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红二代披露中共高官密集死亡,习近平承认疫情太猛

从近期一些媒体的报导中获悉,中共高官和一些警察们密集死亡,其数字在不断的刷新记录,令人震惊,特别是背后鲜为人知内情更引人深思。日前,已有几位多位红二代及中共的内部文件先后披露和佐证了中共高官密集死亡的真相,习近平本人也不得不承认这波疫情来得太猛。


中共高官密集死亡不断刷新记录之谜团

中共高官密集死亡的现象主要是从2022年11月开始的,截至2023年1月18日止,仅从知情人和中共官方发布出来的消息,就足以管中窥豹略见一斑了。新唐人日前作了一个1月以来的初略统计,我们以此做一点概括和评点分享给大家。

这里看到1月18日有3条消息:一是,中共副部级退休官员、前外交部部长助理、前驻俄罗斯大使武韬“因病”在北京去世,终年82岁,副部级;

二是,中共原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陈光健“因病”于2022年12月30日在北京去世,终年94岁,这至少也是副部级或正部级待遇的干部了;

三是,中共党员、四川遂宁市公安局特巡警支队三大队大队长、一级警长吴洋“因癌症”去世,年仅42岁。报道中还提到吴洋生前多次立功受奖,并被封为“四川省优秀共产党员”。大家可能一听“优秀共产党员”就明白了,“优秀”、“先进”,“先走”了就顺理成章了。

再看1月17日获悉5条消息:一是,中共党员、安徽省水利厅前副厅长江兆航因病在合肥去世,终年78岁;二是,中共党员、著名教育家、天津市第一中学前校长韦力在天津去世,终年99岁;三是,中共党员、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前委员、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前副主任委员沈盛辉因病去世,终年92岁;四是,中共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航天自动控制专家、防空导弹领域专家、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八研究院研究员梁晋才去世,终年95岁;五是,中共党员、著名医学家、教育家、医院管理学家、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教授李庚山在武汉去世,终年91岁。

这几人的年龄都不小,目前还尚不知他们用多少人的命续了他们的命。以前,这话说起来有人觉得很悬,自从文化部副部长临死前的自嘲“身上的很多零件都不是他的了”,一些人才如梦方醒。

1月16日有4条消息:一是,中共党员、著名翻译家郭宏安在北京去世,终年79岁,据悉郭宏安还曾任中共第二炮兵司令部参谋,新华社对外部翻译等职;二是,中共党员、著名数学家、数理统计学家、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茆诗松在上海去世,终年87岁;三是,中共党员、原无锡县商业局副局长,享受县处级政治、生活待遇和副省(部)长级医疗报销待遇的离休官员孙田安在无锡去世,终年105岁;四是,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著名心理学家、教育家、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教授冯忠良“因病”在北京去世,终年94岁,1992年获国务院特殊贡献奖。

在中共的官僚中,活得越长,老百姓越遭殃;“贡献”越大,罪恶基本上也越大。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

再看1月15日有6条消息:一是,中共党员、昆明市公安局直属支队副支队长龙玉坤“在工作期间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7岁。报道还提到龙玉坤生前多次立功受奖,并被封为“优秀共产党员”;

二是,中共党员、原武警深圳指挥部政委黄金超“因病医治无效”去世,终年86岁;

三是,中共党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庄次彭在北京病亡,终年98岁;

四是,中共党员、著名剧作家赵寰“因病”去世,终年98岁,曾参与创作电影文学剧本《董存瑞》;

五是,中共党员、著名教育家、深圳建市后首任教育局长李荫华在深圳去世,终年97岁;

六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延边作家协会前副主席林元春在吉林延吉死亡,终年86岁。

在中共的体制中,搞宣传的罪恶也不小,由于他们对民众的洗脑宣传,不是孳生了多少小粉红、五毛、战狼,造成的毒害,在某些方面甚至是比公安、武警这些打手们还邪乎;他们的致命武器都是无形的、伪装的、欺骗性极强的。

再看1月14日有10条消息:分别是中共党员、海南医学院原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党委书记杨建军“病逝”,终年62岁;中共党员、大陆著名化学家、中科院院士、原中国科技大学化学与材料科学学院院长钱逸泰,“因病”在合肥去世,终年83岁;中共国务院特殊津贴终身享受者、著名美术家、书法家陶天月在合肥去世,终年91岁;中共党员、中国爱乐乐团首席、小提琴家曾诚在成都去世,终年46岁;中共党员、原汉中博物馆馆长、石门石刻研究专家郭荣章“病逝”,终年91岁;浙江著名中医黄志强“因病医治无效”去世,年81岁。曾是宁波市第一医院院长、宁波市多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共党员、重庆市《当代党员》杂志社原副总编辑郭成忠“因病”去世,终年90岁;中共党员、大陆著名戏曲导演马科在上海六医院“因病”医治无效在上海去世,终年93岁,曾导演《海港》《赵一曼》《红色风暴》等中共红色曲目;中共党员、国家一级作家戈悟觉在家中死亡,终年87岁。戈悟觉生前享受中共国务院特殊津贴,曾任宁夏政协常委,还曾任温州电视大学党委书记;大陆著名外科学家、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张圣道,“因病”于瑞金医院去世,终年96岁。

这些人中,除了中共的洗脑工作者,就是教育界、医疗界的,都是中共暴力机器中的重要“零件”,可想他们都不是无辜者和等闲之辈。

再看1月13日有6条消息:中共党员、武汉大学文学院二级教授卢烈红“因病”在武汉去世,终年63岁;中共原38集团军军长,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李际均中将去世,终年89岁。

值得一提的是,此人与李锐盛赞的“怀仁博学真儒将,一代豪雄硬脊梁。甘赴刑廷违上命,但求民主大兴邦。”六四抗命的38军军长徐勤先少将是两路人。徐勤先在历史上留下了美名。

但李际均则相反,李是中共的战狼系列的人物,最为典型的事例是2006年12月份,李际均在第五届中国国家安全论坛上发表演讲,叫嚣要“找回五六十年代令美国害怕的精神”。

1月13日还有,中共党员、大陆知名导演管虎的父亲、著名演员管宗祥去世,终年101岁。管宗祥曾导演《新儿女英雄传》《智取威虎山》《赵小兰》等红色影剧;中共党员、著名伦理学家、湖南师范大学教授唐凯麟“因病”去世,终年86岁。

这个唐凯麟著有《马克思主义伦理学原理》等书籍,是所谓“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教材《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的编写首席专家。看来这回他是去见马克思去了。

1月13日还有中共党员、武汉大学文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语言学家卢烈红“因病”在武汉去世,终年63岁;中共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农田水利学家、武汉大学教授茆智在武汉去世,终年91岁。

1月12日有4条消息:一是,中共党员、著名历史学家、原武汉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武汉大学教授冯天瑜在武汉去世,终年81岁;二是,中共党员、最高法原研究室副主任、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张泗汉去世,终年89岁;三是,中共党员、原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原南京市委书记张耀华(享受正省部级医疗待遇),在南京去世,终年92岁;四是,中共党员、著名普外科专家、医学教育家、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谭毓铨教授在长春去世,终年96岁。

其实,越来越多的真相表明,中共医疗界的什么权威人士,他们好多都是非法器官掠夺的知情者甚至是参与者。可想他们的罪恶该有多大!

1月11日的消息是中共党员、长影著名电影导演齐兴家在长春去世,终年92岁。齐兴家曾导演《解放》《吉鸿昌》等“爱国电影”,获得“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这也是中共谎言的洗脑者。

1月10日有两条消息:一位是中共党员、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科党总支书记、科主任、中医药专家李小江去世,年仅42岁。另一位是中共党员、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原副校长、近代物理系原教授卞祖和“因病”在合肥省立医院去世,终年83岁。

1月9日有3条消息:中共党员、北京卫戍区朝阳第七退休干部休养所离休干部、原中共昆明军区政治部主任萧健(肖健)在北京去世,终年100岁;中共前陆军第20军58师174团2营6连军人古文正因病死亡。

古文正被称为所谓“长津湖战役一等功臣”,曾任中共军队团长、师副参谋长等;中共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核潜艇总体和动力研究设计专家张金麟在武汉去世,终年87岁。这些都是被中共的得力干将。

1月8日有2条消息:中共前成都军区司令梁兴初的妻子、军级退休高干任桂兰病亡;中共前驻俄罗斯大使、外交部长助理武韬在北京染疫去世,终年82岁。

此前有消息说,武韬死前已双肺全白。看来啊,中共这些官员们都像老百姓说过的那句话都“不得好死”,这话用在他们身上比较合适。

1月6日是中共党员、中共民用航空局前副局长、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前总裁徐柏龄在北京去世,终年91岁。此前他曾担任中共三代领导人的专机机长。显然此人是红得发紫了。

再看1月5日2条消息:中共党员、中国科学院院士、生物化学家杨福愉在北京去世,终年96岁;中共全国人大前常委、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前副主任毛昭晰在浙江杭州去世,终年94岁。

这些人普遍都比老百姓活得要长很多,但通常他们活的越长罪恶越多,越难偿还。

再看1月4日有5条消息:中共党员、央行原副行长、原中国光大集团有限公司名誉董事长邱晴因病在北京去世,终年93岁;中共党员、原呼和浩特市市长(正厅级)冯士亮在呼和浩特去世,终年78岁;中共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岩石力学与工程专家葛修润在武汉去世,终年88岁;中共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核材料与工艺专家武胜在成都去世,终年89岁;中共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快堆事业的开拓者之一徐銤在北京去世,终年86岁。

可想而知,央行原副行长那是中共经济命脉的重要操控者,没有钱中共的机器就玩不转;中国工程院院士是中国自然资源的破坏者。

1月3日有4条消息:分别是中共党员、广东省委统战部原部长肖耀堂因病在广州死亡,终年91岁。肖耀堂曾是广东省政协第六、第七届副主席,省委统战部前部长;中共党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中将郭锡章因病在南京东部战区总医院去世,终年89岁;中共前总装备部信息研究中心退休干部徐禹强在北京去世,终年86岁。徐禹强是徐特立的孙女,曾任国防科工委科技成果办公室高级工程师、中共延安五老研究会名誉会长。徐特立曾是毛泽东的老师;中共党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土壤学家赵其国在南京去世,终年93岁。

统战部是中共大量往海外派遣特务干坏事的部门之一,信息研究中心也都属于中共的情报部门一类的。

1月2日有2条消息:中共党员、中组部前副部长、前中顾委委员、秘书长、黑龙江前省委书记李力安在北京去世,终年103岁;中共党员、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胡福明去世,终年87岁。他是《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主要作者。

其实,在中共的统治下,哪有什么真理啊,他们的所谓真理都是用来打击异己、维护他们自己的既得利益用的,最起码是拉大旗作虎皮,所谓真理的解释权在他们的手里,它说真理就是真理,它说是迷信谬误就是迷信谬误。他们的所谓“真理”,在需要的时候就搬出来了,不需要的时候就放在仓库里封存。

1月1日有4条消息:分别是中共党员、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前副总经理兼党组纪律检查组组长酆炳林在北京去世,终年90岁;中共党员、前国防科技大学政委、正兵团职退休高官汪浩在长沙去世,终年93岁。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中共前外交部港澳台司司长朱祖寿染疫在北京病亡,终年77岁。中共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原煤炭工业部副部长范维唐在北京去世,终年87岁。
不惜一切代价是中共高官们长寿之秘辛

看看,中共的高官们多是长寿,这都是与中共的特权有关,他们享受着优厚公费医疗和各种优越的福利待遇。特别是,为了他们的健康他们还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这种“代价”不但包含着大量国家的金钱、物资,而且还包含着法轮功学员、十八九岁的高中生以及所有民众的器官和生命。

这段时间,中共病毒的暴发极为迅猛,就连习近平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波疫情爆发很猛”。鲍彤之女也披露目前老干部死的太多名字“上墙”排一两年。上边公布出来的仅仅是一小部分。据知情人透露,目前就连中共部委的一些部门,都因为疫情而无法正常运作了。法轮功创始人开示,中共掩盖疫情,过去三年多中国死亡人数已达4亿。这一波疫情真是空前的灾难。何去何从,每个人都要思考一下了。

来源:看中国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末世异象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