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李希二十大仕途堪忧,这厮官愤太大和广东官员矛盾很深

中共二十大前,被视为习家军成员的广东省委书记李希高调捧习,疑为高升做铺垫。不过有知情人披露广东官场本土派和空降派关系恶化。事关此前的广州砍榕事件,可能对李希有微妙影响。

李希捧习近平求升官

李希捧习求升官?

5月22日,中共广东省党代会开幕,省委书记李希在报告中大力捧习,称广东的成绩,靠的是习近平“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和“山高水长的关怀厚爱”。

李希的表忠无疑会被认为与谋求在二十大仕途更进一步有关。

李希虽然和习近平没有直接共事的经历,但他被视为习近平派系的重要成员,属于中共官场少有的“陕甘宁边区派”。

生于1956年的李希是甘肃两当人,而两当是习近平父亲习仲勋起家之地,李希为把老家两当开发成为红色景点出力不少。日后李希担任延安市委书记期间,又将习近平早年当知青的梁家河,打造成为现今官员趋之若鹜的朝拜地。在中共官场,这些政绩是高升的资本。

李希在甘肃曾任甘肃省张掖市委书记、省委秘书长,2004年12月后任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延安市委书记;2011年5月出任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两年后升任上海市委副书记。2015年,李希任辽宁省委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上晋升政治局委员后,同月接替胡春华任广东省委书记。

除了四大直辖市和新疆之外,广东也历来是地方官升入北京之地,过去张德江、汪洋和胡春华都从广东书记升任副总理。在中共二十大人事传闻中,李希是早前传可能进京任职的几名习派官员之一,不过他被认为比不上上海的李强和重庆的陈敏尔更获习信任。

最近在上海李强因为疫情问题可能仕途受影响之下,李希似乎有了机会。

广州砍榕事件传令习近平震怒

近期海外流传不少习近平的负面消息,被认为是中共内斗的放风,在距离北戴河休假不到3个月时,作为习派掌权的广东省,火力全开力捧习近平,不令人意外。至于表忠内容,每个省部级大员都要搞出自己的特色,李希选择的是“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山高水长的关怀厚爱”,马屁拍得很响。但广东省会广州去年发生一件据说令习近平震怒的事,也不得不提。

去年砍伐上千棵榕树引发广州官场洗牌,被认为是一场典型的“唯习是从”运动。

2021年12月13日,中共广东省纪委通报“广州市大规模迁移砍伐树木事件问责情况通报”,以破坏了城市自然生态环境和历史文化风貌为由,宣布对10名领导干部“严肃问责”。其中包括广州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和园林局长。

广州市在当日召开了领导干部大会,会议主题是学习习近平的“重要指示”。官媒发布了一篇近似于广州市领导班子公开进行自我羞辱的通稿,列举了广州官员反省的言论,其中最受关注的是一句:“没有做到时时事事处处与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要求对标对表。”

10天前的12月3日,广州市委书记和市长同时调整。书记张硕辅和市长温国辉均离任,由省委副书记林克庆接任广州市委书记,副省长郭永航代理广州市长。在当时有亲北京港媒《明报》指出,广州市领导的撤换与上半年市区砍伐榕树更换行道树一事直接激怒了习近平本人有关。

也有说法认为,广州一把手同日被换,不一定与伐树事件有关。背后可能有别的复杂的因素。比如事涉恒大,说是地方官员没有管理好当地财阀,所以就连坐。但至少从官方通报内容以及官员的反省言论看,撤换大批官员的实际原因确实就是那些被砍伐的榕树,而且是习近平亲自干预了事件。

知情人:砍榕事件处理不公 本地官员和空降派关系恶化

与广州官场熟络的知情人近日对笔者披露,上次砍榕事件,在整个广东官场、特别是广州官场余波未了。民间认为本地人、原广州市长温国辉和一众被处理的下层官员有点冤,因为决策者是外来书记张硕辅。

据称,砍榕事件,看似是官员逆了习的环保指示,但广州人认为不是什么环保,根本就是外地的空降兵不了解广州风水习俗,这种人事安排本身就是打脸最高层的。

知情人说,近年广东本土官员像做奴隶,外地官员甚至动辄公开斥骂下属本土官员,本土官员多有不满,但敢怒不敢言。

该人士直言中共官场“完全烂透了”,“谁进去都变坏”,但还是不断有人拚命进去,因为利益为大,进去就是铁饭碗,哪怕在里面也是凶险,分分钟被排挤,或成为上级的替罪羊。

据《南方日报》报道,5月22日,李希参加广州市代表团讨论党代会报告,李希要求,在实现习近平总书记赋予广东的使命任务上担起广州责任,展现广州作为。

李希的话似意有所指。

5月22日出席广东党代会并在主席台前排就座的除了李希为首的现任广东高层,包括王伟中、黄楚平、王荣、孟凡利、林克庆、宋福龙、张福海、黄宁生、叶贞琴、陈建文、张虎、王守信等,全部是外省人。

参加会议并在主席台就座的还有一大帮前广东高层,基本上是广东本土或长期在广东工作者,如朱小丹、黄龙云、高祀仁、黄华华、张帼英、卢钟鹤、欧广源、林树森等。在广东官场,这些人还有一定影响力。

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习近平清洗广东本土派 生态环保也成整肃工具

中共十八大之前,广东地方势力盘踞的一个例证就是省长一职紧攥在手,未曾旁落外地人。因而有“广东帮”之说。但过去五年来,中共广东省委改组,任命外来人员担任省内关键职务,逐步清除本土官员,成为外界研究习近平清洗本地势力的有代表性的案例。

按传统说法,广东本土的地方势力主要分为客家、潮汕、广府三大势力,其中又以1949年后曾任广东省政府主席的中共元帅叶剑英为代表的“客家帮”势力最大。在1980至1990年代后,广东本土的地方势力一度发展到顶峰。叶剑英的长子叶选平和次子叶选宁前几年先后离世,叶家势力走向衰微,这和广东本土官员的衰落势头基本一致。

中共广东第十二届省委常委会中,自广东汕头人郑雁雄2020年7月调香港后,整个省委常委班子已全部是外地人。

现在广东省高层当中,却有三名山东人,包括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孟凡利、广州市长郭永航,现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常务副省长张虎。

在2014年之前的30年里,所有广州的党委书记也都是当地人,或者已在当地长期任职。在万庆良落马后,河北人任学锋、湖南人张硕辅、湖北人林克庆,先后被空降到广州。

已调往新疆的马兴瑞曾是广东第一位非本地人当省长,然后是现在同样非地人的王伟中。现任广州市长郭永航则是朱森林之后,第一位非广东籍的广州市市长。但朱森林任广州市长前曾长期在广州任职。

外地人空降治粤,也对应粤语和粤文化被北京压制,包括广东人独特的风水学内涵,根源是对神灵的敬畏,和国内其它地方还不一样,特别粤文化与北京看重政治的文化有很大差别。

比如,据民间说法,榕树是广州人的风水树,万物有灵,斩不得!但习近平提出的“两山论”,即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说是环保观,其实只是一种官场政治文化,甚至现在已沦为官场整肃工具。

问题是,广州砍榕事件,经由李希出手处理了一批人,但谁都知道,广州是广东省委所在地,上千棵榕树倒下,李希等高官每天开车来来往往,不可能不知情。拿广州官员开刀,难道李希没有责任?从现在收到的广东官场信息看,李希在广东面对的官怨,和李强在上海封城有些类似,起码是官心不服,会被反习派抓到把柄,只是危机程度不同而已。至于是否对其仕途有影响,还有待观察。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