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毛泽东和儿媳邵华十指紧扣乱伦,毛岸青称自己不姓毛

1960年,毛岸青在青岛治精神病时,被结婚。邵华与他手不碰手,他不知结婚是啥玩意儿!

1962年春,毛泽东与二儿子儿媳合影,与邵华偷偷十指紧扣!毛邵像是蜜月中的老少配,岸青站在那里倒像是「电灯泡」。

1947年,毛岸青回国,并加入中共,在黑龙江从事土改工作。1949年中共建政后,他成为军人,挂阶中校,在军事科学院从事编译工作。1951年秋,毛岸青与领导发生口角,毛泽东下令他写检讨,将他逼疯,使其数度住院,最终成为了一个废人。

林彪之子林立果在其秘密制定的武装政变计划——《“571工程”纪要》中也证实:“他过去的秘书,自杀的自杀、关押的关押,他为数不多的亲密战友和身边亲信也被他送进大牢,甚至连他的亲身儿子也被他逼疯。”这里所说的“他”指的就是毛泽东。

毛岸青患上精神疾病后,情况时好时坏。1960年1月,毛岸青在大连疗养期间,毛泽东与张文秋以亲家形式,撮合毛岸青与张文秋的次女、北京大学学生邵华结合,二人随即于4月下旬在大连结婚,至1962年春天回北京。而当时医院提出,按照法律这种病人不能结婚,但因毛同意,医院也不敢公开反对。

在毛岸青和邵华回北京后,毛接见了他们,三人留下了一张合影。令人讶异的是,毛与儿子毛岸青没有任何身体上的亲密接触,甚至表情也十分严肃,但右手却和邵华十指紧扣;而毛岸青给人的感觉是诚惶诚恐、浑身的不自在。父子关系、公公与儿媳关系的错位自然让人们产生了联想。毕竟在那样并不开放的岁月,身为老公公的毛再疼爱儿媳,也不用“十指相扣”吧,而这样的场景通常发生在恋人之间。

这张照片,毛泽东与二儿子毛岸青、二儿媳邵华在1962年春天的合照,很多人都看到过,但都没有发现一个细节、一个你不敢相信的细节,那就是摆出一副「伟大领袖」派头的毛泽东,与儿子没有任何身体上的亲情接触,甚至表情都完全「不徇私情」,但却和二儿媳邵华十指紧扣!!!

毛与儿媳十指紧扣局部放大图!

「当婊子立牌坊」,是这张照片精彩的不能再精彩的绝妙之处。

这张淫乱、乱伦的照片已经定格了数十年都无人披露,在2011年12月31日,新年前夜被偶然发现,就决非偶然。这张由中共自己的御用摄影记者留下的铁的证据,抽了「伟光正」的筋、剥了「红太阳」的皮。

图片上,在毛的左边,毛岸青看起来像偶有机会站在「红太阳」身边拍照的那些人一样,诚惶诚恐、浑身的不自在。从毛父子的表情来看,完全没有亲情关系,像两个陌生的人一样。

这让人想起一个毛岸青不要姓毛的新闻。1997年9月1日《大地》刊登的文章《在毛岸青、邵华家做客(2)》中写道:54岁的毛岸青在1977年去韶山时,熟悉的景物才使他想起一件与「父亲」有关的故事:小时候自己打碎了一个瓷杯,遭父亲训斥。母亲,在他心中的印象深多了,幼年时代,他一直在开慧妈妈的身边成长,曾用名叫「杨永寿」。当几十年后,他含着热泪来为妈妈扫墓,来到板仓旧居,他在签名簿上写下了「杨岸青」三个字。当时在场的人都以为他神经失常,所以写错了姓,哪里知道他比谁都明白!

再看看这张图片,毛的右手边,儿媳邵华小鸟依人的紧傍着老公公,俩人之间没有一毫米的空间,毛的右手……乍看,与左手没有多大的区别,也是下垂,但仔细看就发现有本质上的区别,毛的左臂包括左手完全垂直下垂,可以清晰看到毛的左手与毛岸青的右手之间有一段距离。而毛的右手臂到达了手部却不垂直,右手向身体方向弯曲。放大图片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奇怪的现像是毛的右手握着儿媳邵华的左手所致!

邵华与毛岸青1960年结婚,这是1962年春天的事。

说到此,还有一段故事,发生在4年后的文革初期。

北大文革的神秘一幕

50年代初,邵华与妈妈张文秋、姐姐思齐(右一)、

妹妹少林在北京。

张文秋是周恩来的女人。周在上海时,还有一位 神秘女友叫张文秋,又名张一萍,她是专职性「住家主妇」的女同志,像周恩来这样重要​​的领导人,当年在上海的住家绝不止一处,张文秋就是周的其 中一个住家主妇。

后来张文秋被共产国际情报组在上海的代表佐尔格看中, 周恩来派张文秋做了佐尔格的妻子,佐尔格又把张文秋让给另一个德籍助手 (中文名吴照高)做临时夫人。佐尔格就是当年轰动中外的上海神秘西人案 的主角。

延安时代,周恩来、邓颖超把张文秋介绍给毛泽东。张文秋很得到 毛的喜爱,她又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毛泽东的两个儿子,他们既是亲家, 又是周恩来、张文秋、毛泽东三人之间的纽带,主要串连者是邓颖超,政治 的意味很重。详细信息见:周恩来淫乱史和私生女艾培曝光,盘点他的女人张若名,王一知,张文秋,胡绣枫姊妹,孙维世,黄慕兰

1966年6月,毛为了把在党内威望日益高涨的刘少奇打倒而发动了「触及每个人灵魂的文化大革命」,北京大学聂元梓的第一张大字报「炮打司令部」成为整个运动的点火捻子。毛指派的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副组长江青等去了北大,召开万人大会,北大附中全校师生也全部到齐。当人们期待已久的「红太阳」的妻子发言时,江青的发言让全场惊到一片寂静,领着喊口号的红卫兵头头不知道应该喊什么合适。

江青一开始的发言就说,邵华是北大二年级的学生,她妈妈张文秋很坏,江青带着哭腔道:张文秋有野心,我不同意邵华和毛岸青结婚,……他们……就结婚了!」说到此,江青哭出了声,全场傻掉了,不知该喊什么口号才是。会后邵华吓的跑掉了,她不跑恐怕连骨头都得被红卫兵砸成渣子。

按理来说,毛岸青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中南海又那么大,婆婆不待见儿媳妇,可以不碰面,江青犯不着在邵华和毛岸青已经结婚6年后,还如此耿耿于怀。原来她们之间有不共戴天之仇。

江青阻止邵华成为毛的儿媳是有原因的

按照江青的话,毛泽东和张文秋早年时就有一腿,张文秋确实有野心,她自己心愿未了,就想和「红太阳」联姻,于是撮合大女儿刘思齐和毛岸英结婚,没想到结婚刚一年,毛岸英死在朝鲜,刘思齐也没给毛家留下香火。丈夫死了,刘思齐也不离开中南海,介绍多好条件的男人她也不要,整天在毛身边转悠,江青最后忍无可忍,不嫁人也不许她再继续住下去,非要赶刘思齐出去,毛无奈,才让她改了嫁。

张文秋母女相当有心计,刘思齐改嫁前夕,她的同母异父的妹妹邵华已经和老毛不清不楚了,但名义上是嫁给性无能的毛岸青。

1951年秋毛岸青与领导发生口角,毛泽东下令他写检讨把他逼疯,数度住院,成为一个废人。但毛岸青是张家与毛泽东挂上钩的唯一机会,于是张文秋表示「傻子我们也要」。

江青在延安就知道烂货张文秋与毛勾勾搭搭,也知道邵华与毛岸青结婚是「来者不善」,于是撒泼打滚的反对。面对江青的强势反对,张文秋无法硬顶,只是寻找机会。

1960年,毛岸青犯病在青岛住院,在毛泽东的鼓励下,邵华跑去偷着结了婚,在法律上成为了毛岸青名义上的妻子,毛泽东正式的儿媳妇。当时医院提出,按照法律这种病人不能结婚,但毛同意,毛要的人,谁敢管呢?

乱伦出来的毛新宇给党抹黑

毛岸青因为生病导致性无能,但邵华却生出了一个傻肥傻呆的儿子毛新宇。毛新宇说,「有人说母亲的摄影事业的起点是很高的,因为她第一次摄影是给领袖拍照。母亲是如何去给爷爷照相的呢?当时,岸英伯父从苏联回来带了一个在当时比较高级的照相机。

母亲很喜欢,就用这个照相机给爷爷『偷』拍了很多生活照片。但是,后来爷爷知道了这件事情以后,就提出了很严格的要求:第一、不能把爷爷的照片拿出去发表,第二、胶卷也不能拿到街上去冲洗。所以我母亲在中南海自己搞一个暗房来冲洗爷爷的照片。」毛新宇在这段话中泄露了多少党和国家的最高机密!

除了死的、遗失的、抵押换钱的(毛岸龙抵押给上海大亨黄金荣),毛活在世上公开的孩子有三个,一个是被毛整疯了的杨开慧次子毛岸青,还有贺子珍生的李敏,江青生的李纳。江青不能随便见丈夫,想见毛得拢络他身边的侍妾;李敏、李纳也都无法随意去见父亲,到了中南海门口却不批准进去,李敏生的女儿孔东梅长到4岁,直到毛去世竟没有见过外公。

但毛岸青的妻子邵华(原名张少华)没成儿媳妇前就可以随时接近老毛,并且可以在中南海搞一个属于自己的暗房。毛泽东是不是阴谋阳谋一起来!

据身边人透露,毛岸青一生过的并不舒坦,邵华时常向他挥拳头,并且专打他的头,可见邵华是多么的厌恶这块遮羞布。官方报道说,「一起生活四十多年,直到晚年邵华才知道他一生都干了些什么。」但邵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毛泽东的赞美却溢于言表,超出了儿媳对老公公的情感,更象是老婆对丈夫的赞美。

毛新宇说:「我不能给爷爷和母亲抹黑」,但这位毛少将的存在就是给他的爷爷和母亲抹黑,更是给「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抹黑!△

毛泽东与儿媳邵华站着合影,十指相扣。

毛主动伸出手放在儿媳邵华的大腿上,然后俩人十指紧扣。而毛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那两个结婚成人的亲生女儿!

1970年1月17日,邵华诞下了儿子毛新宇。坊间传是其与老毛乱伦的结果。是否如此,笔者暂不下断言,由读者判断,但有两个事实大家要知晓:一是邵华与老毛的关系确非一般,她不仅可以随意给毛拍生活照片,而且在中南海还有自己的一个暗房冲洗照片;此外,她可以随意出入毛的居所,而这样的权利连江青以及毛的所有孩子都不具备。二是老毛终生未见自己唯一的“孙子”毛新宇,这是否有悖常理?

如今,当事人大多已死,但毛新宇这个活宝的存在却让人无法忽略这段可能存在的丑闻。

至于毛岸青一生过的如何,他自己是最为清楚的。1997年9月1日《大地》刊登了一篇题为《在毛岸青、邵华家做客》的文章,内中写道:54岁的毛岸青在1977年去韶山时,熟悉的景物才使他想起了一件与“父亲”有关的故事。

小时候自己打碎了一个瓷杯,遭到父亲的训斥。而母亲,在他心中的印象深多了。幼年时代,他一直在开慧妈妈的身边成长,曾用名叫“杨永寿”。当几十年后,他含着热泪来为妈妈扫墓时,来到板仓旧居,他在签名簿上写下了“杨岸青”三个字。

一生懦弱的毛岸青将自己的签名写成了“杨岸青”,应该是他内心最真实的写照吧。在他的心中,父亲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呢?严酷?无情?不伦?好色?或许只有其自知。

毛岸青晚年居于北戴河总参疗养院,以写作与静态活动为主,因十分低调,基本没有关于他的新闻。其后他行动不便,2007年3月23日凌晨在北京301医院去世。2008年12月,其骨灰迁至其母陵园。生在帝王家的毛岸青悲剧的人生又是谁造成的呢?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官场黑暗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