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下课谣言将很快被验证!解放军不站边,只拥护党内斗争的胜者!

习近平头像在网易、新浪、百度、今日头条突然全部消失。

中国对美政策180度大转向。

习近平和俄罗斯结盟政策被党内批判。

习近平清零运动即将被叫停!

习近平下课谣言很快将被验证!

《解放军报》发文解读“夺门之变”、点赞于谦,何意?

10月11日,《解放军报》发表了一这篇《常令名节不堕地》的文章,文章一刊出,人民资讯等一些媒体转载,不少人也纷纷谈了自己的读后感。

    我一介布衣,属消息不灵通人士,这里只将这篇军报刊发的《常令名节不堕地》全文转发到这里,供大家鉴赏——

明朝名臣于谦在《静夜思》中写道:“豪华一去难再得,壮气销沉土一丘。但令名节不堕地,身外区区安用求。”【注】

大意是,富贵失去了固然难以再得到,但如果人的壮志消失了,虽生犹死。只要能保持名节,其他一切都不足计较。常令名节不堕地,在今天仍有现实意义。

名节重于泰山,利欲轻于鸿毛。于谦身居官位多年,始终清正廉洁,恪守名节,以至于死后家无余财。

“土木堡之变”发生后,在明英宗被俘、人心惶惶之际,于谦甘作“救时宰相”,提出“社稷为重,君为轻”,主张立新君景帝以绝敌要挟,积极备战迎敌,使明室转危为安。

在明英宗策动“夺门之变”时,于谦为顾全大局、巩固社稷,手握重兵却“屹不为动”,即使含冤入狱,也不作争辩。高高者天,皎皎者心,于谦不畏死、不顾生,名垂千古,受人敬仰。

“名节之于人,不金帛而富,不轩冕而贵。”人之名节不会因财多而增加,也不会因官高而提升。

崇尚名节,当不忘平生之言,常养浩然正气;砥砺名节,应怀天下之志,不为一身之谋。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诸葛亮,到耿耿丹心、精忠报国的岳飞;

从坚韧不屈、秉持汉节的苏武,到不附权贵、铁面无私的包拯,一个个都是在风斜雨急时持镇定之操守、忘名利之诱惑,尽显名节之美。

名节蕴含着立身之本、生命之魂、为政之道,绝不是可以买卖的东西。有志之士宁可在清水里当沉泥,也不愿在浊路上当飞尘;无节之人则相反。

唐代司农卿赵履温,巴结权门,一心讨好安乐公主,不仅帮其抢夺百姓田园建定昆池,还经常不分早晚为其拉牛车。

南宋末年,湖州副州官蹇材望在元兵即将攻城之际,带着刻有“大宋忠臣蹇材望”的锡牌假装投水报国,其实是出城投降了。

这些人为了虚名微利,不惜名节,追逐纷华,早已臭气熏天、丑态百出。清浊必异源,凫凤不并翔。不一样的人格映射不一样的天地。

名节好比易碎孤品,容不得半点马虎;如林中甘泉,少不得积聚蕴蓄。一旦受损,真宰渐无。长此以往,或是非不明,或荣辱颠倒,或利令智昏。

一定意义上讲,能否常令名节不堕地,就是区分高尚庸俗之人的分水岭,就是衡量德高品劣之官的试金石。

崇尚名节历来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基因,亦为滋养民族灵魂的厚德文化。先辈英烈尤重名节,在革命实践中不断丰富着名节的底蕴,传递着名节的温度,把名节熔铸成特有的政治品格。

甘肃早期革命领导人之一王孝锡,浴血播火,“我的主义,驱使我不能一刻停留”,在通往刑场的路上,身上被刽子手砍得遍体鳞伤,仍高呼“共产党万岁”。

抗日英雄赵伊坪,在与日军激战时落入魔掌,虽然遭到严刑拷打,依然英勇顽强,“我宁可站着死,不低高贵头”,直至被敌人放火烧死。

新中国成立初期,钱学森被美国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扣留5年,期间他不为迫害所惧,不为利诱所惑,心心念念冲破藩篱归故国,最终为党的事业奉献一生……

这些人用喷涌的鲜血、无畏的勇气铸就的名节,气贯长虹、光照日月,成为党史军史中鲜亮的底色。

珍惜名节既是党员干部安身立命的基本要求,也是成长进步的必修课。然而,个别同志在珍惜名节上,做得还不尽如人意。

有的不在练兵备战上谋打赢,而在琢磨领导的“意图”上费心思;有的虽能笃行一时,但不能持之以恒,随波逐流,重“名气”轻名节;

有的被诱惑于“始”,蜕变于“隐”,趁机钻空子,入“圈子”,在义利纠结中迷失自我。

行有愧怍,节操自当受损;心机不正,人品定会蒙羞。如此,还想撑起一个大写的人字、逃出历史的公议,岂不是一厢情愿、痴人说梦?

“花不知名难品第,竹因有节更清高。”为官为将者应时时吝惜名节。涵养名节,贵在坚守;保住名节,难在坚持。

党员干部只有内不愧心、外不负俗,交不为利、仕不谋禄,常令名节不堕地,才能在“练”字上心无杂念,在“战”字上奋勇当先,不忘初心、不改初衷、不移志向、不丢本色。

明朝于谦

【注】历史典故:

“在明英宗策动‘夺门之变’时,于谦为顾全大局、巩固社稷,手握重兵却‘屹不为动’,即使含冤入狱,也不作争辩。”

资料显示,“夺门之变”,也叫夺门复辟、南宫复辟,是明代宗朱祁钰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发生的一场政变,太上皇朱祁镇成功复辟,夺回皇位。

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明代宗朱祁钰病重。十六日夜,石亨、徐有贞等大臣带一千余士兵偷袭紫禁城,撞开南宫宫门,接出英宗直奔东华门。守门的武士不开门,英宗上前说道:“朕乃太上皇帝也。”武士只好打开城门。

黎明时分,众大臣到了“奉天殿”,只见英宗坐于龙椅之上,徐有贞高喊:“太上皇帝复位。”史称“夺门之变”或“南宫复辟”。

英宗复辟后,朱祁钰被迁至西宫,不久去世。

(完)

《解放军报》的这篇文章发表后,有“狼头李树身LS”的网友,在知乎上发表“荐读《常令名节不堕地》”的读后感——

10月11日,《解放军报》发表《常令名节不堕地》一文,读后有感想如下。

从该文开篇所引用的明朝名臣于谦在《静夜思》一文中“豪华一去难再得,壮气销沉土一丘。但令名节不堕地,身外区区安用求”这话来看,其意已经能让人略知一二了。

尤其是该文对于谦所言的阐释,则更能让读者产生醍醐灌顶般的启发:“大意是,富贵失去了固然难以再得到,但如果人的壮志消失了,虽生犹死。只要能保持名节,其他一切都不足计较。常令名节不堕地,在今天仍有现实意义。”

从明史资料上看,笔者认为于谦的“令名节不堕地,身外区区安用求”此言,应该是发自他对明朝著名的太上皇复辟事件,即“夺门之变”的一种真实的心灵感应。

该文以明朝名臣于谦为主角,谈论“保持名节”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也由此顺理成章地描述了明朝的“太上皇复辟”那个著名事件——“夺门之变”的始与终。

所谓“夺门之变”,是指明朝太上皇朱祁镇发动复辟政变夺回皇位。而此时手握重兵的于谦,在明英宗策动政变时,“为顾全大局、巩固社稷,手握重兵却‘屹不为动’,即使含冤入狱,也不作争辩”。

大明朝共有十六帝,但只有朱祁镇当过两次帝。原因是当年瓦剌进犯,朱祁镇听信宦官之言亲征,结果反而成了俘虏。

在此危难之际,于谦等人请太后出面立了太子的弟弟朱祁钰为帝,并阻止了瓦剌以皇帝为砝码的阴谋。

之后在于谦的指挥下,获得了北京保卫战的成功,瓦剌也只得将朱祁镇放回。在朱祁镇被放回之后,他就成了太上皇。

可是,不久在石亨等人的帮助下,朱祁镇又夺回了皇位,这次变故就是“夺门之变”。

其实,“夺门之变”也叫做“夺门复辟”、“南宫复辟”,它是发生在明代宗朱祁钰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的一场政变。

当时,明代宗朱祁钰病重。正月十六日夜,石亨、徐有贞等大臣带一千余士兵偷袭紫禁城,撞开南宫宫门,接出英宗直奔东华门。

守门的武士不开门,英宗上前说道:“朕乃太上皇帝也。”武士只好打开城门。

黎明时分,众大臣来到了“奉天殿”,只见英宗坐于龙椅之上,徐有贞高喊:“太上皇帝复位”。英宗复辟后,朱祁钰被迁至西宫,不久去世。

笔者认为,《常令名节不堕地》文中的重点,应是:“名节重于泰山,利欲轻于鸿毛。于谦身居官位多年,始终清正廉洁,恪守名节,以至于死后家无余财”;

“在明英宗策动“夺门之变”时,于谦为顾全大局、巩固社稷,手握重兵却“屹不为动”,即使含冤入狱,也不作争辩。”

所以,该文才会如此浓墨重彩地赞美“含冤入狱,也不作争辩”的于谦:“高高者天,皎皎者心,于谦不畏死、不顾生,名垂千古,受人敬仰。”

读毕凝思:上述赞美之言,符合“ 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理念。

之前几天,网易的“史海扑通”也曾发文谈过这个历史事件的文章:《夺门之变,于谦为何不阻止》,我转发于此——

明代时期发生过一场让人惊心动魄的夺门之变,在那个夜晚,于谦在干什么?为何不阻止这场政变?

景泰八年正月十七,石亨、徐有贞等人发动夺门之变,闯进南宫迎接太上皇朱祁镇复辟。

据说石亨等人复辟行动的时候,于谦之子于冕急匆匆赶来告诉于谦,希望父亲赶紧想个应对之法。

谁知于谦不仅不在意,还呵斥道:“小孩子懂什么国家大事,一切自有天命!”

所以直到石亨等人行动成功,于谦一直坐在家里,什么也没做,直到早朝时间到了,才慢慢整理朝服,上朝去了。

于谦很清楚等待他的是什么,单就北京保卫战时,以“社稷为重,君为轻”为由拒绝给朱祁镇开门、以及后来并没有力争迎回朱祁镇这两件事,就已经得罪了朱祁镇。

可想而知,倘若朱祁镇再次复位,即使不杀于谦,他也免不了被罢官或流放的命运。那么于谦为什么什么都没做呢?

这里涉及到两个问题,一个是于谦能做什么,另一个于谦是愿不愿意做。首先,从于谦这个兵部尚书的岗位职责来看,于谦真的是什么也做不了。

很多人以为,于谦是明代宗朱祁钰最倚仗的大臣,权柄很大,怎么可能什么也做不了呢?事实上,朱祁钰对于谦的信任远没有我们以为的那么大。

从于谦在国家重要场合上的站位变化就能看出,朱祁钰对于谦的信任是逐步降低的。起初于谦以“社稷功”,深受朱祁钰倚重,站位上仅次于老臣宁阳侯陈懋之下居第二位。

随着朱祁钰帝王稳固,于谦的位次开始下滑,先是排在老臣王直、金濂之后,景泰三年之后,于谦的前面已经站了一堆人了,像老臣胡濙、王直、内阁的陈循、高榖都能站在于谦前面。

这个位次变化最主要的原因是于谦反对朱祁钰易储。朱祁钰登基初,太子还是朱祁镇的儿子朱见深,朱祁钰皇位坐稳之后,便想封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太子。

但是易储大事需要得到朝臣的支持,于谦不支持,朱祁钰就得拉拢其他大臣,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加官进爵。

景泰二年底,景泰帝就着手准备易储,他先是晋升陈循、高榖为少保,三年初又晋升胡濙、王直为少傅。

似少保、少傅、太保、太傅这种虽是虚衔,但放在以前,文臣很少能活着就得此殊荣,朱祁钰别的没有,给这些虚衔倒是很慷慨,谁也抵不住诱惑。

这样,易储时,即使于谦不同意,也是少数服从多数。你看,虽然朱祁钰半路赶鸭子上架当的皇帝,没有经过任何帝王之术的培养,但制衡之术大概做了皇帝就能无师自通吧。

武将上,朱祁钰最信任的就是石亨了,石亨因北京保卫战有功,直接从武清伯升为武清侯,而且景泰七年、八年几次重大祭祀,朱祁钰都是派石亨代为祭祀的。

最可笑的是,夺门之变当晚,朱祁钰听到声响,竟然问,是不是于谦?而他最信任的石亨却早已另寻靠山,带头背叛他的急先锋。

所以于谦手里的权力只限于兵部尚书一职所能管的事,达不到手眼通天的地步,自然也无法提前探知有关夺门之变的消息,况且具备刺探情报能力的锦衣卫和东厂都没能提前获得情报,又让于谦准备什么呢?

至于石亨带的人是守卫皇城的军队,是天子亲军,兵部尚书是管不了的。于谦负责的只是京营的军队,但是调兵必须得有圣旨,随意调兵等同于谋反。

那么石亨为什么可以指挥军队在皇宫里横冲直撞?因为石亨说我有太上皇的旨意,太上皇的旨意当然也是旨意。太上皇这种敏感人物下的旨意是不好轻易得罪的,所以无人敢拦。

而于谦呢?连秘密上疏皇帝的特权都没有,大晚上的上哪儿请旨,就算请来了可能也来不及了。所以于谦真的是无能为力,只能接受复辟这个事实。

再说第二个问题,如果于谦想管,以他的口碑声望,从京营带兵进宫勤王能不能做到?肯定能,但是于谦不愿意这么做。

因为这不符合于谦“社稷为重”的思想原则。社稷稳固是于谦做任何事时首要考虑的,远高于个人生死荣辱,所有他才能在朱祁镇被俘,人心浮动时,挺身而出坚决保卫北京。

这点与石亨等投机小人不同。试想如果于谦带兵进宫勤王,最后的结果可能是什么?

石亨等人败亡,朱祁镇也因此面临万劫不复,朱祁钰势必不会放过朱祁镇,甚至皇位也不能再考虑朱祁镇的儿子了。

搞不好这些于谦都看不到,因为朱祁钰本就不那么信任于谦,于谦又擅自无旨调兵进宫,这样的权势定会让君王忌惮,一个谋逆罪名就可以杀了于谦。

而朱祁钰重病缠身,时日无多,又膝下无子,皇位最后只能从藩王子嗣中挑选来继承。那么一场政变,所有人都死了,最后还剩下什么,只有社稷动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