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孟宏伟刺杀习近平,应该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孟宏伟的妻子高歌(Grace Meng)首度公开露面, 中共就是魔鬼!

前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的妻子在丈夫入狱近两年后,首次同意媒体公开她的相貌。目前带着两个孩子在法国生活的她决定放弃隐匿身份,公开反对独裁的中国政府。

孟宏伟妻子高歌
孟宏伟妻子高歌

去年1月,前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以受贿罪被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3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从那时起,他已经消失在中国庞大的刑罚制度中。孟宏伟的妻子高歌在法国独自照料二人所生的一对双胞胎男孩。她申请了政治庇护,由于她怀疑中国特工企图绑架他们、让他们面对无人所知的命运,法国警方开始为高歌和两个孩子提供24小时全天候保护。

从”局内人”变成”局外人”的高歌说,她对自己看到的一切感到恐惧。

高歌现在决定放弃隐匿身份,公开反对独裁的中国政府,这有可能让她自己和家人面临更大风险。

在接受美联社独家专访的时候,高歌首次同意出镜。以前她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都坚持要求镜头从背后拍摄,不要公开她的面容。现在她可以公开、细致地谈论她的丈夫、她自己以及分离给他们造成的巨大变动。

她对美联社说:”我有责任公开地告诉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知道如何同一个独裁魔鬼共存。”

她说,她早就不再使用高歌这个名字。现在她使用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Grace Meng。她觉得这个名字更像她自己。她为这个改变感到无比自豪。

“我死了,但是又获得了重生。”Grace说。

对于孟宏伟的下落和健康状况,Grace Meng一无所知。他们的最后一次联络还是2018年9月25日。当时孟宏伟在北京出差。他给Grace连续发了两条短信。一条上面写着:”等我的电话。”4分钟之后孟的手机又发出一条短信,短信里只有一把厨房菜刀的表情符号,显然是在暗示危险。Grace Meng猜测,孟宏伟是从公安部的办公室发出的这两条短信。

从那时候起,他们就失去了联系。Grace Meng委托律师寄给中国官方的几封信也都石沉大海。她甚至不知道,孟宏伟现在是否还活着。

“我感受到的悲伤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Grace Meng说,”当然,对我的孩子们来说也同样残酷。”

“我不想我的孩子们没有爸爸,”说到这里Grace Meng哭了起来,”每次孩子们听到敲门声,他们都跑过去看。我知道,他们希望进来的那个人就是他们的父亲。但是每次当他们意识到,并不是爸爸回来了,他们就会默不作声地垂下头。他们真的特别勇敢。”

中国官方对于孟宏伟的命运只有零零星星的报道。2018年10月,Grace Meng在法国报警称自己的丈夫前往中国后失踪后,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涉嫌违法,目前正接受国家监委监察调查”。这标志着孟宏伟成为又一个在党内被清洗的高官。

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的同一天,国际刑警组织发表声明,称国际刑警组织位于法国里昂的总秘书处收到孟宏伟辞呈,孟辞去主席职务并即刻生效。

国际刑警组织发表的这份声明让Grace Meng至今都仍深感愤怒。她说国际刑警组织没有向她提供任何帮助。她认为,这个致力于共同执法问题的全球组织没有采取更坚定的立场,只会鼓励北京的专制行为。

“一个被强行失踪的人会自愿写一封辞职信吗?”她问道, “一个警察组织可以对这样的典型刑事犯罪视案件而不见吗?”

2019年3月,孟宏伟被开除出党。中纪委通报称,孟宏伟”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权力观扭曲,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职务晋升、岗位调整、企业经营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

孟宏伟受审
孟宏伟受审

2020年1月,孟宏伟被以受贿罪审判处有期徒刑13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孟宏伟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Grace Meng一直坚称,对她丈夫的这些指控都是凭空捏造的,她的丈夫被清洗是因为他一直利用他的高官职位推动改革。

她说:”这是一桩假案。这就是政治分歧被变为刑事案件的一个例子。今天中国的腐败程度极其严重,无处不在。但是对于如何解决腐败问题,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是现在使用的方法。另一种是走向宪政民主,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Grace Meng本人的家庭也拥有政治关系。她说她的母亲曾经在立法机关的一个咨询机构任职。她说1949年共产党建国后,她祖父的商业资产被剥夺,人被关起来劳动改造。

她说,历史总是在重复上演。

“这当然是我们家庭的一个巨大悲剧,是巨大痛苦的来源,”Grace Meng对美联社说,”但我也知道,今天中国很多家庭都面临着与我相似的命运。”

在中国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副局长、一级督察胡彬郴竞逐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执委一职引发人权团体和国际政坛关切之际,曾经担任过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的妻子高歌接受美联社独家专访,痛批她丈夫一度服务过的中国政府是“魔鬼”。

孟宏伟2016年当选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但是他的任期只过了一半便突然结束,因为他在2018年返回中国后突然失踪。去年1月,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他有期徒刑13年半。让人颇感讽刺的是,一位终生在中国国内外抓捕罪犯的高层官员,最后自己竟以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身份在任上被捕,并被判刑入狱。同样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国际刑警组织对孟宏伟的被捕毫不知情,曾不得不向中国政府打听孟宏伟的下落。

孟宏伟返回中国失踪后,他仍在法国的妻子高歌带着一对双胞胎儿子寻求政治庇护,很快成为政治难民。高歌曾怀疑有中国特工试图绑架她和孩子,因此目前受到法国警方24小时的保护。

高歌之前也曾举行记者会或接受媒体采访,为她丈夫鸣冤叫屈,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她丈夫。但是每一次,她都背对摄像机或照相机,不让自己的容貌曝光,以防自己遭到不测。

在中国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副局长、一级督察胡彬郴竞逐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执委一职引发人权团体和国际政坛关切之际,曾经担任过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的妻子高歌接受美联社独家专访,痛批她丈夫一度服务过的中国政府是“魔鬼”。

孟宏伟2016年当选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但是他的任期只过了一半便突然结束,因为他在2018年返回中国后突然失踪。去年1月,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他有期徒刑13年半。让人颇感讽刺的是,一位终生在中国国内外抓捕罪犯的高层官员,最后自己竟以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身份在任上被捕,并被判刑入狱。同样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国际刑警组织对孟宏伟的被捕毫不知情,曾不得不向中国政府打听孟宏伟的下落。

孟宏伟返回中国失踪后,他仍在法国的妻子高歌带着一对双胞胎儿子寻求政治庇护,很快成为政治难民。高歌曾怀疑有中国特工试图绑架她和孩子,因此目前受到法国警方24小时的保护。

高歌之前也曾举行记者会或接受媒体采访,为她丈夫鸣冤叫屈,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她丈夫。但是每一次,她都背对摄像机或照相机,不让自己的容貌曝光,以防自己遭到不测。

孟宏伟妻子高歌
孟宏伟妻子高歌
资料照:孟宏伟的妻子高歌2018年10月7日在法国里昂举行记者会,背对摄影机。

根据美联社星期四(11月18日)发自法国里昂的报道,高歌这次接受访问首次解开面纱,直面记者的摄像机和照相机镜头。报道称,她冒着生命危险,控诉中国政府的迫害与暴行。

“我有责任露出我的脸来告诉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高歌说。“过去3年我学会了 – 就像我们学会如何与新冠病毒共存一样 – 我也知道了如何与当局这个魔鬼共存。”

“魔鬼”已经成为高歌口中中国政府的代名词。“因为他们吞噬自己的孩子,”高歌说。

美联社在报道中指出,全世界批评中国政府的人很多,现在还有很多人要发起抵制明年2月举行的北京冬奥会,但是高歌的情况非常特别,因为她和她的丈夫曾经是圈内人,是中国政府的高官,而她的丈夫现在已经沦为阶下囚,她也只能以局外人的身份来看中国。高歌对美联社说,这一变化是如此之大,她已经不大使用“高歌”这个中国姓名,而是更习惯使用她自己为自己选择的“格雷斯∙孟”(Grace Meng)这个名字,也就是格雷斯再冠上夫姓。

“我已经死过一回,又重生了,”高歌说。

高歌说她对即将年满68岁的孟宏伟目前的下落和健康状况完全不知情。他们两人之间最后一次通讯还是在孟宏伟出差回中国的2018年9月25日,那一天她收到孟宏伟两条简讯,第一条说“等我电话”,4分钟后收到的第二条简讯则是暗示危险的厨房菜刀的表情符号。高歌认为孟宏伟的简讯很可能是从他在中国公安部的办公室中发出的。

高歌说,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联络上孟宏伟。她的律师多次发信给中国政府,但都是石沉大海无回音。她甚至都不能确定孟宏伟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已经悲伤到不能再悲伤的地步,”她说。“当然这对我的孩子也很残忍。”

“我不希望孩子们没有父亲,”她说着就哭了起来。“每当孩子们听到有人敲门就会抬头张望。我知道他们希望进来的人就是他们的父亲。但是每一次,当他们发现不是时,就会悄悄地低下头。他们也是极其勇敢。”

中国政府有关孟宏伟的信息发布也是零零碎碎。2018年10月,就在高歌首次在里昂召开记者会就她丈夫失踪拉响警报后不久,中国政府发布一份声明称,孟宏伟因为并未细说的违法行为而被调查。美联社认为,这说明孟宏伟成为中共党内清洗的一位受害者。

孟宏伟
孟宏伟
2017年7月4日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在新加坡国际刑警组织世界大会开幕式上讲话。

国际刑警组织随后宣布,孟宏伟已经辞去主席一职,而且立即生效。这让高歌至今仍愤怒不已。她指责国际刑警组织“一点忙都不帮”。她认为,一个在全球执法上进行合作的组织没有采取强硬的立场,反而鼓励了北京的威权行为。

“一个被迫失踪的人能够出于自愿写辞职信吗?”她问。“一个刑警组织怎么能对这样明显的刑事犯罪行为视而不见呢?”

中国政府2019年宣布将孟宏伟开除出党,指责他滥用职权以满足家人“奢侈的生活方式”,让他的妻子利用他的职权谋取私利。2020年1月,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孟宏伟有期徒刑13年半。法院在判决书中声称,孟宏伟受贿金额高达200万美元,他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而且还表达了悔意。

不过高歌一直认为,对她丈夫的指控都是虚构的,孟宏伟被清洗是因为他利用他的职权推动改革。

“这是个假案,是政治上的不同意见被弄成刑事犯罪的典型案例,”高歌说。“中国今天的腐败状况非常严重,到处都有。但是在如何解决腐败问题上却有两种观点。一种就是目前使用的方法,另一种就是推动宪政民主,从根子上解决问题。”

高歌还向美联社介绍了她自己的身世。她说,她的父辈和祖父辈也曾有过良好的政商关系,但是也曾遭受过迫害。历史有时会重复。

“当然,这是我们家庭的大悲剧,也是我们极大痛苦的原因,”高歌告诉美联社。“但是我也知道,今天中国非常多的家庭也正面临与我们家一样的命运。”

根据美联社星期四(11月18日)发自法国里昂的报道,高歌这次接受访问首次解开面纱,直面记者的摄像机和照相机镜头。报道称,她冒着生命危险,控诉中国政府的迫害与暴行。

“我有责任露出我的脸来告诉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高歌说。“过去3年我学会了 – 就像我们学会如何与新冠病毒共存一样 – 我也知道了如何与当局这个魔鬼共存。”

“魔鬼”已经成为高歌口中中国政府的代名词。“因为他们吞噬自己的孩子,”高歌说。

美联社在报道中指出,全世界批评中国政府的人很多,现在还有很多人要发起抵制明年2月举行的北京冬奥会,但是高歌的情况非常特别,因为她和她的丈夫曾经是圈内人,是中国政府的高官,而她的丈夫现在已经沦为阶下囚,她也只能以局外人的身份来看中国。高歌对美联社说,这一变化是如此之大,她已经不大使用“高歌”这个中国姓名,而是更习惯使用她自己为自己选择的“格雷斯∙孟”(Grace Meng)这个名字,也就是格雷斯再冠上夫姓。

“我已经死过一回,又重生了,”高歌说。

前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的妻子高歌在法国里昂接受美联社采访后拍照。(2021年11月18日)前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的妻子高歌在法国里昂接受美联社采访后拍照。(2021年11月18日)

高歌说她对即将年满68岁的孟宏伟目前的下落和健康状况完全不知情。他们两人之间最后一次通讯还是在孟宏伟出差回中国的2018年9月25日,那一天她收到孟宏伟两条简讯,第一条说“等我电话”,4分钟后收到的第二条简讯则是暗示危险的厨房菜刀的表情符号。高歌认为孟宏伟的简讯很可能是从他在中国公安部的办公室中发出的。

高歌说,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联络上孟宏伟。她的律师多次发信给中国政府,但都是石沉大海无回音。她甚至都不能确定孟宏伟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已经悲伤到不能再悲伤的地步,”她说。“当然这对我的孩子也很残忍。”

“我不希望孩子们没有父亲,”她说着就哭了起来。“每当孩子们听到有人敲门就会抬头张望。我知道他们希望进来的人就是他们的父亲。但是每一次,当他们发现不是时,就会悄悄地低下头。他们也是极其勇敢。”

中国政府有关孟宏伟的信息发布也是零零碎碎。2018年10月,就在高歌首次在里昂召开记者会就她丈夫失踪拉响警报后不久,中国政府发布一份声明称,孟宏伟因为并未细说的违法行为而被调查。美联社认为,这说明孟宏伟成为中共党内清洗的一位受害者。

国际刑警组织随后宣布,孟宏伟已经辞去主席一职,而且立即生效。这让高歌至今仍愤怒不已。她指责国际刑警组织“一点忙都不帮”。她认为,一个在全球执法上进行合作的组织没有采取强硬的立场,反而鼓励了北京的威权行为。

“一个被迫失踪的人能够出于自愿写辞职信吗?”她问。“一个刑警组织怎么能对这样明显的刑事犯罪行为视而不见呢?”

中国政府2019年宣布将孟宏伟开除出党,指责他滥用职权以满足家人“奢侈的生活方式”,让他的妻子利用他的职权谋取私利。2020年1月,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孟宏伟有期徒刑13年半。法院在判决书中声称,孟宏伟受贿金额高达200万美元,他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而且还表达了悔意。

不过高歌一直认为,对她丈夫的指控都是虚构的,孟宏伟被清洗是因为他利用他的职权推动改革。

“这是个假案,是政治上的不同意见被弄成刑事犯罪的典型案例,”高歌说。“中国今天的腐败状况非常严重,到处都有。但是在如何解决腐败问题上却有两种观点。一种就是目前使用的方法,另一种就是推动宪政民主,从根子上解决问题。”

高歌还向美联社介绍了她自己的身世。她说,她的父辈和祖父辈也曾有过良好的政商关系,但是也曾遭受过迫害。历史有时会重复。

“当然,这是我们家庭的大悲剧,也是我们极大痛苦的原因,”高歌告诉美联社。“但是我也知道,今天中国非常多的家庭也正面临与我们家一样的命运。”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