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支纳维基:若不纠正牛腾宇冤案 将曝光高官贪腐资讯

海外“支纳维基”负责人日前发表声明,谴责广东公安在习明泽信息外泄事件上“移花接木”炮制冤案。他宣布该案的责任由自己承担,若广东当局不立即纠正错误并释放被冤判的人员,那么多个涉及中共政界的网站将曝光更多公安高官的贪腐资讯。

习明泽化名楚晨一案主犯 - 广东茂南网警大队队长杨观耀吊打致残二十岁少年牛腾宇
习明泽化名楚晨一案主犯 – 广东茂南网警大队队长杨观耀吊打致残二十岁少年牛腾宇

化名L先生的“支纳维基”海外负责人周日(28日)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他明确表示,有关习明泽和邓家贵的消息,是由他本人发布到“恶俗维基”和“红岸基金会”网站上的,与不久前遭广东公安判重刑的牛腾宇以及其他人员都无关,他愿为此负责。

L先生披露,2018年7、8月的时候,海外网络社交平台推特(Twitter)上一个名称为“身份证”(shenfenzheng)的账号率先公开了习近平的个人身份资料,当时并未引起轰动。其后,另一个推特账号“蜘蛛演艺公司”公开了习明泽化名“楚晨”的身份证以及她早年间护照上的照片,而这些资料都是中共公安系统的人员对外贩卖从而流出的。

L先生表示,2019年5、6月份期间,他把习明泽的户籍、联系方式、身份证号码,连同习近平的身份证号码、户籍一起挂到了‘支纳维基’上,并添加了多个模板,在多个词条开头显示。

“这个都是以我为首,我是真正的‘主犯’。我就公开宣布‘有种来抓我’,我愿意承担全部的责任。” L先生强调说,“茂名警方简直处处都是漏洞,它们把人屈打成招。它们这样做就是违背天理,我看不下去,我就是要揭穿它们的谎言”。

他进一步指出,‘恶俗维基’跟‘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没有什么关系。当他听说牛腾宇被判14年后,感到非常震惊,中共公安这种栽赃陷害的做法让他感到义愤填膺。

L先生表示,“支纳维基”最早是肖彦锐创办的,然后交由在海外的Y先生主理。“支纳维基”和“恶俗维基”根本不是一个网站,虽然他们之间一度相互有联系,但后来这个互联也取消了。然而,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为了邀功,使用了“移花接木”的手段,故意将“支那维基”和“恶俗维基”混为一谈。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称,目前身在日本的肖彦锐早前就曾公开表示,习明泽和邓家贵的个人资料是由境外的“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在网页上公开的,但广东省茂名市茂南网警大队为献媚邀功,靠酷刑逼供炮制了牛腾宇等24人的冤案,当局必须纠正这个错误。

“新恶俗维基”网站的主要管理人员陈明等人日前也表示,如果广东当局在该案的二审阶段不能公开庭审并做出公正判决,“新恶俗维基”网站将曝光已获取的广东各级公安档案材料和广东司法系统官员的贪腐资料。

L先生也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广东公安喊话,要求其立即纠正错误并释放相关人员,否则,多个涉及中共政界的网站将继续公开中共贪腐官员及广东“公检法”系统人员的资料。

据自由亚洲电台稍早前的报导,2019年5月,习近平女儿习明泽与习近平姊夫邓家贵的个人资料被境外网站“支那维基”曝光后,中共官方成立专案组,抓捕了中国境内的“恶俗维基”网站的24名成员,但经过一番调查后,发现这些人其实与“支那维基”无关,相关人等随后被各地警方相继释放。

然而,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却想趁中共建政70周年之际搞个大案作为“献礼”,于是故意移花接木,将“支那维基”和“恶俗维基”说成是同一家网站,并重新羁押了“恶俗维基”的成员,对这些年轻人酷刑逼供。期间被指控为主犯的牛腾宇在逼供中被打残了一条胳膊,被逼于2020年1月写下了10万字“自述材料”。但事后他对外披露了自己遭刑讯逼供的内情,声明那份自述的内容大多不属实,也不代表他本人的意思。

严刑逼供之下,“恶俗维基”的24名成员屈打成招,广东公安随即以“寻衅滋事”、“侵犯个人信息”和“非法经营”等罪名提起诉讼。

2020年11月2日,“恶俗维基”专案开庭。12月30日,法庭对这24个年轻人作出了判决,其中牛腾宇被重判14年,并处罚金13万元人民币。

牛腾宇的母亲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这次被判刑的年轻人全都是“代罪羔羊”,此案纯属政治事件,她已决定为儿子上诉伸冤。

习明泽公主楚晨被泄底 20岁少年牛腾宇惨遭酷刑被逼当替罪羊,广东官方急结案

近日24名中国年轻人被控泄漏习近平女儿习明泽身分遭当局抓捕,其中被指“主犯”、年仅20岁的牛腾宇更惨遭重判14年。

最新消息称,牛腾宇在狱中受到残酷迫害,律师试图帮助牛腾宇提告办案机构滥用私刑,但当局疑快速驳回上诉、草草结案。

这起“恶俗维基”案件,广东茂名市茂南区法院于2020年12月30日作出一审宣判,认定24名年轻人的被控罪名全部成立,其中,牛腾宇最初被控“寻衅滋事罪”,去年12月30日开庭加控“侵犯个人讯息”和“非法经营犯”罪,被判刑14年及罚款13万元人民币。

由于此案判处明显不公,北京律师黄汉中及包龙军获委讬为牛腾宇上诉,20201年2月1日,黄汉中获许在茂名第一看守所会见牛腾宇,之后包龙军向自由亚洲电台转述了黄汉中与牛腾宇会面情况。

据包龙军透露,当日黄汉中见牛腾宇精神状态尚好,但牛腾宇在两地羁押期间遭到刑讯逼供,特别是在佛山被指定监居期间,茂南网警大队队长杨观耀和另外一名办案人员指使公安对牛腾宇实施了非人道酷刑。

包龙军进一步说,办案人员经常性使用棉花或纱布将牛腾宇双手手铐缠住,并将其吊起,“一吊就一天还打”,“关于酷刑,他写了数千字的东西,他如何被酷刑,如何逼迫他认罪等等细节”。茂南网警大队长为此曾恼羞成怒,一度不允许牛腾宇会见任何人。

包龙军认为,“恶俗维基”案件办案程序充满违法和酷刑,因此他与黄汉中律师拟提告办案单位及警员滥用私刑。

据他描述,此案目前有两个办案单位,分别为广东茂名网警大队和佛山公安。黄汉中已于2月1日下午前往茂南法院刑事庭要求调阅卷宗,但法院以办案法官不在为由拒绝。他将与前任律师交接案件文件,为二审做准备。

此外,一些获刑者家长和知情人士透露,办案机构广东省茂名市茂南网警大队、茂南检察院及法院,正在采取行动压制“恶俗维基”案件继续扩大。办案机构和司法部门甚至威胁受害人家长,若提起上诉他们的孩子将会被加重刑期。

牛腾宇母亲亦从一些渠道得知,上诉法院拟加速提审程序,她担忧二审秘密开庭,速审速决维持原判。她还披露,牛腾宇在狱中关押期间受尽折磨,但他坚持不认罪。他说儿子曾引述法律条文驳斥检察官和法官,这招致官方记恨在心、采取报复行动。

牛腾宇母亲亦引述前期代理律师的话说,本案于去年11月2日开庭前一天,21名代理律师集体遭茂名司法局警告闭嘴,司法局官员曾称案件牵涉中共高层领导人。

针对上述消息,茂南法院和茂南检察院未作出回应。

据了解,牛腾宇在单亲家庭长大,之后跟随母亲到河南焦作生活,因学籍问题于13岁辍学,其后自学电脑知识,曾于2014年获得西安中国网络安全技能大赛第三名,虽然获多所大学招揽,但为了照顾家人,牛腾宇选择放弃入读大学,靠编写软件为生。

至于“恶俗维基”,其实是一个基于MediaWiki的信息库网站,由肖彦锐于2013年创办,该网站自称“旨在揭露并记录事实”,以记录中国网际网络部分人物和事件为主,亦被称为“恶俗百科”,与“支那维基”和“红岸基金会”并称“恶俗圈”三大网络平台。

2019年5月,“红岸基金会”、“支那维基”等网站曝光了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和习近平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因“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的管理者和运营人员皆在海外,因此当局以“恶俗维基”与“支那维基”有关联为由,抓捕了“恶俗维基”网站运维人员和数十名年轻会员。

据肖彦锐透露,当局抓捕牛腾宇的真正目的其实与习近平女儿个资外泄无关。

2019年6月,牛腾宇与肖彦锐曾前往香港观摩反送中运动游行,8月,两人在日本会面,之后牛腾宇回到中国大陆一周后便失踪。

肖彦锐说,牛腾宇是个天才,“他讲过很多技术上的教程让大家去效仿,反而因为他在网站这些技术,导致中国(当局)更加怀疑他提供了太多的内部数据。 ”“牛腾宇是最无辜的,我认为完全是和政治相关的,中国(政府)完全就是一种报复。”

来源:看中国

Posted in 恶警酷吏, 红后代黑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