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李克强的国务院系统要通过核酸腐败向习近平动态清零开炮了!

最近看到国内网站发布的三条消息,很重要;把这三条消息连起来看,很有意思。

上海封城
核酸检测

第一条是越南通讯社消息,越南卫生部长和前科技部长因卷入核酸检测腐败案,被开除党籍、免去公职。

第二条消息是,国务院所属四部委——国家医疗保障局、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以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关于开展2022年度医疗保障基金飞行检查工作的通知》。通知说,除了例行项目检查外,将重点检查在核酸检测和抗原检测费用的违规收取情形。检查时间追溯到2020年1月1日以来,也就是倒查两年半,到新冠病毒疫情发生初期。

第三条消息是,《经济观察报》推出河南核酸亭调查的深度报道。河南是中国第一个大规模购买核酸筛查亭的省;采购流程不透明、高价批发等乱象突出,而且常规筛查掏空了社区医院等医疗机构的人力资源,影响了普通人的日常就医。 说明一句,现任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是习近平的亲信。

北京核酸检测
北京核酸检测

中国政府推行动态清零的抗疫方针,造出了核酸检测巨兽,其中必然会有官商勾结,牟取暴利。现在看来,是要下手调查惩治了。

5月2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召开十万人大会,力言要保经济大盘。诚然,召开这样的大会必须有习近平的首肯,但开这个会的主意想必是出自李克强,而习近平本人未必乐意。道理很简单,如果习近平自己也愿意开这个会,以他的脾气,一定会“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哪容李克强出这个头呢?但是既然习近平本人不乐意,他为什么又允许李克强开这个会呢?这应是李克强的主意赢得了几个政治局常委的赞同,所以习近平不高兴也不能不允许。

乍一看去,李克强和习近平一样,都是说既要这样也要那样,都是说既要坚持动态清零又要力保经济发展。但是,两人的侧重点是不一样的。习近平强调动态清零第一,李克强强调经济发展第一。李克强在讲话中并没有明确批评动态清零,但是他在谈到经济下行的严峻形势时,特地讲到“3月份尤其是4月份以来”这个时间段,也就是上海封城这个时间段。这实际上就是暗示,动态清零是导致经济下行的原因,因此也暗含着对习近平清零政策的批评。

专家们普遍认为,新冠病毒到了奥米克戎阶段,动态清零也清不了零,人类不得不学会和病毒共存。这就需要通过推广接种有效疫苗,加强国人的免疫能力,使生活恢复常态,使经济走上正轨,而不是一味的清零。越南本来也是搞动态清零,后来发现奥米克戎无法清零,于是断然改变策略,大力推进此前忽视的疫苗接种。与中国不同,越南采取务实做法,也使用西方的信使核糖核酸疫苗。与此相应,越南已经取消了几乎所有防疫限制措施,出现了经济恢复与增长的良好势头。

中国现在的问题是,中国也在大力提高疫苗的接种率,但迄今为止,中国仍然拒绝使用早已被证明是更有效力的、西方的信使核糖核酸疫苗;本土研发的信使核糖核酸疫苗又因为还没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批准,而派不上用场。中国仍在坚持使用国产的灭活疫苗,这中间既有习近平坚持自力更生的狭隘理念,必定也有相关公司和政府官员的利益勾兑。

在5月25日十万人大会结束后,中国国务院又采取了一系列后续动作:一方面派出巡视组到一线督战,另一方面又发文件,检查两年多来在疫苗产业链与核酸检测产业链上的腐败问题。这对于习近平一味坚持的动态清零,必将产生巨大的冲击。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1 Comment

  1. aa15732212386aa@qq.com

    “三藩之乱”,他只是从犯,为何下场却最惨?凌迟后被人分肉祭墓

    喵喵都市
    06-05 10:16:54
    作为“三藩”之一的靖南王耿精忠,袭承了家族世袭爵位的他本应有着很好的前途与结局。但是伴随着“三藩之乱”的爆发,耿精忠积极相应吴三桂,并且在福建发动叛乱。

    然而在清军的持续打击下,自知不敌的耿精忠选择重新投降清朝,并且在此之后不仅是对抗盘踞在广东的尚之信,还是抵御台湾郑氏集团的进攻,也立下了重要的功劳。

    然而尽管如此,在康熙皇帝彻底平定“三藩之乱”后,耿精忠的生命也就此走到的终点,并且是被康熙以极为残忍的凌迟处死的方式处决。


    耿精忠像

    耿精忠,一位标准的“官三代”,同时也是一位“降三代”。

    说到康熙朝“三藩”之一的靖南王耿精忠,那就不得不提耿精忠的祖父,初代靖南王耿仲明。

    耿仲明曾经是明朝东江镇总兵毛文龙的部将,深得毛文龙的赏识与重用,而他在毛文龙帐下也有一个“毛”姓的名字,“毛有杰”。当然,另外两位与他齐名的“背明降清”的将领,孔有德和尚可喜这个时候也是毛文龙的部将,他们分别叫做“毛永诗”和“毛永喜”。

    后金天聪二年(1628年),时任蓟辽督师的袁崇焕“计斩毛文龙”,但是袁崇焕并没有非常妥善的处理后事,也没有对东江镇进行有效的安抚和安置,最终导致了东江镇动乱不止,为此后一系列严重的事态发展埋下了伏笔。

    这其中,影响力最大,同时破坏力也最为严重的,便是“吴桥兵变”了。

    后金天聪五年(1631年),“大凌河之战”爆发,皇太极率兵将祖大寿镇守的大凌河城团团包围。接到朝廷的旨意后,登莱巡抚孙元化急令已经归顺其麾下的孔有德率军北上支援祖大寿。


    孔有德像

    然而,孔有德军队的后勤寄养出了问题。随后,孔有德的手下因为一只鸡与朝中要臣王象春结怨,进而开始受到了各方的排挤与打压。在这样的情况下,孔有德在部将的劝说下,在吴桥发动兵变,带兵重新杀回山东,并且以耿仲明做为内应,夺下了登州。

    之后在以孔有德、耿仲明等为首的一众辽东旧将的带领下,开始武装割据并且与明朝进行了激烈的武装对抗,由于明朝这面组织平叛不利,致使整个山东半岛被孔有德等人统领的叛军折腾一片糜烂。

    直到明军在祖大寿的兄弟祖大弼,戴罪立功的吴襄、吴三桂父子,以及刘良佐、刘泽清等人的领导下,重新集结兵力进行镇压,这才将叛军的势头控制住,并且其围困在登州一代,同时打退了叛军的数次突围。

    最终,眼看从路上突围无望,孔有德和耿仲明等人选择从海上出逃,带领着兵马和家眷横渡渤海湾,最终在鸭绿江口,向后金剃发称臣,并于后金天聪七年(1633年),正式投降了后金。

    当皇太极得知孔有德等人率众投降后是兴奋异常,不仅出城十里相迎,更是让孔有德、耿仲明自领所辖兵马,并赐名“天佑兵”。后金天聪八年(1634年),尚可喜也在选择投降了后金,皇太极同样对尚可喜的到来予以了热烈欢迎,并将其军队赐名为“天助兵”。


    “吴桥兵变”以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的投降后金而宣告终结,而这也成为影响明朝与后金之间实力对比的一次非常重大的事件。

    明朝这面在整个“吴桥兵变”的过程中,损失巨大,山东半岛的百姓更是经历了一次巨大的浩劫。而后金这面不仅收获了兵员的补充,同时还带来了后金急缺的火器与航海等技术,明朝在这些领域的垄断就此打破,军事装备层面上的优势变得荡然无存。

    崇德元年(1636年),皇太极正式改元称帝,建立大清王朝,并将这三人册封为王,其中孔有德为恭顺王,尚可喜为智顺王、耿仲明为怀顺王。至此“三顺王”正式诞生,而在顺治皇帝时期,这三人的头衔也变为了定南王、平南王和靖南王。


    三位“异姓王”以及其统领的部众,在明末辽东战场,以及清军入关,南下追击李自成、攻灭张献忠、荡平南明小朝廷的过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然而,如此功勋卓著的靖南王耿仲明,却是以畏罪自尽的惨淡结局收场。

    清朝朝廷,自努尔哈赤时期开始,就对“逃人”有着非常严苛的制约和惩治措施,特别是在清朝入关后,摄政王多尔衮专门颁布了“逃人法”,以对“逃人”的行为进行限制,同时参与其中的人进行残酷的惩罚。

    耿仲明却意外触动了这根“红线”。


    顺治六年(1649年),刑部官员上奏耿仲明的部下梅勒章京陈绍宗等放纵自己的部下私自藏匿逃人,应该治罪。此事引得了朝廷的高度重视,当时主持朝政的多尔衮亲自询问耿仲明此事,令其惶恐不已。

    最终,经过耿仲明和朝廷官员的彻查,耿仲明所部有三百余名部众私自藏匿逃人,严重违反了“逃人法”,朝中不少官员要求严惩这些将士的同时,也应该将耿仲明削爵处置。

    多尔衮还是看在耿仲明的卓著功勋的份上,想要对其宽大处理,只不过消息还没有传到前线,耿仲明已经畏罪自尽了。

    耿仲明死后,他的儿子耿继茂袭承了靖南王的爵位,并且继续跟随清军平定南方的各种反抗势力,并且不断立下战功,算是帮助自己弥补并且洗刷了父亲耿仲明的罪名。也是在耿继茂时期,耿家从驻守四川改为驻守福建,对抗盘踞在福建地区的郑氏集团。


    凭借耿仲明和耿继茂的功勋,耿家的后辈们也获得了清朝朝廷的器重与封赏,当然,也如同让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迎娶建宁公主一样,耿继茂的三个儿子,也分别迎娶了宗室女儿,以此实现与耿家的政治联姻,同时将其扣为了“人质”。

    其中,耿继茂的长子耿精忠,迎娶肃亲王豪格的女儿,被封为和硕额附;次子耿昭忠,迎娶贝子苏布图的女儿,被封为多罗额驸;三子耿聚忠,迎娶安亲王岳乐之女和硕柔嘉公主为妻。

    康熙十年(1671年),耿继茂去世,由其长子耿精忠袭承了其靖南王的爵位,同时也接下了耿家世守福建的职责。


    三藩之乱形势图(图源网络)

    “三藩之乱”爆发,耿精忠率先响应,但却也是最先投降的。

    康熙十二年(1673年),镇守广东的平南王尚可喜自请撤藩,其本人也希望就此急流勇退,回辽东养老。得到消息的平西王吴三桂和靖南王耿精忠则也抱着试探性的态度,向康熙皇帝上疏请求撤藩。

    而此时有些“年少轻狂”的康熙皇帝,真就同意了“三藩”的撤藩请求,并着手开始了撤藩事宜。

    此举极大的刺激了吴三桂,于是在康熙十二年(1673年)十一月吴三桂在云南起兵叛乱,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吴三桂先是兵不血刃的占领了贵州,随后又快速占领了湖南、湖北等地,与清军是隔江对峙。


    吴三桂剧照

    听闻吴三桂起义的消息,耿精忠率先响应,于康熙十三年(1674年)发动叛乱,并且联合盘踞在台湾的郑经,海陆并进,向浙江、江西等地发动进攻。

    此时的康熙皇帝面对的敌人太多了,南边是吴三桂的叛军,西北是吴三桂的旧部王辅臣在陕甘起兵反清,并且占据了四川部分地区,北边的察哈尔蒙古亲王也开始造反,加上东南方向的耿精忠和郑氏集团,此时的康熙皇帝可以说是“四面楚歌”。


    然而,随着战局的不断发展,清军逐渐扭转了战局,在阻挡住了吴三桂最为凶猛的前期攻势的同时,也调集了十路大军,开始对叛军势力予以反击。而率军平定浙江、福建的正是礼亲王代善之后,康熙皇帝的堂哥,康亲王杰书。

    康熙十五年(1676年)八月,康亲王杰书破仙霞关,进入福建,之后连下数座城池,耿精忠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最终选择了投降。

    此时的康熙皇帝,并没有对耿精忠进行处罚,而是准许其保留了靖南王的爵位,并回复其职务,要其领兵对抗郑氏集团,以及尚可喜之子尚之信的叛乱。在此期间耿精忠表现优异,战功突出,成功有效的打击了郑氏集团和尚之信的部队。

    然而,康熙皇帝却并没有就此放过耿精忠。


    康熙剧照

    “三藩之乱”彻底平定,耿精忠也迎来了他人生的终点。

    康熙十九年(1680年),“三藩之乱”已经进入了尾声。

    此时,吴三桂已经去世,其他反动势力相继被平定,只有吴三桂的孙子吴世璠在苟延残喘,做着最后的抵抗。

    于是,康熙皇帝在这个时候开始向耿精忠发难,借由有人弹劾耿精忠心存异志,进而削除其王爵,并且将其收押。

    康熙二十年(1681年),清军攻克云南昆明,吴世璠自尽身亡,“三藩之乱”彻底被平定了。


    然而就在第二年,即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大学士明珠上疏康熙皇帝:

    “耿精忠负恩谋反,罪过大于尚之信。”

    他建议对耿精忠进行清算,康熙皇帝同意了明珠的奏请,下令将耿精忠凌迟处死,同时处死的还有其亲信白显忠、徐文耀、王世瑜等人。

    而耿精忠被凌迟处死也极大地刺激了另外一位在“三藩之乱”中先判后降的重要将领王辅臣,最终王辅臣在前往京城的路上,畏罪自尽了。

    如同王辅臣一样,耿精忠的投降,康熙皇帝不仅不对其予以处罚,反而继续重用,实际上也是出于平叛的需要,毕竟这个时候的康熙皇帝手中实力有限,也需要对这些力量加以利用,进而更加迅速的平定的叛乱。而实际上,康熙皇帝并不是没有容人之仁,不少叛而复降的将领和地方武装,都能够以善终收场。


    耿精忠之所以为康熙皇帝所不容,并被处以凌迟极刑,实际上也是一种必然。

    首先,耿精忠在叛乱期间给清朝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且不说在其对抗清军期间给康亲王杰书统领的八旗将士以及绿营官兵造成的巨大损失,在其叛乱前后,在福建的朝廷官员,只要不肯屈服其下,便遭到了处决,官场损失是相当惨重。

    这其中就包括了“清初第一汉臣”范文程的次子,当时的福建总督范承谟,也就是电视连续剧《康熙王朝》中,康熙皇帝的老师魏承谟的历史原型。范承谟本不准备前往福建就职,但是看到耿精忠有谋反意向,毅然决然的前往,筹划阻止耿精忠叛乱,不料却被耿精忠所抓,并且始终不与屈服,最终被耿精忠所杀。

    这里也要提一下,康熙朝著名的汉臣李光地,在福建省亲期间被耿精忠所抓,假意投降后,趁乱出逃,这才逃过一劫。


    范文程像

    也正是因为如此,朝中官员对于耿精忠是相当的记恨,特别是范文程家族的后人,对其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以至于耿精忠被凌迟处死后,范承谟之子范时崇竟然“分割其肉祭墓”。

    其次,耿精忠非常不得民心。

    耿精忠叛乱期间,经常同郑经的军队发生矛盾,然而却往往是殃及百姓,弄得百姓对其是怨声载道。再加上耿精忠治军不严,又常常发生缺粮少饷的局面,致使其军队行径暴虐,“与强盗无异”,制造了许多人间悲剧,于是百姓对其也是相当的愤恨,不杀耿精忠不足以平民愤也成为了众多闽浙百姓的心声。


    再次,康熙皇帝也需要拿耿精忠作为政治统治的反面教材。

    耿精忠作为世受皇恩的藩王,本可享受荣华富贵,如今却站在了朝廷的对立面,那结局必然可想而知,康熙皇帝在处置耿精忠的同时,也是在对其他的降官降将以及全国所有的官员将领们树立了一个反面的典型,让他们看到对抗皇权,反叛朝廷的下场。

    而此时的耿精忠,已然成为了康熙皇帝进行统治宣传,震慑全国,进而维系皇权统治的统治工具。

    尽管耿精忠被凌迟处死,但是他的家人还是能够以善终收场。

    就在耿精忠起兵反叛的时候,他的两个额附弟弟耿昭忠和耿聚忠,便主动向康熙皇帝“负荆请罪”,要康熙皇帝将自己以及耿精忠的家人全部处决。


    康熙皇帝对此甚为感动,不仅没有对其进行处罚,反而继续保留其职务和职位,并让其劝降耿精忠。后来耿精忠投降,兄弟二人则是继续帮助康熙皇帝稳定福建局势,以及平定其他叛军,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而在耿精忠被康熙皇帝处决后,耿昭忠被委以署理福建事务的责任,耿聚忠则被加封为太子太保衔。兄弟二人皆以善终收场,并且去世后被赠予了谥号,可见康熙皇帝还是能够做到赏罚分明的。

    至于耿精忠的家属,康熙皇帝也没有为难,而是将其发回汉军旗中,承担旗人之职,同时继续保有其旗籍和待遇,也算是没有过分被牵连。

    注: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后台留言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