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女子卧底传销不断升职 开会男男女女脱衣抱一起

墙内媒体瞭望智库  :张庭的TST“庭秘密”涉嫌传销,将许久不曾耳闻的“传销”一词,重新拉回大众视野。

老套的传销,在新形势下有了新特点。

传销被大众所熟知,回到最初,要归功于一位勇敢的女记者:罗侠。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一种“新颖”的营销模式悄然兴起。它据说“从国外传来”,能让人一夜暴富。

传销悄悄扩散,直至打破罗侠平静的生活。

1997年8月的早晨,罗侠遇到邻居刘大姐,平时她们关系很好,刘大姐高兴地对罗侠说:

“小罗,我找到可以赚大钱的工作了,不用花力气,一天挣的钱比你一个月还挣得多。

我马上就可以买轿车、买别墅了……”

没过多久,刘大姐就哭哭啼啼地告诉罗侠:“我上当了!小罗,我现在该怎么办哪?”

原来传销公司的老板突然跑路,下线拿着一堆卖不掉的产品找她讨债,刘大姐叫苦不迭。

罗侠对传销产生了兴趣。

女子卧底传销不断升职 开会男男女女脱衣抱一起

征得报社同意后,罗侠对传销展开调查,渗入到组织内部,到最后甚至经历死亡威胁……

文 | 本兽君

1

传销组织挑人。

头天,罗侠穿着西服,拎着公文包、踩着高跟皮鞋去人才市场,结果没人理她。

第二次去她学乖了。穿了一身旧衣,拎着买菜的包,罗侠还给自己换了人设:下岗女工。

传销人员果然上钩。

罗侠选了一个吹得最恶的传销公司,“仙诗坦蒙”,说“有人的地方就有‘仙诗坦蒙’”。

传销公司里,蛊惑性的话语更多:

“这比做什么都赚钱,投资3900元,只要网络正常发展,你每月不低于两万元分红。”

“传销是个快速缔造百万富翁的行业,你可以在一两年内,得到你也许一辈子、几十年都得不到的钱……”

为了深入内部,罗侠交了210元入会费,买了3000多元的产品,化名“高晶”进入传销组织。

作为传销人员必须发展下线,也就是拉人,要不就得推销产品。

产品往往价格高昂,陌生人都不傻,肯定不会买,所以只能向亲友下手。

为了充分体验“传销”,罗侠选择了推销产品,对象是从小就宠自己的姨妈。

姨妈六七十岁,罗侠向她聊了半天产品,以及如何发财的话题,但姨妈对这些不屑一顾,最后问:“你说你究竟要干什么吧?”

罗侠只得说:“我要你买东西。”

姨妈看中了一块“养颜香皂”,要120块,太贵了,最终选了一瓶酱油,75块钱。

要给钱时,姨妈从柜子里拿出一包手绢,一层一层打开,一分一分地把钱数给她,脸上是一种被亲人宰了一刀的神情。

罗侠带走了“产品”,告别了姨妈,心里很不是滋味。

2

不卖产品了,如果要更深入地了解、报道传销,她还是需要深入传销核心层。

她换了一种方式:在传销头目面前表现自己。

只要传销头目要过来,那次传销成员的分享会,罗侠肯定第一个上去,侃侃而谈。

渐渐的,领头的觉得,罗侠其他的业绩虽然不行,但口才还不错,让她进了骨干层。

另一边,随着调查逐渐深入,罗侠越会觉得,传销就是骗人的。

一次,公司搞了个奖励大会,以奖励业务做得好的骨干。有红包上写了10万,叫某某某上台领奖。

其实根本没这么个人,最后奖金由公司高层代领。

再就是,会上气氛诡异而疯狂。

台上的人不论说什么,台下的人都会异口同声喊“非常好”。

闹到最后,男男女女脱掉外服抱在一起,有的还在地上打滚,乱摔杯子。

罗侠当即将这些传销内幕,“群魔乱舞”的景象写了下来,第二天就见报。报道被20多家媒体转载,传销公司一时被断了财路。

同时,罗侠被召集到公司。

公司七八个上层怒气冲冲,桌上摆着自己写的报道。他们最后研究决定,明天派五六百人围攻报社。

罗侠把消息带回去后,报社领导都不信。

第二天上午,罗侠刚到报社就看到附近纠集了几百人,把报社堵得水泄不通。

传销组织来真的了。

因为罗侠的名字像个男人的,人群中几个年纪比较大的妇女,冲进报社见到男的就打,司机都没能幸免。

最严重的时候,传销公司有人扬言:要用40万买杀手做掉罗侠全家。

闹得挺凶的。

3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罗侠会对传销公司进行连续报道。

越接近核心,报道越多,罗侠越会有暴露的危险。

一天,她照常去公司报到,还没进门她就看到有人专门对50多个骨干进行搜包检查。

平时不管去哪,罗侠都有携带自己采访包的习惯。要是被他们搜到了,暴露无疑。罗侠急中生智:“我下去买瓶汽水喝了再来。”

到楼下,她立刻把所有相关物件丢进了垃圾桶。

这次,罗侠顺利过关。

不久后的一天深夜,罗侠突然接到传销头目的电话,说有急事商谈,速来公司。

罗侠不知道对方要干啥,但既然这么说了,她只能遵从,拎着包就去了。

到的时候,已经有五六个领导层的人等着了。

等她一到,头目让大家上了一辆面包车,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郊区的一户农民家里。

关上门,头目才禀明这次活动的用意:“根据报道内容分析,罗侠就在我们几个人中间。如果你不是罗侠,就配合大家把罗侠揪出来。”

听到这话,罗侠脚心都开始冒汗。

是的,她的采访工具,本子、笔之类的,全都在她随身的包里,只要有人一检查……

而且荒郊野岭的,周围全是传销骨干。一旦暴露,极有可能性命不保。

庆幸的是,农户家里很黑。

罗侠看到了面前装水的碗,瞬间计上心头。

“对、对、对,我们今天就要把身份搞清楚看看谁是罗侠,不然都让我们大家都受冤枉,而且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罗侠一边附和着,一边借着说话声把自己包的拉链拉开,放在床上。因为平时后勤工作都是她做的,所以也没人怀疑什么。

接着,她拿起开水瓶:“大家先喝点水吧!别搞得那么紧张。”

倒水时,她假装被开水烫伤,装满开水的碗摔在地上,溅了周围人一身。趁大家一片混乱之际,罗侠迅速抓出包里的采访袋,扔到床下。

这下,罗侠又安全了。

回去后,罗侠把这惊心动魄的一晚写了下来,稿件见报时,她的身份也就彻底暴露了。

4

传销组织搞到了罗侠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女儿正上幼儿园,听到电话里说的话瞬间被吓哭。

罗侠也接到过电话:“你看你床底下是不是有一具尸体,那尸体就是你女儿的。”

听到这话,罗侠焦急地跑回家,她鼓起勇气,真的掀开了床单,看了看床底下,没有。

闹到最白热化的时候,传销组织打电话说:

“你今天回家去,安安心心地吃你的最后一个晚餐,穿上你最好看的衣服等着去死吧。”

到这个地步,罗侠先把爸妈和女儿安顿到离家较远的朋友家,又把家中值钱的电器寄放到了邻居家。

做完一切,罗侠在心中做着选择:等他们来,还是跑掉?还是去报社?

想到明天的报道,总不能写个“传销组织昨日血洗记者家”吧?

她不想害人的传销公司占上风。

作为记者,她也想给报道留下一个完美的句号,所以,她做了一个重要而勇敢的决定:

再回一次传销公司。

刚到8楼,罗侠遇到了蔡大姐,对方一声惊叫:“哎呀妈呀,你现在还敢到这里来呀!”

大姐把她推进电梯,关上门,按了一楼。

但罗侠去意已决。

她交代蔡大姐,自己已经拨打了110和工商局的电话,希望大姐到时候能把他们带上来。

到办公室时,头目坐着,里面还有七八个人,桌子上全是烟头,墙角还放着棍子之类的东西。

他们没想到罗侠还敢来,愣住了,有一种被想宰的羔羊,杀了一个回马枪的震惊和无措。

头目和罗侠对视了十几分钟,然后走了出去。

没多久,里面有个人的呼机响了,对方拿起桌上的电话复机说:“嗯,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那人和其他人说了几句话,大家陆陆续续全走了,临走前那人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办公室里只剩下罗侠,她已经精疲力尽了,瘫坐在原地,直至警察到来。

当天,工商部门查封了这家传销公司。半年后,国家颁布命令,全面“封杀”任何形式的传销活动。

回到报社,总编对罗侠说:“这场仗终于打完了。”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制度混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