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川普代表世界向北京索赔60万亿美元;这个数目还要增加

川如果不是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在12月20日例行记者招待会的回应,且被大陆媒体转载,很多中国人都不会知道美国前总统川普近日竟然表示应该就疫情向北京要求巨额赔偿。

据报,川普是在17日接受福克斯新闻台采访时作如此表述的,他称,中(共)国毁了整个世界,应为武汉肺炎疫情赔偿60万亿美元。川普还称中国在经济上剥削美国多年。

而在此前的8月,川普在威斯康星州集会上曾表示,“中(共)国和中共病毒——他们必须支付赔款。我们在死亡和生命方面受到了如此严重的伤害。”“就算他们支付10万亿美元,那也不够。”川普还在北卡罗来纳州对共和党议员发表讲话时进一步阐述了这种想法。他说美国应该与盟友合作,“向中国提交一份至少10万亿美元的账单,来补偿他们造成的损失。这是一个非常低的数字。损失远比这大得多。”他还提出:“作为第一步,所有国家应该集体取消他们欠中国的任何债务,作为这笔赔款的首付款项。”

不过不到5个月,川普就将赔偿数额从10万亿美元增长到60万亿美元,说明近几个月病毒给美国人带来的伤害急剧增长。目前,全美确诊人数超过5200万,死亡人数超过82万。

如此天价赔偿是个什么概念呢?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0月估计,美国2021年的GDP大概是22.94万亿美元,中国为16.86万亿美元,两国一年的GDP加一起都不够赔偿的。显然,从经济角度看,赔偿如此巨款是有些荒谬。即使中共愿意,也拿不出数十万亿的赔偿。但川普的用意应该并非是具体赔偿数目,而是一方面捍卫美国人的利益,赢得更多民众的支持;另一方面可以以此为由继续在贸易等多方面打击中共,要中共承担后果,推动其解体的进程。

川普为何要向北京当局提出索赔?其在任期间,就明确表示有确凿证据显示中共病毒来自武汉病毒实验室,而由于中共当局的刻意隐瞒世界,任由病毒扩散至全球,造成大量人员感染和死亡。2020年4月10日,川普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称:“从来没有人像我一样对中国(中共)如此强硬,注意我用的是‘强硬’这个词。……我坚信中共和世卫组织提前知道瘟疫的爆发,但是它们不想告诉全世界。我们会彻查这件事,并且把真相报道出来。……我们向北京表达了我们的愤怒,我们对这件事非常非常非常愤怒!”

川普会见凯尔后高调发声:他是我粉丝
川普会见凯尔后高调发声:他是我粉丝

2021年12月6日,美国前总统川普做客福克斯主持人马克·莱文的节目,表达了对现政府政策的担忧。(视频截图/Fox News)

无疑,中共不管怎么狡辩和掩盖,都难逃其罪责。这也是川普一再向北京提出索赔的底气所在。而川普的索赔代表的是其身后许许多多的美国人。2020年,哈里斯(Harris)进行的在线民调的1993名美国成年人的全国代表性样本中,90%的共和党人和67%的民主党人认为中共政府应对病毒的传播负责。

照理,对于前总统川普的这番言论,尤其是在现任总统拜登早已表示不支持川普要中共赔偿10万亿美元的要求后,北京当局大可置之不理,不予回应,这样墙内百姓就不会知晓这个巨额索赔了。然而,偏偏中共外交部特意找了一个大外宣记者将此事捅出,并让谎话连篇的发言人赵立坚倒打一耙,将“美国疫情惨状的第一责任人”推到川普身上,批评他“无视民众生命健康,防控不力”,同时还称美国打压中国企业,才是破坏市场经济原则和国际经贸规则的“剥削”行径。

赵立坚的胡言乱语着实不值得一驳,倒是外交部特意捅出川普索赔一事值得探究。这似乎说明两件事,一是川普的影响力依然巨大,让北京无法忽视;二是北京担心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或成为中共的梦魇。

川普今年1月卸任后,并未退出政治舞台,依旧在共和党内发挥着重要作用,其力挺的人选在州长和州议会的选举中大多获胜。在今年6月首次举行的俄亥俄州大型集会上,川普发表演讲呼吁重新夺回共和党在国会的多数派地位。此后,他在德克萨斯和佛罗里达州举办的造势集会,也是人气满满。

不仅如此,川普还一直以较高频率在自己的官网上发表声明,有时一天发表5条以上,内容涉及选举、内政、外交等各个方面。在主流媒体封杀其账号后,川普有了自建社交平台的想法。2月,川普成立了川普媒体与科技集团。10月,该集团宣布成立名为“Truth Social”的社交平台,并将以SPAC合并的方式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借壳上市。12月,该媒体宣布已获得10亿美元的融资。

川普的一系列举动,自然让人们不免猜测其将在适当时间重返政坛乃至参加2024年总统竞选,而这怎能不让北京恐惧?

在担忧川普的影响力的同时,中共也非常关注明年11月的美国中期选举。民主党目前在参议院和众议院都仅占些微优势,有迹象表明,共和党有可能在中期选举中夺回参众两院的控制权。

据《华尔街日报》12月最新民调,美国选民对经济感到悲观,通胀压力是他们的一大担忧,对于现任政府在重大议题上的领导能力,选民们缺乏信心,他们看好共和党更有能力处理,这意味着拜登及民主党明年的选情堪忧。

一旦共和党掌控参众两院,由参议员乔什·霍利发起的要求中共为导致病毒全球大流行负责的提案《 COVID-19受害者申诉法案》,或许就有通过的机会。而该法案将剥夺中共国的主权豁免权,并针对中共的恣意行为——例如对举报人进行噤声,并隐瞒有关中共病毒(COVID-19,武汉肺炎)的重要信息——可采取私人诉讼权。

法案将允许法院冻结中共国政府的资产,以便受害者可以执行索赔。法案建议在国务院成立专门的COVID-19受害者申诉工作组,来对北京处理COVID-19疫情的缺失进行国际调查,包括利用世界卫生组织掩盖其谎言等。如果中共政权抵制国际索赔要求,美国将领导国际力量,来争取对中共政府的赔偿,包括通过准备方案迫使北京提供赔偿。这是否意味着川普的索赔真的有那么一天可以实现呢?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1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osted in 美中超限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