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不论对错,只问得失”的中国人:关门骂习近平,出门效忠习近平

我在加州大学开课,有不少学生是中国大陆来的。上个学期我教过一门“中国文明史”, 一百五十个学生注册,几乎一半是中国同学。

有的念得很认真,考得也很高,但相当一部分是不太认真的,似乎是想“混”一个容易的学分(“我是中国人,何必上课去听美国人对‘中国文明’的印象?”)。

考试的时候,我发现这批学生特别善于互相帮忙,用手机或平板电脑把答案传来送去,甚至集中在讲堂的一个角落里一块儿研究小考的正确答案应该怎么写。

不问对错,只问得失

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对“正确答案”的态度。他们衡量一句话的价值,用的好像不是一个真与假的标准(“这句话是真的还是假的?”),也不是一个道德标准(“我应不应该写下这句话?”)。

用的标准是“这么写是否对我有利?”

似乎认为把小考分数弄得更高是“聪明”的行为,上大学的目标是学会用聪明的方法。

作弊不是中国大陆学生特有的问题。哪儿来的学生里都会出现这个现象。但中国大陆学生还是有特殊性。要是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来的学生,很少看到那种“作弊作得成功就是本事”的态度。港台同学要是作弊,更会觉得是难为情的事情。

因此我们可以问:为什么?我觉得我们不要轻易地责备中国大陆来的学生。他们的社会背景不同,而且他们成长的语言环境早在他们出生前已经设定好了。

回头看上个世纪的50年代。任何社会有“官话”与“日常话”的区别,但中国共产党在50年代推广的政治语言是个极端的例子。当时,不管你恨不恨地主,你得学会在斗争会上大喊“打倒地主XXX!”。万一喊错了,大会把批评的矛头转向你自己,你不但得承认错误,还得“感谢党对我的教育”。这是你的“表现”。

日子久了,怎么对付官方语言变成了一种独特的技能,或说是一种语言游戏。衡量一句话的价值的标准变成:下棋下得对不对?语言处理得聪不聪明?“真”与“假”不是标准了。到了60年代的下一半,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进一步恶化了语言的堕落。中国传统的“儒家”价值观把尊敬长辈和认真读书放在首位:孝顺父母,听从老师。

但毛对年轻红卫兵说“造反有理”,鼓励他们批评父母(“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侮辱老师,甚至打死老师,这样就摧毁中国社会的最深最基本的价值观。到了文革,不只是“真”得让步给“实用”;连“道德”也得让步。“利”压倒了“义”。不问是非,不问对错,只问得失。

 

出了门效忠政权,关了门骂习近平

80年代的“改革开放”之后,社会理想稍微能够恢复一点,但在六四屠杀和邓小平南巡以后,公共价值观只剩下了赚钱和民族主义这两条。“义”还是输给“利”。

宗教(佛教,基督教,法轮功等)的再兴起说明中国老百姓还继续向往人本的价值观,但这些信仰都处于官方价值之外,甚至是官方打压的对象。

到现在,官方的语言还摆设在社会的表面上,不管多么虚假,老百姓只好配合它,必要的时候在“语言游戏”里下一招棋。不少人注意到了当代中国“精神分裂”的现象。关了门骂习近平,出了门效忠政权。对西方呢,骂它是霸权主义,想压制中国的r,同时盼能有绿卡。

前几天在中国的微信上有人发了这么一条短信:

“如果你或你的家人在加沙地区旅游或是务工碰到了危险,在暂时无法联系到咱们国家的大使馆时,你会选择向以色列政府求助还是向哈马斯求助?你的选择代表了你最真实的立场。”

马上有网民回答:“很大一部分中国人会向以色列当局求助,但永远站在哈马斯一边。”更有人补充说:“就像很大部分中国人会送子女去美国留学,但永远站在俄罗斯一边。”

这不是简单的“自我审查”问题。这种矛盾心理的两头都是真实的。但我们也可以问哪方面的认同是更深的?

我有个很出色的中国朋友(不便透露姓名)说她的同胞考虑自己的得失是“无条件”(unconditional)的,效忠政权的价值观是“有条件”(conditional)的信仰。换句话说,哪天官方的价值观与个人的“得失”利益没有关系的时候,价值观就垮了。我觉得这位朋友的话说到点子上了。

做一个简单的“思想实验”(thought experiment)吧。要是习近平明天出来,站在中南海门前宣布(他绝不会这么做,这只是“思想实验”而已):“我决定下台,而且从现在起,我们要设立民主制度,有普选,宪法,人权,等等…”会有多少老百姓上街抗议,说:“不行,不行!你们共产党多少年干得这么漂亮!你习大大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思想那么宝贵!不能下台!不行!”?

要是站出来这么说的人不多,那我们就得面临一个事实:中国人效忠中共是“有条件的”还是“无条件的”?母爱是无条件的,但“爱党”有条件。条件一走,爱会继续吗?

习近平知道老百姓对他的“爱”是有条件的吗?肯定知道。要不然为什么那么怕事? 那么偏执狂?那么愿意花大笔钱在“维稳”工作上?

我的意思不是说政权脆弱。所有的媒体,警察,军队,大钱都控制在中共的手里,不能说它脆弱,而是一种坚硬的空洞。

:本文原标题为《语言退化与政权稳定的关系》。作者林培瑞,是普林斯顿大学退休教授,现在在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教书。他专门研究中国现代语言,文学,通俗文化与政治文化。)

“现在你去国内看一下,哪张饭桌不在骂娘”

新年伊始,涉及中共党内政治清洗的反腐肃贪和军内弊案延续了去年下半年的势头,丑闻频传,动作连连,给国际媒体带来一系列看点。统揽党政军大权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1月8日在中纪委全体会议上高调谈论中共的“自我革命”,受到官媒热捧。但是会议公报没有提及举世公认的有效反腐措施——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社会监督和媒体监督机制,且避谈产生和保护腐败的制度问题,被一些时评人讥讽为“守着粪堆打苍蝇”。有熟悉中共腐败内情的人士指称,习近平是人类史上最大贪腐。此说得到一些评论者共鸣。

大谈自我革命 避提有效反腐措施

据中共党媒新华社报道,习近平在中纪委会上做了“要坚决打赢反腐败斗争攻坚战持久战”的重要讲话,突出强调“自我革命”。会议公报把习近平几年前提出的“自我革命重要思想”标榜为新时代新征程全面推进从严治党、廉政建设和反腐斗争的“根本遵循”、“强大思想武器”和“科学行动指南”。

公报通篇4000余字,“自我革命”这个词汇先后出现了23次,“习近平”的名字出现了19次,而“反腐败”一词出现7次,“受贿行贿”仅出现一次。没有性贿赂、权色交易、权钱交易、跑官买官卖官、包养情妇(夫)等关键词,有关财产公示的制度建设和实施方面的内容完全不见踪影。

反腐被指沦为整肃党内异己工具

习近平上任之初,联手当时的党内盟友、掌握以被称为“中共家法”的党纪处置官员生杀予夺大权的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大张旗鼓搞反腐肃贪“打老虎”运动,先后拿下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党内军内巨贪,一度获得社会广泛好评。2018年底,中共当局宣布“反腐败斗争取得了压倒性胜利”。

然而几年下来,人们看到的是,根深蒂固的中国官场腐败并未消除,而是以更隐蔽的方式继续存在、蔓延。2021年初,在习近平布局两任届满后继续连任的过程中,中纪委文件又称,“反腐败是一场输不起也决不能输的重大政治斗争”。

观察人士认为,习近平时代“打老虎”早已沦为选择性反腐,成了这位独裁者手上用来清除和打击党内异己、巩固个人权力和统治地位的一个御用工具。观察人士指出,习近平当政11年来、特别是他在中共20大后进入第三任期以来的各种失败政策和不当举措引发和积聚了非常严重的社会民怨和党内不满,在此背景下,习近平在最近的中纪委会议上再次强调自我革命和反腐肃贪。

1月9日,在贵州的异议艺术家季风在原名为推特的X平台发帖指出,“当反腐成为镇反(镇压反对派)的时候,腐败本身就不是问题了。谁来反腐才是问题的关键,而选择性反腐自然成了政治斗争的工具,反腐就只能永远‘在路上’。”

据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在X平台披露,季风此帖发出后当天就在国保施压下删除。

王剑:放狠话吓唬党员干部

在美国的自媒体视频节目《王剑每日观察》主持人王剑对美国之音表示,习近平在中纪委会议上唱高调、放狠话,充分暴露了他对当前党外民怨和党内不满的心虚胆虚,他的自我革命之说不过是借用当年张春桥为毛泽东炮制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老套路,主要针对党内的不满情绪进行恐吓弹压,以解决党内普遍不满威胁其所谓的政治安全、也就是他个人权力地位安全的问题。

王剑说:“这次反腐败,核心是吓唬党员干部吧。现在不是老百姓骂的问题呀,现在是上上下下、官员干部群众都在骂的问题呀!这次习近平搞出这么大动静,而且喊出这种狠话,自我革命啊!你原来喊得很高调,再高调也不行啦。你得换口号,自我革命就是把那个继续革命论,拿来用一下,喊一下,调门再拉高一点。他拉高调门,(原因)很简单,我认为就是弹压党内的不满情绪。现在你去国内看一下,哪一张饭桌——当然前提是不能有外人,哪张饭桌不在骂娘?”

作风优良 能打胜仗?解放军这台红色法拉利惹众怒
作风优良 能打胜仗?解放军这台红色法拉利惹众怒

习被指史上最大贪腐

揭露中国高官贪腐和权钱交易内幕的书籍《红色赌盘》作者沈栋去年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指出,“习近平改了宪法,作十四亿人的皇上,……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贪腐。”

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在X平台发帖写道:“沈栋说得好:习近平是全人类最大的贪腐。习近平是现实版的‘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国库就是党库,国库就成了党魁的‘家当’和私人钱包;一瓶矮嘴茅台128万;故宫当成自家餐室,竟在故宫摆席宴请美国总统;几千人几个月唐服盛装排练献演给8个人看;动辄对外大撒币;出访带警卫人员700–800;带全套住宿家具设施与各类用品,包别国N个最高档大酒店………,如此的奢华无度堪称世界第一!请问一边高喊反腐一边为个人面子和安全,花国库钱如流水一般,这不是全人类最大的贪腐是什么?!”蔡霞的帖文还表示,由最大贪腐来反贪腐,“反贪”就是大清洗、镇压异己的“画皮”和遮黑布。

在美国的独立时评人王剑认为,中共官场腐败非常严重,是系统性和制度性的问题,不先解决滋长贪腐的制度问题还打讲什么反腐肃贪,无异于守着粪堆打苍蝇,而沈栋关于习近平是人类史上最大贪腐的评价再准确不过。

他说:“不是他花多少钱,他吃啊用啊,招待金正恩矮嘴茅台128万,那都是小钱。他真正的钱是什么钱?他把国库当自己钱包。他做那些事情全都不是为了国家利益,是为了他个人利益。比如说那个中亚论坛(峰会),每个国家52亿(人民币)呀。就是把国库当他的钱包。你说中国人这么穷,穷成这样,到处大撒币,不就是为了你这些给你捧场啊。你说这里面有多少国家利益?我认为一分钱国家利益都没有,全是习近平的利益。习近平把国库当私人钱包,不是贪腐是什么?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贪腐,讲的不就是这件事?我觉得沈栋讲得非常准确,没有比这个描述更准确的。”

川普要曝光中共海外子女档案

中国人的钱去哪了

近日海外热传一篇关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所创造的天量财富哪里去了的文章,引起读者广泛共鸣。该文以美国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提出一个振聋发聩的问题开篇:任何一个国家,如果国民经济以平均超过10%的速度增长三十年,所创造的天量财富,足以使全体人民都过上富足的生活。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井没有使大多数中国人富裕起来,这些财富究竟去了哪里?

这篇题为“笔记”的未署名文章列出这些财富的四个去向,首先是官员侵吞,二是维稳,三是金钱外交,四是军备。作者认为,后三个去向的很大部分金钱都流入第一个去向,即各级官员的腰包。

过去六个月中接连发生了习近平亲自提拔重用的外交部长、国防部长以及火箭军主要负责人等多名军方和国防要员遭清洗整肃的事件,让国际社会深感讶异。彭博社近日又报道了中国导弹注水冒充燃料和导弹基地的发射井盖无法打开等涉贪腐丑闻。

X网友蓝雁发帖称:“注水导弹牵扯出了厉害国官场的腐败在军中的蔓延,比一百多年前的大清炮舰往火药里掺沙子还狠……”

中纪委代言贪官心声?

不久前美国总统拜登发布《关于中止腐败助长者作为移民和非移民入境的总统公告》说,决定对助长、协助或以洗钱、妨碍司法等其他方式参与严重腐败行为的个人及直系亲属,采取中止和限制入境措施。

1月7日,中纪委官网刊登该网站人员王卓的评论文章,批评美国“禁止各国腐败分子及家属入境”的举措,指其“凸显美式反腐的虚伪和霸道”、“政治表演难掩腐败避风港本质”。中纪委这一反应在海外社交平台引起热议和质疑。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学者对美国之音表示,“真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反应)。”

王剑认为,中纪委的反应代表了中共高官们的心声,他们真的愤怒,因为美国不准涉及贪腐的官员及其亲属入境的决定侵犯了他们的个人利益。

美国之音上周四电邮联系中共外交部和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新闻发言人,请他们就本报道涉及的问题置评。截稿前,尚未得到回复。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美国之音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独裁与民主

8 Commen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