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日本《经济新闻》:武汉肺炎扩散主犯为习近平的一人独裁

日本《经济新闻》英文版指出,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扩散的主犯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人独裁。

李克强和习近平
李克强和习近平

日媒指责称,习近平到目前为止以强有力的领导力为基础去实施主要政策,但在危机状况下延迟的决定使官僚们只是看其脸色行事。

日本《经济新闻》30日在题为“妨碍应对冠状病毒的习(主席)的一人主宰(Xi’s one-man rule hamstrings coronavirus response)”的专栏中批判称,在中国政府层面应对武汉肺炎的过程中,随着习近平退一步开始就造成亏损。

日媒选择在中国最大节日的春节期间,以习近平为中心召开的中国共产党核心领导的对策会议为例。

习近平在春节节假日期间的25日,和7名中国共产党核心领导人一同讨论防止武汉肺炎扩散的应对之策。当时中国央视CCTV还播出了习近平认真记录相关内容的样子。但在之后中国共产党层面上组成的应对组上并没有习近平,而是由李克强总理来代替。

日媒补充道,两日之后访问新型冠状病毒发源地——湖北省武汉的也不是习近平,而是“获得习近平主席授权”的李克强总理。同时还提及武汉市政府全面中断大众交通的运行也是遵守习近平的命令一事,主张称:“若无习近平的指示,中国只能处于骑虎之势,左右为难的状况。”

官僚们因为若在习近平下达指示前行动,并得到不好的结果时将会受到严重处罚,因此很难下有责任的决定,并难以付诸行动,最终事情恶化到难以控制的结果。

 

哈佛流行病专家:武汉肺炎是核武级别瘟疫, 中共还在隐瞒数据,两周内感染数会增加到6位数并传遍全世界 (2020/01/25)

武汉肺炎疫情在当局一再隐瞒下已经越来越难被控制,中共方面也并没有把病毒感染和变异系数的实际数据公开,因此造成全球范围内被感染的基数上升。

舟山蝙蝠病毒
舟山蝙蝠病毒

1月25日中国传统新年的大年初一,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埃里克.费格丁博士(Dr. Eric Feigl-Ding)在推特发文称“这是热核武级别的瘟疫,我们正面对着史上最毒的病毒疫情。”

埃里克.费格丁博士还预测,疫情将于2月4日再次扩大,届时会有19万1529人感染,预测感染数在13万2751至27万3649人之间,而在中国的其它城市也将会爆发,对其它国家的传入也会更加频繁。

1月25日周六,在哈佛大学任教15年的流行病学家埃里克.费格丁博士在推特表示:我的圣母呀,新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的R0值竟然是3.8!!!这意味着什么?这可是热核级别的瘟疫—-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从未实际见过那么猛的系数。我并不是在夸大 …

此后,他继续分析:

2.我们估计基本的感染繁殖数字(R_0)是3.8(95%的置信区间,3.6-4.0),且算上了72%-75%的传播被有效控制措施抑制的情况。

3.我们估计在武汉,只有5.1%(95%的置信区间,4.8-5.5)的感染被确诊,从年初至1月21日共有11341人(预测区间,9217至1万4245人)被感染。不知道此疫情会不会继续保持这个势头呢?

4.我们预测,疫情将于2月4日再次扩大(届时会有19万1529人感染,预测区间在13万2751至27万3649人),而在中国其它城市也会爆发,对其它国家的传入也会更加频繁。

5.我们的模型还指出,对武汉的封城并不能有效阻止疫情在中国境内的传播;至2月4日,即便是有效阻断99%的人员流动,在武汉以外的疫情也只能减少24.9%。

6.我们的调查结果严格遵照模型所基于的假设、时间与确诊数报告,以及目前所处的早期阶段爆发所带来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7.鉴于以上所有的警告,我们认为2019-nCoV病毒爆发的基本繁殖数比其他的急性冠状病毒都要高,对其病原体的防控难度也会随之大大提高!!!

8.总结:所以这对整个世界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们正面对着史上最毒的病毒疫情。Ro=3.8意味着它已超过温顺的SARS病毒(0.49)的7.75倍—将近8倍!

9.比SARS传播速度快8倍的病毒,是不能单靠封闭隔离来阻断的。武汉99%的封城隔离,甚至都不能在接下来两周减少瘟疫传播的三分之一。

10.作为流行病毒学家,我虽然讨厌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我们可能正面临自1918年西班牙流感之后,又一场失控的疫情。我们希望它不会重蹈1918年的覆辙,可是如今现代世界有着更快的传播渠道。

中共隐瞒数据 接下来两周感染会增加到6位数并传遍全世界

他还警告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CDC gov需要尽快宣布公共健康紧急状态(Public Health Emergency)!

哈佛博士埃里克·费格丁的推文引爆评论,有人问:“你觉得中国有没有瞒报感染人数和掩盖实情?”

埃里克·费格丁博士回答说:“基于目前所有报告,我高度怀疑确诊数和死亡数。官方也已承认数字过少。但中国的媒体,你懂的,永远都是比承认的情况更坏。我预测过了周末,会飙到5位数,接下来的两周会到6位数,并且传遍全世界。”

西班牙大流感改变20世纪人类历史

1918年爆发的西班牙大流感来势迅猛,发作速度很快——感染人数至少是其它流感疫情中的25倍,在这场大流感中20到40岁的青壮之士死亡率最高。

科学家不清楚为什么正值盛年的人在这场流感死亡率最高,有一种叫做人体“抗原原罪”(original antigenic sin,OAS)的理论或许可以解释上述两种观察现象。这个理论称,人体免疫系统遭遇首次流感病毒后产生的免疫反应对防御这种初遇病毒最为有效。但流感病毒又极不稳定,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变异(包括甲型流行病毒表面的两大类核蛋白抗原,简记为H和N)以对付寄主的免疫系统。

英国《每日邮报》1月24日报导,中共在武汉建实验室研究SARS和伊波拉病毒,美国生物安全专家2017年就警告,病毒可能会“逃脱”,该设施已成为应对爆发的关键。

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唯一专门研究SARS和伊波拉等危险病原体的实验室。在2018年1月前,美国生物安全专家和科学家,担忧病毒可能逃脱实验室。

研究生产生化武器的武汉病毒实验室的病毒外逃; 研究发现武汉新病毒和中共研制的舟山蝙蝠病毒具有100%相似度

《每日邮报》报导,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唯一专门研究SARS和伊波拉等危险病原体的实验室。在2018年1月前,美国生物安全专家和科学家,担忧病毒可能逃脱实验室。2004年,SARS病毒曾经从北京一所实验室”外泄”…

(看中国记者黄清综合报导)

Posted in 制度混乱, 治国无道, 红后代黑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