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瑞丽不需要援助?居民字字血泪斑斑

瑞丽一年多来屡屡封城,过度防疫,民不聊生,居民日子过不下去想离开还得排长队等候很稀缺的“离瑞名额”。前副市长戴荣里发文揭露实情,呼吁赶紧抢救,却遭到当地市委领导出面否认,称瑞丽不需要援助,还指作者使用的是过时材料,戴荣里怒而反驳:“请免开尊口!”

瑞丽不需要援助?居民字字血泪斑斑
瑞丽不需要援助?居民字字血泪斑斑

戴荣里在文章中实际上讲一个过度防疫,为追求清零不惜一切,结果导致民众活不下去的悲惨故事。他在28日发布的文章说,瑞丽曾是美丽的城市,如今却成为一个让生活中其中的生命感到恐惧的城市,民众在一次次的折磨里耗尽了维持生活的所需,“当有一次疫情来临时,这个城市的百姓,终于再一次无奈地成为被动生活的接收者。”

戴荣里的文章发出后,引发许多共鸣。澎湃新闻在10月30日的报道中引述瑞丽一名做翡翠买卖的商人说,自己一岁多的孩子已经做了74次核酸检测,平均两天一次,而他另一个孩子还在上幼儿园,因疫情从今年6月停课至今。他还表示,疫情管控对当地餐饮等行业打击很大,自己的积蓄也维持不了多久,长期封控,大家都承受不住。他还说,他想带家人离开瑞丽,但每个小区只有两个“离瑞名额”,排队的大有人在。

凤凰星写的另外一个故事,刘利民是瑞丽一名快递员,去年4月来瑞丽打工,今年“别说赚钱了,吃饭都成问题了。”他说,今年以来自己所在的快递站只正常工作了两个月。他做快递挣的两万元已在管控中耗尽,倒贴进去一万多元积蓄,维持最基本的生活需要,“天天都是要用的钱,没有进的钱。”

刘利民证实,核酸成了日常,从3月起,自己做核酸的次数, “数都数不清了,核酸差不多有100次了吧。”他一直申请离开瑞丽,至今没有结果。

据报道,瑞丽市要求,除因公、因病、因学、因丧四种情形外,离瑞人员需先申请自费集中隔离,时间为7-21天不等。隔离后要马上到政务大厅办离瑞证明,并于24小时内持证明离开瑞丽,不然就走不了了。

还有一位在瑞丽做玉石生意的创业者在社交网络写道:“到现在半年多了我们都没有工作……前些日子更是菜市场都关了,搞得大街小巷小摊贩随处窜,想离开更是难上加难……政府一刀切的管理让这个曾经繁荣的美丽城市萧条落寞,人民生活都困难,不少人精神状态都出了问题……心情真的好沮丧”。

作家慕容雪村评论:北京常常赞赏自己的“体制优势”,认为正是这种体制优势让它赢得了‘抗疫战争的伟大胜利’,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伟大胜利究竟摧毁了多少人的生活。这些血泪斑斑的文字,这些艰难、挫折和泥涂中的号哭,正是这伟大胜利的殉葬。

瑞丽前副市长戴荣里抱着“为民请命”的愿望,揭露实情,“百姓的抱怨,随时而起,政府的谨慎,越加小心,恶梦和虚幻此起彼伏,这个小城,正承受着千载难遇的大劫难。” 呼吁“救救瑞丽”。

文章发表后引发强烈反响,却遭瑞丽市长尚腊边指“不代表组织”,指文中内容“是四五年前的一些资料”。并称瑞丽“现在暂时还不需要援助”,瑞丽市委2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要求大家“自觉抵制谣言”,“打赢疫情防控狙击战”。

戴荣里随后发表声明,表明自己写“瑞丽需要祖国的关爱”一文,是“希望瑞丽市民的真实生活情况,除得到当地政府的深入体察之外,希望得到全国人民和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根据凤凰网报道,戴荣里看到瑞丽当局说自己文章信息陈旧,瑞丽无需外援,促使他又连发两文回应,并表示,“如以各种名义想阻止我发相应文章的,请免开尊口!!!”他反驳说,“瑞丽不需要支援,不需要帮助,人民不需要吗?说你文章的资料过期暂时不用支援,你说是不是胡扯?”

戴荣里说,“说实话,如果市长不作那种回应,我今天就不发言了”,他再发声,是因为对方回应“起码与事实不符”。他说,“我为我的文章负责,也为我本人的声誉负责,我不会轻易说每一句话的,我写的就是老百姓的正常诉求”。

他强调要有道德良心,“假如那里的老百姓就是我们的爹娘,你会无动于衷吗?或者你是一个平民百姓,你是不是也感同身受?”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治国无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