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美国重启当年的”冷战工具箱”当前危机委员会(CPD, 新一波红色恐慌将重创美中关係 – 美中经济即将脱钩

美国的反中情绪自川普上任总统后急速升高,从白宫、军方甚至是国会朝野均充斥恐中言论,并依此来制定对中政策,而首创于二战之后、成立宗旨是对抗苏联共产党的「当前危机委员会」(CPD)原本已停止活动,如今在川普前首席策士巴农帮助下于今年3月底重启,目标改为凸显中共的威胁,并积极举办论坛增加影响力。外界忧心这将引起新一波红色恐慌,重创美中关係。

纽约时报报导,「当前危机委员会」近来在美国国会大厦对面的宴会厅内召开会议,与会人士包括军事鹰派、民粹主义倡议者、中国穆斯林民运人士与法轮功信徒,这个似乎不太可能凑在一起的组合,愿意向任何愿意聆听的人提出警告,表示除非共产党被推翻,否则中国对美国的威胁不会消失。

「当前危机委员会」所持疑中观点 愈来愈被华府接受

反中组织当前危机委员会在今年初重启,对中国共产党构成的威胁提出警告。

「当前危机委员会」曾被认为是排外人士与边缘分子的组织,如今他们所持观点愈来愈被川普主政下的华府接受,对中国的怀疑及不信任在华府蔚为主流,将中国崛起视为经济与国安上的威胁,以及对21世纪的决定性挑战。

巴农在谈到美中两国时说道:「这是两个不相容的制度,而一方将赢,另一方将会失败。」

过去两年,美中两国陷入了艰难的贸易谈判,谈判中存在一系列错误和误解。川普透过稳步提高对中关税并寻找其他报复的方式来对谈判缺乏进展做出回应,中国也做出同样回应。目前,两国似乎远未达成任何能解决美国对中疑虑的协议,而纵然达成协议,也在忙于筑起更大的经济壁垒。

除了对近半中国输美商品加徵25%关税外,美国还限制出口到中国的技术种类,试图不让中国企业如电信巨擘华为取得美国产品并为中国在美投资设下障碍。

打中行动吹入学术组织 红色恐慌正赶走中国人才

此外,美国情报单位也加大打击中国间谍活动力道,尤其是在大学和研究机构。纽时报导中说,联邦调查局(FBI)和国安会官员被派往常春藤盟校,警告校方提防自家实验室技术机密被中国学生收集后传回北京。

川普政府将打击行动形容是保护美国所必需採取的行动,但人们日渐忧心,这将引发一场新的红色恐慌,使得跟中国有关的学生、科学家与企业遭到愈来愈严重的歧视,并可能导致美中贸易关係崩溃。

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说:「我很担心,有些人会说,由于这种恐惧,任何政策都是合理正当的。正在创造出来的恐惧气氛,必须有助于促进对话,而非结束对话。」

圣地牙哥加州大学21世纪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谢淑丽也表示,美国面临被「一种反中版红色恐慌」困扰的风险,这种恐慌正赶走中国人才,并可能破坏两国之间仅存不多的善意,「我们在冷战期间曾犯过这错误,我认为我们不该再来一次。」

反中共还是反中国?防备和偏执难区隔

 

习近平穿军装
习近平穿军装

中国近年来在军事上的不断扩张,让美国感到芒刺在背。

虽然川普政府与「当前危机委员会(CPD)」一直表示,他们的目标是中国政府与共产党,而非中国人民,但这种区隔是很难办到的,尤其是在急于防备中国新威胁的过程中,防备和偏执之间的界限有时并不清楚。

反中情绪在美国迅速蔓延,共和党和民主党、工会领袖,福斯新闻主播等人都在警告,美国应积极应对中国在军事和先进工业方面威胁到美国全球领导地位一事。美中几乎所有层面互动均遭质疑,还有美国官员担心中国投资美国股市、中国製的地铁车厢及其收购社交媒体。

然而,对于能够或应该採取哪些行动,美国几乎未有共识。数十年来,美国一直试图诱导中国成为一个更为开放的社会,但共产党一直在稳步加强对中国人民与经济的控制。美国领导人现在面临的选择是,继续走一条可能会让美国受到经济与安全威胁的交往之路,或是走上另一条恐削弱两国经济甚至可能导致战争的断绝交往之路。

新冷战再起?CPD认为美中经济脱钩不可避免

雷根订立的对苏政策以终结冷战为目标
雷根订立的对苏政策以终结冷战为目标

雷根订立的对苏政策以终结冷战为目标,图为1987年他在柏林布兰登堡门前发表演说向苏联喊话「推倒这堵牆」。 (欧新社)

华府愈来愈多人,包括许多CPD成员,均认为美中经济脱钩是不可避免的。在今年4月首场论坛上,巴农,德州参议员克鲁兹、众院前议长金瑞契等人讚扬曾为CPD成员的前总统雷根,并在呼吁警惕中国时获全场起立鼓掌。

他们对雷根在冷战中对苏联取得胜利及其「以实力求和平」原则提出讚美,但有著一种不可避免的战争即将到来的气氛,只不过这次是跟中国。

巴农将中国形容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美国则是个衰落中的大国,双方不可避免会发生衝突,「这是我们这时代的决定性事件,100年后,人们会因为此事记得我们」。

CPD在雷根时最活跃 2004再现防美「伊斯兰化」

CPD先前的两次重启分别在1950和1970年代,两次都呼吁要增强武力对抗苏联,而第2次呼吁发表了对苏联扩张主义提出警告的文件如〈美国正成为第二名吗〉。

CPD的影响力在雷根政府时期达到最高峰,数十名成员最终取得内阁职位,包括国安顾问和中情局局长,但随著苏联威胁消失,该委员会的运作也画下句点。

2004年,CPD曾再次短暂活跃,当时是为了警告伊斯兰极端主义威胁,而该委员会副主席加夫尼则是智库安全政策中心的创始人。该中心认为美国各地清真寺与穆斯林正透过利用美国民主化和民主进行「秘密圣战」来将美国「伊斯兰化」。

而之后CPD则是在对中忧虑重新激起华府兴趣后,才恢复运作。目前,该委员会承认中国威胁不同于苏联,因美中经济更为一体化。不过,华府却正日渐重拾冷战工具箱,应对来自中国的威胁,包括封杀大陆企业、阻止双方经贸往来,甚至降低双方学界交流。

纽时指出,一些大陆民众和华裔美国人说,他们已感受到这种气氛。某些人怀疑,他们因此升迁受阻,或拿不到奖助学金。支持和大陆交往的人,会被斥为亲中甚至叛国。

美国Megatoys执行长胡泽群说,「华裔美国人觉得矛头正指向他们,这让人很伤心」。

Posted in 美中超限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