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搞垮中国经济,广交会惨淡收场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号称历史上规模最大的2023春季广交会交易冷淡,工厂和实体商店倒闭潮来临,失业大军不断增加,地方政府大裁员,政府债务危机正在进入全面爆发的拐点。中国第一季度创纪录的增发货币,但是通胀的热度反而下降,这让人们担忧经济通缩或者是经济衰退是否已经悄然降临?

财经专家高子檀在《菁英论坛》节目中表示,今年的广交会特别惨,比往年都惨很多。

虽然它号称规模非常大,第一天看起来人潮汹涌,其实大部分就是参展商进驻,参加广交会的外国采购商大概仅占10%左右。有摊位的老板说,今年的费用特别贵,比往年都贵几倍,一个很小的摊位都要8万,但是一天下来才拿了八张老外的名片,而且是急匆匆来,急匆匆去,都没有认真坐下来正儿八经细谈的。这不仅仅是一个摊位,很多摊位都是这样,而且第一天人多了,第二天第三天逐渐地人就越来越少,别说外国人了,甚至连中国人都少了,所以,今年的情况是非常非常的惨,订单也就非常非常的少。

高子檀说,中共公布的今年三月份出口大增14%,超过了预期,和广交会的情况似乎不太一样,这是有历史原因的。去年受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拖累,很多人被锁在家里没办法参加工厂生产,中国的出口商由于物流以及人力的因素,很多订单就积压了,在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因为放开之后,他们就赶工完成这部分订单,然后赶紧出口,这就造成了在三月份出口的激增。另外俄乌战争导致中共实际上对俄罗斯加强了出口供应,又增加了一部分出口,但是这些情况都是不可持续的。

高子檀表示,现在全球经济都疲软了,各地的厂商都反映说订单开始减少了,而且由于中国政策的不确定性,很多厂商也不愿意待在中国继续生产,很多都转到东南亚去了。这个广交会上都是未来的订单,那人家对未来没有好的预期,订单当然就会下降,所以在这次广交会就体现出来比往年要冷清更多。

内需无法提振 实体店面临倒闭潮

独立电视制片人李军对《菁英论坛》表示,中国经济为什么内循环搞不起来,内需上不来,一个最关键原因是中共的体制和相关政策造成了现在中国只有少部分人很有钱,绝大部分人没有钱。从银行一些数据来看,中国可能有那么几千万人非常富有,但是大量的民众月收入可能都是1000块2000块或者稍微高一点,这样情况下,当然他们没有消费能力,这不像美国大部分人是中等收入,比较有钱,这种情况下内需就会旺盛。

资深编辑和主笔石山在《菁英论坛》表示,其实这个问题,中共不是没有意识到,很多专家很早就提出来了,说中国国内消费占经济GDP的比例越来越低,原因在什么地方?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分配不公,就这么简单,就是有钱的人太有钱,没钱的人就没钱。因为消费这个问题是普通大众形成的,有钱的人,当他的收入增加很多的时候,他在投资方面会增加,普通老百姓,当他的收入增加,他的消费就会增加。所以这个问题我记得2006年胡温时代就提出来说,要改革中国的收入分配体制,但是实际上到现在已经十五六年了,十七八年了,完全没有任何改革,没有任何好转,中国贫富悬殊只是越来越大。

西安封城
西安封城

中国经济难救? 广交会惨淡收场

石山说,现在情况真的很惨,不光是表现在失业,也表现在整个消费市场里面,很多企业都非常艰难,我看到不光是工厂,现在中国很多实体店出了很大的问题,而且不光是二三线城市,有一些中心城市包括南京,包括上海的这个情况都非常糟糕。

对此,李军指出,实体店是目前中国经济所有环节当中最惨的一个,为什么最惨?因为它在经济好的时候,它面临这种网络数字经济,网购的影响,本身已经比较艰难了,然后来了个三年清零,你不要说三年了,你开个实体店,你只要有几个月,一年不经营,你的客户还能回得来吗?所以当三年清零过去之后,实体店本身就倒了一大批。然后很多人就觉得,现在终于开放了,迎来阳光了,后来才发现他的顾客早就流失了,所以我看了有的实体店老板说,我现在守店跟守寡一样,就基本上没人。

李军说,有一个数据我看了之后也是非常惊心动魄的,上海现在最好的实体店是百货超市,因为百货超市它都跟社区结合在一起,平时你生活用品、必须品你一定要买的。那么在上海,他们统计了老牌子的四家上市公司的这种百货超市,2022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基本上每家的销售额都降了30%左右,利润有的降百分之六七十的,最高的降到了147%。

李军说,由于清零政策、网络竞争以及现在这一系列的政策,中国的实体店接下来大面积倒闭,我觉得是一个必然的现象。但是很多这种店倒闭,它不会在工商局那儿显示出来,因为在中国注销一个公司比开一个公司还难,所以很多企业他倒就倒了,他不会去注销的,所以中国有很多所谓僵尸企业,就是这个道理。

人口红利消失 杭州等城市疯抢人矿

杭州排队买房
杭州排队买房

中国经济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2023年1月17日,中共官方公布数据称,2022年底全国人口较上年底减少85万,是60多年来首次人口下跌。有评论指出,虽然它公布的数据不能反映中国真实的人口,但是,终于承认了负增长。

面对人口增长断崖式下降,为了争夺人口资源,一线二线城市纷纷推出落户优惠政策。其中杭州在这方面尤为突出,2023年杭州推出“35岁以下大专生就业就可落户”的人口政策。杭州多年对引进人口持积极态度,并长期霸榜人口增长前五名。2022年人口增长前3名的城市分别是:第一名长沙吸引人口18.13万;第二名杭州吸引人口17.2万;第三名合肥吸引人口16.9万。与此同时,北京、天津、上海人口是净流出,其中北京流出人口4.3万,天津流出人口10万,上海流出人口13.54万。

高子檀在《菁英论坛》中表示,杭州抢人才主要就是调整了它的落户政策,大专生就可以落户了,另外不仅仅指大专生,将来可能要技能人才,你有一定技能也可以落户,还有投靠落户,你是亲戚的也可以落户,还有什么县城县域你都可以落户。

高子檀说,我觉得这种落户实际上就是放开了,大力引进其他的人过来,这背后的原因就是人口红利少了。将来不仅仅是杭州,什么广州、上海,各个大城市都可能需要大力把人引过去,人口才是一个经济发展的基础,没有人,那怎么能发展经济呢?杭州在这方面可能走得比较快一点。

大纪元时报》总编辑郭君对《菁英论坛》表示,其它城市也有抢人,杭州抢人是最厉害的,它是一步到位,就是除了给大学生落户口,还可以先落户口再找工作,还有就是老人可以去那里退休,放的非常宽。其实这些做法都是围绕一个核心,就是买房子,因为买了房子,才有企业会买地,地方政府才能够卖地赚钱,本质上这都反映出地方财政的一个很大的危机。

郭君说,2022年杭州政府卖地收入减少了三成,杭州土地财政依赖度达到140%,就是说政府卖地收入比税收高出40%,杭州的情况还不是最严重的,广东佛山市土地财政依赖度高达180%,还有广州、南京、武汉都比杭州还要高。

郭君说,抢人口的问题还不仅仅是土地财政,还有消费,没有人就没有消费,就没有税收,就没有未来的发展。中国这么大的一个经济体,经济增长不可能一直靠出口,以前中国经济规模很小,不是那么大,靠出口还可以做到一定程度,但是现在发展到这个时候,中国这个内部消费,就是内需必须也得增长,杭州市他看到这个趋势了,所以他就率先抢人。

郭君表示,中国经济的整体情况很糟糕,我们看过去的宏观数据,中国央行的数据,从去年3月到今年3月,过去一年M2货币增发量超过31万亿,而经济增长只有3%,大概是5万亿,银行存款增加了16万亿。另外从价格上看,今年的CPI升幅比较小,评价购买力的PPI是下降的,这就意味着消费在萎缩,生产在下降,那么这个问题就来了,剩下的钱到哪里去了?我个人的看法就是,中国大陆经济已经陷入通缩了,那些增长的钱的很大一部分随着资产的降价就被缩没了。比如说新能源汽车减价,电池减价,电池用的铝锂钴都开始大幅下降,那么以前的库存就都贬值了,亏掉了;还有房地产危机中的房地产公司,你要用钱去救,我们看到很多爆雷的房地产公司,它再融资,再去借债,就完了,因为房地产价格是持续的下跌,等于是进去的钱就萎缩掉了。所以现在基本上可以断定中国经济是在进入了通缩阶段,随后我们会看到,那就是大萧条。

中国经济怪现状:一边漏血 一边泵血 却不补漏

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在《菁英论坛》表示,中国现在真正出现的就是消费基础收缩,因为物价的上涨仍然是通胀压力,还加上产业链的转移,经济下滑,失业上升导致的消费力下降,现在人们就是担心未来,这造成中国储蓄率上升,这种恶性循环的结果就是,中国现在这个衰退的经济会进入更大的更长久的一个衰退。

谢田说,西方的这个债务性收入紧缩,是银央行的货币供应不足,但是我们看到中国不存在这个问题,中国是货币供应非常充足,央行又在放水,但是那些钱并没有进入流通,没有进入给消费者,而是进入了房地产,进入了中共的一些国企央企,所以让那个企业的债务非常沉积,也会造成全社会通货紧缩式的经济危机。我觉得,总而言之就是说,中国看起来好像是通胀很低,但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通缩,实际上是经济陷入衰退这么一个结果。

石山对《菁英论坛》表示,其实中国大陆现在确实很像债务性的通缩,因为负债包括政府负债,企业负债,尤其是房地产,有一些资产性比较强的这种企业,他负债率非常高,包括中国的居民,个人负债的这个比例也非常高。所以当很多的钱增发进去以后,实际上是被债务给收缩,给吸收了,但这个债务它是体现在资产上的,这个资产一旦贬值,等于是把这一笔钱又给收缩了,所以这个是我觉得中国通缩的一个主要的原因。

当然它会带来中国未来的经济衰退,甚至已经进入大萧条,这个是非常可怕的。因为中国去年超发这么多钱,这个钱哪去了,现在大家都在找,有十多万亿的这个钱完全不见了,所以这对中国未来的经济有相当大的影响。

石山表示,当然通缩和通胀,最后操纵这个政策的一定是一个利己的政策。我记得郭君郭总编90年代在香港写过一篇财经的深度报道,我印象非常深刻,那篇报道是说整个银行体系就像人的血管,资金就像人的血液,中央银行就像人的心脏,所以通缩的情况,我们可以用这个来解释一下。比如说这个人有几个问题,如果你流动性太强,你的血太多了,你就会高血压,但如果你的血不够,其实就是流动性不足,也就是流动性紧缩,就说明这个人的血液不足,他就是一个低血压。其实两个情况对人的健康都威胁很大,现在的问题是央行不停地往里面泵血,但是这个血仍然不足,这说明什么?说明血管漏了,说明有个地方这个血在跑掉,只不过大家都去找这个血跑哪去了。

石山指出,现在情况是,如果找不到这个关键的漏血原因,你泵再多的血进去可能都没有救的,所以这个我觉得才是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的一个最可怕、也是最大的一个问题。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中国经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