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泽连斯基掐住普京脖子不松手,发誓将收回所有被俄罗斯侵占领土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华尔街日报》周五刊登的一篇专访中,再次强调了除非收复俄罗斯所占领土,否则绝不能与俄罗斯达成停火协议的立场。

他说,在这种情况下停火,只会让莫斯科有机会获得暂时喘息的机会,并重整军队、补充军备再发动进攻,从而使这场战争继续拖延下去。

在专访中,泽连斯基指出,乌克兰坚持认为,首先必须解放所有领土,然后才可以在谈判桌上和俄罗斯讨论今后数百年的彼此相处之道。

这不是基辅首次阐述这一立场,也并非泽连斯基的个人观点,自俄乌“伊斯坦布尔共识”被搁置后,将解放所有被占领土当成与俄罗斯重启谈判并达成停火协议的前提,成为乌克兰当局的坚定主张。

这一主张的重要背景是,随着俄乌战争的持续进行,一些国家推动交战双方开展和平谈判,甚至认为乌克兰应以领土换和平的观点,开始出现一些市场,基辅的西方支持者内部也出现一些声音,对战争持久化加剧能源、粮食安全和经济危机的担忧加深,少数欧盟大国可能还存在一些地缘政治考量,因此鼓励基辅让步,和莫斯科重启谈判。

泽连斯基代表乌克兰政府阐述的绝不能冻结与俄联邦的冲突以使莫斯科获得喘息之机立场,与俄罗斯稍早前更积极地寻求和平谈判的努力,形成鲜明对比,体现了双方在战争中的战略态势的转变。

这也说明,在战争进行五个月后,如何终结战争以及如何善后,克里姆林宫已无法按照自身意愿进行,基辅和西方掌握了战略主动权。

西方内部虽然不是铁板一块,但超级大国有关任何谈判和协议都必须在乌方参与下进行或达成的观点,占据了主导地位,由此意味着,除非泽连斯基当局点头,西方不会与莫斯科单独媾和。

球在基辅那儿,它要打下去,直到收复领土为止,战争就会继续进行下去。至关重要的是,超级大国和西方的保证的潜台词是,只要俄乌战争持续下去,它们的全面持久支持就不会中断。

在美国的大棋局,以及伦敦、波兰还有波罗的海国家的地缘政治观点中,俄乌战争以有利于莫斯科的结果结束或者使莫斯科获得喘息之机,同样不符合其战略利益。因此,在这一问题上,华盛顿不缺乏盟友。

在此情况下,莫斯科不想打也得打下去,假如它不准备对基辅作出重大让步和妥协的话。正因如此,普京当局加强了外交攻势,接连进行两次出访,尤其是最近陪着小心访问昔日的小伙伴伊朗,并在尴尬的等待中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举行会晤,做两手打算,一面寻求伊朗对其战争的支持,一面希望埃尔多安在西方内部斡旋,并推动与基辅重启谈判,以寻求战争的“最不坏”结果。

尽管克里姆林宫及其御用发言人们依然嘴硬,但西方的制裁、限制和孤立极限施压已经产生一些效果,勒紧了克里姆林宫的脖子,而且必将继续加深、加强,同时受到西方持续武装的乌克兰的作战能力得到显著提升,而莫斯科自身却几乎难以得到任何战略级别的外援,长此消耗下去,终有一天吃不消、顶不住。

莫斯科内外战略处境的急剧恶化源于克里姆林宫的战略误判,导致“三个想不到”,并作出错误决策,从而使俄罗斯面临自独立以来前所未有的国家危机。

关注俄乌战争局势者,对普京决策过程中的关键节点应记忆犹新。在2月21日的联邦安全会议临时扩大会议上,普京有关对乌东地区自行宣布独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进行外交承认的决定事实上并未得到全面支持,突出表现在普京的长期盟友、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局长纳雷什金的态度在总统的逼问下从含糊不清转变成不得不以肯定的语气表达支持上。

在参会的幕僚中,像纳雷什金这样的并非孤立,不少参会者都跟他的情况类似,在总统的严厉要求下,采取了附和的立场。

而包括纳雷什金在内的事实反对者,显然比普京更了解真实情况,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乌克兰,以及西方态度方面的,因此在俄乌战争事态中,表现出了先见之明。

正如英国国防参谋长拉达金数日前所说的,普京在国内成功地建立了等级制度,俄高层没有任何人能够挑战他,与此同时,当然也不能提出有效的反对意见。

这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有利于总统集权,提高行政效率,一方面在决定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也缺乏足以制约总统决策的力量,从而使政权自身失去了“保险阀”的功能。

不仅在行政系统内部如此,在普京长期执政及相关举措影响下,在俄罗斯政坛中的立法、司法机构,在俄罗斯社会媒体、公众舆论层面,没有任何地方任何人可以对总统的决定产生影响,绝大多数人更多地习惯于服从和听命行事。

这种状况在和平时期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但是一旦出现俄乌战争这样对俄罗斯的前途命运产生致命影响的事态,那么后果可能是毁灭性的。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