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二十大前中共可能有内战,曾庆红王岐山已经和习近平撕破脸

中国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前司法部长傅政华接连落马后,连日来司法系统纷纷表态站队,中共政法委员会书记郭声琨也在沉默一周后发声,要求政法系统清除害群之马,并清理到位。但是,外界一个很大的疑问是,中共核心机构政法系统高官接二连三倒台意味着什么?中共20大将临,高层权斗会不会进一步加剧,会不会有大佬级的官员涉及其中?

许多观察人士的一个共识是,孙力军、傅政华落马并不意味着政治整肃的尾声或结束。各方专家分析,20大前,很可能是新一轮对高级官员大规模清洗的开始,中共内部的大清洗甚至会加剧。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政治系教授吴国光分析指出,孙力军2020年4月被查以来,已经不下10名副部级高官或是已经退休的高官被查,应该都和孙力军有关,这是已经在进行的部分,但是现在又狠狠敲打孙力军“团团伙伙”问题,重点很可能不在“往下”,而是“往上挖”。

法国《世界报》以“习近平主席继续大清洗”为题报道孙力军、傅政华落马事件时指出,事实上,“大清洗”这是外界的普遍看法。为什么要清洗孙力军和傅政华?从中纪委通报看,孙的主要问题似乎仍然是忠诚度不够,搞团伙,其中一个怪异的罪行是隐藏疫情机密,而对傅政华,北京才刚刚下令对其“严重违纪”进行调查,也没有任何具体事实。

台大政治系副教授陶仪芬陶仪芬提出,在中共18大、19大前后,每次中共要开党代表大会时,都会发生高层精英权力斗争整肃的状况。18大之前的薄熙来案、以及之后的周永康案,虽是以“贪腐”为名,其实就是政治斗争;19大前中共前政治局委员孙政才被拉下来时,则是首次强调不单只是贪腐,还有政治问题。现在北京对外公开承认有这样的政治问题值得玩味。

陶仪芬说:“不管是孙力军、傅政华、早一点的孟宏伟,他们都是公安部的副部长,习近平极权这么严重,公安部副部长一再出问题,这是否证明在治理上出了问题。主观上,他应该不希望用政治问题来双开这些人,为何还是选择政治问题,就是习近平要对整个官僚体系送出讯号,他会更强调政治忠诚。”

万维评论人秦川指出:傅政华属于中共内部业务精熟,办事得力的政法狠角色,最后出事,可能还是出在了对习总“忠诚不绝对” 上。

几年以来,傅政华公认是习近平的“刀把子”,他本来是在前“政法沙皇”周永康手下成长起来的干将,但在关键时刻却投靠了习近平。有消息指是因为“令谷车祸”,傅政华没有按照周永康的要求将此事压住不报,而是直接报告了中南海。根据《南华早报》的报道,此后为办理周永康案,习近平设置特别小组,傅政华担任组长,绕过中纪委,直接向习近平汇报。可见傅政华一度曾得到习的信任,由此成为中共历史上同时兼任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公安局一把手以及公安部副部长的第一人。

傅政华帮助掌权初期的习近平巩固政权,立下汗马功劳。傅为习氏政权竭尽犬马之力,对维权、民运及反习人士屡屡下狠手,因而有头号酷吏之称。但如果认为习近平清除傅政华是为了满足民间呼声,恐怕是大错特错。法国《世界报》援引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的分析指出,孙力军与傅政华似乎都是江泽民一派人马,而习近平只信任长期为其服务的官员,即在他进中南海之前工作过的福建和浙江,以及自己故乡、插队的陕西一道工作过的官员。而傅政华却一直维持着与江氏人马以及周永康团伙的关系。但也有另外渠道的消息称,习近平在福建的亲信王小洪被调入北京掌管公安系统后,傅王争权,傅在“雷洋案”一事上暗中力挺涉案警察,这让王小洪很被动。如同文强给刚到重庆的王立军使绊。雷洋案当时民愤极大,北京市公安局4000多名干警却联名写信,声称如果要处理涉案警察,他们就辞职,傅政华也可能由此引起了习对他的警惕。

作家苏晓康认为,酷吏是党的好干部,但是越能干越威胁皇帝,到时候就得宰杀,像猪养肥了,因此会混的才活得下来。不过,现在不少观察人士注意到,混得再好的酷吏也有一天难免会出问题,政法高官倒掉一个接一个,习近平为什么特别要拿他们开刀?有几位中国问题专家是这样分析的。

独立学者邓聿文认为:政法系统是“刀把子”,因为“‘刀把子’不光是保卫政权安全,也是保卫各级领导人安全。他们出问题的话,不光对政权安全也对领导人安全构成威胁。对于‘二十大’,习近平要保证绝对的安全。”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政治系教授吴国光的分析是,习近平坐在中南海,要掌握地方换届,很多时候需要通过政法系统来进行,政法系统清洗和权力斗争有很大关系。

习近平十八大以来通过反贪巩固了自己的权力,已经清理了一大批高官,为什么“还不放手?”吴国光认为,主要是习近平的施政,在中共党国精英内部引起很大的紧张和新的矛盾,另一个问题是习近平修改宪法,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在精英内部引发激烈矛盾,“这次最激烈的矛盾是在20大,政治局常委是不是还要七上八下,习近平明年69岁绝对不下,其他人68岁要下,这里面矛盾就非常激烈”。

傅政华
傅政华

邓聿文在德国之声撰文指出,对习近平而言,二十大比之前的十八大和十九大更重要,因为二十大是习破坏政治惯例后的第一次党代会,他可能不会遇到像样的反对力量,但谁也不能断定不会有一些杂音和变数。习希望二十大开成一个“团结胜利的大会”,如果出现异议他会认为这是他的失败。

吴国光则认为,二十大前政治斗争形势更严峻。他指出,习近平这么愿意查政法系统,不仅是要把政法系统本身控制住,还要拿它当作一个刀,也许查下去不是线性发展,而是可能忽然从旁支挖到另一个政治局委员,乃至前任政治局常委那里去。

吴国光分析,从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就不断对政法系统清洗,整个“反腐”运动就是从针对周永康开始。2018年春天在政府换届改组时,公安部改组领导层,4月孟宏伟被查,同时习近平亲信陈一新调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当时好像告一段落。直到2020年4月孙力军被查的同时,习近平另一个亲信唐一军调任司法部长取代傅政华。吴国光解读,一开始孙力军案件和傅政华的职务调动被边缘化,就是联系在一起,就是新一波对政法系统的清洗。

吴国光说:“到2020年4月新一波清洗开始时,应该是针对20大有所布局,因为20大中共换届,中共全国20大只是最高峰,在这之前,今年11月起全国各省非常大规模的换届,对中共党国政权精英政治的非常时期。因为人人都想着要拿一个什么位子,错过这班车没有特殊机遇就要等5年。”

吴国光说,习近平坐在中南海,要掌握地方换届,很多时候需要通过政法系统来进行,政法系统清洗和权力斗争有很大关系。

吴国光表示,在明年20大前,很可能是夏天以前,如果有中共政治局委员或是前任政治局常委被查,都不会令人惊讶。他认为指控孙力军案的要害是“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吴国光大胆指出:“这些是不是通向他以前的老板孟建柱,是不是通向孟建柱的老板曾庆红,是不是在通向曾庆红的老板江泽民,无法得知。”

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
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

不过,万维评论人巴山子认为,二十大前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博弈恐怕也是另一个看点。从最近王岐山在新闻舆论界的代理人胡舒立发“猪头贴”就可以看出,王岐山与习近平的矛盾也在激化。此前习近平不仅重判了王岐山的铁哥们、红二代中的清流人物任志强,而且抓了王岐山在中纪委的大秘董宏,逼得王岐山今年四月在海南博鳌论坛上自贬为习近平的报幕员,以委曲求全。但今年以来,习近平不断警告要警惕党内的王明,王明当年就属于所谓的“国际派”,背靠苏联,与老毛分庭抗礼,最后还是被老毛战胜了,老死苏联。现在党内背靠国际,而且在金融、纪检、太子党系统具有巨大影响,同时和政法系统也有不少渊源的王岐山,可能就是习近平二十大上连任的一个巨大障碍,前几天胡舒立站出来,这么明目张胆的发“猪头贴”,分明就是习王已经到了撕破脸的时候了。因此,王岐山在二十大前会不会遇到大的麻烦,也很难说。

孟建柱傅政华孙力军孟宏伟赖小民的后台老板就是曾庆红,是曾庆红要暗杀习近平

近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前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这两则消息接踵而至,引发海内外强烈关注。

曾庆红
曾庆红

这两个人的落马,是密切相关的,去年4月19日,孙力军被宣布落马。第二天,4月20日,傅政华不再担任司法部党组副书记,被免去司法部长职务。今年9月30日,孙力军被“双开”;两天后,傅政华被宣布落马。

这两个人,只是公安部副部长级别的官员,给他们的罪名是“政治野心极度膨胀,不择手段,操弄权术,在党内大搞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简单的说,就是要“谋反夺权”了,但是在中共的历史上,拉帮结派 谋反夺权的大帽子,还轮不到这两个副部级看家狗来戴。从高岗 邓小平到林彪,都是国家领导人一级人物,那这两个看家狗后面,一定有更大人物在幕后。

如何才能“谋反”?必须形成一股势力。如何才能形成一股势力?就是“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跟谁“大搞团团伙伙”?从目前中纪委通报的落马政法高官看,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邓恢林,原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龚道安,原江苏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王立科,原山西省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新云,原江苏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罗文进,可能都是这个团伙的。

在黑帮内部,谋反夺取,做掉老大,是常态。但是要搞掉习近平,摆平中共党政军,特别是军队层面,要干成这么大的事,公安系统的两个副部长,级别还低了点,必须是政治局以上的大人物。

其中,第一个幕后人物可能是前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孙力军、邓恢林、龚道安、王立科、刘新云,都是孟建柱提拔重用的。他们在党内搞团团伙伙,必定上联孟建柱。

傅政华曾经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手下的得力干将。周被抓捕后,傅反戈一击,保住官位,但这并不能抹掉他跟周一起干的勾当。周倒台后,孟建柱继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傅政华又成为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将。

孟建柱是谁提拔重用的?曾庆红。2001年,曾庆红任中央组织部长时,将孟调到他的老家江西担任省委书记。之后,在曾庆红的运作下,孟被调任公安部长,后成为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

傅政华 孙力军,加上孟建柱,他们背后的“共主”都是曾庆红。曾庆红是中共“太子党”的重要人物。其父曾山曾任中共内政部长。其母邓六金曾任华东保育院院长,照顾过一百多个高干子女,这些高干子女日后很多都晋升党政军高官。

曾庆红是中共江派第二号人物,当过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组织部长、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中央党校校长。曾庆红从中央到地方,从国内到国外,布下很多棋子。

2013年习近平发动“反腐打虎”以来,以曾庆红为首的“江西帮”、“香港帮”、“国安帮”、“金融大鳄”等,持续受到清洗。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习的“打虎”目标一度直指曾庆红。习曾谈到反腐败时说:“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也没有铁帽子王”。此言一出,有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这是直指他自己的恩师曾庆红。习近平能当上接班人,是江泽民和曾庆红选定的。当年选习近平是看着习“老实”,可以给江泽民看家护院当走狗,没成想,习近平掌权后,“政治野心极度膨胀,不择手段,操弄权术,在党内培植个人势力”,不再把曾庆红这个“恩师”放在眼里,二人就反目成仇了。

中共十九大至今,习的声望从最高峰跌入最低谷,海内外反习、倒习、政变、兵变的传闻从未间断。原因众多。其中原因之一,就是有孟建柱等结成的团团伙伙,在背后给习制造麻烦。往源头上追 ,曾庆红是幕后总指挥。

明年召开的中共二十大,是曾庆红把习赶下台的最后机会,同时也是习近平搞掉曾的最后机会。是他们的生死一战。

9月14日,大陆媒体发文称,公安系统的邓恢林与罗文进一起“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辱骂国家主要领导人”,并“计划领导人在南京举行纪念活动时不轨,被安全部人员阻止了其罪恶活动”。不少人认为,这是要“刺杀”习近平。习是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这些人敢如此对待习,背后没有大人物撑腰,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个背后撑腰的大人物,很可能就是曾庆红。

海外有曾庆红背景的媒体,一直不断给曾庆红造势。7月21日,这家媒体发表一篇文章,先后三改标题,分别是:《曾庆红:他如何成为江泽民最信任的“智多星”》;《曾庆红:首位红二代常委 他如何成为江泽民最信任的人》;《曾庆红:助江泽民坐稳中南海 号称“最会做人”》,文章盛赞曾庆红处事圆润,人脉深厚,有“不为人知的政治手腕”。

既然曾庆红是“智多星”,一定足智多谋了;既然曾是“首位红二代常委”,习近平作为现任红二代常委,当唯曾马首是瞻;既然曾“最会做人”,岂不是众望所归?既然曾有“不为人知的政治手腕”,习肯定玩不过曾。这也可能是孙力军等投靠“智多星”曾庆红、蔑视“包子”习近平、在曾庆红的操控下图谋不轨的重要原因所在。

明年的二十大,事关习近平的生死。习正尽全力确保连任成功。谁挡习的道,习就会跟谁玩命。习“双开”孙力军,抓捕傅政华,下一个目标就是孟建柱和“庆亲王”曾庆红。而黑帮抓黑帮,是永远抓不完的。

是祖国七十二岁 还是党国七十二岁

十月一号打开朋友圈,就发现不少人在发关于祖国,国家,政府,政党的名词下发贴,原来在党政合一的国家,这些概念在很多人脑子里是一团浆糊,就像中国驻美大使秦刚会认为一个没有民选政府的国家是正宗的民主国家一样。被转发最多的帖子是北大贺卫方教授的,他说:“祖国,七十二岁,清华大学,一百一十岁,清华,你是哪国的大学?”

从中共建立政权开始,人们不难发现,七十多年过去了,这个国家即没有实现共和也没有实现民主,农民起义打江山坐江山仍然是中共的主导思想。看看这一句口号:“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哪个词是真的?

中华,代表中华文化的人,在精神上和肉体上72年来都被消灭了,代之以外来马列文化。人民,这国家只属于那个在中南海掌握军队的人,其他的人,包括刘少奇 林彪 彭德怀,这样的高官都不属于人民,更不要说一般的草民了。共和国,国家的治理是所有公民的共同事情,而现在中国是党国,党领导一切。万岁,中华自古以来,最长的朝代是商朝,历时554年,哪有万年的王朝呢?

一句被宣传了72年的口号,居然没有一个词是真的,全是假话。而中国人的祖国,是五千年的中华还是72年的马列党国,今天还有很多人分辨不清,国人的老祖宗在九泉之下,不知作何感想?

周晓辉:习清剿政法系 江曾派系发政变威胁?

9月23日,海外有江派背景的多维网突然在“春秋笔”栏目下发表《粉碎四人帮 四人立大功》一文,文章曲笔点出1976年毛泽东死后,围绕最高权力归属,中共内部发生了激烈争夺。为了阻止“四人帮”掌控最高权力,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等人,断然采取了军事措施。

文章描述道:汪东兴指挥中央警卫部队在中南海内逮捕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毛远新,宣布对他们隔离审查;吴德指挥北京卫戍区部队,在中南海外逮捕迟群、谢静宜、金祖敏。中联部部长耿飙率北京卫戍区部队,控制新华社、人民日报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红旗杂志社等新闻机构。

一场动用中央警卫部队、北京卫戍区部队的军事政变,在分别控制主要人物和重要媒体后,宣告结束。文章对此评价道:“整个过程不费一枪一弹,干净漂亮。”

文章还提到政变结束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紧急会议以对“这一非程序性的强力行动”进行“程序性追认”,通俗讲,就是将非法的政变合法化。不出所料,会议完全赞同处置“四人帮”的行动,并决定华国锋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会后,中共采取逐级分批传达的方式向中共党政军各级负责人通告,达到了政权的平稳过渡。

文章最后称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李先念是政变的四大功臣,不过,对于汪东兴的评价很耐人寻味。在提到汪东兴时,如此写道:从1947年至1976年,汪东兴一直负责毛的警卫工作,跟随毛近30年。汪东兴当时任中央军委常委、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局长、8341部队政治委员。可以说,没有他的积极参与,不动用归他直接指挥的8341部队,一举粉碎“四人帮”的事就办不成。

所谓听话听音,多维网这篇“意味深长”的文章传递的东西还真不简单。首先文章发表在“春秋笔”栏目下就在传递信息,“春秋笔”可以理解为是春秋笔法的缩略写法,指行文中虽然不直接阐述对人物和事件的看法,但是却透过细节描写、修辞手法和材料的筛选,委婉而微妙地表达作者主观看法,进而影响读者。因此,发表在这个栏目下的文章,目的不是为了让大家看表面的叙述,而是要从字里行间体会作者要表达的意思。

那么,作者或者作者背后的某些人要借此表达什么呢?文章有两处值得关注,一是军事政变“整个过程不费一枪一弹”,二是政变之所以成功,离不开毛的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局长汪东兴的参与。

基于多维网的江泽民曾庆红派背景以及考虑到近期习近平与江派激烈博弈的大背景,该文似乎是江曾在向习发出政变的威胁,而且透露了如何抓人、控制哪些机构、哪些人是政变成功关键以及事后如何将程序合法化。

江曾为何要发出如此赤裸裸的威胁?目的何在?笔者认为,江曾发出这样的威胁,是因为近一年来,尤其是近期习近平针对政法系的行动给予了江派重创,江派政法系大员一个接一个落马、被查和被判刑。

9月23日,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兰阁落马。

9月22日,中共江苏省委前常委、政法委前书记王立科被立案审查调查及被双开。中共官方通报措辞罕见严厉,称他“从未对党忠诚老实”,搞团团伙伙,大搞政治投机、攀附贴靠;特权思想严重,生活奢靡腐败,违规长期占用公车和办公用房,长期安排多名公职、现役人员为其及家人提供服务;卖官鬻爵,“严重破坏任职地区政法系统特别是公安系统的政治生态”,等等。

9月17日,中央督导组进驻包括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六大中央政法机构以及31省政法机关。据报,督导组释放出明确信号,那就是:中央督导全覆盖、无死角,全国政法教育整顿绝不容许“前紧后松”、“下严上宽”,依然要敢于动真碰硬、走深走实。其潜台词是政法系无论官位有多高,都有可能被查处。

9月16日,原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局长龚道安一审开庭,被指控收贿达人民币7343万元,龚道安当庭表示认罪。

9月14日大陆搜狐和网易网站发表署名“商贤老侯”的文章,透露了江苏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原总队长罗文进和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邓恢林共同涉嫌参与刺杀习近平一案。他们“同为湖北武汉老乡,两人互通有无,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辱骂国家主要领导人。甚至于计划领导人在南京举行纪念活动时不轨,被安全部人员阻止了罪恶活动”。

王立科、龚道安、邓恢林和落马的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孙力军曾一同被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在今年5月点名,称他们都是“典型的‘两面派’‘两面人’,严重违纪违法,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从中共的话外音可以推出,被指搞“团团伙伙”的王立科、龚道安以及孙力军都极有可能是罗文进、邓恢林刺杀习近平未遂案的高层策划者、参与者。他们这几人都有着密切的关联,而且都是追随江曾迫害法轮功的干将。

然而,很明显,虽然他们是刺杀习的策划者、参与者,但也仍旧是高级马仔。他们的老上级孟建柱、现任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以及他们背后的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或许才是真正反习的大老板。

因为在2012年2月由王立军出逃美国领馆,掀开了由江泽民主导、曾庆红主谋、周永康凭借政法委第二权力中央负责实施,联合江系军中势力,意图废掉习近平,推薄熙来上位,以逃避因迫害法轮功被清算的阴谋后,走上最高位的习近平以反腐名义拿下了众多江派高官,习阵营与江泽民集团的激烈博弈因此是空前激烈。虽然中间曾几次达成妥协,但围绕权力的争夺,博弈从不曾中止。

这些年中,习近平遭遇过多次暗杀,幕后主谋者除了周永康,亦包括曾庆红。有内幕人士披露,习近平担任最高领导人后至2014年7月初,由中共保卫部门发出安全预警通知有16次以上。如2012年9月习近平到河北石家庄考察时,遭遇冷枪暗杀;2013年中共北戴河会议前后,有人曾经在会议室置放定时炸弹和趁习近平在301医院做体检时打毒针暗害习。此外,习近平在郑州、武汉、福州、济南、青岛等大城市考察时均遇到过危险。

如今由大陆媒体曝出的习近平在2014或2017年南京遇险,说明习口中多次提到的政治安全始终没有得到保证,兴风作浪者除了政法系的反习力量外,还应该包括军队中的暗流。这背后的力量绝不可小觑。这也就可以解释从去年7月开始,习近平为何再度将政法系作为重点打击对象,展开清剿。

习近平近期重手打击政法系,抓捕、查办、判刑江派大马仔,无疑是对江派的重击,也在削弱江派的势力。而江派发出政变威胁,其目的不仅仅是在为未来可能的政变做铺垫,也是在打心理战,即让习近平随时处于深度的不安全中,随时怀疑身边人的忠诚度。习今年7月第三次更换中央警卫局局长就很说明问题。有分析指,习频繁更换警卫局长,一种可能就是防止政变。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习近平再怎么防范,只要不直捣黄龙,拿下兴风作浪幕后的黑手江泽民和曾庆红,习所希冀的安全都不会得到。而在习的重压下,江曾发出军事政变威胁,习将怎样回击呢?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