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到处是灰犀牛,中南海担心的已经出现 – 习近平根本没有能力处理

沈巍评论分析文章:“动态清零,喊个不停,资本归零,民生凋零。”中国经济在中共当局极端的封控政策下,已经满目疮痍。4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提出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提到要促进房地产及平台经济的健康发展。

但是,中共当局的话时常要反着听,中共政治局会上提出要稳增长、稳就业、稳物价,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防止各类“黑天鹅”、“灰犀牛”事件发生,这反而说明中共当局已经发现稳不住了,已经出现很大问题了,所以才说要稳住。

什么叫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就是看到这个底线快破了。很多人认为,房地产崩盘或者或硬着陆是中国最大的系统性风险,其实风险还不止于此。

房地产系统性风险已经传导至金融系统 

4月中旬,中共官方研究机构的一位人士认为,系统性风险的触发条件主要是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出现风险,房地产公司实际上就一个资金池,主要靠融资扩张,也是类金融机构,恒大、融创都可以算是系统性金融机构。类金融机构的负债如果占到GDP的1%就应该列为系统性金融机构,因为全国GDP下降3%就被认定为发生债务危机,如果这家企业出现风险,上下游的衍生影响可能超过3%。

仅恒大一家的总负债就接近2万亿,其中银行贷款5300亿,应付供应商货款逾6000亿,还有信托、债券、商业票据以及数千亿的表外融资,恒大最终很可能是资不抵债。恒大号称有2亿平米的土地储备,但是一些土地因为没有缴纳土地出让金或者闲置两年没有开发,已经被地方政府收回,在海南的违建项目也被政府没收。现在,恒大希望各地政府与之签订协议,负责把各地的资产债务一起抱走,但进展极为缓慢。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

2021年9月恒大暴雷至今已有7个月,房地产的风险还在逐步加大,今年4月全国排名第三的融创地产爆发债券违约,更标志着房地产危机加剧,中共当局的纾困政策因为银行、资产管理公司以及地方政府的抗拒而无法实施。

目前债券违约的知名房地产公司已经近20家,总负债至少数万亿,加上拖累的上下游企业就更大。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出台取消限购等刺激政策,但收效甚微,防疫中很多售楼处都还关着,销售怎么可能回暖。克而瑞数据显示,4月百强房企单月销售金额环比下降16.8%,同比下降59%,1—4月累计销售金额同比下降50.3%。

如果这样下去,去年房地产销售17万亿,今年连10万亿都保不住,这意味着大量房企将破产倒闭。但是至今,房地产的风险在银行贷款、信托融资中并未充分体现出来,大部分不能按时归还本金,甚至不能偿还利息的房地产融资被展期了,并没有进入不良贷款。

按照银行的贷款五级分类,分为正常类、关注类(损失概率5%、)、次级类(损失率30-50%)、可疑类(损失率50-75%)、损失类(损失率75-100%)五类,后三类归为不良贷款。

按照规定,贷款的抵押物、质押物价值下降;借款人或有负债(如对外担保、签发商业汇票等)过大或与同比大幅度上升;本金或利息逾期(含展期)90天,就应该进入关注类,现在房地产公司普遍资产价值下降,表内表外负债率明显过高,大部分都应该进入关注类贷款。本息逾期90天(也就是三个月)—180天的应计入次级类,逾期180天以上的应计入可疑类,预计无力还款的则计入损失类。

去年十月以来,房企美元债大面积出现违约,连利息都要展期,按照逾期三个月不能偿还本息进入不良贷款计算,现在就应该有不少房地产贷款进入不良。但是,一旦进入不良,银行的业绩以及员工个人的奖金都会受到影响,所以很多不良贷款实际上是被掩盖了。

中国房地产 - 烂尾楼
中国房地产 – 烂尾楼

一位房地产公司老总称:“我们主要有两家贷款银行,都给展期了,一家审批的很慢,一家一天就办好了,不展期银行也没有办法。”这家公司在拥有写字楼及酒店,受疫情影响非常惨重,正在大幅压缩不必要开支,在他看来还贷得几年之后了,即使企业从ICU出来也不可能马上活蹦乱跳。

2021年六大国有银行的年报显示,虽然房地产不良率略有上升,但是整体业绩亮眼,整体不良率只有0.82%(邮储银行)—1.48%(交通银行),这一数字并不真实。经济不好,银行业绩好,道理上说不通的。

银保监会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银行业累计处置不良贷款8.8万亿元,超过之前12年总和。2021年银行业累计处置不良资产3.13万亿元,同比增加0.11万亿元,再次创造新高。如果银行贷款资产质量好,为何还要处置这么多不良资产呢?

目前中国共有5家全国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包括中国华融资产、中国信达资产、中国东方资产、中国长城资产和中国银河资产。虽然中共央行一再催促AMC向房企纾困,但是至今动作迟缓。

据媒体报道,信达看了恒大很多项目,认为没有能赚钱的;长城看了佳兆业20多个项目才挑了两个;融创称要把上海、北京最好的项目拿出来与信达合作,至今也没进展。这恰恰说明房地产公司负债率太高,房子又卖不出去,接盘之后没有利润。能纾困的就是一些负债率不高且地段好、售楼没风险的项目,所以市场化纾困才难以推进。

最大的系统性风险:银行—财政—土地—城投是一家

中国农地因为房地产热大量减少
中国农地因为房地产热大量减少

“房地产是地方财政的护城河,房地产不行了,土地卖不出去,不仅仅是地方财政没钱的问题,会带来一系列影响,比如现在一些地方的政府引导基金都资金紧张,没钱投资了。”一位金融界人士称。

去年3月中共当局开始搞第一批集中供地,但一二月还是正常供地,且3月份第一次集中供地时大家还在争抢,所以去年一季度土地出让金收入颇丰,今年第一批集中供地普遍拖到4月份,所以一季度各地的土地出让金收入非常少。官方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除了北京土地出让金增加之外,其他全部省份同比下降,平均下降57%,上海、重庆、天津的降幅超过90%。

实际上,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地方政府卖地就很困难了,很多是靠着地方城投举牌来托市,土地出让金虽然计入财政收入,但钱实际上是从银行借的。这种“财政空转”只能创造数字,却不能带来收入。

去年中国的土地出让金收入为8.7万亿,这部分计入政府性基金收入,占整个财政收入的1/3。今年的财政赤字是按照去年的土地出让金收入测算的,没有考虑到今年会大幅下降,如果土地卖不出去,财政赤字将增加数万亿。

在出口、消费疲弱的情况下,中共当局今年主要是靠着基建拉动投资,投资的主体是地方城投,今年定下的3.65万亿专项债是经过人大预算审批的,不可能再扩大规模,所以地方政府要是没钱了,基建拉动力度也很难加大。今年,连深圳都给公立学校教师降薪了,其他地方的困难程度可想而知。所以房企称,房地产倒了,撑不住的实际是政府。

地方城投为政府托市拿这么多地干什么呢?一位金融界人士评价称:“将来房地产就是国进民退,但是造那么多房子卖给谁呢?放在那里搁着,或者当保障房,相当于政府自己‘内循环’了——政府高价卖地,推高了房价,向地产商收税,向消费者收税,最后70%的房地产销售款都回到政府兜里了,政府确实应该为房地产兜底。”

在他看来更为滑稽的是,“政府刚刚提出房地产是实体经济,难道之前它不是实体经济吗?房子是人们最大的消费品,房地产创造了价值,至少它的资产和价格是透明的,而城投里面是什么,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不能打开,打开后全是烂账。但现实的情况是,房地产倒了,更烂的城投反而没倒,完全是靠着政府信用在支撑。说什么区分政府显性负债、隐性负债,再区分城投也是政府债务,因为最后必须得政府兜底。”

银行与财政不分,财政依赖土地,城投依赖财政和银行贷款,这一链条紧紧绑在一起,一旦断裂就是最大的系统性风险。大家都知道城投不行,政府知道,银行知道,信托公司知道,但为什么还要给城投融资,就是赌政府信用不会倒,这就是逆向选择。这两年是城投还债高峰期,贵州城投连利息都已经还不上了,可见风险只是被掩盖了而已,外表的光鲜之下都是破败不堪的蚁穴。

一位银行人士则称:“房地产和城投占了银行新增贷款的一半,如果这些都不做了,银行的钱就贷不出去了,制造业主要是民企,风险更大。和体验消费相关的企业都不行了,比如餐饮、旅游酒店、影院,都在申请利息延期。”

银行界普遍反映,现在市场上资金非常充裕,央行货币投放非常充裕,利率也较低,但是找不到符合条件的贷款主体,很多银行苦于完不成贷款任务。原来贷款通过房地产管道出去,一年卖17万亿房子,经济一下子就刺激起来了,现在这个管道没有了,不知拿什么刺激了。

不断破防的底线

最近,股市破3000点,人民币破6.5,3月出口增速下降、社会零售总额负增长,进口能源及粮食价格却在飞涨,加之上海疫情爆发,这一切都超乎中共当局的想象,中共“两会”上刚制定的经济措施不顶用了。所以,中共“稳”字后面添加的内容越来越多,其实就是不稳定因素太多,而且这些下跌之间正在形成共振,投资者称,现在是“楼股债汇”齐跌。

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中共高层的争议也非常之大,各部委态度也不同,住建部喊控制房价,却不管房地产公司死活及金融风险,央行与证监会则关注金融风险,但却认为房地产公司破产应该住建部管,央行不插手,这些拉锯与博弈就造成今天这样一个局面,7个月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或许是股市和汇率下跌把中共高层吓住了,意识到不能瞎折腾了。在4月29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前几天,互联网平台已经接到中共网信办通知,5月6日将召集各公司主要负责人到网信办开会。市场预期,在目前经济如此差的情况下,可能会出台利好政策,至少不会比现在的政策更差。4月29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印证了这一点,当日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股票大涨,上证指数也收复3000点,恒生指数上涨近10%,人民币兑美元也有所上升。

但是人民币并未稳住,5月2日再度下跌,人民币兑美元在岸报价6.6,离岸报价6.6844。市场普遍认为,4月出口数据会更难看,如果5月还不复产,供应链还不能恢复,外贸企业就快撑不住了。连义乌都要封城、联邦快递等都不往上海发货了,进出口业务都很难做了。

但是,中共政治局会议依然强调坚持“动态清零”,这令市场非常担忧,中共为了清零已经不管不顾了,很多城市只要出现一个或几个人感染就实行全市静态管理,上海、杭州已经启动48小时一次的常态化核酸检测,北京五一期间取消堂食,街上十分冷清,偌大的购物中心也没有几个人。

中共抗疫已经进入第三年,受疫情冲击最大的旅游、餐饮、酒店、航空等行业已经不堪重负。国航、东航、南航三大航空公司2020年累计亏损293亿,2021年累计亏损400亿,今年一季度已经累计亏损200亿,亏损面不断扩大,山东航空从去年开始就已经资不抵债。突如其来的停飞、不断的全员核酸检测以及高企的油价,让民航业遭遇最严厉的重创。

今年造成132人死亡的东航“3.21”空难并非偶然,在此之前已有数家航空公司发生问题,只是没出事故而已,这和整个民航系统的经营状况、人员的心态都有关系。对于中共民航局来说,航空公司是否盈利都是次要的,航空安全才是第一位的,东航空难实际上是破了民航局的底线。

除民航业之外,今年全面亏损的行业还包括受煤价上涨所累的发电企业、因规模扩张太快导致肉价下跌的生猪养殖企业,受疫情影响的餐饮、旅游、酒店等行业。商超行业虽然没有全面亏损,但盈利水平回到十年前的2012年。

这些行业都是涉及到大量就业的重要行业,现在都是几百亿上千亿的亏损,生存异常艰难。难怪网友称,将来守护中国经济的只有核酸产业和基建(方舱)了。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