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国经济下行 劳工不满小规模抗议遍地开花

今年是中共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学生抗议活动30周年,加上中国经济增长下降到三十年来的最低水平,中共领导层近期对示威活动特别敏感。

This picture taken on February 17, 2014 shows workers gathering on a square before the government headquaters in Wenling, east China’s Zhejiang province to protest after an extensive crackdown on workplace safety standards forced the closure of more than 4,500 shoe factories. Local officials ordered extensive safety inspections of factories in Wenling after 16 people were killed when a fire broke out at a shoe factory on January 14, and closed more than 4,500 of those incurring violations, including inadequate firefighting equipment, unlicensed business activities, or building code violations.Thousands of demonstrators besieged the city government office on Monday to protest against the enforcement action, complaining that the closures were driving them out of business. CHINA OUT AFP PHOTO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STR/AFP/Getty Images)

图为2014年浙江省发生的一起工人抗议场景。(STR/AFP/Getty Images)今年是中共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学生抗议活动30周年,加上中国经济增长下降到30年来的最低水平,中共领导层近期对示威活动特别敏感。然而,更多的中国劳工因雇主长期积欠工资,为了生计被迫走上街头。

本周迎来中国新年,这是中国家庭一年中最重要的团聚围炉的节日,但是许多工人表示他们正在为付不出食物、生活用品和租金等基本开销所苦。

46岁的周亮(音译,Zhou Liang)告诉《纽约时报》,“没有人关心我们。”他上个月在深圳一家电子工厂外面参加抗议活动,因为雇主积欠3,000多美元的工资。

“我为公司牺牲了自己的健康”,他说:“现在我却买不起一袋米。”

中国经济数据表现不佳,消费者和商业信心下滑、房地产市场萧条、制造业疲软,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尚未解决。中共官方数据显示,去年经济增长率6.6%,这是自1990年以来增长最慢的一年。

由于经济下行,大陆各地持续出现抗议及罢工活动,数千名工人静坐要求老板支付积欠的“血汗”工资或者抗议缩短工时;出租车司机围住政府办公楼,要求落实相关政策;建筑工人威胁如果没有得到报酬,将从高楼往下跳。

由于没有可以为工人发声的独立工会、法院或新闻机构,大陆一些工人不得不采取极端的抗议方式。

33岁的王晓(音译,Wang Xiao)是一名建筑工人,他的雇主长期积欠2,000美元工资,他催讨数次都没有得到正面回应。上周,王晓逼不得已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说,要从老板公司的总部大楼往下跳。

现年50岁的宋祖和(音译,Song Zuhe)是中国南方一家瓷砖厂的工人,他说已有三个月没有领到薪水,被积欠了1,500美元的工资,担心无法支付妻儿生活费及医疗费。“我的负担沉重”,他说:“生活非常艰难。”

根据香港追踪抗议活动的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r Bulletin)的统计,去年中国至少发生1,700起劳资纠纷,较前一年增加500起。由于中共严厉的监控,许多抗议活动没有见诸报端。

依该统计,自去年8月以来,中共当局已经拘留了150多人,比前几年大幅增加,被拘留的人士包括教师、出租车司机、建筑工人及学生。

维稳是中共保住政权的重要手段,这些持续不断的抗议活动令中共领导层坐立难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指责中共官员没有采取更多措施维护人民权利。

专家警告,如果中共领导人不采取更多措施帮助工人,将更加深民众对党及领导层的不满。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亚洲政治助理教授戴安娜・傅(Diana Fu)说,如果中国的教师拒绝工作、卡车司机停止送货、建筑工人拒绝建造基础设施,中共领导层将难以“追梦”。

中国劳工的抗议活动并不少见,地方官员经常向企业施加压力,要求尽速解决纠纷。现在,中国企业即使有意愿缓解员工不满情绪,恐怕也无能为力,因为他们没有办法找到资金。

为了抑制持续不断的抗议活动,中共当局采取镇压手段。一月下旬在深圳的镇压行动中,中共当局拘留了五名劳工权利倡导者,并指责他们“扰乱公共秩序”,这是中共经常用来反对批评者的模糊指控。

面对经济下行以及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紧张局势升级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个月提到了中共所面临“七大风险”,需要防范“灰犀牛”和“黑天鹅”,呼吁省领导和高级官员加倍努力,扩大对思想和社会的控制。“中国劳工通讯”传播主任杰弗里・克罗瑟尔(Geoffrey Crothall)表示,中共领导人“正在采取更为严厉的手段,以确保不再发生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5 (100%) 1 vote
Posted in 维权斗争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