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北京保护华裔芬太尼毒枭 发动对美超限战

2021年以来,多名华裔毒枭被美国政府先后悬赏通缉,案涉阿片类合成毒品走私罪。近年阿片类毒品在美国泛滥,致死率逐年攀高,令华盛顿加大打击力度。多起芬太尼大案让外界看到,中共正在以姑息、保护毒枭的方式对美国发动毒品超限战。芬太尼致死人数飙升中国是主要来源国

美国前外交官、安全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瑟姆(Grant Newsham)2021年7月发表一篇专栏文章。这篇题为“中国芬太尼洪水般涌入美国”(America’s Chinese Fentanyl Flood)的文章提到,一个国家正在将很容易使人上瘾且不可预知的违禁药物注入美国的血液——每年导致数以万计的人死亡。什么药物?芬太尼(Fentanyl)。哪个国家?共产中国。

美国毒品执法局(DEA)表示,中国是美国街头毒品中芬太尼的主要来源。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的调查也显示,中国大陆是芬太尼走私的主要来源国。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2021年7月1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有超过9.3万人死于药物过量,平均每天致死人数超过250人,较2019年飙升近30%。

2016年以前,美国每年死于海洛因过量者多于阿片类药物过量者,但此后阿片类药物过量致死人数激增。

美国国家卫生统计中心的数据显示,在截至2021年4月的12个月里,美国因药物过量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因车祸和枪支暴力死亡人数的总和。

另有数据显示,仅在2016年,加拿大就有2861个阿片类药物相关死亡案例。到了2017年,此类人数激增逾45%,仅在当年前9个月就有2923人死亡。这其中,绝大多数(72%)的死者可归因于芬太尼。

2016年6月至2017年9月,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查获非法芬太尼156件,其中83例在太平洋地区。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虽然大多数芬太尼的缉获是在太平洋地区的温哥华国际邮件中心进行的,但重要的是,芬太尼已经在太平洋地区的航空货运业务,以及其它模式和区域中被查获。”

美国和加拿大两国都认为: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关系利益网,连接着中国和北美地区。

芬太尼如何从中国流向北美?

每年,从中国流向美国的芬太尼价值高达数亿美元。这些芬太尼卖家的销售分两步,先是网络联系,与客户达成协议后,直接将芬太尼邮寄过去;也有通过飞机和船运到墨西哥,再由中墨毒枭联手通过秘密渠道运进美国。

美国参议员罗布.波特曼(Rob Portman)和汤姆.卡帕(Tom Carper)曾在2018年1月发布了一份报告,里面详细描述了国际毒品走私者如何利用邮件系统的漏洞,向非法市场大量供应强效力阿片类药物。

负责此次调查的美国参议院常设调查委员会(Senate Permanent Subcommittee on Investigations)的工作人员曾表示,在数百个出售芬太尼的网站页面中,他们重点关注了6家“反应非常积极”的中国供应商。

该调查委员会发现了美国43个州300多人的500宗涉及芬太尼的网上交易。报告说,他们购买的物品价值23万美元,按照黑市价格计算约为7.66亿美元。

蹊跷的是,芬太尼成为焦点新闻之后,中国大陆已经有包括国药股份、恩华药业、恒瑞医药、现代制药、仙琚制药等十多家药企不约而同发表声明,称自己是依规生产芬太尼相关药物,也没有产品出口到美国。

当然它们否认的出口仅限于正规渠道。

芬太尼在中国被当作是管制处方药生产和销售。2015年9月,中共出台了“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列管办法”,将芬太尼列入其中。这意味着芬太尼已经归入中共禁毒部门管理的“法定毒品”。

如此,在中国难以违规销售芬太尼,中国药企却纷纷声称没有出口芬太尼产品到北美地区,而美国和加拿大又表示芬太尼来源于中国。那么这些毒品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美国政府重金悬赏通缉多名华裔毒枭

可以说,近几年美国破获的中共国毒枭案印证了纽瑟姆的说法。

2021年12月15日,美国国务院宣布悬赏缉拿三名中国公民:叶传发(Chuen Fat Yip)、郑广华(Guanghua Zheng)及其子郑福景(Fujing Zheng,音译),民众提供三人中任何一人的信息都可获最高500万美元赏金。

国务院表示,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电话、短信、WhatsApp联系1-323-761-0481,或发送电子邮件至ZhengInfo@dea.gov。

这三人中,叶传发已被美国司法部起诉五项罪名,分别是密谋拥有并意图分销受控物质,密谋进口受控物质,在明知受控物质将被非法进口到美国的情况下制造和分销受控物质。

美国总统拜登在2021年12月15日签署了加强打击国际毒贩的行政命令。根据此行政命令,美国财政部对中国、巴西、哥伦比亚及墨西哥4国的15个实体和10人实施制裁,包括4家中国企业和1名中国公民,制裁理由是有关实体和个人参与芬太尼等违禁药物非法贸易。

被制裁的4家中国企业分别是:武汉远成共创科技有限公司(Wuhan Yuancheng Gongchuang Technology Co.Ltd)、上海迅精化学有限公司(Shanghai Fast-Fine Chemicals Co., LTD)、河北环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Hebei Huanhao Biotechnology Co., Ltd)及河北艾豚商贸有限公司(Hebei Atun Trading Co., Ltd)。

美国政府指控68岁的中国公民叶传发主导一个中国和香港的贩毒组织,并以武汉远成等公司的名义,向美国社会大众和私人企业销售芬太尼。

美国国务院2021年12月15日宣布悬赏500万美元“全球通缉”叶传发。(美国国务院网站截图)

德克萨斯州北区代理检察官查德.米查姆(Chad Meacham)说:“这名被告(叶传发)据称制造并向美国客户分销合成代谢类固醇和芬太尼前体,赚了数百万美元。司法部将在天涯海角追捕被告归案。”

美国司法部说,叶传发被认为即使不是世界最大的合成代谢类固醇生产者,也是最大之一。11月18日,美国检察官办公室从一个加密货币钱包中扣押了超过49.1个比特币,目前价值约230万美元,该钱包可追溯至叶传发。

另外两名中国公民郑广华和郑福景父子也被以多项罪名被起诉:非法进口为目的制造和分销乙酰芬太尼(Acetyl Fentanyl)、U44700、二丁基酮(Dibutylone)、4-CL-PVP、ABD-FUMINACA等。

福克斯新闻2020年11月的一项调查提到,一个叫作“Los Zheng Cartel”的郑氏家族贩毒组织在墨西哥和美国拥有庞大的网络。它通过多家空壳公司运营,这些公司似乎在墨西哥提供合法的服务,如化学实验室、兽医护理、计算机和零售。

墨西哥的情报专家表示,郑氏家族是“墨西哥最大的芬太尼和甲基苯丙胺(又名甲基安非他命、去氧麻黄素)贩运团伙”。

墨西哥的情报专家表示,郑广华(上)和郑福景(下)父子是“墨西哥最大的芬太尼和甲基安非他命贩运团伙”。图为美国国务院2021年12月15日宣布悬赏500万美元“全球通缉”郑氏父子。(美国国务院网站截图)

美国缉毒局(DEA)的报告说,中国的化学品经纪人活跃于墨西哥锡那罗亚州,尤其是首府库利亚坎,估计有2000名中国公民在那里协调前体化学品的进口。(注:在报告第6页)

除了制毒化学品,他们还有洗钱服务。DEA报告说,中国经纪人正在通过中国的金融体系洗白墨西哥毒资:利用金融技术、移动银行应用程序和社交媒体躲过当局监管。(注:在报告第1页)

2021年8月31日,美国国务院同样宣布悬赏最多500万美元,以获取任何有助于将中国公民张健(Zhang Jian)逮捕归案的信息。

43岁的中国毒贩张健被控通过互联网向美国的毒贩和个人销售芬太尼和类芬太尼物质,再通过邮件将这些非法药品输入美国。其已被美国司法部起诉。

张健早在2018年即被美国司法部列入全球头号毒贩名单,他是首个遭受制裁的芬太尼毒贩。因中美之间没有引渡条约,据信张健仍在中国大陆。

张健早在2018年即被美国司法部列入全球头号毒贩名单,他是首个遭受制裁的芬太尼毒贩。因中美之间没有引渡条约,据信张健仍在中国大陆。图为美国国务院2021年10月18日宣布悬赏500万美元“全球通缉”张健。(美国国务院网站截图)

张健是利用互联网将芬太尼及类似毒品贩卖到美国和加拿大的组织头目。

纽约时报杂志》在2019年10月刊登的一篇调查报告中说,2015年1月,北达科他州一名18岁青年因服用过量芬太尼死亡,引起缉毒局探员麦克.布埃米(Mike Buemi)注意。其后,他透过一个毒品拆分家发现一个大型贩毒网络,由中国通过加拿大作中转站,将数以吨计的包括芬太尼在内的毒品运到美国,而背后毒枭的名字正是张健。

布埃米查出,张健利用一家香港注册公司Zaron Bio-tech作掩饰,向美、加输出芬太尼。布埃米长年卧底,查出张健曾从事衣服、性玩具等买卖,2012年才涉足毒品生意。

张健曾宣称自己公司在上海,但张实际上居住在山东省青岛市,国内公司名下也没有工厂。这个在美国建立起庞大分销网络的毒贩,本质上是一个中间商。张健在网络上接受外国客户的芬太尼订单,再和分布在不同国家的毒品制造厂合作,交代他们给客户邮寄芬太尼,他则通过销售芬太尼毒贩的暗网账号,用西联(Western Union)收款。

布埃米说:“张健的工作是:卖货、收钱。”

卧底三年后,布埃米向张健谎称墨西哥来了个大单:以每千克3000美金,订购了100千克呋喃基芬太尼。这个体量可制作5000万次剂量,总售价可达上亿甚至10亿美金。

张健遂安排了从青岛出货。布埃米将他和张健的对话内容全部录了音。

2017年10月17日,38岁的张健和另一名中国毒贩、40岁的严晓兵(Xiaobing Yan,音译)分别在北达科他州和密西西比州被起诉。

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当天在司法部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是美国司法部第一次起诉中国的芬太尼贩毒者。

2017年10月17日,38岁的张健和另一名中国毒贩、40岁的严晓兵分别在北达科他州和密西西比州被起诉。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中)当天在司法部的记者会上说,这是美国司法部第一次起诉中国的芬太尼贩毒者。(Saul Loeb/AFP)

迄今为止,美国国务院已将超过75名跨国犯罪分子和主要毒品贩运者绳之以法,并支付了超过1.55亿美元的奖励金。

华裔毒枭逍遥法外中共藉毒品打超限战

2020年美国毒品威胁评估报告中,美国缉毒局(DEA)的数据显示,2016和2017财年,执法部门从国际邮件服务中查获的芬太尼97%来自中国,因此评估中国是“毒品的主要来源”。(注:在报告第35页)

DEA表示,芬太尼主要通过两种方式贩运到美国:中国供应商通过国际邮件或快递寄售;走私越过美墨边境。

自2019年北京禁止合成毒品以来,从中国直接运往美国的芬太尼成品数量有所下降,而从墨西哥的发货量却增加。中国供应商使用各种策略规避新法规,不是将纯芬太尼运到墨西哥的实验室,而是出口大量的前体化学品,在墨西哥合成毒品。

2019年8月,时任美国总统川普曾在推特上指责习近平没有信守对芬太尼采取强硬态度的承诺。

美方与中共有毒品情报共享机制。大毒枭张健曾被中共当局逮捕过2次,第一次被捕数周后即获释。

《纽约时报杂志》在报道中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2017年初他(被捕后)再次获释,还在中国青岛重新创办了公司,只租了10平方米的小办公室。当时的房东说:“张某每天早上7点前独自来到这里,锁上门工作。”物业管理经理也不知道张健在做什么,他之所以记得张,是因为他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在他走过时会跟他打招呼的人之一。经理记得,张看起来彬彬有礼,不引人注目。

2017年10月,美司法部正式起诉张健。中共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魏晓军11月在中美缉毒执法合作案件新闻发布会上,却指责美司法部单方面宣布追捕张健、严晓兵。魏还声称,中美没有引渡条约,是否引渡取决于美方提供或中方能发现的证据。

美国司法部宣布起诉张健后不到两个月,张健就辞去了Zaron董事,将公司转给了一个叫何文祥(He Wenxiang)的人,然后彻底消失。

湖南岳阳籍的何文祥2019年4月接受新加坡媒体端传媒采访时说,2012年他委托中介在香港注册了“香港畅达国际物流集团”,为了方便接收境外付款。

到2017年9月,他以低价将公司转手卖出。何文祥说,他自己也不知道公司卖给了谁,以前秘书公司接活时也不会尽职调查客户背景。但卖掉公司3个月后,他变成了Zaron的董事。

当从记者处得知Zaron经营着一个跨国贩毒网络后,何文祥被吓到了,忙说:“不是我啊!我怎么会做这种事!”记者对比了他当场的签名发现,他的签名和香港公司注册处资料上的签名不一样。

2018年1月,美国司法部追加了新的嫌疑,再次起诉了张健。但时间过去近4年,张健仍未归案。

2018年被美国起诉的另一个制毒、贩毒组织郑氏家族的毒枭郑福景和他64岁的父亲郑广华,现居住在上海。

2019年4月,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节目制片人鲍勃.安德森(Bob Anderson)曾拿着美国的通缉令去上海采访过郑广华。但截至2021年1月,郑氏及其同伙同样逍遥法外。

2021年8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曾公开批评美国对张健展开的悬赏缉捕行动。他威胁称,美方的悬赏缉捕行为将严重破坏中美禁毒合作基础,为下一步双方合作制造障碍,美方要承担相应的后果。汪的批评明显有北京袒护毒枭之嫌。

比较出鉴别。2018年11月,加拿大籍被告人罗伯特.劳埃德.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因走私222.035千克冰毒被大连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刑15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5万元(约合2万美元),驱逐出境。

谢伦伯格上诉后,反而招来中共辽宁高院二审发回重审,大连中院在2019年1月14日迅速以走私毒品罪改判谢伦伯格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加拿大籍男子谢伦伯格因走私222.035千克冰毒2019年1月14日被中共法院判处死刑。(HANDOUT/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of Dalian/AFP)

外界注意到,这之前的2018年12月初,加拿大警方在温哥华机场逮捕中国公司华为的高管孟晚舟

2021年8月,辽宁省高院二审公开宣判,驳回谢伦伯格上诉,维持死刑原判。

此前,已至少有两名加拿大公民因毒品犯罪之名被中共判处死刑。案件审理过程中,时任加拿大总理哈珀曾亲自向中共求情,加拿大总督也曾试图干预,但中方仍坚持执行死刑。

正像纽瑟姆在文中所写的那样:当川普在2018年要习近平阻止芬太尼重新流入美国时,习近平回答说:“我们中国没有毒品问题。”这意味着习近平能够控制毒品,而且他正在以真正的、“超限战的方式”,将化学战剂引向他的头号对手和最大的敌人。

对于中共保护华裔毒枭对美国进行的芬太尼超限战,纽瑟姆表示,正像一位前美国政府官员指出的,这相当于每年将陆军或海军陆战队的五、六个师从名册中剔除。

毋庸置疑,这是对美国人的大屠杀。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