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当代大禹”习近平,把一个蓄洪区变成了城市, 把三千年古城变成了湖泊

7月29日-8月5日 这一周,受台风“杜苏芮”的影响,中国京津冀地区出现了极端降雨过程,北京及周边地区遭遇11年来最大暴雨,局部地区雨量超过历史极值。为抵御此次暴雨洪水,海河流域启用了八个蓄滞洪区分洪,有超过百万人因此转移。洪汛期间,河北涿州市、北京门头沟/房山区等地受灾严重,其中涿州市更是成为了一座洪水围困下的孤岛,断水、断电、断粮……民众呼救的信息不断传出。

八百里白洋淀
八百里白洋淀

已有气象分析认定,此次京津冀城市群历史罕见的强降雨与从福建登陆的台风“杜苏芮”以及在太平洋上逼近日本、台湾的台风“卡努”存在关联,然而就在两股台风相继北上之前,便有不少网民为之“带风向”,祈祷它们拐道“去日本”。抖音方面更是将“台风卡努或将转向日韩方向”、“卡努致日本冲绳县1人死亡”等话题人为推至热门榜首。

但残酷的大自然并不会因人类的预期或官方的议程设置而有改变,可悲的是,就在网民热议台风卡努重创日本时,同期京津冀洪灾已造成了至少20人的死亡。河北涿州是此次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但当地灾情应对能力的不足广受舆论批评。例如,有当地网民称收到泄洪转移的通知很晚,导致没有足够时间撤离,而待承接上游开始泄洪后,整个城市很快成为“一片汪洋”,水深达数米。

水淹之后,当地政府有了更多“迷之操作”,一方面其救援能力严重不足令大量受灾民众被迫展开自救,另一方面却要求外来的民间救援队必须要有“邀请函”才能进入,当地应急管理局甚至安排工作人员涉水去寻找公章。南方周末一媒体人怒批涿州某镇的书记拒绝公益组织的参与,要求政府全权介入执行工作,而当地老百姓正陷入无物资保障的困苦,5000人处在挨饿之中。

类似的奇景也出现在离涿州仅百公里的保定市,当地居民在收到通知后连夜开车撤离,却被堵在了高速收费站入口蜿蜒数公里,之后管理部门回应称“没有接到上级放行的通知”。本次受灾最严重的涿州市同时也拥有全国最大图书物流仓储基地,大量出版企业的库房在洪水中被淹,受损严重。

截止目前,官方称涿州当地民众的正常生活已经恢复,但讽刺的是,微博方面却将话题“涿州目前超市市场货源充足”的相关内容全部屏蔽,禁止劫后余生的民众发出不和谐的声音。洪水退却前后,一个重要问题引发了普遍的猜测与讨论,即处于泄洪区的涿州市,此次是否因“保全大局而牺牲了局部”,是否成为了“力保北京与雄安之外的钦定受害者”。

就在胡锡进们竭力为当局辩护之时,官方猪队友却间接本证实了此说法,水利部及河北省委书记相继称“要确保雄安新区、北京大兴机场等重点防御对象绝对安全”、“要减轻北京防洪压力,坚决当好首都护城河”。对于这类冷血的政治表态,有网友批评道““都是人,没人生来就应该当护城河”、“终于明白,你我都是护城河里的淤泥”。

还有网友分享了一则“冷知识”而惨遭B站封号,ta写道“会不会被淹,和海拔没有关系”,这句话显然是在“恶意嘲讽”此次未被泄洪的天然湖泊白洋淀区(其海拔远低于河北涿州),而它正是“千年大计”——雄安新区的所在地。早在2019年,着名地理学家陆大道(中科院院士)便认真论述了雄安新区选址所面临的诸多困难,其中提到“雄安地处平原洼地的边坡,历史上洪涝灾害频发,未来必须按照极高的洪水标准设防”。

从后续雄安新区如火如荼的建设来看,习近平显然没有听取这样的逆耳忠言,反之他还极度自负的扮演一个为治水指明方向的角色,就在7月中旬,水利部组织编写发行了《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关于治水的重要论述》一书,新华网相关报道称这是“习近平亲自擘画、亲自部署、亲自推动治水事业”。有网友调侃这位三过灾区而不入的“当代大禹/大愚”的确治水成绩斐然,毕竟雄安新区最终毫发无损,而他只是“把一个蓄洪区变成了城市,把一个城市变成了蓄洪区”而已。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独裁与民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