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杀死数百名中国恶警的呼兰大侠去世了!

他被称为中国的第二悍匪,但是至今为止他的身份信息还是充满谜团,没人知道他叫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有着怎样的面貌。他就是我们今天要说的“呼兰大侠”,他所犯下的案件至今未得到破案,呼兰大侠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说他只是个谣传?真相究竟怎样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一探究竟。

呼兰大侠,替天行道
呼兰大侠,替天行道

大家好,我是一盏叔,如果喜欢我的作品,希望给个赞,关注下!谢谢

呼兰大侠这个案件已经过去了30多年,对于案件的版本也是层出不穷,首先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流传最广的版本,流传最广的版本是这么说的:在1986年3月28日的一天夜里,一名嫌犯传入了呼兰县的一栋家属楼里,杀了这里的公检法系统的工作人员,及其家属,手段极其恶劣,杀害的人数多达52人,在杀完人后还在墙上留下了“呼兰大侠”四个大字,颇有挑衅警方的意思。

出于案件实在是影响太过恶劣,造成了社会的极大恐慌,黑龙江省成立了专案组来调查此事件,直接对当地的十几万人口进行逐一的排查,但是最终也没有找到关于呼兰大侠的任何线索。

他的作案手法严密到,就连第一现场都发现不了指纹以及毛发等任何微小的痕迹。

不仅如此,这位“呼兰大侠”甚至还敢“顶风作案”在案件发生不到10天的4月6号,他再次下手,把用来对比痕迹的两位痕迹专家杀死,还另外杀了三名普通警察,在杀完人之后现场再次出现了他的笔迹,甚至更加嚣张地写上了“呼兰大侠,替天行道”八个大字,有一名警察据说还是当地公安局一名退休的副局长,他因此曾经提出悬赏10万元,来抓捕凶手,引起了“呼兰大侠”的注意,才被杀害。

这两起案件发生以后,黑龙江呼兰县警局内人心惶惶,民警甚至不敢穿警服上街,害怕被呼兰大侠盯上,自己和家人的安危受到威胁。但是人们却并不害怕这个所谓的“呼兰大侠”,人们都说这个“呼兰大侠”,只杀警察,从来不杀普通民众。

有一段时间,呼兰县的公安系统的确有些混乱,一时之间“呼兰大侠”,甚至成为了“为民除害”的英雄。当时的警方可以说是对他一点办法也没有,警察们都很害怕。

人们都以为这个呼兰大侠,在不久之后应该会再次犯案的,但是在1986年4月6号之后,居然就再也没有类似的案件发生,即使警察在此之后进行了多次的排查,可以依然是没有任何其他的线索。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有说法说呼兰大侠是因为在最后一次杀人时,杀错了人,最终才决定要“归隐”的。虽然这个说法广为流传,不过还是存在着很大的纰漏。在上个世纪,一个普通工人的一个月工资不过几十元,一位局长居然能如此大手笔地拿出十几万来抓捕嫌犯?

这显然是不合理的。还有,在80年代的家属楼,在那时房屋建造的技术以及隔音技术都不好,但是能在一夜之间撬开那么多的锁,却犯案不被发现,显然是不可能做到的?

而且为何被杀的人会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的,他杀害的里有人是有一定防身技术的,就算是处在一个熟睡的状态之下,面对这么多人,“呼兰大侠”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这个说法很明显就是不合理的。

那么再让我们一起看看第二种说法,呼兰曾经是一个重要的工业基地,生产军火,想要获取枪支,凭借一定的手段还是有可能的。

据说这里在八几前年的时候,出过连环杀人案,凶手不是一时之间杀害多人,而是一年半载就出动杀一次人。每次杀人用的还都是枪,这令当地的民众很害怕。

不过传闻这位“呼兰大侠”只杀警察,原因是那时的呼兰很乱,很多警察欺男霸女,因此“呼兰大侠”才出手,为民除害的。

据估计,在他出现的时间里大概发生了20多起连环杀人案。据说最后一次的杀人大概发生在1994年,杀完了最后一个人,他就停手了,原因也是因为杀错了人。

人们都说他杀的,大多是民众非常愤恨的警察,每次杀人都在僻静的地方,而且下手十分的果断,基本上都是一枪毙命。人们知道他是“呼兰大侠”,还是因为他在杀害第一个警察后,在这个警察的尸体上留下了“呼兰大侠”,四个大字。

据说他还从未失手过,就连中央派遣来,专门调查此案的调查组也不能发现他任何的蛛丝马迹。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位“呼兰大侠”反侦察能力很高,很有可能是受过相关训练的人。

并且在民间因为他杀害了很多的警察,其中不免有受到民众憎恨的,因此“呼兰大侠”在一定时期内在人们的心中威望甚至还很高。不过这个版本的“呼兰大侠”流传中也存在着很大的纰漏。

杀害了20多个人,连续多年作案,居然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况且军火也并非那么容易得到,这位“呼兰大侠”随意地使用枪支,又怎么能不被发现?因此这个版本其实也不够可靠。

那么我们再来看看,是否有真实的情况呢?

的确出现过所谓“呼兰大侠”的原型人物。他杀害了5个人,根据对案件的回溯,他并不会像谣传中所说的那样在墙上留下自己的名号,也没有网上所说的杀害50多人那么夸张。

他第一次作案发生在1987年10月27日,当天晚上他潜入了公安局的办公室副主任家中,将他们一家三口全部杀害,家中被翻得很凌乱,但是并没有任何钱财的丢失,唯一不见的就是受害人配备的的枪支,以及弹药,很明显“呼兰大侠”的入室杀人,并不是为了钱,目的明确就是为了这把枪来的。这也是为什么“呼兰大侠”可以得到枪支的原因。

第二次的案件发生在1987年的12月23日的夜里,一位民警在回家的路上被人开枪击毙。根据对弹壳等痕迹分析,确认这把枪支和弹药就是来自上一个受害人的。

两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均是同一人。第三次的作案,发生在了1988年的2月13日,“呼兰大侠”趁受害人不备,从背后出手,用匕首将受害人刺伤,随后逃跑了,受害人反应过来,对着凶手连开数枪,虽然最后没有将嫌疑人抓获,但是嫌疑人的枪被迫留了下来。

受害人虽然最后被送往医院,但是经过抢救之后还是离世了。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杀人。根据这一次的案件进行分析,凶手还是使用那把抢来的手枪。因此可以断定,三次的凶手都是同一个人。

在第二次袭击的时间发生之后,黑龙江省属公安厅就已经派人前往,进行立案调查。但是时间还在调查时就发生了第三起案件,可以说凶手是十分猖狂的,丝毫不将法律放在眼里。据说这也的确是他所犯下的最后一起案件,传言说因为他这一次真的杀错了人,为了弥补自己心里的罪过,于是就再也不随意杀人了。

经过调查取证,所谓的“呼兰大侠”在杀人之后,其实并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所谓的在现场留下痕迹,都是后人根据他的形象所编造出来的。

根据目击者描述“呼兰大侠”,大概有1.8米左右的身高,在他逃跑时,遗落了一把枪,警察从上面提取到了一枚指纹,根据鉴定,这枚指纹很有可能就是“呼兰大侠”的。警察对符合要求的人都进行了排查,可惜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多年来,这起案件已经成为了一个未解的悬案了,但是始终不乏关注的声音,根据判断“呼兰大侠”现在可能已经是古稀之年或不在人世了。

在2016年的时候,又有人对其进行关注但是依旧是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希望在未来,技术发展到一定地步时,可以对“呼兰大侠”有一个了解。

 


1986年3月28日夜,黑龙江省呼兰县公检法家属楼。当晚,有52人惨死家中,均一刀致命。其中,27人为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其余25人是其家属(包括老人、妇女和儿童)。凶手,用匕首,在死者家的墙上,留下名号——“呼兰大侠”。
··································
一个平静的小县城,这起案件的概念和效果,可想而知。县公安局,迅速勘察、封锁现场,并立即向上级通报。
··································

同年,4月2日,328专案组正式成立,共计672人(其中包括,北京派来的专家组,省厅的骨干力量,以及全国各地的精英)。
经过两年多(确切地说,是两年六个月二十三天)的调查、取证、研究、分析、排查、走访,专案组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案情毫无进展。此后,该案永久封存,停止一切调查。

1986年4月6日夜(也就是专案组成立的第4天),北京方面派来的痕迹鉴定专家赵某、王某,在呼兰县公安局招待所被杀。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某及其刑警队的3个刑警,惨死家中,连带家属4人。另,两个专案组成员(职务不详),在住所被杀。案发现场,墙壁上,四个字——“呼兰大侠”。(与328案件相同,凶手为一人作案。刀法纯熟,一刀致命。)11人
一时间,整个黑龙江省的警察,没人敢穿警服上班。在这段危险时期,公安干警给老百姓一种很“休闲”的感觉(都穿便装)。  同年4月7日至9月15日期间,呼兰、哈尔滨、阿城三地,先后有人遇害。其中,民警37人、刑警12人、及其家属56人。与前次案件不同,部分死者并非死于家中,而是在下班回家的途中,被凶手从身后偷袭,一刀刺穿颈部,而后,凶手持刀在死者的背部留下名号。经刀痕比对、鉴定,多次凶案的凶器为同一把匕首,也就是说……115人

呼兰县公安局某退休领导,曾扬言,“别说抓到凶手。谁能提供凶器(那把匕首)的线索,我个人,悬赏10万元!”同年9月26日,这位领导惨死家中。凶手,用匕首,在墙上留下一行字,然后,将匕首扎进墙里,“杨局长,你太令我失望了。这把刀,还是留给你们作纪念吧!” 1人

从此,呼兰大侠,销声匿迹,弃刀归隐!

后记:

再也不会有人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了。最后一次枪响过后,他干净利索地从上千个搜捕的警察视野里消失掉,所有的线索突然中断。从北京来的专案组,曾把整座小城像个破布口袋一样里外翻了几遍,取了每个成年男子的指印和血样,便衣们日夜在街上布控蹲守。但那个人仍以不紧不慢的速度,像解开一个绳扣,像设计一个棋局,像打一局斯诺克,不紧不慢地取走了一个个警察的性命。在江那边的省城里,警方的声誉丧失殆尽,强硬和鲁莽曾经是他们最可标榜的美德,如今他们变为被某个人捕猎的对象,竟然在白天都不敢穿着警服。当这场瘟疫一样的连环谋杀戛然而止时,他们被长久地羞辱着:不再有新的发案,也就无法将那人现行抓获,他们被彻底打败了。只有漫长的时间,能让这件事慢慢褪色,让人们不再眉飞色舞地讲述这个年头……

二十年后,我遇到的所有呼兰人都声称直接或间接地认识某个被害人,他们的讲述或者离奇到随意的程度,或者自相矛盾,可确定的情节极其有限。

呼兰是从哈尔滨北面走的一个县,如今被划作了一个区,哪里和绝大多数县城一样,凋敝,阴冷,街道破落得毫无尊严,那里的人给人的印象是坦率而懒散,像街区一样自暴自弃,他们对“法律”知之甚少,也不期待正义。这样的地方有两类恶棍:开着豪华汽车,三五成群地控制某种产业的中年人,或者是在街上游荡的少年,随时可能掏出尖刀,像群秃鹫一样地扑向某个仅仅望了他们一眼的陌生人。你知道,有这样歹徒的地方,警察会是什么样。二十年前,他们的权力无拘无束,纵横于乡野,把人塞进摩托车的斗里带回所队,他们哪儿有一整套逼供招数,能用被塑料袋里的辣椒把人呛成肺炎,或者在十几秒里用电棍把一个男人彻底变成废人。

第一个被杀的是于铺乡派出所的所长。“那家伙早先横行乡里,严打时老牛逼了,”小董在省城的生意发展得很成功,虽然从不返乡,但为了土地还保留着农村户籍,案发时还是个少年,他说,“派出所后面是大野地,尸体是第二天发现的,就一枪,把脑盖儿周掉一块儿。死尸上放张纸儿,写着:‘呼兰大侠’。我那时候正看《水浒传》呢,我寻思,这不就是武松么?!”

我的一个呼兰籍大学同学断然否定了他的记忆:“不对。第一个被杀的是派出所所长,可不是一个,是全家。连老婆和儿子都杀了,就留了女孩儿一条命。用的是攮子(匕首),那时候‘呼兰大侠’没有枪,枪是这回杀完人才抢的。”据他的讲述,警察赶到现场时,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象:一条狗和几只大鹅被锁在屋里,在血泊里相互追逐,吵成一团,它们踩在三具尸体上,现场被弄得乱七八糟,难以勘查。“呼兰大侠”四个字是写在墙上的。

“我就是呼兰人。我们学校一个女生她爸就是89年被‘呼兰大侠’杀的,后来还算是烈士了呢还,高考加分。我告诉你,呼兰大侠没有灭过门,他不杀女人和孩子,杀得都是警察,而且是该死的警察。他的枪是从县公安局偷的,用的一直都是同一把五四,要不怎么确定是他干的不是别人模仿呢。在这之前,我爸的枪都放在家里,那支枪响了之后,他们的枪都被收上去统一锁起来,晚上巡逻蹲坑的时候才发。都紧张得不行。”

对于几个月后的另两起警察被杀案,警察和官员更加恐慌,他们遇到了一个说到做到的疯子。县领导出入身边都有几个从武警支队借来的战士,天一擦黑,就钻进办公楼前的丰田大吉普,飞快地朝江桥开,驶回省城的家里。有人说自己见过“呼兰大侠”,身高体壮,在三电厂的高墙上跑过去的;有人说“呼兰大侠”是小个子,在小酒馆儿和他面对面说过话:说警察别想抓到他,他杀够一百个就会自杀。他们被省公安厅找去后,都承认是因为兴奋而胡说八道。警察对全县人口进行排查,老师要小学生见到可疑生人就向学校举报,那些注意力涣散的孩子等到下课铃一响,就开始拍着手唱道:“呼兰大侠,走遍天涯,为民除害,专杀警察。”

自1987年发案后的几年里,最邪乎的说法是,在这座三十万人的小城里,被枪杀的人多达三十多个,死者包括公检法和粮食、交通系统的干部,都是在夜间被从十几米外的暗处一枪毙命,伤口大多在脑部。杀人者没有留下过多踪迹,又与死者没有私仇,加之对地形十分熟悉,开完枪后立刻隐遁,是最疑难和危险的凶杀,确实很难调查。

多数人公认的版本是:被杀的警察是十一个,平均半年左右做一次案。被杀者多数四五十岁,都在文革后开始发迹,所以传说呼兰大侠的真实身份就是个警察。其时,公安部的精英和“专业队”已经进驻呼兰,从当地接过了案子的管辖权,调查取证岂止是挖地三尺,内部人能够藏身的可能应该是没有的。也抓过几个嫌疑人,但新的案子很快又出来了,最后一起案子发案后,那个专案组的头头终于怒不可遏,擎着两支手枪站在镇政府大门口,冲着四处喊叫,要“呼兰大侠”出来和他单挑。

几年前,有家外地电视台曾经想要采访此案,但没有成功,当年的公安由于顾虑和纪律,不愿意提及,而且物是人非,很多经办人或者退休或者入狱。呼兰经过发泄和震颤,早已回复了昔日模样,丧失了对草莽英雄的缅怀,人们争相用对时下的愤恨演绎这段旧案,任意漫漶真实。那位女记者曾见过一张据说是“呼兰大侠”的模糊照片,但她并不太相信它。她不止一次地设想过这样的场景:某个下岗工人模样的老头儿,每天傍晚时候出来遛弯,在公园歪着脖子看人下棋,走在这块二十年前叱咤过的地方,浓密粘稠的血色淡了,世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谁——她觉得这真是有一点儿浪漫。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恶警酷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