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彭丽媛,即将步江青的后尘?

二○一五年九月,彭丽媛随习近平访问美国时,曾参访纽约茱莉亚音乐学院,后来她大力促成了在天津建立一所茱莉亚音乐学院分校。日前,彭丽媛向新落成的天津茱莉亚学院发了一封贺信,希望中美两国广泛开展人文交流,促进两国人民相知相近。

马屁大王李鸿忠号召

天津官方如获至宝,在马屁大王、天津市委书记及政治局委员李鸿忠的号召下,天津市政府外事办公室一连两天召开“学习彭丽媛教授贺信精神,做好天津对美人文交流工作研讨会”。

天津市政府外办官方微信公众号“天下之津”报道:与会人员指出,习近平有关“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的指示,以及彭丽媛的贺信,“为新形势下开展对美人文交流指明了方向”。天津外办主任栾建章强调,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要把学习彭丽媛教授贺信精神与学习习近平外交思想和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结合起来,积极把握机遇、主动担当作为、系统谋画创新,有利服务国家总体外交大局和天津市高品质发展。

 

天津市政府外事办公室一连两天召开“学习彭丽媛教授贺信精神,做好天津对美人文交流工作研讨会”。(汤森路透)

御用文人当然也不会閒著。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院长唐任伍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采访时说,对中国人民来说,彭丽媛威信颇高,中美关係在当前的矛盾衝突之际,由她致贺信起到发挥第一夫人外交作用,一定程度展现她的个人魅力,也展示中国的开放。

那麽,彭丽媛这名教育程度有限的歌手能有什麽精神或理论呢?但既然她的初中文化水平的丈夫都能创立让宇宙变色的精神和理论,夫人又怎会是强将手下的弱兵?用李鸿忠等人的说法,彭丽媛精神就是习近平精神,就是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这种论述不是逻辑推理,而是政治投机。但身为政治局委员的李鸿忠在其地盘上大肆宣扬彭丽媛精神,显然是看准了风向:此前,李鸿忠以“忠诚不绝对,绝对不忠诚”的名言得到习近平的青睐,由湖北省委书记升任天津市委书记和政治局委员;这一次,李鸿忠企图通过走夫人路线,为升任政治局常委铺路。李鸿忠摸透了习近平的心思:除了夫人和女儿两个女人之外,习近平谁都不信任,所以,要博得习近平的欢心,首先就要博得习近平身边两个女人的欢心。今天的西朝鲜,还有人比李鸿忠的觉悟更高:专门为前国宝级歌手彭丽媛写的〈中国第一夫人〉的颂歌早就问世了。

当年讨好江青的高官显贵

李鸿忠的做法,在中共党史上并非首例。在毛泽东时代,高官显贵通常先要讨好江青,才能获得毛的信任。文革前夕,主持军委工作的林彪主动委託江青召开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以此向毛发出效忠信号,进而成为党章确立的接班人和副统帅。林彪称讚江青“对文艺工作方面政治上很强,在艺术上也是内行,她有很多宝贵意见”,并指示军方负责文艺工作的官员说“你们要很好重视,并且要把江青同志的意见在思想上、组织上认真落实。今后部队关于文艺方面的文件,要送给她看,有什麽消息,随时可以同她联繫,使她瞭解部队文艺工作情况,徵求她的意见,使部队文艺工作能够有所改进”。在座谈会纪要中,更是肉麻地吹捧说:“江青同志对毛主席思想领会较深,又对文艺方面存在的问题作了长时间的、相当充分的调查研究,亲自种试验田,有丰富的实践经验。这次带病工作,谦虚、热情、诚恳地同我们一起交谈,一起看电影、看戏,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和帮助。”

江青在座谈会上吹响了文革的衝锋号。她首先指出中共建政十六年来文艺战线存在著尖锐的阶级斗争,文艺界“被一条与毛主席思想相对立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专了政,这条黑线就是资产阶级的文艺思想、现代修正主义的文艺思想和所谓三十年代文艺的结合”。江青进而指出,文艺战线两条道路的斗争,也反映到军队内部,敌人“一定会利用文艺的武器,企图对军队进行思想腐蚀”,所以必须清除军队内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毒草”。江青点名批判若干作家、作品和文艺理论,其讲话杀气腾腾,被点名的人物在几个月后的文革风暴中无一倖免,受尽折磨乃至家破人亡。

当习近平拼命学习毛泽东之际,彭丽媛也要学习江青“好榜样”——彭丽媛过去是家喻户晓的一线歌手,在文艺界拥有的名声比曾是上海滩三流女演员的江青更显赫。但彭丽媛没有江青聪明,正如习近平不如毛泽东狡诈。所以,彭丽媛向江青同志学习并非好兆头:文革期间蹿升为政治局委员并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的江青,在毛死后立即被毛的战后们抓捕入狱,邓小平甚至希望将其直接处死。一九九一年,江青在狱中度过十五年的漫长岁月后,绝望地自杀身亡,留下绝命书:“主席,你的学生和战友来见你了!”

不仅江青,历史上那麽多暴君和独裁者的配偶都没有好结局。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王后玛丽·安东妮,对政治没有太大兴趣,痴迷于奢华的宫廷生活。她惊世骇俗的穿著打扮——高耸的发髻、鲜艳的羽毛和闪闪发光的珠宝,改变了巴黎的时尚风气,成为贵妇们一边批评一边发疯般模仿的对象,却催生和恶化了贵族和平民两类观众的怨恨,他们称之为“时装大臣”,抱怨法国国库无力为她没完没了的帽子和衣服买单。她的哥哥约瑟夫大公在信中警告她:“革命将是残酷的,也许是你咎由自取。”不料一语成谶:娇小亦玲珑、寂寞锁深宫的玛丽·安东妮,一朝千夫指,断头闻丧钟。

毛泽东与江青 - 习近平和彭丽媛
两对独裁夫妻 – 中华民族的两队贼人

毛泽东与江青 – 习近平和彭丽媛

奢侈无度的法国王后成了民怨的出气孔

美国作家卡罗琳·韦伯(Caroline Weber)在《罪与美:时尚女王与法国大革命》一书中披露了法国末代王后的服装及奢侈生活引发严重的社会政治混乱,可以达到怎样惊人持续和猛烈的程度。法国大革命的根源,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早已全盘托出,不应归咎于含著金汤匙来到人世的奥地利公主身上。但奢侈无度的王后成了民怨的出气孔:在诸多政治问题上彼此分离的贵族和平民两个等级,在对王后的仇恨上达成了一致意见,这位王后渐渐代表王室特权最糟糕的一面——以及革命的绝佳理由。历史学家卡斯特尔指出,“冒犯性的服装的罪行是被救赎于绞刑架之上的”。《纽约时报杂志》则指出:“大革命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而可怜的王后已经掉了脑袋。”

比玛丽·安东妮王后罪恶更甚的,是塞尔维亚国王亚历山大的妻子德拉加王后。德拉加是国王母亲的一位女僕,比国王年长十岁,在贝尔格莱德声名狼藉,人们都知道她人尽可夫、已经没有生育能力。内政大臣试图劝阻说这一不名誉的婚姻,谏言说:“陛下,您不能和她结婚,她可能会成为任何一个人的情妇——当然也包括我。”但国王不听任何人的劝阻,婚后更大肆宣传、鼓吹对王后的盲目崇拜——斥钜资举办公共活动庆祝她的生日,将军团、学校,甚至村庄都以她的名字命名。国王和王后还宣布取消宪法,实行独裁统治,横征暴敛,以维持其骄奢淫逸的生活。

民众对国王和王后恨之入骨。忍无可忍的军官们组建秘密团体,策划暗杀和政变。一九零三年六月十一日,他们对皇宫发动突袭,迅速佔领皇宫,找到躲藏在墙壁夹层中的国王和王后。这对夫妇立即被冰雹般、不长眼的子弹射杀。之后,他们赤裸的尸体被利剑刺穿,被刺刀撕裂,部分内脏被剖开,身体多处遭斧头砍击,导致四分五裂,无法辨认。政变者将弑君的第二天改为节庆假日,首都居民在这场惨绝人寰的谋杀案面前表现得出奇平静,就连外国使节都颇为诧异。

彭丽媛的榜样?

比德拉加王后罪行更甚的,是罗马尼亚共产党独裁者西奥塞古的夫人埃列娜。西奥塞古从未停止打造他和妻子的个人崇拜,那些颂歌的语言足以令史达林感到脸红。历史学家托尼·朱特(Tony Robert Judt)发现,西奥塞古正式批准的、表彰其丰功伟业的词语有——设计师、智慧的舵手、最高的桅杆、胜利的光环、大神泰坦、太阳之子、思想的多瑙河等等。作家马内阿将西奥塞古和埃列娜合并称为“这个国家的第一夫妻”:这对新贵处处显示其王者风范,他们对王权的陶醉在这个马戏团外的任何地方都闻所未闻,他们宛如龇牙咧嘴的小丑:“他,身佩腰带,手持权杖;她,穿著王后的长袍……最崇高的一对夫妻:一个阴阳人和一个人老珠黄的女人。那个像鸭子一样走路的露露小姐,小小的黄牙裸露著,张著嘴,口水流淌下来;而那个臃肿的阴阳人,身穿点缀著穗带和徽章的红色睡衣,结结巴巴地说著话,压在她的身上。荣誉博士小姐,无耻的荡妇。”埃列娜由科学技术委员会主席升任副总理,名副其实是第二号人物。在罗马尼亚,她的绰号是“Codoi”(这个词在罗马尼亚语中的意思是“大尾巴”),这一绰号源于她对二氧化碳(CO2)的错误读法。官方宣传常常提到埃列娜的科学成就——“罗马尼亚科学进步、世界和平和国际合作的卓越贡献者、党和罗马尼亚的光辉命运的先锋战士、广受爱戴的罗马尼亚人民的女儿”,但事实上,她只唸过小学。

一九八九年圣诞前夕,当西奥塞古政权的末日来临时,第一夫妻同时被捕并一同受审。审判他们的军官当面提及埃列娜的绰号“Codoi”,她似乎第一次知道这个绰号,深感受辱,拒绝认罪。在年轻士兵对她开枪前,她高呼:“我是你们的母亲,你们怎能对母亲开枪?”一名士兵冷峻地回答说:“我的母亲早已被你害死了。”然后毫不犹豫、毫无怜悯之心地扣动扳机。

彭丽媛女士的榜样,除了江青之外,是否还包括玛丽·安东妮、德拉加和埃列娜?中国第一夫妻的命运,能比法国第一夫妻、塞尔维亚第一夫妻、罗马尼亚第一夫妻更好吗?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制度混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