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厉害了,习近平!凭一己之力 促成世界反中共“统一战线”

2023新年伊始,美日领导人在华盛顿会晤,誓言强化合作,共同应对中国。与此同时,美国与其他亚洲盟友和伙伴–澳大利亚、韩国、菲律宾以及印度的关系在2023年也将变得越来越强大。

分析人士指出,在某种意义上,印太地区“反区域霸权”的联盟正在形成。

前美国国防部副助理部长、特朗普政府2018年《国防战略报告》的首席作者埃尔布里奇·科尔比(Elbridge Colby)告诉美国之音“反霸权联盟正在形成,在某些方面,它已经存在……这些在很大程度上不是由美国驱动的,而是对北京日益增强的侵略性、力量及其强大野心的反应。”

科尔比举例说,美印关系的加深并不一定代表印度改变了对美国的态度,而是因为两国对中国的力量和行为有着共同担忧。

科尔比2021年出版了一本书《拒止战略–大国冲突时代的美国防御》(The Strategy of Denial: American Defense in an Age of Great Power Conflict)。在书中,他表示,要应对中国,必须建立一个能够阻止反区域霸权的联盟。他说,中共的亚洲战略是,瓦解亚洲国家之间的团结,先用军事力量让不太强大的国家顺从,比如菲律宾、越南;再通过威慑力,慢慢让其他国家向北京靠拢。

科尔比强调,拒止是一种防御的姿态,希望在印太地区达到一种力量平衡。“美国的军事态势显然是为防御行动而设计的。我们的海军陆战队的转型,这些都是为了防御海上和空中入侵而设计的,并不是为登陆中国或海南岛之类的行动。”

日本:中国是有史以来最大战略挑战

科尔比提到的“海军陆战队转型”是美国和日本在年初举行的外长、防长“2+2”会谈后宣布的军事合作计划。具体是美国将驻扎在冲绳、隶属炮兵第12海军陆战团的海军陆战队转变为机动性更强的第12滨海作战团。此外,双方还将共同防御条约的条款扩大到太空。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月23日在华盛顿的NASA总部。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月23日在华盛顿的NASA总部。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月23日在华盛顿的NASA总部。

除了宣布加强军事合作,美日也对“中国不符合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行为”提出了批评,并重申维持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

美国和日本不止一次地强调,美日同盟是印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基石。专家们说,2023年及以后很多年,美日同盟将出现“突飞猛进”的进展。

拜登总统1月13日会晤日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时,对日本防务政策的重大改变作出了背书。他说,日本增加防务开支和新国家安全战略将有助于美日军事同盟的现代化。

为实现“彻底强化防卫力”目标,日本政府上个月刚通过了修改后的《国家安全战略》等三份安保文件,明确规定日方将拥有以自卫为目的摧毁敌方导弹发射场的“反击能力”。文件还将中国列为“有史以来最大的战略挑战”,同时计划在五年内将国防开支增加到GDP的2%。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顾问克里斯·约翰斯通(Chris Johnstone)1月12日在CSIS举行的一个有关2023印太局势发展的研讨会上说,日本的最新安全保障政策是“开创性的”,是二战后的大转变。

“获得新的能力,特别是远程反击能力和其他网络能力,给我们两国政府带来了真正广泛的安全合作议程。当你考虑加强日本的打击能力时,将促成一个前所未有的更加一体化的美日联盟。”

约翰斯通说,虽然美日同盟现在很强大,但是两国还没有达到真正的军事伙伴关系,比如,两国还不能在短期内做到发起综合的军事行动。未来,两国需要在指挥和控制系统,信息共享以及扩大国防工业合作以及驻日美军的费用共享等方面进行合作。

不过,一些整合的行动正在进行中。1月8日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美国海军陆战队驻日本最高将领詹姆斯·比尔曼中将(James Bierman)的话说,美国和日本的武装力量正迅速整合各自的指挥结构,并扩大联合作战规模。他说,美国及其亚洲盟友“正为可能与中国发生的冲突(比如台海冲突)做准备”。作为美国统管驻日海军陆战队的海军陆战队第三远征军(III MEF)司令,比尔曼用所谓“呈指数级增长”(seen exponential increases)的说法来形容美日两国的军事实力。

1月12日,日本防卫省在鹿儿岛县马毛岛(Mage)开始自卫队基地建设工程,该基地将供驻日美军用于飞机训练。在跑道等建成后,美军航母舰载机陆上模拟起降训练将在这里进行,这是一种将陆上跑道视为航母甲板进行起降的训练。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此前曾评论称,马毛岛是一座无人岛,在建成有关设施后,这座岛可能会成为一个“不沉航母”。

菲律宾:与美国关系特殊,无意改变

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1月5日刚刚访问中国并与中国签署协议,推进两国在能源、安全、贸易等领域深入合作,涉及金额达1566亿元人民币。

菲律宾驻美国大使何塞·罗穆亚尔德斯(Jose Manuel Romualdez)在CSIS的同一个研讨会上被问到如何理解总统小马科斯对中国的访问以及同时维护美菲同盟时说,菲律宾希望与中国保持经济联系,在南中国海领土争端问题上也希望直接与中国接触。但是,在美菲同盟问题上,菲律宾的态度很明朗。

“我们非常坦诚地告诉他们(中方),我们与美国的关系绝对特殊,对我们很重要,我们无意在这方面改变我们的策略。”

他说,菲律宾希望不仅加强与美国的军事联系,也希望加强与美国的经济联系。他以韩进重工苏比克船厂被美国私募股权巨头Cerberus Frontier收购为例说,这是美菲关系最好的方案。

“我们对他们(中国人)有强烈意愿参与进来这一事实感到非常不安,他们想接管那个项目,他们愿意给我们任何种类的贷款以及其他东西。但是,我们从斯里兰卡看到了教训,我们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危险信号。后来,美国非常适时地出现了。现在我们建立了完美的关系。我们的造船厂由一家美国金融公司接管,并由他们运营。我们的海军和美国海军都可以使用。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案,让我们的经济和盟友关系达到了完美。”

2022年6月,小马科斯就任菲律宾总统后,与他的前任杜特尔特一再威胁要结束菲律宾与华盛顿的防务联盟不同,他先后热情接待了包括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和国务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在内的多位美国高级官员。去年9月,小马科斯在出席纽约联合国大会期间还与美总统拜登会晤。小马科斯告诉拜登,“我们是你的合作伙伴。我们是你的盟友。我们是你的朋友”。

小马科斯上任后,美菲落实《强化防务合作协议》(EDCA)步伐有所加快。该协议于2014年签署,允许美军进入双方商定的“军事地点”,并可在这些地点修建设施,进行人员轮换部署,并预置武器装备。EDCA协议先前在杜特尔特领导下停滞不前。

目前,美军试图推进在五个既定基地的设施修复和建设,并就在菲律宾新设立五个军事地点进行谈判,包括靠近南中国海和台湾南部海岸的军事基地。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东南亚项目主任格雷格·波林(Greg Poling)说:“除了已有的五个基地之外,根据EDCA,还会有五个新的基地。其中一些可能会在吕宋岛北部,那里显然对应对台湾的紧急情况具有意义,而不是应对南中国海的紧急情况。 ”

分析人士认为,一旦美国可以进入这些基地,对台海局势的影响不容忽视。未来一旦台海爆发冲突,美国可快速调动军力。即便仅在菲基地预储燃料和弹药补给,为行动部队提供后勤支援,也能使美军战力得到提升。

去年9月,在美国与中国正因台海问题关系紧张之际,菲律宾驻美国大使罗穆亚尔德斯曾向日本《日经新闻》表示,菲律宾将在台湾发生冲突时让美军使用该国的军事基地。

去年,美国向菲律宾提供了一亿美元的外国军事资金,以便帮助提升菲律宾的国防能力和军事现代化。另外,美菲还将推进其他一些强化军事关系的行动,如联合演训。根据2022年9月美菲“共同防御委员会”和“安全接触委员会”会晤达成的共识,双方计划在2023年举行496场各类联合军事活动。2022年,双方举行了461场军事活动,2021年举行过353场。美菲还商定加强海上安全合作,提升“互操作性”和情报共享能力,而且新建立了双边海事框架,可能在此框架下恢复南中国海的联合巡逻。

CSIS的波林预测,2023年,美菲同盟将走出“冷战”时的格局,菲律宾将加入美国与澳大利亚、日本以及韩国一起打造的更大网络。

澳大利亚:美国的重要合作伙伴

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近两个月出现和缓的迹象。去年11月15日,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20国集团峰会期间,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 (Anthony Albanese)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举行了会晤。阿尔贝尼斯最近还表示,力求全面恢复与中国的贸易关系。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顾问、澳大利亚问题专家查尔斯·埃德尔(Charles Edel)说,新的一年,澳大利亚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国家。

“今年是澳大利亚国防政策的重要一年。2月底或3月初,他们将发布全面的国防战略评估。据说,这将是几十年来最全面的评估。他们将重新调整对资金、战备、军事部队态势和采购的看法。 美、英、澳还会宣布“奥库斯”协议(三方安全协议)的走向。另外,还会有去年12月澳美部长级年度磋商会议宣布的有关美军在澳大利亚部署态势的具体内容。”

去年12月6日,澳大利亚和美国在华盛顿举行澳美部长级年度磋商会议(AUSMIN),双方同意深化防务关系,包括增加美国在澳大利亚的空中、陆地和海上部队轮换,理由是对台海局势、东中国海及南中国海局势的共同担忧。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当时宣布,美军将加大在澳大利亚的军事存在。会议后,双方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将扩大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在澳大利亚的部署地点。声明还指出,将确定优先地点以支持美国增强的存在,包括改进跑道、飞机停机坪和燃料、弹药储存,以及预先储备、弹药和燃料。除此之外,两国还同意“邀请日本加入我们在澳大利亚的军力态势计划。”

分析人士认为,华盛顿将堪培拉视为在遏制中国影响力过程中的重要合作伙伴。澳大利亚可能会在台海问题中发挥关键的后勤作用,以预防该地区发生任何冲突。

澳大利亚北部地区已经开始与美国频繁进行军事合作。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数千名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每年轮流在该地区进行训练和联合演习,华盛顿计划向该地区的一个空军基地部署多达6架可携带核弹头的B-52轰炸机。

韩国:将在印太地区发挥更大作用

韩国总统尹锡悦(Yoon Suk Yeol)上台后,韩国恢复了与美国的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以及美国战略资产轮换部署的活动。

2022年12月,在韩国全罗北道群山的驻韩美军基地参加美韩军演的美国F-22战机。
2022年12月,在韩国全罗北道群山的驻韩美军基地参加美韩军演的美国F-22战机。

 

2022年12月,在韩国全罗北道群山的驻韩美军基地参加美韩军演的美国F-22战机。

1月11日,尹锡悦提及自主研发核武器的可能性,虽然针对的对象更多是朝鲜,但这也令中国担忧。军事专家认为,韩国拥核将使东亚地区核平衡发生变化,更有利于美国和西方盟友。

2022年12月28日,韩国政府公布了自己的印度-太平洋战略–《自由、和平和繁荣的印太地区》,详细说明了首尔在印太地区的外交政策和安全方针。战略的第一条“核心线”就是建立一个“基于规范和规则的区域秩序”,与美国和西方的观点一致。

战略文件还指出,首尔将继续加强与美国的联盟关系,寻求与日本建立前瞻性的伙伴关系,并在“互尊和互惠”的基础上与邻国中国培育“更健全、更成熟的关系”。报告还间接提及了韩国对中国对台军事行动的担忧。报告表示,首尔重申了“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对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以及印太安全繁荣的重要性。”

尹锡悦上台后积极实践新政府提出的“价值观外交”,在政治、军事、经济领域向共享相同价值的西方伙伴国家靠拢。

从去年6月开始,韩国开始成为国际社会和太平洋地区国家采取的许多倡议的一部分。不仅是美国领导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的一员,也是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发起“蓝色太平洋伙伴”倡议的成员。6月,尹锡悦首次出席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北约峰会,并参加了亚太四国– 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的领导层聚会。他还恢复了美日韩三边峰会。

韩国驻美大使赵太庸(Taeyong Cho)1月12日在CSIS说,“这表明现在韩国回到了太平洋,回到了世界。我们今年将非常积极地跟进我们公布的所有承诺和计划。”

印度:加强与印太国家联系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政策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1月12日在CSIS说,在条约盟友外,印度是另一个对美国构建印太地区网络很重要的国家。

近年来,由于两国在共同应对中国的利益趋同,美印不断加强防务关系。两国签署了一系列防务协议,并深化了军事合作。去年11月,印度和美国军队在中印有争议边界附近山区,参加了一次高海拔训练演习。

厉害了,习近平!凭一己之力 促成“统一战线”

 

2022年11月30日,美印在印度北阿坎德邦举行军事演习。

除了美国,澳大利亚、日本、菲律宾和韩国都加强了与印度的经济和国防关系。另外,日本和澳大利亚、日本与菲律宾之间也加强了联系。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还寻求与欧洲建立安全联系,他在1月9日启动对七国集团(G7)中的五个成员国为期一周的旋风式访问。

在法国,他告诉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印太和欧洲的安全不可分割。在英国,他与英国首相苏纳克(Rishi Sunak)共同签署了英日防务协议,允许两国在对方境内部署武装部队。在意大利,他与意大利总理梅洛尼(Giorgia Meloni)达成一致,加强两国经贸和防务等领域的联系。

美国前国防部副助理部长科尔比表示,印太地区的反霸权联盟不是具有侵略性的,而是要让中国理解,如果中国想通过军事行动实现其政治目标是危险的,因为中国将会失败。

厉害了,习近平!凭一己之力 促成“统一战线”

“如果中国不想打仗,就不会有战争。如果中国不想进行军备竞赛,那么它就不需要进行军备竞赛……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可以避免走这条路,那就是中国不使用军事力量来实现政治目标,并减缓这种军事建设。”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丧权辱国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