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这个流氓国家说实话就是犯罪,习近平又抓了一个说蛋炒饭的

『长津湖』打破票房记录,符合中国官方宣传爱国主义,“抗美”的逻辑,但“副作用”是引发中国民众探究朝鲜战争真相的强烈兴趣。官方又害怕人们去深究,说多了就给你戴一顶“侮辱英烈”的帽子,继罗昌平被抓后,又有一位因为说了“蛋炒饭”被刑拘了。

朝鲜志愿军尸体堆积成山

这么多人议论『长津湖』,初始与官方有太大关系。官媒一方面追捧『长津湖』如何如何好,鼓动人们去看,越多越好,另一方面,看得人多了,总有人发出疑问,谁敢大声说出来谁就遭到打压。

10月6日被抓捕的是知名记者罗昌平,他对官媒吹捧“冰雕连”不平,因为几个连的战士,在严冬,穿着单衣,还没有跟对手交锋,在朝鲜的山头上活活被冻死,官媒却把这种非人道的场景诗化为“全员化作了晶莹的冰雕”,甚至成了“国家和民族尊严的象征”。

罗昌平质疑当年中国参加朝鲜战争“正义性”,他在微博写道:“半个世纪之后,国人少有反思这场战争的正义性,就像当年的沙雕连不会怀疑上峰的‘英明决策’。“ ”至于这场战争,不必作过多的评价,看看现在的朝鲜和现在的韩国,所有答案一目了然。“结果他被抓走了。

有一位名叫左右的佑佑的网民10月7日在微博留言:“寒战最大成果就是蛋炒饭,感谢蛋炒饭,没有蛋炒饭,我们就跟曹县一样没区别。当然,可悲的是现在也区别不大”,10月8日,这位网民被南昌市公安局以“侮辱抗美援朝志愿军英烈的言论,造成不良影响”拘留10天。

“蛋炒饭”涉及朝鲜战争一段秘密,纽约时报日前有报道说,中国重大损失的细节多年来一直被保密。根据习近平去年引用的官方死亡人数,有19.7万名中国士兵死亡,尽管历史学家普遍认为这个数字要高得多。即便是现在,毛泽东之子毛岸英的去世仍是一个充满矛盾的话题,多年来坊间一直有一种说法,认为是他一时兴起想炒蛋炒饭吃而不慎殒命。”

毛泽东之子毛岸英,朝鲜战争时他在志愿军总部彭德怀司令身边工作,有种一直流传的说法指他利用美军轰炸间歇,到防空洞外面炒蛋,被美军发现烟火后飞过来投掷了一颗燃烧弹,炸死了。

但是,后来不知为什么,这一说法列入被禁之列,最明确的禁令来自7月15日在湖南省长沙市举行的“2021中国网络诚信大会”,大会发布“正本清源,明理增信”涉党史辟谣榜,列出十大涉党史谣言,其中第四大就是关于毛岸英的,“毛岸英牺牲是因为做蛋炒饭暴露了目标?谣言!”第十大是关于朝鲜战争的:“抗美援朝不是保家卫国,谣言!”

毛岸英之死的细节如果说还有待进一步确认的话,朝鲜战争乃金日成发动已为史家确认,金日成想把南朝鲜打下来,出兵侵略韩国,中国出兵帮助朝鲜,联合国认定朝鲜侵略,出兵阻挡侵略,联合国的决议文写得一清二楚,可以上网去查。

如果说“抗美援朝”是中国官方的认定,“保家卫国”纯粹就是为毛出兵朝鲜找了一个说辞,谁也没有威胁中国,不存在保家卫国的理由。

『长津湖』演红了,再这样演下去,恐怕人们提出的问题会更多,难道官方要一个一个抓下去?

【欺世大观】中弹身亡 毛岸英死于“蛋炒饭”

据2006年出版的武立金所着《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一书披露,毛岸英给李克农当秘书时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忙碌,很是散漫。1950年甚至还可以去长沙探亲,住省委招待所。而且一次探亲给母亲扫墓,竟然扫了一个多月,直到6月25日韩战爆发,李克农要秘密访问苏联,发电报催小毛,他才回京。

武文记载,这个28岁的青年乘坐软卧列车回京,画外音:按中共等级森严的帮规,13级以上高干才能享受软卧待遇。按级别算,小毛铁定没戏。但“毛岸英品尝一口用长沙水泡出的君山毛尖茶,然后仰坐于沙发上,开始翻阅当天的报纸”,估计这是湖南省委提供的特殊交通安排。“第一公子”的本色彰显无遗。

毛岸英从1950年8月中旬到10月8日,在北京机器总厂只干了不到两个月,就不辞而别,跟随彭德怀去了东北。过了一礼拜,又随彭回京,这才匆匆到工厂交待说社会部有任务,他要去工作一段时间,而这个任务就是去朝鲜战场。

按照武文中的说法,毛岸英赴朝,是毛泽东做出的一个安排,其出发点一是表示带头,二是为了毛岸英的“将来”。老毛安排小毛做彭德怀的俄文翻译,这样既可以保证其安全,彭是总司令嘛,在彭左右,毛又可以掌握核心情况,预定小毛赴朝的时间长度“多则半年,少则三月”。这样看,毛的安排不可谓不周详。谁知世事弄人,人算不如天算。共产党永远不会承认天比它厉害。小毛结局一会儿再表。

各位看官,看累了休息一下下,顺便抬手点个订阅小铃铛啊,谢了!

咱继续说说太子这时的德性。毛岸英入驻朝鲜志愿军司令部,按照帮规,身份本来是保密的,但小毛毫无忌讳,基本上逢人便说自己父亲是党国老大。他平时腰里经常挂着一支小手枪,遇到人问,就拔出来说“这支手枪有点来头,是斯大林赠送的呢”。如果有人询问,他就会兴奋地讲述自己在苏联的经历,怎么参加苏军,何时受到斯大林专门接见,斯大林送他手枪,还问他为什么不找个苏联姑娘做老婆等等。党国第一公子喜欢炫耀的个性昭昭然。

不过,照武文所言,毛岸英在苏联的经历也没有什么可吹嘘的。因为中共爹的缘故,他才被破例授予中尉军衔,还被送进苏军培养高级参谋人员的最高学府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毕业后,小毛又被任命为坦克连的指导员,参加苏军对德大反攻,这已经是1944年底或1945年初,离苏军攻克柏林不到半年。其短暂的苏军生涯并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

小毛入朝,虽然应名是彭德怀的翻译,但太子本性却不时流露,对老彭也是毫无敬畏。据说,他在和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谈话时,直呼总司令彭德怀“彭老头”;和彭德怀下棋时,经常为悔一步棋而争得面红耳赤不亦乐乎。有知情人回忆录描述,毛岸英曾当场说“他M的彭老总你又悔棋啦”,老彭则笑呵呵地赖账。

最为典型的是武文记录的这样一件事: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彭德怀主持志愿军党委扩大会议,实为第一次最高作战会议。会上老彭发火痛骂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仗打得很烂,之后开始部署第二次战役的打法,老彭说:“我的意见是先退,我们的主力从现阵地后撤三十至五十公里,让麦克阿瑟以为我们怕他。这样,他就会更猖狂,造成前军突出,我们就可以寻隙穿插,分割包围……”

刚说到这儿,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毛岸英“离开会议桌直走到彭德怀对面,指著作战地图慷慨陈词:‘我看应该向南进攻!兵书上说:善战者,见利不失,遇时不疑。敌人不是跑了吗?不是败了吗?我们为什么不乘胜追击,而要后退呢?’”

所有与会者都面面相觑,私下小声嘀咕“那个小翻译胆子不小,竟敢在彭总发火的时候说三道四,这样重要的会议,哪有他讲话的资格?”意思说,换别人,彭司令命手下把这厮拉出去毙了,都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可见,此时的小毛,完全忘了自己只是一个秘书兼翻译,心里坦坦地认为自己是老毛的钦差。

好,最后说到蛋炒饭。

毛岸英好睡懒觉,常常在天亮后起床。照生理人性,年轻人嘛,有几个不赖床的,更何况第一公子哥呢。可您别忘了,这不是中南海瀛台,也不是西湖秋水山庄,是血肉横飞的战场啊!睡懒觉与司令部制定的防空袭的规定显然有冲突。规定一是天亮前一定要吃完饭,规定二是天亮后不准冒烟,规定三是都要疏散防空。老彭也强调“你们这些年轻人要注意防空,不能有任何侥幸心理,该进洞而不进洞是纪律问题”。

时间来到1950年11月24日下午,两架绰号“黑寡妇”的美军P-61战斗机在大榆洞志愿军司令部上空盘旋了一个多小时侦察。引起志愿军头头相当紧张,因此命令:明晨4点前开饭完毕,除值班者外,其他人天亮前全部进防空洞。

第二天,1950年11月25日,毛岸英生命的最后一天到了,他自己却浑然不知,根本没把老彭和司令部规定当回事,又一次晚起,自然没吃上早饭。当事人形容,“躲在防空洞里的毛岸英伸头看了一下天空,还不见飞机的影子……此时已是饥肠辘辘了”。10点过后,小毛耐不住了,对机要参谋高瑞欣说要回作战室,高说“等一下吧,警报还没解除呢”,小毛却大义凛然地说“不用怕!我看飞机一时来不了,就是来了,哪会偏偏炸中这个地方。当年国民党的飞机经常轰炸延安,可爸爸忙于工作,就是不进防空洞……不也没事嘛!爸爸的榜样,儿子不学谁还去学。”说着毛岸英已经冲出了防空洞,高瑞欣等人只好跟着他到作战室做蛋炒饭。

可惜,毛太子运气真的很差。11点多,美军四架B-26轰炸机(一说是南非空军飞机)掠过司令部的上空,刚离开又返回来,稀里哗啦投下几十颗凝固汽油弹,准确命中了作战室茅草屋燃烧。后来有人说,这是因为看到了毛岸英蛋炒饭时冒出的炊烟。但往事已矣,现在也无从确定是否属实,只好任由吃瓜群众猜。

但小毛爱吃蛋炒饭则是不争的事实,曾被熟识他的人多处提及。据三人中唯一的幸存者成普事后说,“当时毛岸英正在炉子旁吃东西,我在门外看到飞机正在扔炸弹,就喊快跑,可是毛岸英和高瑞欣都钻在桌子底下躲炸弹……要是早跑出来也许就没事了。”这一天是毛岸英来朝鲜的第34天,小毛就这样给自己28岁太子青春画上了句号。看来命中注定,懒和馋真是他的一对索命鬼。

原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杨迪1998年出版的回忆录《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鲜为人知的真实情况》透露,毛岸英、高瑞欣和成普三人违反必须进入防空洞的防空纪律,在彭德怀办公室中炒饭;此书2版和3版中还增加了用鸡蛋炒米饭的细节,并说明小毛所用鸡蛋是朝军司令部派到志愿军任副政委的朴一禹送给彭德怀的,因为当时鸡蛋相当珍贵。

看官,您还记得我们再前一集介绍邱少云被燃烧弹击中烧成焦炭,此时的毛岸英自然也是当场死亡,尸体烧得无法辨认。据他妻子刘思齐(别名刘松林)上北京电视台爱国节目时称,她听知情人说,毛岸英最后只留下巴掌大一块毛呢子裤料在人间,清理的人是靠他生前戴的苏联手表残骸才确定是他的。这也是老毛决定不把小毛遗体运回国的原因之一吧,运回去怎么看啊?他媳妇不得哭死啊?之后毛岸英残骸被葬于朝鲜平安南道桧仓郡志愿军烈士陵园。

据说1957年庐山会议彭德怀上万言书批毛大跃进,毛新仇旧恨齐发,最终打倒了曾多次救他命的“彭大将军”。万言书是新仇,没看住毛岸英,死了大太子,断了毛氏江山永续的梦想是旧恨。但毛有所不知,彭德怀当时得知毛岸英危险,急得立即想跑去救,却被警卫员一把抱住,老彭暴吼,“再不放手我毙了你”,警卫员也豁出去了,回嘴“你毙了我也不放手!”

当天夜里,由彭德怀署名的“绝密”电报发往北京,向毛报告毛岸英死去的消息。据刘思齐上节目时说,电报当时被周恩来扣下,若干天后才送给毛报丧。

Posted in 文字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