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付国豪不是记者而是中共间谍 – 利用大陆的两个新闻通讯社掩盖身份,反送中示威前没有发布过新闻,信用卡两名字 采访涉违法

14日凌晨,党媒《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在香港机场被殴打,成为中共重点炒作对象。不过外界质疑这是中共导演的苦肉计。港人发现他疑似拥有双重身份,没有记者证却在香港超期停留,违法工作,怀疑他有中共国安背景。

事发当天,香港网友就在社交网络贴出照片,展示机场示威者在付国豪包中翻出的证件、银行卡、文件、名片等物品。

照片显示,他的往来港澳通行证、入境标签、浦发银行信用卡以及由中国民生银行信用卡中心发出的信件上的姓名,都是“付国豪”、“FU GAO HAO”或“FU, GAOHAO”,但其民生银行信用卡上的名字却是“FU HAO”。

另外,民生银行信用卡中心的信件上显示,他以“付国豪”的名字拥有该行一张尾号4361的信用卡。而以“FU HAO”名字拥有的民生银行信用卡卡号的倒数第4位数字是8。这显示,他在同一家银行拥有两张以不同身份办理的信用卡。

香港《苹果日报》引述一名前中国记者分析,普通人在中国大陆不可能同时持有不同名字的有效证件,除非他拥有国安等特殊身份,因此付国豪很可能是受指派到香港执行“特殊任务”,所谓“环球时报特派记者”不过是用来掩饰身份。

民生银行信件还显示,付国豪还拥有北京世华万向资讯公司旗下台湾新闻部编辑的身份。世华万向资讯的官网称,该公司在港台设有分支机构,并和诸多美国智库有沟通,公司旨在打造一个中国的“舆论阵地”,其新闻产品已成为“海外关心中国政治和社会发展建设的首选媒体”。

此前中共体制内人士曾揭露,中共外宣机构的驻外记者大多同时具有国安身份。

另外,付国豪的入境标签显示,他这次是以“访客”身份进入香港,入境时间是8月6日,被批准可逗留到8月13日。但他在香港机场抓到时,已是14日凌晨。

付国豪的入境标签显示,他这次是8月6日以访客身份入境香港,批准停留期至8月13日。(网络图片)

港人质疑,付国豪已在香港超期居留,并且以访客身份受聘于《环球时报》在香港工作,这都已违反香港法律。香港入境事务处却以“不评论个案”为由拒绝回应付国豪超期逗留的问题,并替他辩解称,访客在香港参与活动是否构成雇佣工作“须视乎实际情况而定”。

记者查询发现,自8月8日起,付国豪开始以“环球时报记者”的身份在环球网发表报导。第一篇报导就对香港海港城“拒绝警察入内”的告示展开批评。之后的报导也持续为香港警方洗地,并对反送中人士进行言辞激烈的攻击,也包括手举中共红旗的“香港市民”到警署“慰问警察”等。

值得注意的是,付国豪这次入境香港是8月6日,受聘《环球时报》也是在8月6日之后,但是他的父亲付学成14日接受上海党媒《澎湃新闻》采访时透露,付国豪到香港已经快一个月。目前尚无公开信息显示,8月6日之前他在香港停留以及进出香港所为何事。

据此前港媒披露,付国豪13日晚11点左右出现在香港机场,穿着记者反光衣,偷偷拍摄香港抗议人士的大头照。抗议者怀疑他是中共或港警的便衣,便截住追问。付国豪试图逃跑未果,被抗议者按住后,又用英文自称旅客,否认是记者。后来抗议者在他身上搜出中国护照,及印有“我爱警察”的上衣,但没有发现记者证,便将他绑在行李车上,之后有人对他进行殴打。不久后,付国豪被送上救护车离开。

随后,《环球时报》编辑部发表声明,宣布付国豪的身份是该报“派往香港机场执行采访任务的记者”,并宣称他被绑住手脚的时候说,“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

网友质疑付国豪在刻意挑动抗议者情绪,根本就是在“钓鱼”。外界亦猜测这可能是中共导演的一个苦肉计,付国豪是在向同伙发出动手的信号。

在付国豪被抓前不久,还有一名疑似中共公安在机场内被抗议者识破,随后由警察护送离开。外界质疑,中共这场戏码可能没有达到制造“抗议者行凶事件”的目的。

付国豪被抓后,中共的迅速反应似乎也印证了苦肉计的说法。14日零时左右,付国豪刚刚被打,中共党媒就开始大举炒作。据《澎湃新闻》报导,就连远在天津的付学成,都几乎立即知道儿子被抗议者控制的消息,直到凌晨两点,已离开机场的儿子给他打电话后,他才放心。

在中共党媒和五毛马力全开的操作下,付国豪当日迅速登上了大陆百度、知乎和微博的热搜榜榜首。当晚,付国豪还登上了央视《新闻联播》,成为中共极力推举的“英雄”,和遭遇所谓“香港暴徒行凶”的宣传典型。

目前中共正在操控舆论,煽动大陆对香港反送中人士的仇恨,刻意制造和炒作所谓香港“恐怖活动”,包括被指伪造的“汽油弹烧伤警察”【详细报导:央视谎报汽油弹烧伤港警“猪队友”胡锡进拆穿?】。与此同时,党媒高调宣传武警大军开赴深圳,军方亦公开叫嚣“秋后消灭抗议者”。这些迹象令外界担忧,北京已开始准备武力介入香港。

付国豪真是《环时》记者?名嘴:掩饰身分执行特殊任务

〔即时新闻/综合报导〕昨(13)日有大批港人在香港机场发现疑为中国广东省福田分局的公安以及疑为假记者的男子。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称,该名疑为假记者的男子是「环球网」记者付国豪。今日,在微博上有大量支持付国豪的言论,甚至有中国网友呼吁要「组团去香港维稳」。不过,虽有胡锡进为付国豪的记者身分背书,仍有网友和时事评论者质疑,并认为付国豪是「受指派进入香港执行特殊任务」。

付国豪是国安间谍
付国豪是国安间谍

温云超表示,除非拥有国安等特殊身分,否则在中国是不可能同时持有不同名字的有效证件。 (图撷取自推特_@wenyunchao)

付国豪不是记者
付国豪不是记者

有香港网友亦使用记者证查询系统,不过并没有找到任何资料。 (图撷取自网站_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向机场内的示威者表示,「香港的激进示威者如果连对记者都野蛮进行人身迫害,那你们自己说,我们是不是真的应该不再喊你们暴徒,而要改称你们『恐怖分子』了?」而「环球网」在今日凌晨以〈对,这是我们的记者和英雄! 〉为题发文,内容强调「付国豪,遭暴徒围困,禁锢,殴打!」还放上一支简短影片指出,付国豪在遭到包围并被港人限制人身自由的时候曾说:「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

而这句话也成了今日中国微博上众多网友转述的「名言」,中国官媒在微博上纷纷以真汉子、英雄称之。根据「立场新闻」报导,有中国网友呼吁「组团去香港维稳」、「组团去香港打废青」。

不过,有人仍怀疑付国豪的真实身分,美国媒体《美国之音》节目「时事大家谈」的特约评论者温云超指出,按照从付国豪身上起出的证件显示,付国豪同时使用「 Fu Guohao」以及「 Fu Hao」两个名字。温云超表示,除非拥有国安等特殊身分,否则在中国是不可能同时持有不同名字的有效证件。温云超说,「所为环球时报的特派记者,不过是掩饰身分的需要。就如99年南斯拉夫炸馆事件中那几个所谓遇难记者。」

而有香港网友亦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记者证查询系统,要确认付国豪是否真为环球时报记者,不过并没有找到任何资料。

胡锡进:环球网记者付国豪已经安全 未受重伤害

我们的国豪已经安全,感谢全国网友!#付国豪#

胡锡进:

昨天夜里我与已被送到香港一家医院的环球网记者付国豪通了电话,我先要告诉大家,非常万幸的是,他没有受到很严重的伤害。他已经完全安全了。

国豪很朴实,当另一名在医院陪他的同事把手机交给他时,他第一句话就对我说:“非常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大半夜的,让大家都不能休息。一直说安全第一,但我今天还是出事了。”

我代表环球时报的同事们向他表达敬意,也转告了他全国网友们对他的支持和称赞,还告诉他,他的事情上了热搜。他说很不好意思,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大家对他的关心。说真的,国豪受这么大委屈,首先想到的却是给报社和同事们添了麻烦,他的这种朴实让我当时鼻子都有点发酸。

记者是一种职业,这个行业里的许多人分不清、也不去想这个职业究竟卑微还是伟大,但他们会在珍视自己的职业精神上更多一些自作多情。所以每当一个地方出大事时,有危险时,记者常常是揣着一丝使命感的逆行者之一。国豪就是这样的同行和同事,在香港有很多和国豪一样的内地媒体记者。

他们至少是值得所有人尊敬的,这些“所有人”我认为也应当包括香港的暴徒们,如果在他们的身上人性尚存的话。在暴力示威的现场围攻、迫害记者,这是多么无耻而懦弱的行径。老胡在此要对暴徒们说一句:做留有最后一点文明自尊的暴徒吧,不要把毒手对准记者。记者这个职业出现在全世界最没有秩序、最动荡、最荒诞的地方,很多杀人不眨眼的军阀恶棍都给予了记者人身安全的保证。香港的激进示威者如果连对记者都野蛮进行人身迫害,那你们自己说,我们是不是真的应该不再喊你们暴徒,而要改称你们“恐怖分子”了?

环球网承认付国豪不是记者:无论付国豪是不是记者 都不该被捆手围殴

我们理解,媒体和媒体人有着各自的价值观,这会影响他们看待香港局势的立场。但我们认为,反对对记者的人身实施暴力,以及反对对任何人非法施刑,这应当是超越不同立场和价值观的全世界媒体人的共同态度,这一态度应当是纯洁的,也是应当可以在香港时下这种纷乱局势中能够立刻甄别出来并加以坚持的。

一些人用付国豪在事发时没有带记者证说事。首先,他是不是记者,都不该被捆手、围殴。再者,记者是与风险共舞的职业,如果支持上述狡辩,对媒体从业者的安全将构成巨大威胁。

事实上,星期二夜里,付国豪被非法拘押的时候,他的资料就迅速在网上传开,他的记者身份及时得到多种佐证,但这并没有促使激进示威者解除对他的非法拘押,他最终是警察与救援人员奋不顾身营救出来的,直到他被用担架抬走时仍被激进示威者追着打。

我们认为,无论持什么立场,各家媒体都不应将付国豪事件引入别有用心的细节争论,而冲淡激进示威者对他非法野蛮实施暴力这一最重要的焦点。这样的暴力是不能允许的,这应当是内地和香港、乃至全世界媒体人的共同呼声。

我们真诚并强烈呼吁所有关注了此事的媒体人都走出自己的政治立场,直接站到付国豪被捆手殴打事件的原点上,一起捍卫我们记者安全采访、不受人身伤害的权利,捍卫一个普通人不因受到某种怀疑而在一个激烈的现场被捆起来暴打的权利。

这个原点对我们记者来说,它今天是香港的示威现场,明天就可能是一场战争的交火线附近,一个民族或宗教冲突的深度动荡区,一个毒品活动猖獗的重灾区。我们要告诉这个世界:无论你们那里在发生什么,彼此有什么深仇大恨,请不要伤害走到你们身边的媒体记者。

我们坦承,环球时报反对香港发生的无休止的激进示威,但这不应当是环球时报和环球网记者在香港暴力示威现场比西方媒体记者更加不安全的理由。捍卫这一原则和权利不应当仅仅是环球时报的事情,我们认为呼吁其他媒体参与谴责对环球时报记者施暴,这不应对我们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围绕付国豪事件的道义逻辑链非常清晰,法律层面就更清楚了。非法拘押和殴打任何人都是不能允许的,对记者这样施暴,尤其令人发指。任何人和任何机构都不应该通过文字游戏等方式混淆视听,为针对付国豪记者的暴行开脱、辩解。这里首先不是政治,而是良心。

Posted in 恶警酷吏, 香港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