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朝鲜特种兵越狱后 2天狂奔380多公里 在通辽出现!

吉林监狱服刑人员朱贤健越狱已经23天了,仍然杳无音讯。长春警方已将悬赏金额提高至20万元。

01

10月20日,疑似内蒙古通辽警方发布的一份协查通报显示,朱贤健已经逃到了通辽附近的市县。

通报称,2021年10月19日下午15时许,内蒙古巴林左旗正海煤业挂车司机李某、王某,分别驾驶两台挂车从锡林浩特市往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平安镇运送原煤。在334国道与207国道交汇西30公里处,两人下车在道西一超市内购买食物,期间碰见一名男子,身高1.65米左右,上穿深色夹克,下穿深色裤子,脚穿白色旅游鞋。衣服、鞋子均特别破旧且不得体,衣服鞋帽明显偏大,随身携带一个长约50公分、高30公分的棕色行李袋。该男子操东北口音,想搭王某的顺风车,却说不出具体地点,被王某拒绝了。该男子又询问李某,李某同意了,然后该男子乘坐李某的挂车从超市向南行驶了约50-60公里,在科右中旗巴仁哲里木镇十字路口下了车。李某于19日晚19时许报警反映此事。据司机辨认疑犯照片,确认该搭乘人员为10月18日吉林监狱脱逃的朱贤健!

通辽警方要求全市各旗县局注意,特别是霍林郭勒市、扎鲁特旗、科左中旗等距离科右中旗地缘较近的地区,要严格盘查过往车辆及人员。

根据地图显示,从吉林到通辽全程380多公里,朱贤健是如何在不到2天的时间走到通辽的,暂时不得而知。

朱贤健是朝鲜人,他又为何要来吉林呢?

02

据网上消息称,1982年10月13日,朱贤健出生在朝鲜咸镜北道京原郡1区第四人民班一户农民家庭,除父母外,还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2000年底,18岁的朱贤健应征参军,在一支特种部队服役4年。

2004年,朱贤健一个已婚的姐姐全家脱北,导致全家受到牵连,朱贤健立刻被捕,经审查后,被遣往新星郡龙北煤矿劳动改造,从此,每日在漆黑的井下辛苦劳作,累得筋疲力尽,这一干,就是9年。具体不知道他被判劳改多少年,但时间肯定不短,否则也没有后来偷渡的事了。

朝鲜新星郡与吉林省图们市中间只隔了一条图们江,两边隔江相望。2013年7月21日凌晨1时许,朱贤健跳进了湍急的图们江,迅速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从龙北煤矿到图们江边,他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没吃没喝没休息。一般冬季才是偷渡的高峰期,因为江面结冰,容易穿行;夏季则很少有人偷渡,因为江流湍急,危险性大,因而冬季戒备较严,夏季戒备较松。因此,朱贤健选择了在夏季偷渡。他仅用了十多分钟就游过图们江,在彼岸登陆了。

03

7月22日凌晨3时左右,朱贤健来到图们市红光乡集中村,溜进了冯某某家中,盗窃了一部oppo手机、一个男式棕色折叠钱包、一双蓝色运动鞋。

上午7时左右,他重新回到该村,在一间空房内盗窃了一把刀、裤子、眼镜、帽子、一双鞋、白色短袖等物品。

上午10时40分许,他再翻入全某某家的院内,正准备离开时,碰上了回来的全某某。全某某立即大喊:“捉贼!”朱贤健便朝全某某背部砍了一刀,发现全某某身上有个挎包,他拽了拽包,全某某不放手,他又朝全某某背上捅了几刀,然后逃离现场。

朱贤健捅伤全某某后,身上的衣服沾上了血,就想偷件衣服换换,于是在当日上午12时许,来到曹某某家,偷了6盒烟、两罐啤酒,以及短袖、短裤、挎包、折叠刀、毛巾、袜子等物,然后来到图们市火车站附近,准备乘坐出租车离开。不料在不远的加油站遇上了检查,警察从他身上搜出了一把匕首,因此被拘。

2014年3月25日,朱贤健因抢劫、伤人,数罪并罚,被延吉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3个月,刑期自2013年7月22日起至2024年10月21日止;并处罚款16000元。服刑期间,因其表现良好,被减刑6个月。

眼见还有两年多时间就要出狱了,他为什么要选择越狱逃跑呢?问题就在这里了。

因为根据刑法规定,朱贤健作为偷渡人员,刑满释放之后,就要被遣送出境,也就是说,他会被遣返回朝鲜。回去朝鲜之后,自然是死路一条,因此就有了10月18日越狱逃跑的事。

04

从视频中看到,他先是趁看管人员不注意,手脚并用地爬上了一间雨棚的屋顶,然后利用绳索之类的东西拉扯墙上的电网,致其短路被烧;此时下面已经炸了锅!然而,朱贤健就在此时从容地越过电网、翻过墙。落地之后,翻滚了几下,以卸去下坠之力;然后在地上躺了十多秒钟,仔细观察周围情形;然后起身迅速朝一条小巷跑去,随即消失在夜色之中。

其手脚之敏捷,踩点之准,心理素质之稳定,一看就知道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了;而且他在逃跑之后,这么多关口和监控都没有发现他,可见不是寻常人。

脱北者多是投奔南韩,南韩对脱北者采取了同情和包容的态度;也有少数精英选择去了欧美。但是,投奔南韩需要经过中转国中转,比如泰国、缅甸、蒙古等国。

因此,朱贤健的目的地应该是南韩,从他的逃跑路线看,有可能经蒙古入境。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思想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