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血洗京城:六四枪声 震碎国人的心

“乓,乓,乓”,子弹打在他跟前的地面上。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这是1989年6月3日晚上,在天安门东观礼台对面的那个广场上,一位比较年轻的见证者、亲历者、受害者,面对一位中校模样的军官举着一把五四式手枪瞄着他时所喊出的话。这位军官和他的士兵们拿冲锋枪刚刚把一辆拦在他们面前的公交车打成蜂窝状似的。并且从车上拖出来血迹斑斑的几个学生和市民。

他的名字叫张健,1989年,当年的他还是一个18岁的北京体育学院学生。从纠察队员、队长到广场总指挥,当年这样一个地道的北京人、一路走来的亲身经历的幸存者,还真是不算多。

张健在2005年4月回忆说,1989年6月3日,大概是午夜十二点钟左右,突然从前门那边黑压压一片﹐冲过来一个团,大约五千个军人过来﹐第一批冲进广场的﹐全部戴着钢盔,这边拿着冲锋枪,那边拿着棒子,棒子上全是钉子,你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动静嘛,杀!就这样的,五千个人一起喊:杀!

第二批冲进来的是从西长安街一直杀过来。一队一队的戒严部队就过来了,前面有八个军人拿着冲锋枪扫射。他们到天安门广场的时候﹐就开始往地上打,八挺冲锋枪同时射击的时候,溅在地上抽起来的子弹都抽得你皮肉都得裂开。

 香港六四纪念馆展出的从张健腿部取出的子弹(图片:VOA journalist Shen Hua/美国之音)
香港六四纪念馆展出的从张健腿部取出的子弹(图片:美国之音

张健走着走着,看到身边就有同伴倒在血泊中,就不再动弹了。不像电影中的所谓英雄人物还要交什么党费,来一番豪言壮语。在那一刻,他觉得人的生命﹐太脆弱了。张健后来是被那个中校军官打中右腿骨的(一颗子弹整整留在他身体内19年),学生们把他和一些受伤的同学一起抬上了一辆坏了的121公交车,上百人一起把它推到北京同仁医院。在急救大厅,遍地都是躺着流血的人,像张健这样的股骨干粉碎性骨折算是轻伤﹐他旁边的三人,一个是子弹溅到地上穿进鼻子到脑袋﹐死了﹔还有一个是穿过胸腔的﹐血嘟嘟的在那儿流着……

同仁医院外边,好几百人站在那里,要为学生献血。

张健万万没有想到,军队会真的直接对学生开枪。他曾经横着拿一条竹竿,挡着迎面的军人说:我们是学生,我们没有武器,人民军队爱人民。

在之前,也就是6月2日晚上,冲进来一批军人,被学生们拦回去了,但是他们扔下很多枪、钢盔、军服。为了不留下被人称为暴乱的口实,张健叫大家把这些物资全部集中起来,送到公安部和西华门门口,被他们拿进去了。

在更早之前,在许多公开场合,张健还发现有一种人跑到广播站那儿﹐喊打倒共产党,喊完就跑掉。后来他突然发现﹐这些人是来挑拨的。

经过调查他发现,原来就是共产党那窝里的。就想把学生说成是反党、反政府的。

因此,为阐明坚持一种非暴力的和平示威,凡是跟着胡喊的,张健和纠察队员就故意去把他抓起来。

还有一件值得一说的事情,在东观礼台附近火光冲天,烧着了一辆坦克车。怎么烧着的呢?

原来,冲进广场来的这辆坦克车,它不断地冲破市民们用马路上的栅栏构建的路障。有一个很勇敢的市民﹐用钢管插进坦克车履带把它阻拦住了,然后把它给点着了。三个军人从车里面逃出来﹐市民就想把他们打死,当时已经打得他们浑身是血了。在张健的阻拦下最后把他们送上一辆救护车。这仨军人后来在论功行赏的时候,出现在电视上﹐被称为共和国英雄。但是他们仨个应该知道,是谁把他们救出来的。

救完之后,当时有一个工人还直骂张健:你这个学生这么傻冒儿,他们从建国门这边冲过来﹐压死多少人你知道吗?

岁月无情,是否要把那段残存的“六四大屠杀”历史片段淹没?这是中共政权最希望看到、想做到的全民强迫失忆。(请参看:《“六四” :把枪口指向学生的大屠杀》)

1989年6月4日凌晨,学生救护装甲车士兵(网络图片)
1989年6月4日凌晨,学生救护装甲车士兵(网络图片)

“天安门母亲”与悲愤的抗争者

时至今日,“天安门母亲”是由156位(截至2013年6月)“六四”镇压的幸存者和死难者家属(其中33名成员已经离世)组成的群体。由于官方一直拒不公布“六四”死伤者名单,该群体多年来一直在寻找死难者的家属,并记录了“六四”镇压中202位受难者的情况。相信还有很多不敢公开的死难者家属,因为受到可以想象的、不同程度的恐吓和威胁。

“天安门母亲”发言人丁子霖和丈夫蒋培坤被当局软禁,并被切断与外界的所有联系,这种状况持续长达74天。她那17岁还未成年的儿子蒋捷连在“六四事件”当晚跳窗离家经木樨地去天安门广场,在复外大街29楼前长花坛后被子弹击中丧生。

我们在视频中看到的另一位“天安门母亲”的代表张先玲,她庄严、悲凄的话语中彰显着应有的、不屈的尊严:

“……天安门惨案已经过去30年了,但那个血腥的夜晚,北京上空激烈的枪声,装甲车横行直撞,穿梭的救护车,凄厉的呼叫声、鼎沸的人声,市民们为了保护学生视死如归,对戒严部队沿途拦截的情景以及亲人们最后的身影,至今我们记忆犹新,永远定格在我们的脑海里,深深的刻在我们的心底。我们痛苦过、悲伤过,如今最大的悲痛已经化为我们抗争的最大的动力……”

视频中的两位老年男子,一位神情过于悲伤,另一位由于悲愤从头到尾都是抿着嘴唇,呈现出一个“八”字,竖起的眉毛像一个倒“八”字,令人看着也是充满哀伤与心酸。

面对当年“生灵涂炭,满目疮痍”的惨状,悲愤的王维林,一名“坦克人”,于1989年6月5日(即“六四事件”翌日)在北京东长安街上只身阻挡18辆59式中共坦克车队前进。其照片成为近代历史上最为着名的照片之一。

然而,1989年7月,中共的新闻纪录片《飘扬,共和国的旗帜》也使用了阻挡坦克的相关影像,并且表示:“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看出,如果我们的铁骑继续前进,这个螳臂挡车的歹徒,难道能够阻挡得了吗?摄像机拍下的这个画面同西方某些国家的宣传恰恰相反,正好说明了我们的军队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克制。”

其实,关于“六四屠杀”的更详尽记录,涉及当年收治“六四”死难者、受伤者的医院,还有戒严部队开枪的地点。更多真实的史料还有待进一步揭秘。

因为那时的人们并不都知道,20多万戒严部队从不同方向向广场推进,中共军队沿途向北京市民和学生开枪,北京城彻夜枪声不断。

但是有一点,多位亲历者都谈到了,清场时广场上的灯光突然熄灭,在那一瞬间大家都意识到最后的时刻到了,甚至还唱起了《国际歌》,场面相当的悲壮。难道应验了一个情景:“月黑风高杀人夜”?

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东长安街的坦克车没有去碾压王维林,可大家有没有注意到?6月4日凌晨4时许,在西长安街六部口的方政却被坦克车碾压永久的失去了双腿。

请看下集:血洗京城:六四枪声 震碎国人的心(下)

更多文章,请点击阅读【“六四屠夫”邓小平的人生轨迹】系列

参考资料

人杰地灵’最后一枪:张健的故事(第二集)(2/4)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六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