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天灭中共是真的!中共特权阶层人员大量死亡; 那些换了年轻人器官的老不死全死了!

中国疫情大爆发,大批享有特殊待遇的中共退休高官、专家学者、各界名人病亡。专家揭示为何享有特殊医疗待遇的人士这次大批病亡,以及中国民众如何在这次汹涌的疫情中平安渡过。

香港街头处处有“天灭中共”标语,来不及遮挡或清洗掉
香港街头处处有“天灭中共”标语,来不及遮挡或清洗掉

 

热搜榜变讣告榜?中共特权阶层人员大量死

热搜榜变“讣告榜”?

据近日在网上热传的中共内部会议纪要显示,中国单日新增感染人数直逼3,700万人,12月1日至20日累计感染达2.48亿人。而许多名人病亡的消息也倍受关注。

中共党媒《光明日报》23日消息显示,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卢强,因病医治无效,于1223日在北京去世,年86岁。

中共党员、中国科学院院士、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家张友尚,因病医治无效,于1223日在上海去世,年97岁。

生态学和森林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李文华,因病医治无效,于1223日去世,年92岁。

中共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龙驭球,因病医治无效,于1222日在北京去世,年96岁。

另外,12月22日,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发布讣告称,该所原所长、中国数量经济学会原理事长汪同三因病于12月22日在北京去世,年74岁。讣告称汪为中共“优秀党员”。

微博账号“国策智库”12月23日发文表示,3天12名人去世!热搜榜变“讣告榜”?

他说,这两天看新闻,心里有点五味杂陈。别的不说,我们就看看12月22日的百度“热搜榜”吧。三十条热搜,知名人物离世的,竟然占了五条!同时了解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两所最知名大学教授相继离世了33人。

(网路截图)

专家揭示中共高官在疫情中大批病亡的“秘密”

公开信息显示,也有许多离退休的中共高官病亡,包括:中共江西省政协原主席朱治宏;曾任中共大将粟裕秘书的国防大学离休干部鞠开;原中共国家体委副主任刘吉;中国电影资料馆原馆长陈景亮;原中共四川维尼纶厂党校书记、享受按副省(部)长级医疗费待遇离休干部赵晋山;中共四川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刁金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司令员刘双全……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先生12月23日对大纪元表示,人的健康是和心情、心理状态,甚至和人的道德相吻合的。有人是利他主义者,总是做好事,免疫力会得到提高。

他说,很多中共的骨干多年来一直帮中共干坏事,他们在抵抗疾病方面,可能长期用他人的生命来维持,比如说靠器官移植。

“老年人死亡很多是因为器官衰竭,他就老换新鲜的、老换年轻人的器官延长(寿命),所以中国的高官,或者体制内的利益集团的人,寿命都特别长,但实际上他是经不起折腾的。一到病毒来的时候,他们就不行了。”

12月19日,自由亚洲电台刊出对一名北京政法系统官员的采访报导。这名官员表示,早在10月份中共二十大期间,北京的各大医院内感染就已非常严重,到本月初已经完全失控,但这一切都被官方严密封锁。

该官员表示,北京医疗系统早已超过了它的承载能力,许多高级别的退休官员都得不到有效治疗。据他所知,至少六名厅级以上的退休官员在医院里因耽误治疗死亡。

横河对大纪元分析说,这名官员的意思是:北京有很多退休高级官员就是因为这次隐瞒疫情导致了死亡。这本来讲不过去的,但细想下,问题在于:这些人享用了过多的医疗资源,长期以来住在医院里面,就像疗养院一样。但他们享受到的这些特权,后来变成了他们死亡的原因。

横河说,因为当时疫情在北京各大医院里面已经爆发,当局为了不让社会上引起波动,让这些人在医院里不准出不准进,在医院里面享受特权的这些中共高官就全都染疫了。

“冥冥之中是有正义的。你坏事做多了就有报应,表面上可能是一些偶然的因素引起的,但是你仔细想想,它是有一些因果关系的。”他说。

现任高官染疫情况靠猜?分析:中共权力不合法产生不透明

中共现任高官的染疫和死亡情况一直没有任何发布。

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12月15日至16日在北京召开后,香港媒体《明报》20日据央视画面盘点发现,许多高官都缺席了这一重要会议,认为不排除是染疫或其它身体原因。

报导列出了缺席者,包括两名军委副主席张又侠、何卫东;国家监委主任杨晓渡、原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国务委员赵克志;现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纪委第一副书记刘金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国务院常务副秘书长丁学东、中组部常务副部长姜信治、中联部部长刘建超、国台办主任刘结一、中央编制办主任李小新、民政部长唐登杰、农业农村部长唐仁健、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应急管理部长王祥喜等等;中共人大副委员长也无一人出席。

大纪元无法确认上述高官是否染疫。

时事评论员钟原23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政权不合法、领导人掌控权力不合法,必然产生不透明的问题。一旦出现异常情况,马上就会担心局面失控甚至倒台。中共自称党管一切,但遇到目前的情况,一切都可能管不了,包括平时那些献媚的人。所以对于官员染疫的负面信息会尽量隐瞒。

中共政策造成恶果 大疫中如何保全生命?

过去三年,中共将属于人民的几乎所有资源,都投入到集中营式封控运动中,并没有多少资源用于改善公共卫生体制上。在防疫政策大松绑前后,疫情突然爆发,医疗资源不足,因为缺药少药,眼见死亡暴增,中国大陆民众人心惶惶。

横河表示,这个危机和困境是中共造成的,全世界都没有这种情况,中共一系列的政策造成了这种后果。

横河说,应对疫情,从医学上看有各种各样的办法,但是人们最终发现,个人可能是无能为力的。“你没有医疗资源怎么办呢?有人说连花清瘟胶囊有用,有的说没有用,有的说降热药有用,各种各样的说法很多。”

“现在最重要的,从整体上来看,就是要抛弃中共。只有抛弃中共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横河说,经历这一次劫难,如果人们能够认识到中共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原因的话,才是一个最好的解决之道。

据公开信息,这次疫情中已死亡的绝大部分是中共党员,或者是“忠诚”追随中共的人。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普世价值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