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涉谷俊山案? 加国华裔男子遭中国通缉

温哥华一名华裔男子正在被卑诗省政府调查洗钱,涉案金额高达1.14亿加元。此人同时因涉及前中国解放军中将谷俊山的重大腐败案而被中国政府通缉。

此人与家人一起在温哥华买了两栋豪宅,总值3000多万加元,其中他的女儿当年以学生身份花1200万现金在温哥华买了一栋豪宅,卑诗省政府认为洗钱案推高了温哥华乃至加拿大的房价,不久将提交最终调查报告。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陈润凯(Runkai Chen,音译)2006年从中国移居加拿大之前,他的年收入最多是4.1万元,他的妻子是一名文员。虽然他们的收入不高,但移民加拿大几年后,共有1.14亿加元陆续转入陈润凯在加拿大的银行帐户中。

陈润凯目前正在申请加拿大公民身分。他因涉谷俊山腐败案而被中国政府通缉,据称得到军方高层通报,隐藏原名陈子君(Chen Zijun,音译)逃离中国。

报道说,2016年陈润凯以156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一栋有山景和海景的豪宅,这与他女儿的住宅只隔几扇门。

他女儿在2012年以1,400万元购得此处豪宅,当时她只有25岁。她购房时没有贷款,当时填写的职业是“学生”。

陈润凯在2007年以不到230万加元的价格买了一套房子。当年他和妻子以原名陈子君、齐晨光(Qi Chenguang,音译)为联名共有人。他们去年以490万加元卖掉了这座房子。

为躲避中国政府通辑,陈家3口人购房时都改了名字。

陈润凯购买的海景豪宅之一 图源:OCCRP

陈润凯购买的海景豪宅之二 图源:OCCRP

多伦多星报和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告项目(Organized Crime and Corruption Reporting Project,OCCRP)启动了一项联合调查,首次确认陈润凯及其家人通过离岸空壳公司和香港货币兑换转移了数百万元来源不明的可疑资金,陈润凯及其家人正是幕后黑手。

据Business in Vancouver报道,BC省洗钱调查委员会在长达18个月的调研中发现陈润凯案,这是调研1000多个案例中最典型的一个,涉及被怀疑洗黑钱的一些重要方面,例如代人购买、模糊的公司结构、欺诈、分散资产(特别是房地产)及与有组织犯罪、腐败有关。

个案研究显示,陈润凯利用他的妻子、孩子和母亲,把资金从香港转移到加拿大、在温哥华购买豪宅和至少一间总部设于巴哈马的空壳公司。

陈润凯2006年移民来到加拿大,当时申报的家庭资产总额为125万元。

图源:OCCRP

加拿大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的一些报告显示,政府部门掌握有的资料与陈润凯申报的资料不一致。

2006年4月至2014年11月期间,陈润凯与家人收到从香港汇入的约1.14亿元资金,其中大部分金钱是通过以所谓的“A公司”汇来的,这实际上是一家在巴哈马注册并由他的母亲实质拥有的投资控股公司。该公司在3个账户中有3,460万美元。

文件还显示,他的妻子身份分别被列为家庭主妇、失业人士和CEO,他的妻子下令从瑞士、中国、新加坡和加拿大的一些机构转账。

FINTRAC报告显示,这些资金透过60次不同的电子资金转账、7次大额现金交易和两份可疑交易中转来。

根据个案研究,陈润凯夫妇在温哥华以200万至30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他们的第一间房子。而他们被列为学生身份的女儿在2012年购买了价值1,400万元的房子。

陈润凯在2016年以至少1,500万元购入第二间房屋,孩子也在同年购买了价值100万至200万元第二套房。

即便如此,除了购买这些房产,他们从香港汇入的约1.14亿元目前不清楚其他钱去了哪里。

图源:OCCRP

陈家在加拿大的投资增加了人们对非法海外资金流入推高房地产市场的担忧,公众对数十亿海外资金通过温哥华房地产市场洗钱(包括来自有组织犯罪集团的资金)讨论激烈,卑诗省政府于2019年成立了Cullen Commission,预计该委员会不久将提交其最终报告。

陈润凯的律师Lorne Waldman表示,虽然陈润凯在中国参与了一项有争议的土地交易,但没有行贿,而且陷入了涉及军队高官的“政治案件”中,陈润凯是无辜的。Waldman辩称,虽然陈润凯在2006年移居加拿大时申报的工资很低,但“此后有一个大的土地开发项目,这提高了他的收入。”

谷俊山的将军府 图源:OCCRP

至于陈润凯为获得加拿大公民身分而与联邦政府正在进行的法律诉讼,Waldman没有发表评论。一份判决书显示,陈润凯在成为永久居民之前,被加拿大移民当局指控“虚假陈述”和涉及“有组织犯罪”。

加拿大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Canada)的执行董事James Cohen提交材料称,国际洗钱影响了加拿大的各方面。他说:国际洗钱是推高加拿大房价的原因之一,民众认为有限的住房成了毒贩、诈骗犯和贪污犯的资金保险箱。我们不需要盖新房子去平抑楼价,只要把那些空置房屋的脏款清除掉就可以了。

2019年,卑诗省政府的一个专家小组估计,仅在上一年就洗白了超过70亿元的赃款,其中有53亿元是通过房地产洗白的,导致住房价格上涨约5%。这个问题也延伸到了加拿大的其他城市,特别是大多伦多地区,根据加拿大皇家银行经济学的数据,大多区的房价在2月份超过了温哥华,成为全国买房最贵的地方。Cohen说:大多伦多地区肯定有洗钱行为。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官场黑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