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末代党魁现身,中国共产党已经陷入末路

中共今年将召开二十大,由于面临内外交困,能否顺利完成二十大换届成疑,而围绕习近平三连任的问题,与反习派之间的斗争,成为最受关注焦点。有分析指出,从近日发布的中共纪委工作条例,回头看三年多前修订的中共党纪条例,这些俗称中共帮规文件中的关键细节,似乎揭示习近平早已秘定终身执政,且极可能成为中共末代党魁。

中共抢到政权,建造了一个大猪圈,把中国人民当猪养了起来
中共抢到政权,建造了一个大猪圈,把中国人民当猪养了起来

首部中共纪委工作条例 「维护习」成最高原则

2021年11月六中全会,出炉了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重新将党史「三分断代」,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被并入一个时期,习近平及其后属于中共的「新时代」,习成为中共「新时代」的第一代领导人。

对此,时评人士岳山表示,各方观点认为这是为习近平进一步确立「定于一尊」和二十大连任铺路。但现在看来还不是那么简单。

1月4日,中共官方发布所谓「首部全面规范纪委工作的基础性党内法规」——《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条例》(以下简称中共纪委工作条例)。

中共纪委工作条例第一章总则第一条就圈定,制定条例目的是为了加强和规范「新时代」的中共党纪工作。

总则第二条则按惯例列明了中共的马列祖宗,以及历代领导人包括毛、邓、江、胡、习的「理论」。

接下来第三条是最关键的,即中共党的各级纪委「把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俗称「两个维护」)作为「最高政治原则和根本政治责任」。

「保党长期执政」成保习长期执政

回看之前的中共帮规,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修改了中共党章,「习近平思想」成为中共所谓的理论系列;2018年修订的中共党纪条例,前所未有增列必须维护「习核心」的规定。

岳山表示,最新的中共纪委工作条例正是在修订后的党章和党纪基础上出炉的。查看中共党章和2018年修订之前的中共党纪条例,均没有强调维护哪一位领导人,属于通用版本。现在的党纪列明必须维护「习核心」一人,就使其带有了习的个人色彩,在党纪姓习的同时,也将习和中共绑定。中共的这一帮规,保证了党员只要反习就是反党,反党就是反习。

去年12月20日,中共在北京举行「全国党内法规工作会议」,习近平发给会议的指示,要求「党内法规」要维护「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保障党「长期执政」。

岳山指出,无疑,在当下的中共语境下,维护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就是维护习近平的集中统一领导,保障党的长期执政,就是保障习的长期执政。1月4日最新发布的中共纪委工作条例,列明将维护习核心作为「最高政治原则和根本政治责任」,也正符合此意。

习近平或早预定了末代党魁

岳山分析,中共当局如此打造党纪帮规,带来两个后果:一是这些帮规没有延续性,都只是为了维护习近平服务;二是这些帮规不能普适于中共前任或后任帮主,所以一旦交班也无法立即修改,要修改也会极其敏感,带来动荡,往往意味著前任已被推翻或老死。

岳山说,也许冥冥中,习近平似乎早预定了,中共从十八大起的「新时代」,不会再有另一个党的最高领导人。

事实上,习近平在2022的新年贺词中说,他在六中全会上曾提到当年毛泽东与黄炎培的「窑洞对」。所谓「窑洞对」,一般认为是指1945年7月,毛泽东与中国民主同盟常委黄炎培在延安毛住所窑洞里的一次关于民主的谈话。黄炎培向毛泽东提出了如何跳出一个个王朝「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律问题。毛答道:「我们能跳出这个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窑洞对」从此恰恰成为中共撒谎的一大见证,毛泽东坚持一党专政、搞个人独裁,中国并未民主化。而习近平的2022新年贺词,不见一个「改革开放」,连「改革」二字也没有,但却提到「人亡政息」,似乎也暗喻了这一点,习近平将是末代党魁。

习秘定终身执政 二十大连任稳操胜券?

岳山分析,从这一角度看,习近平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将「习思想」加入党章时,已经秘定要终身执政。在次年(2018)的人大会议上,修宪破除了国家主席连任限制,以及同年8月出台新修订的中共党纪条例,均与之呼应。有了中共宪法和党纪条例的保障,加上有军队,习要终身执政,特别是二十大上破例三连任,可谓稳操胜券。

他指出,习近平秘定终身执政的揭示,很可能让中共党内反习派失望。已有体制内传言说,中共党内一些人开始暗中串联,指习继续折腾会「亡党」。这可能一语成谶,因为「亡党」正对应了习秘定终身执政的结局:中共从习近平上来起,核心就只能是他一人,习一旦不行了,中共也同时亡。当然,实际上亡的是中共政权,中国仍存。

「习的新时代来临,中共就是到最后了」

然而,外界长期关注习近平的接班人问题。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寇健文说过,习近平时代,无论谁来接班,恐怕位子都坐不稳,毕竟「核心」只能有一人,他的继任者势必在接班前后将与习近平出现结构性矛盾和冲突。一旦习近平年事渐高,健康又出现状况,未排定接班人的情况下,中共将瞬间群龙无首,问题会更大。

究竟谁能接班继续把持这个暴政虐民、血债累累的中共政权呢?台湾民主基金会副执行长颜建发曾表示,「万一习出了问题,恐怕就没有人能够扛得起。习的新时代来临,中共就是到最后了」。

事实上,习近平上台前,中共就已腐烂入骨,几年来也陆续有人提出中共将亡的警告,而十九大确实曾是习近平最终选择和走向的一个关键转折点。十九大前一直有体制内外人士呼吁习近平抛弃共产党,走民主化道路,但习选择了「保党」,与江派妥协后,只能继续与内部反习的江派政敌们斗争下去,一条路走到黑,在彼此斗争中鱼死网破,最终走向中共亡党。

岳山分析,中共帮规一方面是习近平用来整治党员的,现阶段一旦出现反习行动就会被处理掉,于是其他人也不敢蠢动,加上经历多年党治之后,全党皆被贪淫所腐蚀,有志者寥寥。由此中共党内难有挑战习者,人们将看到中共红朝出现习自己说过的「竟无一人是男儿」的状况。也因此,在习亡党之后,带领中国进入政治清明时期的领导人,一定是出在原来的中共之外,或者是中共亡党前就公开脱离中共的人当中。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治国无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