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制造劣质疫苗和虚假核酸的科兴公司被举报大发国难财;背后股东全是中央高层

疫情反复肆虐,清零政策导致中国经济萧条和凋敝的背景下,科兴却赚得盆满钵满。

上个月,网络上出现了向中共监察委和中纪委的举报科兴“有组织诈骗”和“大发国难财”的举报信,但不久就被全网封杀。与此同时,科兴生物复杂的股权结构遭起底,大股东的背后充斥着中共权贵的身影。

科兴疫苗有效性被质疑

新冠疫苗
新冠疫苗

5月22日,大陆多家自媒体先后发布了《关于北京科兴生物违法犯罪的举报信》。信中指,5月16日,游某某、江某某等人向关部门举报称,科兴生物及其股东、管理层隐瞒“科兴疫苗”只是“试苗”、“试验疫苗”的真相,虚构“能预防感染”的“疗效”,骗取人们接种“科兴疫苗”,时至今日仍然没有公布副作用和“耦合”实验数据,隐瞒致病、致死数据,以非法占有医保基金、实现短时间暴富、大发国难财的目的,构成有组织诈骗犯罪。

不过,大量自媒体发布的内容遭到了删除,但质疑之声仍不绝于耳。

根据公开信息,2021年12月15日,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与卫生部发出的联合文告指出,研究证实,比起接种两针辉瑞或莫德纳疫苗,接种两针科兴疫苗对于预防德尔塔冠病毒株引起的重症,保护力更低。

这项研究的时间为2021年10月1日至2021年11月21日,覆盖125万人。根据数据分析,两针科兴疫苗对重症的有效率为60%,低于辉瑞的90%和莫德纳97%。

根据智利相关机构的初步数据,接种过两针科兴疫苗后又接种了第三针辉瑞疫苗的人的感染风险,降低幅度为95%。相比之下,接受科兴疫苗作为第三针的人的感染风险,降低幅度为71%。

来自于今年4月。巴西相关机构对超过267万受试者的一项真实世界研究显示,在应对奥密克戎变异株上,接种两针科兴灭活疫苗180天后,预防奥密克戎感染的有效性仅为8.1%,预防重症的有效性为56.8%,需要接种加强针以确保防护效果。

发表在《柳叶刀·全球健康》上的一篇文章称,在智利接种过新冠疫苗的人群样本中,预防感染有效率、降低住院有效率、降低重症有效率、降低死亡有效率四个维度的对比上,跟辉瑞、阿斯利康相比,科兴的效果都是最差的。

时评人周晓辉6月2日撰文说,公开信和举报信在大陆社交媒体上都没有存活多久,就被封杀了,封杀的背后应该不仅仅有科兴公司的影子,还应有其背后中共权贵以及中共当局的鬼影。不过,公开信和举报信能够曝出,并将焦点对准科兴,同样不是简单之事。

 

科兴生物有着更为深层的利益关系

今年以来,科兴公司不断陷入多个漩涡中,甚至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4月16日,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原北京市卫健委主任于鲁明突然落马。而于鲁明刚被抓后仅仅一天,北京科兴公司政府事务高级经理曹晓斌就因病去世了。随后曹晓斌又被踢爆,他曾经是为中共代言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的学生。

外界舆论称,负责与政府官员沟通的曹晓斌猝死的节点不寻常,这似乎看似巧合,实则背后的黑幕让人细思极恐。

科兴生物被指存在赤裸裸的利益输送问题。其实际控制人尹卫东是在依靠诸多股东相助的情况下,才掌握了公司。

据披露,科兴生物的股权结构看似十分国际化,第一大股东是软银集团控制的赛富亚洲基金,占股15.07%;第二大股东为CEO尹卫东,持股8.89%;第三到第六大股东分别是鼎晖投资、永恩国际、维梧资本,以及强新资本。其中鼎晖投资权益占比8.39%;永恩资本权益占比8.25%;维梧资本权益占比8.25%;强新资本权益占比4.69%。

科兴生物前六大股东合计持股53.54%,换句话说,虽然科兴生物是一家中国本土企业,但享受它成长红利的,大多是海外资本机构。这些外资控股的身份叠加2021年丰厚的利润,也使科兴生物被质疑收入流向海外。而这些收入,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国内的医保支付。

不过,周晓辉的分析文章指出,这些海外大股东背后都有中共权贵的身形。

文章说,第一大股东软银亚洲基础设施基金公司曾参与江泽民家族的投资。鼎晖投资不但在中国掌握医药、物流、高新科技等多个行业,还与美国多家大退休基金和家族基金有着伙伴合作关系,其与江泽民家族关系密切。

维梧资本与美国黑石公司关系密切,维梧资本的合伙人付山,曾是黑石集团全球合伙人及中国区首席代表;永恩资本背后是泰国正大集团,正大集团与中共几代领导人交好,正大集团在2014年成为中国保险巨头平安集团的最大股东时,其背后是代表曾庆红家族利益的中国富豪肖建华;而强新资本背后的掌舵人李嘉强,李嘉强又是“北京强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强新资本历史股东之一曾有北京市政府,通过中关村发展集团出资。

周晓辉表示,从科兴背后这些大股东就可以看出,许多中国人以为的外资,不过是那些有权势的中共权贵们加了个马甲,与某些外国商家瓜分收益。被骗的中国人以为科兴是在为美国谋利益,殊不知他们巴结的对象正是让他们赚的盆满钵满的权贵们。

周晓辉评论说,随着科兴疫苗副作用在中国大陆、世界其他国家被越来越多的曝光,疫苗问题或许正成为中共高层角力的新场所,否则一直被封杀的科兴疫苗丑闻不会被连续曝出,也不会在曝光后被一再封杀。然而,对于疫苗这个敏感问题,一旦引爆,绝对是核爆级别,不仅是对科兴,而且是对中共当局,杀伤力极强。

核酸检测惊天黑幕被揭

除了疫苗公司,中共搞全民反复核酸检测制度让医学检测公司大发横财。华创证券研究所分析师5月下旬发表的一篇文章谈到,结合检测量和单价变化,估计疫情至今的核酸检测费用约3000亿元人民币,其中约一半花在了今年前4月。

早在今年2月,网络上曾流出被指是哈佛学者黄万盛的一个谈话录音,其中提及中共搞“清零”防疫背后涉及中共高官白手套和家属敛财黑幕,某集团仅靠核酸检测一项就赚了6,700亿人民币。

据录音透露,2020年7月疫情爆发半年后,中共最高层花17万元为其购买单程机票紧急召其回国,领导一个由“习近平亲自指挥的”科技防疫项目。

黄万盛在这个私人场合谈话中称:“中国老百姓怕死,中国做官的怕丢乌纱帽,中国的专家不敢承担责任,就这三条,把中国的疫情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黄万盛在录音里说,当局目前采取的防疫政策,其一大动机是为了捞取巨大利润。“我们这些领导的(白)手套和家属们,染指核酸的试剂,导致只要有一个两个病例,就会把整个区域,全民去做核酸检测。它要的是核酸的采购量,只有采购量才有利润。”

录音指出:“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在用(中共)这种方式在进行免疫,这种免疫实际上是给利益集团输送利益。包括现在这个疫苗,强行打疫苗,三针四针都要去打,都是跟后面的利益集团有关系。”

台湾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分析,因为权力过于集中,于是中共的权贵集团很容易拿来交换经济利益、以权谋私,叫做权钱交易。也因为权力太过集中,缺乏制衡、缺乏监督,所以更大的公共卫生危机都会提供给权贵集团以权谋私的机会。

来源:看中国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