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李钟奇痛打彭德怀原因曝光:为长津湖惨死的战友报仇

共国庆日期间,北京利用韩战电影《长津湖》的上映,掀起了又一波爱党反美的热潮。中共官媒吹捧《长津湖》“生动诠释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新华社发文称“口碑票房双丰收”,等等。借此鼓动中国大陆的“共产民族主义”狂潮。实际上,长津湖战役美中士兵牺牲比例高达1:40,过去中共一直感到屈辱不愿提,而且,文革期间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的李钟奇报复彭德怀,将已经受伤的这位志愿军总司令一拳打倒在地,并踩上一只脚,据说,就是为长津湖惨死的战友报仇。现在却反其道而行之,对长津湖战役大肆吹捧,大肆进行扭曲性的宣传。外界认为,这是中共根据政治需要在戏说历史,为与美国进行长期对抗、甚至打仗加紧对青年人洗脑,也可能是为攻打台湾做战前动员。

彭德怀文革被批斗
彭德怀文革被批斗

但是,国内与官方唱反调的人也不少,《长津湖》一出来就遭到很多网友吐槽。中国自媒体“深焦”批评说,《长津湖》意图从各个角度完整描摹出朝鲜战争,他质疑“粗制滥造的主旋律,到底献给谁看”?

“深焦”还揭露,部分显示已满的场次,有的实际观众仅一半,暗示票房有“注水”成分。结果文章不仅被删除,“深焦”的微信公众号被封14日。

也有网友指出,对于这部电影的更多批评声音,其实是被审查机制屏蔽了。

德国之声报道,在其它社交平台上,关于这部电影的讨论已经扩展到长津湖战役的真实历史、中共当时该不该派兵到朝鲜战场。

有推特用户发帖抱怨道:“捂嘴删评炸号一条龙又如何,就是要说,讨厌虚假的燃爆了、看哭了,讨厌致敬国庆这种做作的话术,不想看到有一个人为了保家卫国的谎言在零下40度被冻死,不会为了这种歌颂人道灾难的片子贡献一分钱。”

有网友留言,“片长三小时有一种浪费时间的感觉,时长这么长剧情却没有撑起来。”“当看到演员表的时候,就感觉会是‘京’味很浓的电影。”还有人说,“很多冻死的英雄竟然就一笔带过,让人误以为当年战争轻轻松松。”

有媒体透露,官方组织集体观看。山东《淄博日报》说,市委书记江敦涛带领各大班子领导,组织党员干部集体观看。另外在河北省和广东省等,官方都相继安排党员干部集体观看。

尽管中共官方对长津湖战役一如横店“手撕日本鬼子”般的神吹,但历史真相却恰恰相反,其戏弄历史的胆量实在令人惊呆了!

实际上,“长津湖”战役在美中朝鲜战争史上,是中共以前不愿意提及的一段历史。因为中共第九兵团兵力高达15万,美国的一个师大概一万多人,虽然美军被突然包围,但是美国成功撤离这个师。中共付出惨重的代价,很多中共士兵因为穿着单薄的冬衣被冻死。

对中共现在大肆宣扬的“长津湖”战役,时评人士认为:每一个王朝到了末年,军队就不行了。明朝末年,满洲人摧枯拉朽可以打败它。共产党现在到了“红朝”末年,军队腐败、没有士气。所以中共推出《长津湖》就想强调“不怕死、不怕苦”那个所谓传统。但中共内部有各自的利益、腐败占了上风,所以习近平在国内刮起民族主义狂潮那一套把戏,现在也根本不起作用。

有关长津湖战役,公开资料显示,中共1950年11月秘密参战,第9兵团12个师悄悄渡过鸭绿江进入朝鲜东北部的长津湖,铁了心地要吃掉该地区的美军陆战1师。被突然围困的美军陆战1师对此感到十分意外,双方在酷寒气候下展开了历时17天的残酷战斗。共军和美军的兵力对比为15万比1.8万。但美军陆战1师不但突破并重创共军15万人的重重包围,还从当地带出了十万逃离金家统治的朝鲜老百姓,这其中就有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的父母亲。不得不说这是现代陆战史的奇迹。

中共元帅刘伯承在南京军事学院任院长时,对长津湖战役也做出过评价,他说:“长津湖一战,一个兵团的兵力围住美国陆战第1师,没有能够歼灭,也没有能够击溃,却付出了10倍于敌人的代价,让美军全建制地撤出战斗,还带走了所有的伤员和武器装备……”。

对于这段历史,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历史教授宋永毅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历史真相已经揭示出来,所谓的当时志愿军进去,想打美国一个措手不及,这根本不是什么‘保家卫国’。”

他说,“整个所谓的‘抗美援朝’,中共并没有打赢,因为美国本来的意图就是要把北朝鲜的侵略者赶走。”

而且,美国并没有打中国,而是要把朝鲜侵略韩国的军队赶出去,宋永毅说,当时与中朝军队对抗的,“不只是美军,而是一支联合国军队,这是联合国通过正义去插手反对朝鲜侵略。”

宋永毅表示,改革开放后对韩战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是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在毛泽东和斯大林的支持下打的“第一枪”,他们是侵略者。

宋永毅说:“长津湖战役虽然中共不宣而战搞突袭,但是当时伤亡的比例是1:40。死1个美国士兵、要死40个志愿军。虽然美国也是很成功地撤退,最后是金日成却拚命要和谈。”

可见中共对历史事件的态度,宋永毅表示,完全是根据它的政治需要。现在中共要和美国对抗,就硬着头皮讲“长津湖战役”,当时死那么多人去保卫一个到现在还存在的金正恩封建王朝,保卫共产主义世界中最糟糕的一个王朝。

现在也正值中美关系恶化,中共频频侵扰台湾西南空域、日本近海,招致美国联盟日本、英国、澳洲等组成军事同盟,习近平多次强调“敢于斗争”,外界质疑北京是在做战前准备。

宋永毅对此表示:习“完全是根据所谓对抗美国的大外宣需要,他才提出‘长津湖精神’。”

他说,“抗美援朝”中共还有不愿提的是,“它所支持的北朝鲜现在的金正恩,离开中国越来越远,前阵子它还自我吹嘘,实际上对中共并没有感恩。”

《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也撰文说:“真实的战役比之电影描述的不知要惨多少。美国“长津湖纪录片”中共军人冻伤之惨状,令人不忍目睹。即使中共宣扬的没有向美军开一枪,却让他们毛骨悚然的英雄“冰雕连” 200多名干部战士呈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美军目睹了这一惨剧,感到令人难以置信,拍下了纪录。这样的死不是荣耀,而应该是中共军队的耻辱。但是这样的耻辱中共竟然把他拿来当作英雄事迹。长津湖战役,中共没有确切的死亡统计数,只是笼统地说减员5万。但不管死多少,大多数不是战死而是冻死。”

万维博主文庙评价道:至于中共官方宣传的所谓“美军的长津湖溃败, 彻底逆转了朝鲜战局, 为抗美援鲜最后的伟大胜利奠定基础。”更是不值得一驳。停战后不久,金日成翻脸。几年后清理了延安派军人,赶走了所有驻朝官兵,文革前后还捣毁了志愿军陵园。现今板门店的朝鲜停战大型画面,根本没有志愿军的影子,这对中共的这种宣传实在是个极大的讽刺。

至于当前在中美关系遭受严重困难时刻,中共推出《长津湖》这一宣传片的动机,万维博主阿妞不牛是这样分析的:

习近平上台后先是提出“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接着是为文革插上 “艰难探索”的新标签,然后就是鼓吹上甘岭南泥湾精神,让世人重温胸膛堵机枪眼的黄继光、火烧而纹丝不动的邱少云之类的荒谬神话,以及中共种鸦片发迹光荣史;现在拿《长津湖》这个极为残酷,尤其中共方面损失极为惨重的战役做抗美神剧,是想让十四亿国人全体服用蚁力神壮阳药,吞下义和团符咒水,然后全体国民做人体浮桥渡台湾海峡?

阿妞不牛进一步调侃道:习近平“下一步,应该由彭麻麻亲自出马,导演出大跃进凯歌与土改斗地主大开杀戒的历史辉煌了。再接下来,应该派所有政治局委员到阿富汗观摩,向塔利班传经送宝并考察取经了。”

Posted in 共党内斗

2 Comments

  1. 文革不可取

    批斗彭德怀时,殴打、侮辱彭元帅的两个中将李钟奇、王紫峰都曾是彭德怀严厉批评过的下级军官。

    许光达专案组的这两个打手都曼林、党志壁也都是曾经受到过许光达尖锐批评的下级。

    如果不是文革,李、王、都、党之流也许一辈子也找不到机会向他们的顶头上司发难报仇。文革给了他们机会,使得他们成为组织上依靠重用的人,才能够以革命的名义,泄私愤报私仇。

    这是在部队上,如果在地方上,这些人将不仅仅是文革积极份子,而且将成为造反派。所以造反派的成份是复杂的,对于青年学生出身的造反派,大多数是动机纯洁的;对于社会上诸如此类的人,则是沉渣泛起。

  2. 中国文化出了问题

    刘少奇死得惨,彭德怀死得更惨,但在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文臣武将中,最惨的还得数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大将。

    1967年3月6日,装甲兵成立“斗许光达、张文舟(装甲兵副司令员兼装甲兵学院院长)专案组”。组长是装甲兵政委黄志勇中将,以善搞逼供信闻名,被徐向前元帅誉为“整人专家”。

    从1967年12月起,专案组提出“血洗许光达”的口号,不断罚站、弯腰,三天三夜不让休息的车轮战,并将许光达伙食标准下降为犯人标准,即每月8元。

    打手们故意将面条倒在楼梯上,逼迫许趴下去舔了吃,并放肆呵斥说:“你中央委员有什么了不起?你大将有什么了不起?我们想什么时候斗你就什么时候斗你!”装甲兵保卫部的某位副部长,在审讯时捏紧拳头带头朝许光达当胸一拳,打手们纷纷赤膊上阵,几次打得许光达心脏病发作昏死了过去。在场的医生将他弄醒,打手们接着再打,直打得他内伤累累,却不见出血。

    打手们打得他站不住了,就把他按在藤椅上打。有一次,一个狗熊般粗壮的汉子飞起一脚,将许光达连人带椅踢翻,然后又把他揪将起来扔回椅子里,鲜血浸透了他的白衬衣和被强行扒掉领章的军装。

    都曼林、党志壁都是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大块头,一左一右地反持住许光达的胳膊,将他的腰摁弯了九十度,硬要他承认是“贺龙兵变总参谋长”,许坚决不承认,姓党的一拳又一拳地猛打许的腹部,边打边狂叫:“我干脆让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算了!”姓党的打累了,姓都的上,同样边打边叫骂:“你过去说我是小贝利亚,老子今天就打你这个老家伙!’”直打得许口中的鲜血顺着嘴角往外流。

    许的身体终于被打垮了!1968年11月到1959年1月入院治疗六十天,仍受审七十九次,被逼写所谓的交代材料二十五份;又一次住院八十一天,受审二十九次,逼写材料二十九份。

    1969年5月23日,许光达已报病危,专案组仍加紧审讯。5月31日,即许光达悲辞人世的前三天,人已卧床不起,专案组还将他拖下地向毛主席的像请罪!

    1969年6月3日晚十时二十分,许光达在既无医护人员看护、又未获准亲属陪护的情况下,惨死于病房厕所的马桶上!

    许光达含冤去世后,专案组企图将其骨灰一扬了事。毛泽东得知后作出批示:“许光达同志的骨灰盒应该放它应该放的地方。”这样,许光达的骨灰盒得以放进八宝山革命公墓第一室。

    许死后六天,即1969年6月9日,贺龙元帅于上午八时送到301医院,于下午二时也离开了人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