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货币互换是一条不归路!中共遭垃圾货币洗劫 外汇储备受重创

“货币互换”只是两国之间为方便贸易结算而做的双边货币安排,它只涉及两国的主权货币。人民币想通过”货币互换”的路径来实现国际化,是一条走不通的不归之路。因为:

第一、”货币互换”是将两国的货币流通,限制在两国双边贸易的封闭循环中。对方拿着互换到手的人民币,却无法到第三国去购买商品,因为人民币不是美元,不是国际认可的结算货币,它只能再以贸易或投资的方式回流中共国;反过来也一样。这种封闭循环,就将该次”货币互换”所涉及的双方货币的总金额,隔离在国际贸易之外,进入不了国际贸易体系之中。换言之,即使中共成功实现了与200多个国家的”货币互换”(这根本不可能),也只是构建了200多个1对1的封闭循环的”资金池”,人民币还是不能在世界贸易中流通,无法国际化。

第二、”货币互换”是一种特殊机制,不能替代大规模的多边常态贸易,更不能用于两国间长期(比如25年)的贸易。因为货币互换抛弃了”美元中间价”这条安全缆绳,双方货币的币值是用互换协议限制在一个固定的汇率上,表面看,这是规避了与美元的汇率波动风险,但实质上这是把汇率风险隐藏了起来,是一种掩耳盗铃式的自欺欺人。一旦有一方的货币兑美元的币值急速暴贬至垃圾货币(如普京入侵乌克兰后的卢布),货币互换的风险就要外溢。

第三、”货币互换”让中共遭遇垃圾货币的洗劫,中共的外汇储备受到重创。最著名的例子是:与俄罗斯卢布、伊朗里亚尔、巴西雷亚尔这三大垃圾货币的互换。普京发动侵乌战争,遭到全世界制裁,卢布暴贬至垃圾级别;伊朗长期遭受欧美制裁,里亚尔早已贬成废纸;巴西经济一直处于巨大的贸易赤字中,雷亚尔大幅贬值,美元稀缺。有人总结出这些垃圾货币是如何洗劫中共外汇储备的路线图,以卢布为例:用互换到的人民币在中共央行以官价兑出美元一一用美元在黑市买入大幅贬值的卢布一一用这些卢布按货币互换的官价兑换出更多的人民币一一用这些更多的人民币去央行买入更多的美元……如此反复循环。实际上,国际炒家一直就是这么操作的。这个循环的关键是:中共官方汇兑市场与离岸人民币市场同时并存,并且彼此借力。在这个过程中,”货币互换”就像一个强力水泵,将中共的外汇储备呼噜呼噜地抽吸出来,而卢布、里亚尔、雷亚尔等垃圾货币,则扮演了”吸管”角色!

第四、”货币互换”急速扩大了人民币的风险敞口。人民币在海外已经形成一个以香港为中心,以伦敦、新加坡为副中心的初具规模的离岸市场,根据最新资料显示,离岸人民币的存款余额已达1.86万亿,而今年一季度的资料显示,人民币的累计互换额度高达3万9千多亿,远超离岸人民币的存款额。显然,货币互换大大拓展了离岸人民币市场的规模。要命的问题来了:人民币现在有两个池子,即”在岸人民币”和”离岸人民币”,由于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在岸人民币”是受管制的,”离岸人民币”却不受管制(央行想管也管不了),”在岸”与”离岸”这两个池子,无论是币值、利率、交易和流通性方面,就形成显著的水位差。”离岸人民币”已经充分市场化,而”在岸人民币”还处于计划经济的囚笼里,这种落差,给境外资金和国际炒家的套利行为以及做空人民币,提供了巨大机会和风险敞口。货币互换则将这个敞口撕得更大了。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阿波罗网(投稿)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蠢穷百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