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赵小兰勾结中共家族企业福茂集团获得巨大利益

2017年夏末,交通部的工作人员正加紧敲定他们的上司赵小兰(Elaine Chao)首次亚洲之行计划的细节,这次访问的安排包括了与中国政府高级官员的会晤。

赵小兰
赵小兰

但是,该部门的总法律顾问办公室的警钟已经敲响。赵小兰的助手被指示在行程中让她的父亲和妹妹——他们经营着一家在中国有大量业务的全球航运公司——加入这些高级别会议。

伦理律师很快指出这样的计划是有问题的,并指出这样做会使赵氏家族企业福茂集团(Foremost Group)受益,该集团所在行业受到交通部的监管。

美国交通部律师在2017年9月所做记录表示:“伦理团队表示担心,如果部长要在与福茂集团有紧密联系的地点参加‘公共外交’活动,这将以带来曝光率的形式给赵部长的家人提供不妥的优势。”

这些记录本周在美国交通部监察长发布的一份新报告中公开,显示了该部门官员在赵小兰任职初期一些行为的担忧,监察长后来认定这些行为属于在利用她的职权让其家人受益。

对该伦理问题的关注传到了交通部副部长杰弗里·A·罗森(Jeffrey A. Rosen)那里、他后来调任进入司法部。

美国运输部长赵小兰

伦理律师对赵小兰的中国之行(后被取消)表达担忧的三年多后,即特朗普政府的最后几周里,罗森是司法部副部长,当时监察长转达了赵小兰可能存在以权谋私的发现,以求展开刑事调查。12月中旬,司法部的两个部门拒绝开展调查。

没有迹象表明罗森参与了该决定。一位知情人士说,罗森没有得到此事的汇报。他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但是,一系列事件让人们重新关注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如何做出不对赵小兰进行刑事调查的决定。作为地位显赫的内阁成员,赵小兰的配偶是华盛顿势力最大的共和党人:少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

监察长的报告提供的细节显示出,赵小兰交通部长的角色是如何与她作为在航运业拥有巨大财务利益的家族的一员相交织的。

赵小兰的发言人周三表示,该报告已排除了她的任何不当行为。该报告并没有得出赵小兰是否违反了任何伦理准则或法律的结论,但是详细举例说明了她曾如何利用或试图利用自己的办公室来使她的家族受益。

在2017年为她的父亲赵锡成(James Chao)安排会面的工作中,赵小兰的下属似乎丝毫不以为意,当时赵锡成是福茂集团的首席执行官,交通部的工作人员称他为赵博士。他曾获得数个荣誉博士学位。

“不管怎样,我们只需要让”部长开心,赵小兰的一位助手2017年10月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即使伦理律师表达了担忧,但中国访问之行的计划仍在继续。“只要赵博士开心,那我们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众议院民主党人表示,一系列事件清楚地表明,赵小兰已经利用她的职位使家人受益——这是《纽约时报》在2019年首次报道她的访华计划时就已经提出的问题。

纽约州民主党议员兼众议院监督与改革委员会(Oversight and Reform Committee)主席卡洛琳·B·马洛尼(Carolyn B. Maloney)在周三监察长报告发布后的一份声明中说:“赵小兰部长公然滥用职权,进一步表明我们需要更多的伦理和透明度改革。”

最重要的是,在2018年之前由赵锡成经营的福茂集团现在由赵小兰的妹妹赵安吉(Angela Chao)经营,该公司已从一家国有银行获得了数亿美元的贷款承诺,用于在中国政府拥有的造船厂建造新的散货船。2017年1月,赵安吉成为中国四大银行之一的中国银行的董事。

监察长的报告称,那次访华计划包含赵锡成与其校友、现居上海的“中国前高官”会晤的讨论。该报告没有透露前任政府官员的姓名,但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于1940年代末在上海与赵锡成就读同一所大学。而那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在计划的行程中。

赵锡成在访问中国时经常会见到江泽民。据时报2019年报道,江泽民在1989年至2002年担任中共总书记期间,两人至少进行了六次会面。值得注意的是,1989年8月下旬,江泽民在中南海接待了赵锡成和他的妻子,附近就是三个月前发生的天安门广场血腥镇压的现场。

赵小兰的父亲与江泽民曾是校友
赵小兰的父亲与江泽民曾是校友

在国务院官员提出了伦理方面的担忧后,赵小兰的行程最终被取消,那是在原定启程时间几周之前,机票已经购买。

据一家中国新闻媒体的报道,罗森参加关于伦理问题讨论的四天前,赵小兰与她的父亲和妹妹在纽约哈佛俱乐部(Harvard Club)出席了与一家日本造船厂的签约仪式,签署了福茂集团订购两艘货轮的合同。

监察长的报告称,2018年,赵小兰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帮助编辑了赵锡成传记中的章节,然而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该出版物没有任何与交通部有关的联系”。在帮助完成了对该书的编辑工作后,赵小兰的工作人员还制定了针对记者的市场营销策略,以“建立赵博士的知名度”,该策略还针对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和航运业出版物《劳埃德船舶日报》(Lloyd’s List)等其他组织,以便她的家族受益。

对于机构工作人员参与该书出版一事,时任交通部总法律顾问的史蒂文·布拉德伯里(Steven G. Bradbury)告诉调查人员,他“知道这件事”,“但部长指示下属从事这些出版物的工作是不合适的。”当发现可能的犯罪活动证据时,交通部调查人员有义务通知司法部。根据监察长调查赵小兰所依据的法规规定,联邦官员“利用公职为自己谋取私利,为产品、服务或企业背书,或为亲朋好友谋取私利”是非法的。

司法部经常会收到监察长的转介,而是否进行正式刑事调查的决定通常由非政治任命的FBI调查员以及部门检察官做出。但是罗森——他2020年末时为副总检察长,并将在特朗普政府的最后几周担任代理总检察长——很可能已被告知该转介涉及一名内阁成员,即使他不参与决策。

司法部官员在12月中旬通知交通部监察长办公室,根据他们查明的事项,“可能存在需要解决的伦理或行政问题”,“但预计不会开展刑事调查。”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中美关系, 美中超限战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