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为何再无能力全面打黑?也再无能力全面铲除腐败!

最近一段时间,霸屏的一个热点就是唐山多名男子殴打四名女子事件。从视频中和随后曝出的消息看,打人者手段残忍,非常老道,一看就是惯犯。事实也的确这样,至少有四人都曾非法拘禁过他人,但却一直逍遥法外。不仅如此,嚣张的他们对于自己的恶行并不以为然,反而还在事后发视频威胁曝光者。后来发现,唐山当地公安局副局长在打人店内亲自指挥打人。即使在别的省审理该案,法医被威胁被收买中纪委派往河北省的河北省副省长被和社会杀掉。黑社会这么猖獗,是习近平支持黑社会?还是习近平无能力控制社会?

 

 

是谁给了他们底气?一个被曝光的电话表明,这样的事在唐山根本就不是个事,打人者也没当回事,事后还在市里溜达。因为唐山矿产资源丰富,还是个港口城市,经济比较发达(注:唐山是整个河北省经济实力最强劲的地级市),所以产生了许多暴发户,这些暴发户手中都有自己的打手,前几天还捅死一个人也没上热搜。

可以印证此话不虚的是,在公安部下令、中共官媒和中纪委“高度重视”,并要严查严惩后,几天里就有十几个唐山人实名举报黑社会和警方人员。这说明这样的暴力事件在唐山真的是屡见不鲜,受害者不少。至于烧烤店那几名打人男子应只是某些人手下的喽罗,而他们有恃无恐的底气就是他们的黑老大有官家撑腰。

让人纳罕的是,官方资料显示,中共自2018年1月发起“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截至2020年4月底,全国共打掉涉黑组织3120个,涉恶犯罪集团9888个,刑拘犯罪嫌疑人388442人,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67190人。以河北为例,石家庄、唐山、衡水均打掉了颇具势力、影响非常坏的涉黑组织。取得了如此战果的中共还在2021年3月29日,在北京召开了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总结表彰大会。

照理说,这应该足以威慑那些没被打掉的黑社会组织吧。中共当局应该轻松下来了吧。然而,2021年中共公安部却继续展开扫黑行动,又打掉了黑社会性质组织190余个、恶势力犯罪集团108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7万名,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9万起,累计抓获涉黑恶目标在逃人员618名。

2022年1月和6月8日,中共公安部两次召开会议,继续“深入推进常态化扫黑除恶斗争”,并称要以此迎接中共二十大。就在唐山打人事件发生前两天的会议上,承认扫黑除恶是长期的复杂的,要“贯彻《反有组织犯罪法》”,“始终把打击矛头对准各类突出黑恶犯罪”,重拳打击“沙霸”“矿霸”,深挖幕后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等等。

从中共公安部的会议内容看,就可以明白为何唐山警方的关于打人事件的录像被精准放出,为何逮捕打人者的命令来自公安部,为何要派中央督导组,为何各大官媒、名人配合发声。一句话,唐山在此事发生后被选中,黑恶势力和背后的保护伞成为打击目标。这也意味着,打人者被重判的可能性非常大,其背后的保护伞也会被揪出几个,唐山乃至河北的官场会发生一定级别的地震。

至于被选中的原因,或与习近平要求的政治安全有关,即在二十大前扫清北京周边地区的不确定因素,防止黑势力做大;或是为清剿政治对手势力;或是为利益重新分配。

然而,唐山黑势力业已存在三十多年,一波被清除,一波又起,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不妨先从三十多年前说起。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很多知青返城,20多岁的他们因为找不到工作或者无心工作被开除,整体无所事事,就拉帮结伙,主要欺负一些弱势人群获取利益。因为他们每人背包里都装着一把锋利的菜刀,所以被称为唐山“菜刀队”。

1983年,唐山市居然出现了六支横行无忌、无恶不作,欺男霸女、当街抢劫甚至杀人的“菜刀队”。一时间,唐山人心惶惶,谈之色变,普通百姓都害怕单独外出,尤其是女性和儿童。每天晚上,只要是一进自家门,门就立即紧闭,整个社会的治安遭到严重破坏。地方警力有限,也无能为力。

后来,河北省的“菜刀队”已不仅满足于当地的发展,他们逐渐开始四处出击,远征华北地区、东北地区的次数也愈来愈多。在一次北戴河的大规模械斗时,双方彼此共出动700多人,最后造成8人死亡,30多人受伤。“菜刀队”的名头也越来越响亮。

导致“菜刀队”覆灭的是他们抢劫了援建车辆,砍伤了一名军人,甚至还拦住了一个前往北戴河疗养的中共中央领导的车队,索要过路费,即便车队有警车开道。随后,北京当局成立严打总指挥部,几十万军人被编入武警部队。军人转成的武警进驻唐山,将600多名“菜刀队”成员抓捕,50多人被枪决。

八十年代唐山的黑势力被消灭后,唐山的治安好转,但到了九十年代末和2000年后,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唐山出现了新的黑势力,他们大多有官员充当保护伞。2005年天涯有个帖子,列出了唐山的有钱人董四、大宝、二宝、大锁、二锁……并说“这些人都不好惹”。

网上还有文章提到唐山的一段顺口溜:“顺利贷款买宾利,宏文竟想买飞机。皇室建筑申氏起,春兴家族利润底。要问汇源谁能及,气包无代品味居。回民之中谁提气,华云三宝跟你比。荣义耍浑手段低,煤矿从东抢到西。滦河小东坐的稳,倪家蓝贝争第一。还有一人更牛逼,东良敢把老江欺。集川老江还可以,家族企业谁能及。董事家业成大气,警察队伍熊第一。旷世霸业谁敢议,惟有曙光大哥级。”里边提到的都是唐山的“豪强”,而他们的背景都不简单。

比如三宝杨树宽曾是唐山华云集团老板、政协委员,控制当地镇暴站,拥有大量枪支,曾开装甲车上街。他的两辆法拉利车牌分别是冀B88889和冀B99998。杨非常嚣张,曾看中了一座铁矿,矿主根本不想卖,于是他直接上门“讨要”,逼迫矿主谈判。谈下来1200万转让,但杨树宽最后又反悔,说只给700万。矿主不肯,杨树宽就冲进矿主家里,在对着天花板开了五枪后,矿主签了转让协议。他还曾将两名警察打成重伤。

杨树宽的保护伞都在他的集团里。集团里所谓的老总、董事,很多都是退休在家的老领导或者老领导的亲戚。他们被聘入华云集团,什么也不用干,只需要当杨联系保护伞的联络人,因为贪认识很多有权势的官员。这就是杨树宽有恃无恐的底气。

2007年,杨树宽被抓获,罪名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犯罪,被判了无期。但是,一个杨树宽倒下了,唐山还有许多“豪强”在,亦有新的土豪崛起,而他们背后保护伞的模式很多与杨树宽相同,他们的嚣张也不逊于杨。这也是为什么前面唐山人说了烧烤店男子打人事件根本不算啥事,找人花钱摆平就完了。

所以,唐山黑势力,或者说全国很多地方黑势力屡禁不绝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这些地方黑势力与中共官员结成了利益共同体,一个利益共同体被消灭,只意味着其它利益共同体的蛋糕扩大,当局根本无法将所有利益共同体消灭,因为其间的关系网盘根错节,一旦扯出全部,必将动摇其根本。

说白了,中共本身就是一个黑帮组织,就是一个黑社会,就是靠以黑治黑治国。中共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官员,都与不同势力组成了不同的利益共同体,最为典型的就是江泽民、曾庆红家族。当然,为了政治需要和权力斗争,中共会打击一些利益共同体,消灭一些黑势力,如此次在唐山的扫黑行动,但却根本无力全面和彻底清除,这也就是北京当局不断反腐、不断扫黑却依旧屡禁不绝的深层原因。简言之,腐败的土壤不更换,类似徐州女和唐山女的惨剧一定会再发生。

 

章天亮: 唐山暴徒果然有背景 习近平为何再无可能全面打黑

唐山打人事件曝出了更多的内幕,打人者果然是有背景的。这种暴力行为在国内如此猖獗,为什么中共现在再也没有可能继续系统的打黑?习近平为何无能为力?

自媒体时政分析评论人士章天亮教授,在《天亮时分》【政论天下】节目里做出了他的分析。

唐山打人者的黑社会背景

唐山打人事件更多角度的监控视频显示,那个男人去调戏白衣女子,而且先动手去打白衣女子,白衣女子开始反抗。另一个照片显示,参与打人的人袖口有警察的标志,不知道是现役的警察还是退役的警察。随后就传出说,唐山打人案件已经被人用60万人民币摆平了,美其名曰就是双方达成了和解。

实际上我觉得,他们有可能是用钱,同时用恐吓的方法让女方家属来合作。

根据中共媒体观察网引述《潇湘晨报》的消息,唐山围殴事件持续发酵,打人的人有的已经被抓,但有很多人出逃。出逃的人坐的是奔驰迈巴赫,尾号是7777。

无锡公安局的一个通报说,根据公安部刑事中心通报,6月10号凌晨2时许,在河北唐山发生烧烤店打人事件,两名主犯已经被刑事拘留,其他嫌犯正在全力抓捕,其中有一个涉案车辆:苏MA7777,于10号21点18分在山东东营海港开发区出现,沿G25高速公路进入江苏省连云港。下面列出四个人的名字和身份证,并希望各单位全力做好布控工作。

唐山打人案被打的少女

迈巴赫是属于奔驰S级的车,是奔驰里的豪华车。该车的裸车在中国大陆的售价大概在140万~210万之间,一般人买这种车会加各种各样的升级,所以肯定非常非常地贵。加上牌照号码是7777,说明涉案人员的来头绝对是非常大。甚至有可能跟公安警察之间直接有勾结。可能就是因为来头很大,他们才觉得,天下女子应该尽他们调戏和污辱,才会觉得打人没事,才会一言不合就动手,而且如此凶狠。这样的人完全属于黑社会。

唐山黑帮头子
唐山黑帮头子

中共已将打黑除恶变成政治工具

有一条消息说,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要求在2022年“进行常态化的扫黑除恶,为20大献礼”。

大家可能觉得很有意思,中共想把扫黑变成常态化,目的并不是为了保护民众安全,而是为了向20大献礼。所以扫黑除恶变成了一个政治行动。大概率我觉得,它并不是为了扫黑除恶,而是借扫黑除恶为名,或者什么扫黄打非为名,去把那些异议人士抓捕起来,把他们当成黑社会来处理。

大家可能都记得,邓小平在1983年曾经搞过“严打”,当时小偷小摸也好,调戏妇女也好,统统枪毙。当时那次“严打”确实是做得很过头,但是也确实打掉了很多犯罪分子。

但是时至今日,时间过去40年,中共已经不可能再搞什么打黑除恶了,打黑除恶已经变成了中共“反腐”一样,只是一个清除异己的工具而已。

大家还记得1989年“六四”屠杀,当时举国上下的人都是痛恨腐败的。我们从中共对腐败的态度,和民众对腐败的态度,就可以推导出来,中共对黑社会到底是什么态度。

在“8964”屠杀事件发生之前,中国人还是很痛恨腐败的,还是愿意为反腐败承担个人责任,也就是说,当出现腐败分子的时候,中国人愿意站出来为这个事情做一点什么,挺身而出。所以在“六四”之前,就有上百万人上街大游行,当时最凝聚民心的一个口号就是“反官倒,反腐败”。

当时的中国人对很多政治问题还没有思考得那么深刻,没有意识到腐败是中共的制度问题,反而把反腐败作为中共改良的一种途径,就是把反腐败的希望寄托在中共的改良上。

“六四”后,中共和腐败已形成和谐的共生关系;腐败和黑社会也形成了一种共生关系

但是“六四”开枪之后,腐败分子们等于得到了中共坦克和机枪的保护,因为能够让他们有机会腐败的制度被坦克和机枪保护下来了,既然这个腐败的制度被坦克跟机枪保护下来,当然就会不断地滋生出腐败分子。所以“六四”之后,可以想象一下,反腐还能够再有什么效果呢?要反腐的人都被中共开枪镇压了,当然腐败分子就觉得高枕无忧了嘛。

所以从“六四”之后,腐败就变成了中共制度性的腐败,就不再是个人的腐败了。换句话说,腐败和中共已经形成了一种完美的共生关系,谁也离不开谁。因为中共需要官僚的支持,方法就是让他们腐败,通过腐败来收买官僚们的忠心;而腐败官员需要中共的制度来保护他们,因为中共一垮,他们这些人都得进监狱,他们就维护中共。所以中共和腐败之间已经形成了非常和谐的共生关系。

这个时候我们必须看到,人心已经冷了。请问现在的中国人,还有几个人对反腐败有信心?还有几个人愿意为了反腐败而上街去游行呢?就是“六四”之前当时百万人上街游行“反官倒,反腐败”的事情,在中国再也不会出现了,因为反腐已经没有这样的凝聚力和号召力了。在民心上大家已经冷了。

即使很多中国人痛恨腐败,他也是“羡慕妒忌恨”中的那个“恨”,就是羡慕妒忌之余的“恨”,而这种“恨”更多的是痛恨自己没有在体制中爬上去,没有达到能够腐败的程度,或者没有获得腐败的机会。

其实我们讲这个事情是想说,理解了腐败问题,就能够理解中国现在的黑社会问题。腐败分子需要的保护,不仅仅是来自于体制内,也是需要来自于体制外的。

很多腐败分子有些事情是不方便在体制内做的。比如房地产开发,一定会滋生出很多的腐败,但是强拆这个事,有的时候是需要黑社会出面的,也就是腐败和黑社会也形成一种共生的关系。而且腐败分子要享乐,他们需要去高档的酒楼,他们需要去洗头房、需要去赌场。那么这个时候,就必须得有这样所谓的娱乐场所,而娱乐场所只有交给黑社会经营,他们才放心。

一般的赌场、洗头房等这种地方,你如果没有黑社会背景,你没有跟当地的警察勾结,你这个场馆就开不下去,很快就会被警察查了。

我刚才讲的强制拆迁,或者开黑社会支持的赌场、妓院也好,这种地方如果没有中共体制内的腐败官员和体制外的黑社会官员的勾结,是不可能的。而类似的勾结其实是不胜枚举的。

所以在中共的治下,如果你不能黑白两道通吃,就很难在体制中爬到高位,地方上小本经营的生意人,需要给黑社会交保护费,黑社会需要给中共的官员们交保护费,因为中共是一个更大的黑社会嘛。

中共治下,打击黑社会和腐败分子已变成完全不可能的任务

到了这个程度,其实打击真正的黑社会,就跟打击真正的腐败分子是一样的,已经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可能的任务。中共因为腐败,已经结成了一个盘根错节的网,地方政府需要警察维稳,警察需要吃黑社会震住地方,并且谋求警察自己的利益,所以地方政府是不可能按照习近平的命令去打击黑社会的,他们一定会保护黑社会,一定会给黑社会通风报信。

这就是为什么全国几十亿次的点击和关注也无法救出“铁链女”。因为腐败成了共产党最大的凝聚力,包括把黑社会跟共产党都团结到一起。所以到了这个程度,其实人心已经冷了。

在一个没有公益的地方也就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地方,你跟一个黑社会分子发生了冲突,几乎就等于动了盘根错节的腐败网。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连一个绑架和虐待“铁链女”的社会最基层的人渣都搞不定,就是因为习近平哪怕要搞定这一个人渣,都是在跟整个中共的黑社会体制在作对。

所以事态发展到今天,唯一可能黑社会落马的那就是权力斗争,就像重庆司法局的局长文强。像文强这种人,他能够在重庆政法界做到这么高的官员,一定是干了很多坏事,你不干坏事,你不交投名状,你爬不到那儿去。他一定是贪污了很多钱,睡了很多女人,包括女明星。他自己都交代睡了很多女明星。

但是他的死,跟这一切完全无关。他被处死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他得罪了薄熙来,因为薄熙来想控制整个重庆的政法系统,这就等于动了现在政法系统这些人的奶酪了,这些人要反抗怎么办?薄熙来就需要有他自己的一套政法系统,所以他把王立军从异地调到重庆,然后开始在重庆所谓的打黑除恶,最后就把文强当作黑社会给干掉了,把整个重庆的政法系统清理了。

所以文强的死,并不是因为他是黑社会,而是因为他遇到了一个更大的黑社会,就是薄熙来。

总而言之,事情发展到今天,黑社会的蔓延跟腐败的蔓延是一样的,是完全不可收拾的,完全是中共的制度造成的,而中共本身就是一个黑社会。

我经常讲这话,可能说了不止10年了,我说,中共是一个带有邪教性质的黑社会犯罪集团。

10年前大家听我说这话,你可能说我是反贼,是恨我党,但是今天你再回头看看我说了十几年的话,一个带有邪教性质的黑社会犯罪集团,这完全是一种事实性的陈述。

通过唐山打人这个事,和搞什么“常态化打黑除恶,为20大献礼”,我就产生这样一种想法: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共产党跟腐败分子跟黑社会完全是一体的了。

这种事件其实都是中共这个体制惯出来的,如果有一个人因为这个受到严厉惩罚,那么他就会警示很多人不敢再做同样的事情;如果有一个人不受惩罚,也会鼓励很多人去做同样的事情。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