亿元之多。当然也有损失,首先是一些人的脸面,还有是每年二百多亿元的发电收入。

现在不下决心拆除三峡大坝,将来不利影响越来越大,所需资金越来越多,到无法承受时,想拆可能也不行了。目前三峡水库中的泥沙淤积量约为19亿吨,长江的水流量尚有能力将这些泥沙带入大海。随着时间的延长,三峡水库中泥沙淤积量将累积增加。当三峡工程运行三十年后,在论证报告上签字的专家也不敢保证重庆港不被泥沙淤积。到那时再想拆除三峡大坝,泥沙淤积量超过40亿吨,长江水无法将那么多泥沙带入大海,而是堵塞中下游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

一个工程结束使用后要恢复自然原状,这是最基本的生态环境要求。人死了,可以土葬可以火化,最后变回土。房屋过了使用年限后可以拆除。但是一个装满二百亿立方米泥沙的三峡水库,是无法拆除大坝恢复自然原状的。当一个工程不知道它的归途在在哪里,它就根本没有被建造的权利。黄万里六次上书中央,陈述三峡工程永不可建的理由。他预见,「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如果我们借用莎翁的名言:

To be or not to be. This is the question.

现在中国面临的难题是:

是拆,还是不拆……

三峡大坝
三峡大坝

读者反馈

三峡本来是有一家的防洪作用的,可李月月鸟一家枯水期要留着水发电用,洪水期要加大泄洪防止溃坝,就变成祸国殃民的逆调节了。李振华, 中国

有啥法子啊,中国的英文就是「拆呢」. james, 美国

短短60几年,从文化,到科技甚至于自然环境,都块被败得一干二净了,真的让人心痛呀。未署名

中共立国至今六+多年了,一路下来,回头看看多少政策的失误,运动的失误,受苦的都是人民。 【一党专政】,【不容异声】,【消灭异见】,正是【祸国的根源】。奇怪在中共对国家稳定有利的三权分立制度【不搞】,对国家发展有益的新闻言论信息自由【不搞】,对国家永续有保证的多党制也【不搞】。反过来,却【专搞】特权,【专搞】维权分子,【专搞】无辜老百姓。德性一向如斯,这都算了吧!中共历来向大自然【搞】这工程【搞】那工程,【搞上了瘾】,如今【搞出祸】来了,这个祸,只是个【开端】而已。那些不愿做奴隶的人民,那些使不出力又拿不出勇气的人民,就看看【大地】怎样向伤害它的人【反扑】吧!所谓危中有机,可看到了【曙光】吗?孟光, Hong Kong

多元思辨才是长久和谐之道。多元

万里老朽手所书-敏儿、沈英,夫爱妻姝:治江原是国家大事,「蓄」,「拦」,「疏」及「挖」四策中,各段仍应以堤防「拦」为主,为主。汉口段力求堤固,堤临水面宜打钢板桩,背水面宜以石砌,以策万全。盼注意,注意。万里遗嘱-2001-8-8-黄老去世前再三嘱咐用「钢板桩」加固下游堤防,说明他已经预见到三峡大坝崩溃时洪水滔天的情景,可怕!游客

有什么好奇怪的?想想当年天朝的大跃进,大炼钢,文化大革命吧. 草民, 天朝

经济基本靠拆。拆了吗? tyg9999, 中国

高铁,迟早也给炸掉!未署名

那些学而无术,却自以为是的庸才、独排众议的领导官僚是隐形的卖国贼!滥权而令国民颠沛流离,是祸国殃民!老周有知,当追悔收养了这凶孽恶魔,遗祸夏水华山. 异乡人, 澳大利亚

王先生,你好!我读过你大多数关于三峡的文章,我非常敬佩你如同敬佩黄万里先生一样。问题是中国文化下无法做到将大坝拆掉,三门峡如此,何谈三峡?除此之外,我们是否还有其他选择?中国人, 加拿大

笔者说得轻巧。前期建设费用都还没收回来,现在又要承担拆卸费用,这笔帐谁去付?移民都移走了,难道要他们都移回来?三峡建设优缺点都有,优点确实有体现,比如经济效益,能源利益和水利效益。当然缺点也是不少,人文影响,天气影响和地质影响也是有的。可是不建都建了,与其消极求拆撤,还不如考虑一下把水库的经济效益拿出一部分去改善水利和支助移民。未署名

只为了要逞强而让平民百姓来买单,怎不叫中国人民的心太沉重? stanley, malaysia

那天我站在大坝上,忧郁了许久。想想那些被逼迁的百姓,那些被无缘无故毁了家园的动物们,我伤心了许久。登上了三峡游船,更伤心,那些古迹就这样给毁了。两岸的猿声从「啼不尽」变成了悲切的哀怨。中国的官僚就是有这样的毛病。专家的话是废的,官的话才是正确的。当时有多少人反对啊!没有民主的一党专政就是可怕。那群穷拍高官们马屁的专家和那群专做creative accounting estimate的人和这些官僚们都是千古罪人! samantha, melbourne

拆!中南海和人民大会堂早晚会被人民强拆。未署名

祸国殃民算啥,只要能够兴帮–斧头帮,多难兴帮就是这么来的. 未署名

祸国殃民啊! Sonny

三峡大坝最终将炸掉?黄万里预言12项应验11项

 

著名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对三峡大坝的12个预言近期再次被翻出。黄万里曾经预言,三峡大坝将会出现12种灾难性后果:

1,长江下游干堤崩岸;2,阻碍航运;2,移民问题;4,积淤问题;5,水质恶化;6,发电量不足;7,气候异常;8,地震频发;9,血吸虫病蔓延;10,生态恶化;11,上游水患严重;12,终将被迫炸掉。

外界发现,黄万里的预言遥遥领先,前11项在这些年来已经全部应验了。最后一条是否应验也被认为是早与晚的事。

黄万里于2001年8月27日去世,时年90岁。生前以学识渊博、观点独到而蜚声中外,更以敢讲真话、仗义执言而在学界独树一帜。自1937年留学归国起,倾毕生心力于国内大江大河治理。

黄万里曾因孤身反对三门峡工程,被当局错划为“右派”。但最终,三门峡工程被黄万里不幸言中。该工程在运行不足4四年时间,逐渐变成了“水害工程”。

2004年2月4日,陕西省15名人大代表提案建议三门峡水库停止蓄水。2004年3月5日,在陕西的全国政协委员联名向全国政协十届二次会议提案,建议三门峡水库立即停止蓄水发电,以彻底解决渭河水患。

面对三门峡工程难以逆转的生态灾害,黄万里曾痛心疾首,反复叨念:“他们没有听我一句话!”。

尽管遭遇了20多年的冤屈迫害,黄万里仍没学会观察中共政治风向,依然坚持表达自己的学术观点。中共计划建设三峡大坝的消息传出后,黄万里数次给中共领导人和政治局,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家监察部写信,痛述三峡工程的危害。但没有得到答复。

198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对三峡工程进行论证,黄万里教授没有被邀请参加工程论证,1992年江泽民执政期间,三峡工程议案被通过。

晚年病重昏迷中,黄万里仍喃喃呼吁:“三峡!三峡,三峡千万不能上!”最后黄万里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三峡专家终于承认:修水坝会诱发地震 – 汶川地震由三峡大坝引起

~ 不久前, 中国水坝专家终于承认三峡大坝已经诱发多次地震! 其实水坝会诱发地震, 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专家们提起. 马来西亚气象局资深总监穆罕默德也曾经表示, 一些人为活动, 如修建水坝可能导致诱发性地震! 在2012年12月, 沙巴州马来西亚大学研究与革新中心主任菲利斯教授指出, 根据研究, 大马是有可能在未来发生里氏6级的中度地震. 而巴贡水坝的坝址和附近地区存在断层, 且两个断层相交. 巴贡水坝对于下游居民而言, 绝对是一把悬顶之剑! ~

大纪元2013年12月19日讯 – 近日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发生5.1级地震,震央距离三峡大坝仅100多公里。再次引发舆论对三峡大坝诱发地震的质疑。三峡工程试验性蓄水阶段性评估项目组组长沈国舫回应时称,兴修大坝一定会诱发地震,但震级较小。其实,海内外专家学者早就指出,三峡大坝已多次诱发地震。其贻害无穷,晚拆不如早拆。

 

三峡工程专家:修水坝会诱发地震

12月16日下午1时4分,三峡大坝附近的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发生5.1级地震,地震深度约5公里,震央距离三峡大坝仅100多公里。距离震央较近的宜昌、十堰等地区有明显震感,甚至有女学生在睡梦中穿着睡衣逃生,引起民众关注。

有民众发微博说:“地震发生时家里都在摇,柜子、台灯、椅子都震倒了,大家都逃到户外,所幸没伤亡传出。”

据报导,地震发生时,三峡大坝区域震度明显。长江三峡集团枢纽运行管理局副局长胡兴娥称,这次地震的震央、强度,是近年来离三峡大坝主要建筑较近也是最强的一次。截至12月17日14时,巴东已发生余震71次,累计27,286人受灾。

发生地震的当天晚上,网民再次热议“这又是三峡大坝惹的祸”。近年来,一旦中国西部地区发生强震,持这种观点的人就更多。今年4月,四川芦山地震发生时,网络上也有过这种疑问。

汶川地震、芦山地震、恩施地震是否与三峡工程有关?三峡工程到底会不会诱发西部地区大地震?

据《光明日报》报导,三峡工程试验性蓄水阶段性评估项目组组长沈国舫近日回应这些问题时称,可以肯定的是,兴修大坝一定会诱发地震,但震级一般较小。

近年来,三峡大坝的弊端屡屡显现出来,三峡工程贻祸无穷,堪称到了流脓现疮的地步。

汶川地震
汶川地震

专家学者:三峡大坝已多次诱发地震

中国调查记者赵世龙的文章表示,科学研究已清楚表明,修建大型水库一定会诱发一定程度的地震。监测结果显示,2003年三峡水库蓄水以来,三峡地区微震活动频度明显增加,主要集中在巫山——秭归——长阳一带。二次蓄水几个月后,湖北省随州市三里岗附近发生4.7级地震。震中周边地区襄樊、钟祥、荆门、荆州、宜昌、天门、武汉、黄陂等地有感。其后当地又续发至少50次微震。此后,随州市三里岗附近再次发生4.2级余震,震中区震感强烈。地震地区距三峡大坝不过几百公里,有地质学家认为和三峡水库的建成有关。

赵世龙所著的《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三峡》表示,2007年4月14日发布的《长江保护与发展报告》的主编之一、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前局长翁立达教授表示,报告指,三峡水库建成后,有可能诱发构造性和非构造性地震。翁立达指出,对三峡水库而言,危害最大的是构造型地震,在第二库段仙女山断裂、九畹溪断裂、建始断裂北延和秭归盆地西缘一些小断层的交会部位,有可能诱发水库地震。事实上已经多次诱发地震了,只是震级还没到过高烈度。

现旅居德国,获德国特蒙德大学工程学博士学位的专家王维洛八十年代曾参与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著有《福兮祸兮——长江三峡工程的在评价》等论著。他曾在汶川大地震后对海外媒体表示,三峡大坝四周是被一个断裂带所包围,这些地质学者们在他们所属的报告里都有详细的描述。

2011年5月,中共国务院发表声明承认三峡大坝有着严重缺陷。声明称:“仍然有迫切的问题极待解决,如移民的安稳致富、环境保护和防范地质灾害。”

此声明再次引起舆论对三峡大坝应该拆除的大讨论。王维洛当时对媒体表示,2003年6月1日三峡水库正式蓄水之后,三峡库区和大坝下游地区灾害不断。三峡工程面临的问题比黄河三门峡工程更加严重。

他称,拆除三峡大坝,可以彻底解决国务院公告中指出的各项不利影响,恢复自然生态环境,恢复社会正义和公正,近期节省1,700亿元投资,远期节省投资在数万亿元之多。当然也有损失,首先是一些人的脸面,还有是每年200多亿元的发电收入。

“现在不下决心拆除三峡大坝,将来不利影响越来越大,所需资金越来越多,到无法承受时,想拆可能也不行了。”

NASA证实: 中国长江三峡大坝会减慢地球的自转速度 – 三峡大坝使地球自转慢0.06微妙

如果三峡水库全面注水后,将储存10万亿加仑(40立方公里)的水,这样的重量从新分布,将使每天的时间增加0.06微秒。

臭氧层破洞又开始变大

中国湖北的三峡大坝横跨长江大河: 是世界上最大容量的水发电站,完成后将达到22,500兆瓦。当最大水位到175米(574英尺)超过海平面(超过河流平面91米(299英尺))时,水坝的水库长度约660公里(410英里),宽度约1.12公里(0.70英里)。水库总面积1045平方公里,将会淹没632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水库将包含约39.3立方公里(9.43立方英里)的水。水重量达39兆公斤(420亿吨)。

Buisness Insider报导,为有关传闻进行科学研究。研究指,中国长江三峡大坝是现时世上容量最大的水力发电站。由于储水量的重量巨大,当需要移动时,将会对地球的转动惯量(惯性矩)构成影响,拖慢地球自转。转动惯量是用作量度一个物件沿着一个轴心转动时所需的力量,如物件离轴心越远,转动速度就会越慢。举例说,跳水选手会将手脚卷曲,令自己能在跳水动作中转动得更快,就是这个原理。

当长江三峡大坝要将重超过390亿​​公吨的储水升高以作发电时,储水的转动惯量就会提升,从而令地球的自转速动减慢。虽然效果少得难以令人察觉,但美国太空总署(NASA)科学家就计算出,将相关重量的储水升至水坝需求的海拔175米高,将会令地球自转速度改变,令每日日长增加0.06微秒(百万分之一秒)。它将南北极的位置移动约2公分(0.8英寸)。请注意,任何地球上的物体的质量相对于它自转轴线的偏移将改变它的转动惯量,虽然这位移小到无法被测量(但可以被计算)。

三峡大坝使地球地球南北极偏移 – 使地轴偏移了3cm左右

 

 

5.0
02
Posted in 治国无能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