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二十大人事大混战,政治局或全部被习家军占领

10月19日一天,云南、黑龙江、江苏、江西、湖南、西藏、广西等7省区换书记,辽宁、山西省委副书记职位亦有调整。

  今年以来,全国多省或书记离任,由省长顺位接替,或省长异地调任省委书记,或一二把手双双换人,以上7省区是最新一波,在此不再一一列出。

  直辖市、省(区)委书记换人决定地方实权掌于谁手,也是历来中共各派系争夺的重点。

  谁上谁下,说明势力消长,退下的也预示官员的仕途到头,就面临进入人大、政协等退休。如果不会随后因贪腐被拿下,这类官员也不值得过于关注。

  今年至今,有19个省份的书记没发生过变动。包括北京、天津、上海、重庆4个直辖市,东部省份有河北、广东、海南、福建、浙江5省;中部有湖北1个省份,北部有辽宁、吉林2省份,还有新疆、四川、贵州、陕西、青海、宁夏、内蒙古7个西部省份。

  但其中海南省委书记沈晓明、陕西省委书记刘国中、贵州省委书记谌贻琴、福建省委书记尹力、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均于2020年才上任。

  历来有可能进入政治局的多个直辖市和省(区)一把手,包括四个直辖市和新疆、广东,自中共十九大以来从未变动。在中共二十大前的异动潮中,也将被放到最后。

  现届政治局委员谁再上层楼谁将退休?

  我们先看下现届(十九届)政治局成员的情况。

  中央政治局委员(按姓氏笔画为序)25人:丁薛祥、习近平、王晨、王沪宁、刘鹤、许其亮、孙春兰、李希、李强、李克强、李鸿忠、杨洁篪、杨晓渡、汪洋、张又侠、陈希、陈全国、陈敏尔、赵乐际、胡春华、栗战书、郭声琨、黄坤明、韩正、蔡奇,其中7人为政治局常委。

  属于地方大员的是广东的李希、天津的李鸿忠、上海的李强、新疆的陈全国、重庆的陈敏尔、北京的蔡奇。

  按过往多届的惯例,入局的地方大员,是四大直辖市和经济大省广东、政治大省新疆。

  先看下现届政治局委员的去留。

  中央政治局委员为国级领导人,任职年龄一般也是参照所谓“七上八下”(新任年龄不得超过67周岁,68周岁以上不再提名)。

  现任政治局25位成员中,至少有11人将到龄退休。包括政治局7常委中,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1950年生)与国务院第一副总理韩正(1954年生)明年过年龄线。其余18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过线的是许其亮(1950年生)、王晨(1950年生)、刘鹤(1952年生)、孙春兰(1950年生)、杨洁篪(1950年生)、陈希(1953年生)、杨晓渡(1953年生)、张又侠(1950年生)、郭声琨(1954年生),共计9人。

  在这里我们只分析地方大员,也就是目前占位的:广东的李希(1956年生)、天津的李鸿忠(1956年生)、上海的李强(1959年生)、新疆的陈全国(1955年生)、重庆的陈敏尔(1960年生)、北京的蔡奇(1955年生)等6人,他们均未过“七上八下”的政治局年龄线,但已在本职位5年,按惯例全部不进则退。进者或入常,如韩正在十九大入常,或当副总理,如胡春华在2018年两会上获任副总理,退者就可能转当人大副委员长这种闲职,比如前新疆区委书记张春贤在中共十九大上就是这样安排。

  早前传出1955年生的陈全国健康出问题,如果确实,这名以镇压藏人和新疆维族人臭名昭著的实权官员,只有黯然下台的可能。

  同样是1955年生的蔡奇,一直作为习近平的“闽系”“之江新军”铁杆嫡系,但向来并非入常热门。年纪大了,可能引退。

  天津的李鸿忠,以捧习知名,曾在2016年在官场中第一个呼喊出“习核心”,随即调天津、次年升入政治局。不过近两年李鸿忠颇显低调。这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上任后政绩平平挨批,2020年天津负债率更高达79.29%。李鸿忠很可能要退居二线了。

  重庆虽然经济也不太有起色,不过陈敏尔一直是热门入常人选,习近平再找不到“60后”的这类亲信了,还有上海的李强,广东的李希,主要是因为都是习的亲信,按照习在二十大的控局需要,三人中应当至少有两人能入常,不入常也可能安排副总理。

  谁将掌关键省区市获入局门票?

  下一步,就看谁将成为四大直辖市或新疆、广东的一把手,或将是入局的人选。

  我们来分析下,最新进入新疆任职的是10月18日才官宣的,中共海南省委常委、海口市委书记何忠友,他跨省调任中共新疆党委副书记。

  毫无政法系统背景的何忠友,到海南之前为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兼任政法委书记,主掌广东“刀把子”。

  新疆是国际社会关注的政治大省,也是中共的维稳大省,何忠友在六中全会前快速入疆,有可能将接替陈全国,也就有可能在一年后入局。当然,担任新疆的书记可不是闹着玩的,继续跟着陈全国充当镇压人民的酷吏,也有可能会受到制裁。

  上海由谁主掌?有可能是曾在湖北大疫中为习隐瞒疫情维稳社会“救火”的前上海市长、现任湖北省委书记应勇。除了“救火”有功,应勇是习家军的重要代表之一,放回熟悉的上海掌控江泽民家族大本营,乘势进入政治局,习是一举两得。

  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极有可能很快调离洪灾之后的是非之地,避走天津或广东,乘势上位。

  至于贵州省委书记谌贻琴,是中国目前唯一的女性省委书记,之前被认为将在中共二十大进入政治局,之后接替孙春兰出任国务院副总理。但贵州按说不是按惯例入局的省份,且同样经济问题严重,2020年贵阳市债务率竟高达929%,令人咋舌。从负债率来看,贵州省也仅次于天津。

  但如果谌贻琴没能入局,很可能新一届政府没有女性副总理了。

  除此之外,浙江省因为在习近平搞“共同富裕”的“抢钱大计”中起示范作用,省委书记袁家军,本身是军工系出身,近年跟定习近平,已被视为习的亲信,极有可能入局。而福建省委书记尹力,也有可能因为习要伺机武统台湾,预先安排一名政治局成员坐阵,尹力医生出身,届时可能需要应付大量福建伤员?

  到底还有谁能填补空缺入局,目前还有待观察。

  习近平亲信全盘占位但或生意外

  总有来说,习近平费尽心思成为党核心,定于一尊,二十大连任,还要当上党主席,就一定会尽力拉亲信最大限度占据政治局和关键地方,以巩固权力。中共派系势力消长中,出现的情况可能是:江派会进一步退场,团派也早已打散,太子党远避朝政,习家军独大。

  当然,这只是习一尊未考虑政权危机瞬间即变之下的乐观安排。同时由于实权大位僧多粥少,也可能引发习家军内讧,到时如同毛泽东当时一样,打来打去的其实都是自己手下的人。这也是习意料未及的。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