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义乌公安致信全中国同行求情

目前中共各地政府财政紧张,为自保各自为政,纷纷抢劫外地商户。其中,以“执法”名义异地冻结外贸账户的手段,已流行一年有馀,令一些外贸行业陷入困境。日前浙江义乌公安向全中国公安写信求情,成为这种乱象的真实写照。

妓女B视警察
妓女B视警察

  义乌市一家生产足球的外贸工厂

  近日,中国网络上流传署名“义乌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的《致全国各地公安机关的一封信》。据陆媒报导,此信早在3月中旬就已流 出,最早是由义乌市公安内部拟定,后因个别商户拍照转发至朋友圈,才流传到网上。

  信中称,疫情爆发已给义乌这个国际闻名的小商品市场造成巨大衝击,而各地公安频繁冻结义乌商户的外贸账户,更令义乌市场的经营雪上加霜,“出现了企业因流动资金问题面临破产,经营户支付不了供货商货款,甚至出现发放不了工资等情形,给义乌经济和社会稳定造成极大影响,并发生了多次群体性信访、闹访事件”。义乌当局为此已从多个部门抽调人员组成援助中心,专门帮助经营户处理账户被冻结事宜。

  信中解释了义乌外贸商户无法主导收付货款渠道的客观情况,并建议外地公安给予“充分理解”,在执法过程中严格取证,不要随意扣押合法经营户的资金,即使取得相关证据,也建议只处理疑似赃款,不要继续冻结商户的帐号。

  信中还警告称,义乌公安愿意配合各地公安的执法活动,但不支持“过度执法、选择性执法”,并将针对“具有过错的情形”追究责任。

  陆媒报导指,义乌商户的帐户资金遭外地公安冻结的事件,这一年多来一直在密集发生。有成百上千的外贸商户在网上微信群中探讨解决办法,他们互称为“冻友”。

  报导说,外贸商户账户被冻结的原因多种多样,他们收取的外贸货款被指涉及网络赌博、地下钱庄、诈骗集团洗钱等等,大部分账户一冻几个月,最后的结果往往是涉案金额被办案地方的法院划扣掉,只有极少数能申请解冻成功。而义乌只是个县级市,话语权不高,针对类似案件,义乌官方和外地政府的“沟通”往往无果而终。

  一些义乌商户表示,做生意只管卖货收钱,至于收到的货款是否来自赌博账户或诈骗团伙,商户根本无法分辨,因此质疑官方直接没收他们的货款不合理。

  陆媒报导指,很多外贸商户因为资金压力,很难主导从外国商户收款的方式,而且因为外国商户为避税只在海关申报部分货款,以及第三世界国家商户被美国制裁等多种因素,很多货款都只能通过第三方支付。

  实际上,上述情况已持续多年,中共官方一直都不闻不问,只是在最近一两年才开始高密度“针对性执法”。分析人士指,这和中共各地政府财政紧张、“抢劫”民间财富有关。

  早在去年9月,外贸商户的账户被大面积冻结的问题就已引起舆论关注。据大量网友透露的信息,义乌、广州、深圳、上海、泉州等外贸较发达地区,都有大批外贸账户被冻结,而且大部分都是异地公安所为,被网友点名的有河南公安、拉萨公安、湖南公安、内蒙公安、重庆公安、兰州公安、云南公安、新疆公安等。

  这些账户被冻结的情况不一,有的被冻几天,有的近一年;有的被直接扣钱,有的被迫缴纳被冻结款15%的解冻资金,有的则被要求支付行政处罚金等等。有的账户甚至被不同地区的公安先后冻结7次之多。

  除了冻结外地外贸商户,地方政府还通过“异地立案”的方式,向外地企业索取“赎金”。

  去年10月,网上传出湖南张家界市慈利县一名派出所长向武汉远成共创科技有限公司“索贿”数千万人民币的录音。陆媒随后披露了其中隐情,慈利县在根本不具备管辖权的情况下,立案调查武汉远成“非法经营”,并不顾武汉公安的阻挠,跨境抓捕了该公司老闆,然后多次向该公司索取“赎金”。外界质疑,一个派出所长根本没有这种权力,真正原因是地方政府“跨境抢劫”。

Posted in 官场黑暗, 恶警酷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