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央视一姐董卿和三姐刘芳菲的夫君为何都要在吉林被灭口,还是惨无人道的灭口?

《长春市公安局在孙力军案中扮演的角色非同小可》一文中,介绍了近十几年来,为了有效排除、预防审判干扰,中共省部级高官的腐败案跨省异地审理,厅局级干部腐败案件省内异地审理,已是相对固定的“司法惯例”。由中纪委直接经办的涉及副省部级以上贪官、赃官的所谓“大案、要案”,绝大多数都是采取所谓“指定管辖,异地审理”的形式,大致经历相同的被查办轨迹是:中纪委移送——最高检审查立案(或交办)——审查起诉——异地受审——秦城监狱服刑。

密春雷董卿
密春雷董卿

董卿和密春雷

习近平登基的十八大后,已经先后获刑甚至被处死的数百名省部级和省部级以上高官大致都经历了这样相同的被查办轨迹。具体到孙力军案,那就是被最高检察院指定到了即是北京之外,同时也是孙力军本人,甚至包括已经被查明的孙力军“政治团伙”的主要成员们都从未任职过的吉林省长春市检察院。而“央视一姐”董卿的富豪老公被“失踪”,据信就是落入了对孙力军案进行“补充侦查”的吉林省长春市公安局之手。

有读到如上内容的朋友提醒笔者说:孙力军本人确实从未在吉林省和长春任职,但并不代表他孙力军从未在吉林省境内犯案。值得关注的线索之一,就是除董卿之外的另外一位央视女主持人刘芳菲的丈夫,后来惨死在吉林境内的、有美国哈佛大学学历的港商刘希泳。刘希泳因2016年的“诈骗巨额贷款”案被从香港转到内地后,当时的受理单位开始就是公安部港澳台办公室,也就是孙力军为局长的公安部一局。

这个刘希泳在1970年代末,作为大陆首批自费留学生曾到哈佛大学深造,毕业后在香港创业并成为永久居民。但在1990年代末,刘希泳因涉原光大集团董事长朱小华案而被中纪委变相关押过一段时间。

据了解,朱小华曾因受贿罪,于2002年10月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2015年,朱小华结束牢狱岁月,重新出现在大陆金融圈,并获得成功。他的“同案”刘希泳早于他重获自由后,便与小自己21岁的中国央视美女主持人刘芳菲相识,后两人走入婚姻。

相较于我们本专栏前面几篇文章中重点涉及到的 “央视一姐” 董卿,这位刘芳菲则是被称之为“央视三姐”。据说,“央视二姐”的称号是非李思思莫属。

2010年4月间,中国内地众多媒体都转发了原载于《广州日报》的文章《刘芳菲:王益是旧爱工作没影响》。文章的第一个小标题是:“刘三姐”是王益正牌女友。文中说: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刘芳菲与王益的关系早已是众人皆知的秘密,“他们两个在一起好几年了,刘是他的正牌女友,比赵薇复杂多了。”这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刘芳菲平时非常低调,但与王益之间的感情却没有遮掩,“几年前两人曾一起到王益的老家考察人文古迹” 。

另据当时的《法制晚报》的报道,王益受贿案庭审过程中,涉案的央视女主持刘芳菲作为证人,亲自出证言为案件作证,所证实的内容是:王益曾经收受李涛贿款,为自己偿还房贷,而该房屋位于北京。

据证实,两人曾经是恋人关系,但在案发前已经分手两年。

日后,王益被判处死缓,现正在秦城监狱里陪伴他当年的老主子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来,打发晚年时光。而刘芳菲当时的房子是否当成了王益被法庭下令没收的赃款、赃物的一部分,外界不得而知。反正是,刘芳菲接下来即下嫁了大自己20岁的香港富商、在香港拥有大酒店的刘希泳,无论是房子、车子还是票子,依然不缺。但没成想,居然又是好景不长。

2015年11月,也就是刘芳菲下嫁刘希泳的第二年,香港廉政公署宣布决定起诉刘希泳,罪名是涉嫌讹称贷款会用于翻新有关酒店,向工商银行香港子公司工商银行有限公司诈骗三笔共2亿港元的贷款。

根据起诉公告,被告刘希泳案发时,透过怡盛企业有限公司持有位于尖沙咀的君怡酒店,并负责营运该酒店。刘希泳涉嫌于2010年2月2日至4月14日期间,先后三次向工银亚洲虚假表示,三笔分别为2000万港元、8000万港元及1亿港元的款项,将会只用做翻新有关酒店。但该三笔款项实际上另有其他用途。刘希泳被控三项欺诈罪名,涉嫌违反《盗窃罪条例》的当天即了出庭,在香港在东区裁判法院应讯,随即获保释。

日后,刘希泳在香港应对诉讼的整个过程外界没有任何追踪报道。他本人在10个月之后,就也是2016年9月从香港飞至北京落地之后,即被“内地公安”从机舱直接带走。这几名“内地公安”就是时任公安部一局局长,也就是公安部港澳台办公室主任孙力军的马仔。

当时的刘芳菲有到北京机场接机,见不到丈夫的踪影也未敢报警,因为她知道,自己的丈夫虽然是在香港被诉,但起诉方是中国内地国有大银行的香港分行,现如今从香港飞到工商银行的总部所在地北京即告失踪,毫无疑问是落到了内地公安手里。

央视女主持刘芳菲

央视女主持刘芳菲(资料图)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是,苦苦等待的刘芳菲和刘希泳在中国国内的父母双亲只是在2017年2月的农历新年前一天,接到过一通刘希泳的电话;然后就是3月下旬的一天,刘芳菲接到自称“我是公安部”的电话,要她和住在她家里等待儿子消息已经等了好几个月的刘希泳父母留在家里等候,说是一个部里的专门机构的负责人会到她家里宣布一个重要消息。

当时的刘芳菲满以为,最坏的消息不过是对刘希泳宣布逮捕,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通报自己苦苦等待了将近半年的丈夫的死讯。

刘芳菲丈夫的“非正常死亡”通知被通报给她本人的1个月后,2017年4月21日的香港《苹果日报》引述消息人士证实,刘希泳失踪后,先被当局以涉嫌官商勾结为名义调查并关押;2017年3月19日,在吉林省延边州检察院受审期间遭逼供致死。吉林当地媒体人对该报透露,由于本案是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由延边州检察院负责,该事件已惊动最高层。当局已派员和吉林省方面一起赴当地调查,并已下令当地媒体一律不得报道此事。

日后,又有法广等外部媒体援引中共高层知情人士的话披露,刘希泳狱中死亡是因知道的太多。但因检察院侦讯期间,一直没有能从刘那里得到他们想要的材料,就把刘搞死了,该案被称是〝海伍德死亡案〞的翻版。

有一种说法是,刘希泳案当初只是被工商行的北京总行要求“内地公安”,也就是公安部港澳台办公室出面帮助“催还诈款”,但公安部把人从机场抓了之后就交给最高检反贪贿赂总局了,理由是“涉嫌贿赂”。

当时香港等地的媒体还有消息称,刘希泳被查的主要原因是涉及替高层洗钱,即俗称的〝白手套〞。刘希泳的背后,涉及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李岚清、刘云山;前最高检察院检察长贾春旺等江派大佬,以及最高检察长等一大批政法系统的高官。

时间到了2018年9月,也就是刘芳菲被公安部通知其港商丈夫死讯的一年半之后,天津法院开庭审理了“涉嫌刑讯逼供致刘希泳死亡”的9名检察官,全是来自延边州检察院。庭审日,刘芳菲白裙黑衫,怀抱丈夫遗像端坐法庭。每一个被告人进来,她都站起来高举遗像表达愤怒。

港商刘希泳是央视女主持刘芳菲的丈夫

港商刘希泳。(旅游网图片)

综合当时的媒体报道内容,在审问过程中,以许学哲为组长的9名检察官对刘希泳采取各种方法逼供,包括胶带缠口、钥匙捅脚心、马桶疏通器捅口鼻、双腿绑在前方椅背上等。流传的起诉书显示,检察官在4天内只让刘希泳到居住室休息两个小时,其余时间一直约束刘希泳在审讯椅上,且在夜间进行审问。2017年3月19日凌晨,许学哲指刘希泳不正面回答问题,用力向上提刘希泳铐在身后的双手,使其头部向腿部折迭,造成其身体瘫软失去知觉。根据公安部的尸检报告,刘希泳胸骨、肋骨有7处骨折,因口鼻受压等因素机械窒息死亡。

在此之前,已经有中国境外的一些媒体报道说,刘希泳自2016年9月失踪之后原本关押在北京,是在2017年3月被秘密转押至吉林省延边州看守所。而网上流传的对那9个检察官的起诉书的内容中也显示出,这9个检察官组成的“专案组”确实是在2017年3月15日才开始接手处置刘希泳,并宣布对他采取“监视居住”措施。

这证明,在此之前的刘希泳失踪长达近6个月的时间,人都不在吉林延边。而当时北京方面为什么会指定偏远的延边自治州中级检察院“异地审理”,并没有办理刘希泳的逮捕手续,无论是程序操作和地点选定上至今都是难解之谜。

刘希泳入籍香港之前的祖籍是福建福州市人,与吉林没有关系,其生意更不在吉林境内。不过他的妻子,出生于内蒙古的刘芳菲却自幼成长于吉林长春,从长春市第一实验小学到长春外国语学校,再到吉林大学外语学院日语系。参加工作后的刘芳菲虽然未在吉林境内就业,但这位曾经多次担任央视春晚主持人的“央视三姐”一直被视为吉林人的骄傲,与刘希泳结婚之后,一直都还保有吉林省青联副主席和吉林省政协委员的政治头衔。

当然,把刘希泳押送到吉林延边处置,其内幕原因也许和刘芳菲的吉林背景并无直接关系,完全是因为那里“天高皇帝远”,刘希泳在北京的政治后台们“鞭长莫及”。

中共大外宣多维新闻网当时刊登的专题报道文章中,居然也斗胆借“大陆维权律师”的嘴质问道:“被审判的只是几个直接凶手小检察官而已,真正的策划者、指挥者还在高位,还在继续指挥别人打人、杀人呢。”

中国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

一个在中共高层有着复杂人脉背景,又因为其夫人是“央视三姐”而在中国大陆有很高知名度的香港富商被“刑讯致死”,绝对属于惊天大案,必须是公安部直接查办。所以,身为当时的公安部一局局长,也就是港澳台办公室主任的孙力军,应该是“侦查”和处理此案的主持人。

据刘芳菲的朋友当时对外透露,刘希泳遭到非常残忍的毒打,尸体惨不忍睹,明显不是一般的刑讯逼供,就是要灭口,就是要弄死他。

日后,无论是最高检察院的前第一副总检察长邱学强被提前退居二线,还是吉林省检察院的人事大地震,均被评论界认定为与刘希泳“非正常死亡”案有直接关系。那么,负责侦查和终结此案的公安部,具体说就是当时的公安部港澳台办公室主任孙力军,在此事件的整个处理过程都作过什么样的手脚呢?如今的孙力军偏偏也是被最高检察下令“异地”到吉林省境内接受继续“侦查”和“审理”,这与当年的刘希泳莫名其妙地被最高检押送到吉林与朝鲜的边境地区“监督居住”之间,有没有必然联系呢?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恶警酷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