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中共二十大连任已无完全胜算?

近日,网络上盛传“习下李上”或习近平中共二十大上“必然”卸任的消息,引起外界广泛的关注和热议。该传闻有多大(或到底有无)可信性?它是“谣言”,还是多少传达了一些真相?

李克强汪洋韩正反对习近平
李克强汪洋韩正反对习近平

本文试图从不同的视角和进路,来解析习近平二十大后连任中共总书记等最高领导人职务有多大的可能性?以及该传闻是否多少反映了中共党内(普遍)不满习近平及其团队作为的事实与背景?

  “习下李上”传闻甚嚣尘上

近日,网上广泛传播中共今年二十大上习近平将不再连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等国家领导职务,新的总书记将由李克强接任等等。据消息指,5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扩大会,会上常委们与习近平达成一个所谓的“十六字口头协议”,即: “提前交权、到站下车、平稳过渡、不追责任”。协议还承诺,习近平在二十大上卸任后,将享受与江泽民、胡锦涛同样的最高领导人待遇。为实现权力的平稳过度,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将不会追究习近平的责任。

李克强不带口罩走全国
李克强不带口罩走全国

消息指,习近平被政治局常委逼迫“禅让”的直接原因是:一、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上的重大失误。习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动态清零”政策,给中国经济和社会稳定带来巨大冲击。二、联俄反美,引火烧身。习在俄乌战争问题上选边莫斯科,让中国处于被西方严厉制裁的边缘,威胁中共国家与权贵阶层在海外的重大利益。三、容忍地方官员大搞“个人崇拜”(如广西省委书记刘宁为吹捧习近平印制“口袋书”等)。四、对民企和科技行业的严厉监管与打压,导致大量企业倒闭和失业率大增等等。

为了证实这一传闻的可信和可靠性,消息爆料者和网友列举出了五月初以来发生的一些新现象,诸如:官媒宣传习的东西从量和质上都有所减少和变更;对习“个人崇拜”的宣传品在一些地方也被陆续撤出;对李克强、王洋等领导人的报道却有所增加;李克强九千言讲话全文罕见在《人民日报》整版刊登;《华尔街日报》称李克强已经走出习近平阴影;李克强到上海和云南视察视频疯传,李与群众接触不戴口罩,被视为对习近平清零政策的“反叛”;胡锡进微博释信号,叫官员看清风向,中南海将换新主;李克强5月25日紧急召开中共官员十万人“稳住经济大盘”的电视电话大会,规模之大堪与“文革”前中共的“七千人大会”媲美,等等。

然而,紧接着或与此同时,彰显习仍“大权在握”的消息也不断涌现:习麾下的中央办公厅发文警告离退休领导人不要“妄议中央”;中央军委副主席张又侠5月13日在全军青年工作座谈会讲话提到“习主席”,称要“始终在党的绝对领导下行动和战斗”;中组部称掌握老干部违法犯规证据;报道习的一些消息一度继续霸屏《人民日报》头版;央视新闻和新华社等媒体虽然报道了李克强在云南主持召开稳增长稳市场主体保就业座谈会,但没有报道他赴云南大学考察的情况;“总理在云大”、“百年云大”、“总理亲临云南大学”这几个话题在微博也被撤下……。

李克强习近平争吵排桌子
李克强习近平争吵排桌子

  传闻的可信性及意义

仅从网络上获得这些传闻,外界无法证实 “习下李上”、习二十大后不再连任中共最高领导职务的消息有多少真实性和可靠性。尽管一些迹象似乎有助于 “佐证”这一传闻并非是空穴来风,但其他的一些消息也“说明”习的地位并未受到动摇,没有明显或确切迹象表明他二十大后必须卸任。

此消息内容的可信性有多大,网络或媒体上目前有两大相互对立的看法。支持该传闻具有一定真实性的一派,将爆料后中国内地出现的一些“异常”或新现象(如上所举)视为对该消息的一种印证,并认为习近平团队对爆料的“反击”(如上所述)并非表明习的权力没有受到任何威胁。认为习近平权力和地位没有也不可能被动摇的一派则坚信,习上任十年来在党政军和公安、国安和政法等刀把子系统的苦心经营,全面安插自己人,已经让党和国家的权力牢牢地攥在他的手中,现在中共内部没有任何派系和势力可以挑战习的权力。他们并以“清零”防疫政策至今都没有得到根本改变,以及习过去常在公众面前搞“神隐”等为论据,来证明习的权力不可动摇,习二十大上连任即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或者,他们认为,目前中央让李克强和汪洋等团派人物出面主管经济和民生,实际上是习为了应付当前因清零政策和俄乌战争等造成的社会经济困境而采取的权益之计,并非是习权力中落的表现。待北京度过这一波难关之后,习自然会再度将国务院和中央其他部委的权力收归自己所有。或者,习这次“退后一步”是为了检测官僚系统哪些人不可靠、不忠诚,以便在二十大召开前予以及时认清和“清算”之。

另外,过去也出现过类似这次传闻的事件,如:2018年北戴河会议前后,中共官场曾出现以“大海领军”(大海代指汪洋)的为号,要推举汪洋来代习的位置;2020年初,网传公开信要政治局开扩大会议,汪洋和李克强、王岐山一起被推举组成领导小组;邓朴方在2020年给两会代表的公开信中呼吁代表们勇于表态批评和反对习近平搞独裁和个人崇拜等违宪、损党、害国的行为。但这些传闻和动作最后都以不了了之、没有结果而收场,也丝毫未能损伤习近平的权威。

这次“习下李上”的传闻有没有一点可信性,是否多少反映了习在党内受到弹劾及削弱的事实?它跟过去的传闻及其结局会不会遭遇同样的命运?习近平是不是像外界看到的或想象的那样强大、不可撼动?中共高层内部到底有没有力量正试图或有能力阻止习在二十大上连任?如果有,他们这次会否获得成功?中共权力转换是如何进行的,究竟有没有规则可循?只有回答了这些问题,人们才有可能对习近平未来的出路做一个(较为)合情合理的推断。

  分析的方法与进路

由于中共权力运行多是黑箱作业或具有极强的隐蔽性,外界很难获得直接信息以了解真相。要证实一些政治传言一定的真实性和可信性,外界也只能从中国的政策动向和政治人物言行的变化等,间接地对事实和真相予以评判,努力 得出“合理”的结论。譬如,要确认习近平是否受到党内弹劾、权力是否已被消减以及其连任是否受到阻碍,可以让如下几个问题作为其分析判断的参照系:一、有关对习近平的宣传是否从内容(如称习为“核心”或“领袖”)和数量上出现了(不利于习的)变化,而且这些变化是否会长时间地持续下去;二、习近平公开出场的次数以及出现的场合是否明显减少和得到改变;三、中国地方党政领导人对习的推崇是否有所减少,甚至被阻止;四、中共对内、对外重大政策是否朝着“有别于”现行政策的方向被调整和得到改变;五、中共二十大前,在政治局及其常委会人选上是否会出现有利于传闻指向的信号?

也就是说:如果中共官媒对习近平的宣传在内容和数量上持续予以限制与减少,并加强对其他领导人如李克强、汪洋等人的宣传;如果习近平出现在公开场合的次数明显减少,而且出现的场合越发无关紧要,比如大多出席一些外交礼节性和仅限于党务的活动与会议等;如果中国各地歌颂习近平的标语和画面普遍被撤出,各级党政部门的文件和领导人讲话减少或取消对习的颂扬和膜拜,以及减少提及习的次数等;如果北京明显缓和与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关系,并与“联俄反美”战略保持距离;如果习系人马在今后的几个月里被边缘化甚至倒戈投奔新主等等,那么则可将这些现象视为一种习近平地位和影响力被降低的标示。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共官媒对习近平的宣传力度和频率似乎有所降低,但习的讲话和文章也时有霸屏的现象。习前段时间公开露面的次数确实有所减少,但后来也频繁与法、德、菲律宾等外国领导人视频通话,并陆续露面参加一些公共活动。网上有消息显示,中国一些地方开始将习近平的宣传品在公开场合撤出,如广西将此前印发的吹捧习近平的“口袋书”悉数销毁,但之后与之相关报道又被完全删除。

据媒体观察,北京近几周来对俄乌战争的态度也有所改变,似乎不再如之前那样明火执仗地站在俄罗斯一边,同时对美国的态度也有所“转缓”。但北京对美国和俄国的总体基调并未改变,特别是在一些敏感问题上,其态度依然强硬,如在东北亚、台海、南海和香港等安全和主权问题上。5月24日,中俄两国空军还在日本海、东海、西太平洋海域上空组织实施例行性联合空中战略巡航,引起日美等国高度警惕。另外,北京在外交上姿态上虽然有所“微调”,但也多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如不在俄乌战争问题上过于明显的选边站,以避免遭到美国联合西方盟友予以全面而严厉的制裁。这是否是对习近平推行的“联俄反美”战略的矫正,还无从判定。

近日有消息称,习近平亲信陈敏尔“落选”重庆二十大代表,但却有消息指是假新闻,没有这回事。此前的一项爆料曾提及,5月2日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决定,中办主任丁薛祥(二十大前后)或被原中纪委官员吴汉圣接替,丁将被调往上海任市委书记,以及中组部部长将由石泰峰接掌等等。据称,石是李克强在北大的同班同学。现任部长陈希是习近平在清华大学的同窗。但这些人事变动,外界却无法予以证实,其真实性也无法确认。因此,从这些角度来看,断言习近平权力已受到明显限制、二十大上连任受阻“已成定局”,尚没有成立的依据,至少现在还为时过早。

除上述分析方法外,我们还可以从上述传闻发生的背景、国际国内大小气候、中共权力转换机制、习近平人格、能力和业绩等角度去推测二十大前后中共政坛(正在和可能发生)的变化。

  习近平连任的可能性

每次有关“倒习”传闻的出现,都与外部环境恶化和内部政经等形势受挫相关联。2018年7月北戴河会议前,曾传出中共内部“倒习力量”上演 “逼宫大戏”的消息,号称 “一号休息,大海领军”,即汪洋出山取代习近平。传言兴起时,正值中美贸易战打得正酣,中美关系急速走向低谷的时候。同时,这也是在中共十九大上修改宪法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从而引起中共党内震撼之后发生的事。而这次传言的四起,更是时逢习近平“动态清零”政策导致整个经济和民生崩坏、俄乌战争引发美国和西方国家伺机严厉制裁中国的内外交困之际。

无风不起浪,凡事都有其原因。非常时期出现“倒习”的传言,无疑传达了中共党内对习近平个人及其治下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现实的不满。习近平治理的失败和他个人在才干和德行上的不配位(“德才不配位”),激发中共党内很多人想把他从最高领导人位置上换下来。 2018年传汪洋将出山取代习是这样,2020年传邓朴方写公开信给两会代表指责习近平是这样,今年中共二十大即将召开之前“习下李上”传言的四起也同样是这样。

尽管过去的每次传言都传达了中共党内对习的不满和要求换习的愿望,但它们最终都没有产生效果或导致习地位的根本动摇。而这一次的爆料是否将会产生实际的效果,或再次像过去的传闻那样最后不了了之,还得看接下来习近平如何动作和中共内部如何变动了。

从法理和一些惯例上来讲,习近平则有可能连任第三届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职务,他至少可以留任国家主席。因为,中共十九大后修改了的宪法,允许习近平再度连任国家主席。另外,在中共过去的权力转换中,也出现过总书记卸任后仍然留任军委主席的先例,邓小平、江泽民都这么干过,尽管当时已经有任期制在先。也就是说,如果习有能力和意愿连任军委或国家主席,他大可援引其前任的先例和修改过的宪法条文作为恋栈的理由。

但是,如果习近平想在总书记位置上继续连任,则缺乏可以依循的先例和令人信服的理由。况且,习在任这十年,通过反腐清党、联俄反美、战狼外交、打击民营、科技和金融企业、坚持动态清零等,中国与美国和周边国家的关系越发紧张,经济持续滑坡及至崩溃的边缘,不仅企业大量倒闭、失业大增,而且也让官僚阶层人人自危、“官不聊生”。据一项调查指,多数(60-70%)中共官员均对习不满,都期待将习换下来。有中共官员说,大家都对他不满,也不希望他连任,但却不敢公开表达。从这个角度来看,习近平留任总书记职务在中共党内(至少从“官心”上来讲)难以获得足够的支持。

虽然,连任国家主席已有“宪法保障”,但由于修宪改任期制在中共党内普遍“不得人心”。因此,习续任国家主席从“官意”来看缺乏基础。习连任军委主席虽然有邓、江的先例可循,但到胡锦涛为止,这一突破两届任期制的“惯例”就被打破,胡锦涛也因此而获得党内广泛“赞许”。也正是因为胡的“禅让”,才有了习近平后来“定于一尊”的光鲜。习当时坚决反对“元老干政”,要求前任领导人完全交出军权。于是,才有胡锦涛放弃连任军委主席、江泽民最后撤销其在军委的办公室等事情的发生。如果二十大上习辞去中共总书记,但仍留任中央和国家军委主席,这叫后任的总书记情何以堪?因此,于情于理,如果习不再连任总书记,则同样须辞去所有最高领导职务。

从习近平的人格或个性来看,如果5月2日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确实做出了让习“到站下车”的决定,习会做出何种反应?是服从或顺应常委会的决定,还是搞“霸王硬上弓”以变相“政变”的形式来续任?习近平有这个魄力力排众议、说服或迫使多数政治局及其常委成员接受他连任第三届总书记等最高领导人职务吗?

李克强和习近平
李克强和习近平

从普遍人性的角度来看,大多位高权重的人都会“恋栈”,不会轻易自动放弃手中的权力,习近平更不例外。据已经被整肃的任志强指称,“习近平就像一个被剥光了衣服也要当皇帝的小丑”。任的看法多少反映了中共党内一些人的意见。从习一系列言行不难看出,习完全有意或一直在致力于实现其第三届(甚至更长时间的)任期。将自己言行和地位“定于一尊”、禁止党内和公民“妄议中央”、助长地方党政部门大搞个人崇拜、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担任中央和国家各种领导小组组长……,这些举动无疑表明了习近平想做“太上皇”的远大抱负。

五月底或六月份,中共中央政治局将连续召开会议,有可能讨论和决定中共二十大人事安排等重大事项。在这届政治局委员中,习近平的人马占多数。如果5月2日真有过“习下李上”的常委会决议,而习近平又不甘心接受该决议,他大可在(接下来或今后的)政治局会议上依靠多数委员的支持来推翻常委会的决议,从而实现第三届任期的愿望。

如果在政治局和常委会议上习不能获得多数人的支持让其连任,而习又一定要实现连任的话,那他就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即以 “政变”的方式将所有反对他的大佬和政治局委员们都控制起来:要么逼迫他们改变态度支持他连任,要么以“违法违纪”等罪名为由将他们统统双规或法办,搞霸王硬上弓,强行实施连任。

但问题是,习近平有这个魄力、资源和意志力吗?或者,习有这个必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吗?如果,像传闻所说的那样,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要求习近平“到站下车”,不仅不追究其责任,而且还肯定了他执政十年来的一些成绩,并保证他退位后如江、胡一样享受最高领导人的待遇;那么,在安全着陆和铤而走险之间,习近平会选择那一条路呢?习十年荣登大位,要名利有名利,要地位有地位(“第三个历史决议”的评价与毛、邓齐名),“功成名就”,平稳退下来,既符合中共内部的规矩,又得党心官心,应该是一个明智而皆大欢喜的结局。如要搞霸王硬上弓,强行以政变式的手段实现连任,不仅风险极大、成败难料,而且即使成功也会背负“误党窃国”的骂名,给自己埋下更多后患与祸根。

另一个问题是,习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多少人马,信得过的过命兄弟也很少,对其死忠的人就更少。习上任后虽然提拔了一批“自己”或“信得过”的人,但这些人(所谓“之江新军”和“闽江旧部”)并不能保证在习失势时坚定的站在习一边,紧跟习的人多数不是因为与习有过命之交,而是因为名利和地位的吸引才投靠他的。正因为此,习才一再强调下属对自己的“绝对忠诚”。由此,引伸出下一个问题,即在大家都感到习在中央高层失去绝对权威的关键时刻,“习家军”中会有多少人会继续“铁杆效忠”他?况且,由于二十大的临近,“之江新军”与“闽江旧部”为了争夺进入政治局的名额,已互相排挤构陷,“厮打得不亦乐乎”,让习感到十分难堪和棘手。“习家军”内部都已“分崩离析”,习还有多少能力、背景和资源与江曾、胡温派系争强斗胜?

俗话说树倒猢狲散,一旦大家看到习权力开始中落,大概都会见风使舵,掉头转向“新主”的,这也是中共官场通常的流病和惯例。另据爆料人称,一向被看作是习亲信的栗战书、陈敏尔、李强等人并不一定对习绝对忠诚,他们关键时刻也未必会站在习近平一边。譬如,消息说,栗战书在5月2日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率先对习进行挞伐,细数其过错,要求习提前交权、在二十大上让位。消息还指,在对习的个人崇拜上,陈敏尔、李强二人都没有突出的表现,不像天津的李鸿忠、广西的刘宁和广东的李希那样表现得特别露骨。消息称,七常委在会上提名下届常委人选时,李克强却提名了陈敏尔,陈并获得常委全票通过。这或说明陈敏尔并非习的铁杆跟班。如果这些消息属实,习近平想在政治局里获得多数支持,恐怕也难有胜算。

习是由江、胡两派出于各自打算、阴差阳错给扶持上台的。上台后,习在执政上也多依赖于这两派的人力和资源。江曾和团派既然能把习近平“扶上马背”,也可以把习“拉下马来”。据爆料人称,这次“倒习大戏”是由中共元老们从背后挑动发起的。消息指,今年一月春节期间,邓小平长子邓朴方串联中共高层大佬,牵线曾庆红和王岐山出面向胡锦涛、温家宝和李瑞环道歉,希望尽释前嫌,既往不咎,一同联手拿下习近平。倡议不仅得到胡、温的同意,也获得了江泽民、朱镕基的支持。江曾和胡温两派的联手,才促成了5月2日常委会逼宫习近平“禅让”的扩大会议。如果此消息属实,说明在江、胡两派面前,习近平并非真正“定于一尊”和完全不可撼动。

  连任或有可能,但已无完全胜算

传闻真实性无从证实,但却反映了习近平在中共最高权力层面临巨大挑战。习连任不是没有可能,但已经没有完全的胜算。不管习是连任还是卸任,都难以通过正常和平稳的方式来完成,都只能以某种“超常规”的手段(即类似政变的方式)才能实现。习近平连任将是某种形式的政变,被逼卸任也是一种形式的政变。因为,习不会轻易放手交权,在不能说服或迫使政治局及其常委成员们站在自己一边,习必然会尝试以控制和胁迫“倒习派”的方式来实现连任。而倒习派要拿下习近平也得获取大多数政治局成员乃至中央委员的支持,或至少得到关键人物和机构(如中央警卫局负责人和军队将领等)的配合,这无异于对习近平来说是一种政变,若习不愿意按正常交接程序退位的话。

如果习近平在二十大上退下来,至于是否是李克强还是汪洋或其他人接任,并不是问题的关键。李克强等新主接任习近平,尽管会在对内对外政策上进行一定的调整,但期望他们进行转向西方民主的政治体制改革,却有点不切实际,或过于乐观了。因为,中共“换人”的目的不是要在政治上向西方民主制转型,而是要确保中共党的统治权不会因为个别领导人的极端行为和政策失误而遭到致命的威胁。保党和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是中共党内的“政治正确”(政统、道统和法统),不可质疑和动摇,谁上来也不能违背这个(从邓小平开始就确立的)政治正确。习在政治上搞极左那一套,搞个人崇拜和“定于一尊”,以及对外强势和咄咄逼人,导致民生凋敝、“官不聊生”和国家影响力下降,让他在政治上遭遇“滑铁卢”。因为,习的这些过激行为已经威胁到中共党的生存基础和权贵阶层的切身利益,党才要请他“到站下车”,“功成身退”。

按照“习下李上”爆料人的说法,“习翻盘的可能性不高”,但在如下三种情况下却有可能“转败为胜”:一、美国对中国实行类似于对俄罗斯的全面经济制裁;二、俄乌战争演变为核战;三、“中办”主任丁薛祥发动政变,如令中央警卫局软禁、控制甚至抓捕江、胡派系要员和大佬。如果前两种情况发生,习近平可借此动员全党全国一致对外,宣布战时紧急状态,从而再次“稳坐钓鱼台”。而在第三种情况下,习翻盘自然可以成立。

从直觉、经验和逻辑上来讲,如果习近平确实遭到中共高层排挤,而他又坚持不放弃权力,要在二十大后继续连任,那么上述三种情况的发生确实可以帮助习霸王硬上弓,再次赢得连任。但是,从目前中国内外情势来看,这三种情况都不具备赖以发生的可能性。首先,美国人还没有打算或未找到合适的理由,对中国实施全面的经贸和金融等制裁,或者在台湾问题上极限触碰中共的红线。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其刚发表的对华战略演说中,虽然将中国威胁置于俄罗斯之前,称中国对国际秩序构成最严重的长期挑战,但美国无意改变中国政治体制,也不希望与中国发生冲突和进行一场“新冷战”。针对台湾问题,布林肯强调,美国对台政策没有改变,还是坚持一个中国、美中三公报与《台湾关系法》,美方不支持台独,但希望两岸和平解决争端等等。其次,俄乌战争虽然有朝着有利于乌克兰一边的发展,但还不至于让俄罗斯完全失去战场主动而不惜动用核武器的地步,至少在今年中共二十大召开前后不大可能。大概率来说,乌克兰战争将是一场持久而拼消耗的战争,不会轻易转化为核大战。第三,习近平到底有没有能力和必要调动安全部门和军队来搞一场强行连任的“政变”,目前还看不到有什么可以支撑的依据。因此,习近平通过超常手段和利用国际紧张局势发动“政变”的可能性并不高,他既缺乏这方面的支撑,也难以找到恰当的理由来发起事端。

归结来讲,习近平“到站下车”的可能性要高于他继续连任的概率。其实,在中共高层内部早有这样一个说法,即习二十大后从总书记位置上“退下来”的机率是百分之七十,“留下来”的机率是百分之三十。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应该说,这一比率是比较接近实际状况的。至于习近平五个月后能否连任中共总书记等要职,则要看他的造化有多大、国际国内形势如何演化和“倒习派”的功力能否炉火纯青了。(作者:彭涛,德国明斯特大学政治学博士、资深时政评论员)。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