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徐鸣揭薄谷开来杀死其洋情人的真正原因:怕奸情败露影响薄熙来进入常委会

《薄熙来大秘徐鸣真正的罪名应该是“妄议中央”》一文中,介绍了日前才被中共最高检宣布起诉的徐鸣当年在重庆任职期间,曾经是薄熙来最信任的两个贴身跟班之一,另外一个就是薄谷开来喂毒杀人的从犯张晓军。按照当年商务部一个和徐鸣“走得很近”的人士的说法,当时身为政治局委员的薄熙来在重庆任职期间每次回北京开会,无论随从多少,徐鸣和张晓军都是必不可少的。

徐鸣揭薄谷开来杀死其洋情人的真正原因:怕奸情败露影响薄熙来进入常委会

网上可以查找到一篇标题为《张晓军狱外现身 曾协助谷开来谋杀》的文章,说的是2018年1月20日出版的英文《南华早报》刊登的一篇文章报道说,有知情人士向该媒体透露,(时年)39岁的张晓军参加了在八宝山举行的薄一波逝世11周年悼念活动:“这是张晓军首次出现在这样的(薄氏)家庭活动上。他为薄家工作的时候从来没有被纳入过这样的活动。但是他过了一段艰苦的日子,牺牲了很多 — 他为了薄家坐了5年牢。”

在此之前,中国内地的“搜狐新闻”等多家媒体曾于2017年11月刊登报道说,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裁判文书显示,8月15日,安徽蚌埠中院做出刑事裁定,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的张晓军获减刑8个月,这已是他第3次获得减刑;之前,分别在2014年8月28日获得减刑6个月,2015年11月获减刑1年。

进入中国的百度百科,居然有张晓军的词条,用括号注明是“尼尔·伍德死亡案涉案嫌疑人”;而且还配有张晓军当年在法庭上受审的照片。词条内容是:张晓军为薄家勤务人员,薄谷开来及其子薄某某与英国公民尼尔·伍德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威胁到薄某某的人身安全,遂与张晓军共同投毒杀害了尼尔·伍德……。

 

一位长期接近薄家的人士当年曾向笔者介绍说:外面有报道说,张晓军原本是谷开来父亲谷景生的卫士,隶属总政保卫部;谷开来将其转到中央警卫局,派到了薄熙来身边,成为最受谷开来信赖的身边人……。其实,不要说谷开来,就是薄熙来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后,也不能有在总政治部和中央警卫局 — 其实也就是总参谋部之间,随意调动和安排人事的权力。

事实上,这个张晓军本是中央警卫局当年安排给薄一波的警卫人员之一。不清楚当时是中央警卫局特意还是巧合,这个来自山西谷城的张晓军向薄一波报到的第一天,就因为其“乡音未改”而受到薄一波的特别喜爱,随被分工“内勤”,实际上就是负责“首长”的吃喝拉撒。

试想,如果这个张晓军当初是薄谷开来安插到薄熙来身边的、薄谷开来父亲的原卫士,这个张晓军出狱之后怎么会继续被薄家人善待,并有资格出席对薄一波的怀念活动?

薄一波是2007年1月去世的,享年99岁。据说他病重去世之前曾表示,自己只奢望再多一年的寿命就行,一是为凑个整数,活满一百岁;二是为看到党的十七大的召开。其实,是为了活着看到自己的政治接班人薄熙来进入中央政治局。

徐鸣揭薄谷开来杀死其洋情人的真正原因:怕奸情败露影响薄熙来进入常委会

谷开来在法庭的画面

薄一波去世后,张晓军表示自己舍不得离开薄家。此时已经自信肯定会在十七大上“更上一层楼”的薄熙来便指示张晓军,先向部队递交复员申请,脱下军装后再从长计议。

另外,有内地网贴上说,张晓军原是薄一波警卫员,薄一波去世后薄熙来就向中央警卫局把张晓军要到自己身边了。其实,这是只其一,不知其二:只知道这个张晓军原本是薄一波的警卫员,但不知道即使是正国级领导人,也不可能向中央警卫局点名指定某人给自己当警卫员,这是犯大忌的。事实是,当年已经是超龄服役的张晓军被批准复员时,薄熙来已经进入中央政治局并到了重庆,于是张晓军便被重庆市委安排了“市委工作人员”身份,同时把他复员后已经被退回其原籍山西古县的户口迁到重庆市,落户市委所在地渝中区,从此开始为薄熙来个人及家人服务。

笔者过去在介绍中共公安系统的文章中曾特别强调了,习近平从当年在福建任职时即非常器重的王小洪,现在出任了公安部党委书记和常务副部长的同时,还继续兼任着公安部特勤局局长。

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可以上网输入“公安部特警局”六个字,所见到的无论是维基百科,还是百度百科的介绍内容,都是说它的“职责任务”,或者说“警卫对象”,主要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中的“四副两高”及访华要人。所谓“四副两高”,具体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但仔细分析一下,如果说全部都是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出任的国务院副总理是由公安部特勤局负责警卫的话,那么同为政治局委员、同时也还身兼中央书记处书记身份的,诸如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组织部长、中央宣传部长……等,由谁来负责警卫呢?

薄谷开来杀人案中的从犯,原重庆市委办公厅工作人员张晓军

薄谷开来杀人案中的从犯,原重庆市委办公厅工作人员张晓军。(视频截图)

事实上,这个公安部特勤局,也就是原来的公安部警卫局的警卫对象并不包括所有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也就是说,它的警卫对象首先只是副国级,其次是只限于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务委员,以及同样享受副国级待遇的最高检察长和最高法院院长。而所有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共政权的一级党国领导人一样,都是由中央警卫局负责警卫。

维基百科的相关词条说,中央警卫局的职责是“保卫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主要领导人的人身安全,包括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国务院总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等”。

这种说法才是准确的。

而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所有有幸跻身中央政治局的地方大员,无论他们身处何处,或上海、或北京,或广东或天津……,当然也包括当年在重庆的薄熙来,其身边警卫人员也都是由中央警卫局统一安排。

而当年以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身份主政重庆的薄熙来,对中央警卫局给他安排的警卫人员也不能说是完全不信任,但与对张晓军的信任程度绝不能同日而语。而这位张晓军也是因为深受薄家两代人的知遇之恩,所以也就知恩图报,主人让他干啥就干啥,包括喂毒杀人。

2012年8月10日,中国墙内大小媒体同步转发了新华社的《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案庭审纪实》,并配发薄谷开来和张晓军被一前一后押进法庭的照片。起诉书指控薄谷开来及其子薄某某与英国公民尼尔·伍德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威胁到其子薄某某的人身安全,遂与被告人张晓军共同投毒杀害了尼尔·伍德。

合肥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薄谷开来和张晓军采取投毒手段杀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本案系共同犯罪,薄谷开来是主犯,张晓军是从犯。

原国家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鸣

原国家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鸣。

公诉人出示的张晓军供述称,2011年11月12日,薄谷开来让我联系尼尔·伍德,说要见他,并把他接到重庆。尼尔·伍德说他也想见薄谷开来,但要看时间安排……。2011年11月13日,张晓军陪同尼尔·伍德从北京来到重庆,并将其安排在重庆市南岸区南山丽景度假酒店16栋1605室入住。当晚,薄谷开来在自己的住处准备了装有含氰化物毒药的玻璃瓶和装有毒品胶囊的药瓶,并将装有毒药的玻璃瓶交给张晓军。

当晚21时许,薄谷开来、张晓军携带装有含氰化物毒药的玻璃瓶和装有毒品胶囊的药瓶以及酒、茶等物,来到尼尔·伍德入住的酒店。薄谷开来进入房间与尼尔·伍德一起饮酒、喝茶,张晓军在外等候。后尼尔·伍德因醉酒倒在卫生间,薄谷开来叫张晓军进入房间并要去其随身携带的毒药。

张晓军供述称,薄谷开来把小瓶里的毒药倒进事先带来的小酱油壶中,然后把水倒入小酱油壶,走到床的左侧,一边和尼尔·伍德说话,一边拿着小酱油壶往他嘴里倒……;然后又将事先准备的毒品胶囊等物倒在房间地面上伪造现场,造成尼尔·伍德吸毒的假象。

一个党和国家二级领导人、时任中央政治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的知名律师妻子,怎么会如此毒辣并下得去如此狠手呢?

按照薄谷开来自己在法庭上的供述称:她和儿子薄瓜瓜同尼尔·伍德结识后,她曾介绍尼尔·伍德参与一公司的中介代理,以及参与一土地项目的前期策划(实际未开发)。后尼尔·伍德因索要报酬等问题,与她及其儿子薄某某产生矛盾,并对薄某某进行人身威胁。

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的薄谷开来供述称:“在我看来这已经不仅仅是威胁了,而是正在发生的事实,我必须拼死制止尼尔·伍德的疯狂。”

各位看官请注意,如上这段新华社报道中的一个重要细节是,薄谷开来进入尼尔.伍德的别墅房间与其喝酒、饮茶时,张晓军则是在外静静地等候女主人与尼尔.伍德在别墅房间里独处。

那么问题是,既然这个尼尔.伍德事前已经对薄谷开来的儿子“进行人身威胁”,怎么还会那么痛快地接受机票、酒店等一干费用都是由薄谷开来支付的赴渝邀请,而且还毫无警惕地与薄谷开来独处一室,饮茶叙旧,一醉方休?

官方的报道中还提到了薄谷开来和张晓军一同在法庭上受审时,他们的辩护人曾辩称“毒药可能并不足以杀死伍德,他也可能是死于当晚饮酒过量”。意思是,这个伍德当时是自愿“一醉方休”的。

官方的如上报道内容中的难以自圆其说之处,才令笔者更相信徐鸣当初在前商务部朋友圈中的说法,那就是,薄谷开来喂毒杀人的真正原因更可能是她的这个洋情人尼尔.伍德事前曾暗示,他会把两人的私情对外透露。与此同时,在自己也成了薄书记夫人的面首之后,王立军即发现了薄谷开来与尼尔.伍德之间并非所谓“单纯的商务往来”,并当面表示自己不能容忍薄谷开来同时还有一个洋情人。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当时的薄谷开来把尼尔.伍德“作掉”之后,居然是无比沉着地、十分冷静地给公安局长王立军打电话,当然不是报案或者说自首,而是以汇报的口吻说了一句,“我已经把他杀了”。

过去几年里,外界对恶魔也是色魔的王立军当初对薄谷开来的“一往情深”已经多有报道。建议读者和听众就在我们自由亚洲网站上,“就近”查找姜维平2013年9月2日供稿的《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一读。

按照徐鸣日后对身边朋友的分析,当时的王立军对薄谷开来与尼尔·伍德关系的嫉妒之情使得薄谷开来自信,杀了尼尔.伍德能够取悦王立军;却没想到,这个王立军居然会据此要挟自己的政治局委员丈夫,继而被自己的丈夫一巴掌煽进了美国领带馆之后,又把揭发这件事情当成了与中共当局交换,令自己保命的条件之一。

按照徐鸣朋友的说法,只要一提王立军,徐鸣的脑门上立刻青筋暴突,痛骂一番后,又会感慨自己的前主子薄书记“真是瞎了眼”。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