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国疫苗无效且有毒,中国专家冒死谏言:尽快打疫苗,但不能再用灭活疫苗!

中国正面临新一波大规模疫情高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前首席流行病学家曾光表示,要快马加鞭加强疫苗接种,特别是老人,而第4剂疫苗一定要变换疫苗,不能再用灭活疫苗(中国用语,台湾称“不活化疫苗”)了。

▲曾光强调,中国人第4剂不能再用不活化疫苗。(示意图/资料照)

综合陆媒报导,曾光22日在“2022网易未来大会创新力论坛”以“这波疫情风暴的成因和对策”为主题发表演讲时,作出上述表示。

曾光说:“这次感染风波来得很重,一个特点是给我们普及了自然免疫。现在我们加强疫苗接种要快马加鞭,特别是要对老年人还没被感染的,对医务人员,对和公共接触比较多的人员,要率先进行疫苗接种。”

他强调:“不管是以前打了2针还是3针的人员,都可以开始打第4针了。第4针一定要变换疫苗,不能再用灭活疫苗了。”

曾光解释,现在感染的人大多数都是接种了2剂或3剂的灭活疫苗,即是同源免疫,同源免疫的效果明显不及变换接种另一种技术平台制成的疫苗,如蛋白重组疫苗或腺病毒载体疫苗。特别是现在腺病毒载体疫苗有雾化吸入疫苗,效果很好。

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分析,曾光目前的言论,虽然第4针不提倡用科兴和国药,但实际上是在推动中国另外2型国产疫苗。中共此前报道,中国批准的,除科兴和国药的灭火类外,还有另外2种。一种是腺病毒载体类,为天津康希诺公司生产的5型疫苗;还有1种是重组蛋白疫苗。这两种就是曾光刚推荐的两类。科兴和国药的问题,我们和国际媒体都有不少报道,曾光现在貌似说出再打科兴和国药效果不好,其实还是暗暗推广中国国产其他类型疫苗。

曾光还说,全国疫情还会持续2、3个月,会横跨元旦及春节,当春天来临时全国疫情会好转。

曾光又表示,从公共卫生角度来看,一个传染病传播速度的快慢,取决传染源、传播途径和易感染人群,以及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

现在传染源、传播途径和易感染人群,以及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都发生巨大改变,病例大幅度上升不能归咎于疫情开放,而是综合原因造成。

他说,不要再认为一有病就要到传染病医院隔离,甚至入住ICU(加护病房),这是没必要的,应以预防为主,确保医疗不会挤兑,抢救重症病人为主,才能有效限制疫情。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面对中共3年不做解封的医疗准备而一夜解封,曾光完全不提,而狡辩说不能把大爆发归为突然结束清零。把突然解封而导致的医疗挤兑也推到百姓头上,真是伟光正中共的伟光正御用文人。

中国国产疫苗成效一直被质疑,德国政府发言人赫伯史揣特(Steffen Hebestreit)21日证实,复必泰疫苗正运往中国途中,中共官方已同意先让在中国的德国公民接种,德国正努力将施打范围扩大到其他在中国生活的外国人。

赫伯史揣特说,在中国境内的德国公民约2万人,作为交换条件,在欧洲的中国公民也可接种中国的科兴疫苗。

德国总理萧兹(Olaf Scholz)今年11月初访问北京时,参与生产复必泰疫苗的BioNTech执行长吴沙忻(UğurŞahin)随行出访,当时萧兹已向中国大力推销复必泰疫苗的好处,鼓励中方尽快批准疫苗上市。

中国迄今未批准以mRN技术平台制成的复必泰疫苗大规模在境内使用,“明镜周刊”(Der Spiegel)21日报导,德国总统史坦麦尔(Frank Steinmeier)日前与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时表示可立即运数亿剂疫苗协助抗疫,不过北京没有接受。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三立新闻/阿波罗网

疫苗真有问题?打三针科兴、国药, 确诊生不如死

自中国政府放宽防疫管制后,当地确诊人数暴增,更出现抢药、抢口罩等乱象。一名人在中国的李姓台商表示,自己刚好就在北京政府宣布新政策的当日确诊,但症状极轻,几乎没什么感觉,反观许多当地人,不少都呈现“生不如此”的情况。李先生说,他猜测应是和接种疫苗有关,因为那些症状偏重的中国人全是只打科兴或国药的。真的与疫苗有关吗?对此,中国卫生研究院感染症与疫苗研究所提出专业看法,建议追加剂采混打能提升保护力。

人在中国的李姓台商分享著当地现象,并直言微信圈里呈现“哀鸿遍野”的惨况,许多确诊的中国人都形容自己的症状像十大酷刑、生不如死。

李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看到微信上的状况非常纳闷,因为以自身来说,同样都确诊,但症状只有喉咙痒和轻微拉肚子,几乎是极轻症。后来他进一步观察发现,似乎与接种疫苗有关,因为自己虽接种两剂国药(Sinopharm)COVID-19疫苗,但第三剂是返台选择混打莫德纳,“我发现台湾人,特别是有返台混打的,症状都跟我差不多,比较轻症没什么太大的不舒服,那些哀哀叫的、很痛苦的大陆人,一问全都是打科兴或国药,让我觉得这情形很特别、有趣。”

对于这样的情形,李先生语重心长表示,这显示出,当地的人民成为了“疫苗保护主义的牺牲品。”因为中国政府拒绝进口国外疫苗,让他们自己的人民和防疫只能有一种选择,透过这个实例,让他深刻感受到,“防疫就是科学,主观意志是不能改变和解决问题的。”

对于中国目前的防疫政策和大规模感染,李先生坦言,反而让人松一口气,因为自3月1日开始,做PCR都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换算下来,几乎快做了近百次,无时无刻提心吊胆,但现在封控解除,少了那些担心和恐惧,“我想他们自己也知道,老方法已经行不通了。”

除了李先生,不少当地台商、国际专家,甚至中国人自己,都在质疑中国国产疫苗的安全性与保护效力等。对此,台湾国家卫生研究院感染症与疫苗研究所副研究员级主治医生齐嘉钰表示,就陆续的证据显示,“病毒株所设计的第一代疫苗对预防或是降低COVID-19感染的保护力会随著时间而减弱,而且面对新的变种病毒,保护力下降的情形又更明显。其中灭活疫苗又最令人担心,因为它提供的保护力原本就低于其他类型的疫苗。所以,许多国家已经建议在施打完基础2剂疫苗后需要使用追加剂来提高预防的效果。”

至于保护力部分,齐嘉钰医生分享今年(2022) 4月发表在The Lancet Global Health期刊(柳叶刀全球健康)的研究报告,内容指出,“智利大约400多万的民众在施打2剂灭活病毒的科兴疫苗后,第3剂追加剂继续施打科星疫苗或是改用混打方式接种BNT疫苗或AZ疫苗保护力的差异。结果发现,与3剂都是接种科兴疫苗的人相比,接种2剂科兴疫苗后选择混打的方式可以提供更高的保护力,有效降低新冠病毒的感染、重症以及死亡。”

究竟染疫病况与接种疫苗是否有关呢?专家表示,感染时症状剧烈程度,目前还未有科学证据,但追加剂采用混打,对提升保护力会是更好的选择。(示意图/资料照)

不过齐嘉钰医生也强调,打了3剂疫苗后发生突破性感染时,“症状的剧烈程度”与“疾病的严重程度”不能直接划上等号,简单来说就是,“感染后出现高烧、发烧的天数、喉咙痛的程度等等不一定与恶化变成重症、需要住进加护病房、使用氧气等呈正相关。现在大型研究主要著重在分析打了不同的疫苗后,对『重症』的预防效果,并没有科学的设计去比较感染后『不适症状』的差异。所以,3剂都打灭活的科兴疫苗或是采用混打方式,不幸被感染时症状剧烈程度是不是不一样,还没有科学的证据。”

虽然目前还未有科学证据显示混打是否会让感染后症状比较轻微,但专家表示,混打确实比3剂都打科兴疫苗具有更强的保护力,显著降低被感染、恶化到需要进加护病房或是死亡的风险。因此,齐嘉钰医生就专业建议大家,“除了某些国家因为缺乏疫苗的选择权,只能从一而终施打科兴疫苗,或是某些人因为体质和担心副作用等因素只能接种科兴疫苗外,根据目前的科学证据,追加剂采用混打方式施打不同设计技术的疫苗对提升保护力会是更好的选择。”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谎言欺骗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