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习近平开始借清洗江泽民曾庆红势力,掀起文化革命

习近平阵营针对江泽民曾庆红操控的文宣系统展开清洗之际,深陷抄袭风波的郭敬明导演的《晴雅集》突然下架;梁朝伟新片突遭撤档,传投资方涉金融爆雷;马云阿里巴巴旗下虾米音乐宣布关停;《战狼2》、《我不是药神》发行公司北京文化被立案调查。另有消息称,习近平当局将在香港组建副部级“文化央企(中央管理企业)”,统一管辖中资文娱机构。

曾庆红

种种迹象显示,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曾庆红集团正展开全方位决战;继政法系统之后,文宣系统与演艺圈已成为重点围剿目标。

*梁朝伟新片突遭撤档 传投资方涉金融爆雷

1月5日,电影《猎狐行动》突然官宣改档。片方称,由于海外进行的部分后期制作工作未能如期完成,无法于原计划1月8日上映,将在年内择日公映。

网友纷纷表示,“后期未制作完成”这种事制片方应该很早就能预测到,但选择临上映三天前才突然撤档,似乎不合逻辑。

凤凰网1月5日报导称,与《晴雅集》的导演郭敬明陷入抄袭风波导致影片下架的原因不同,《猎狐行动》的撤档是因为其背后的投资资本出了问题,该片的其中一投资方“耳东文化”的实际控制人涉金融骗局。

报导称,“耳东文化”的实际控制人是陈硕罡,而其名下的另一家公司“品今控股”,近期陷入了兑付危机。公司以私募基金名义大量募集投资者的资产,并涉嫌侵占、挪用基金资产,且资金账目不清,到期无法兑付投资者。迄今,消费者投诉平台出现了“品今控股旗下基金到期本金逾期未返”的上百条投诉。

号称中共官方“主旋律”电影的《猎狐行动》,取材于中共公安部缉捕在逃境外的所谓经济犯罪嫌疑人,由梁朝伟、段奕宏以及《007》邦女郎欧嘉·柯瑞兰寇(Olga Kurylenko)等联袂主演。该片2019年已在法国、中国苏州等地取景。

*《战狼2》《我不是药神》发行公司被立案调查

1月4日,A股北京文化开盘即跌,报5.28元,跌10.05%,封上跌停板。1月3日晚间,北京文化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12月31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编号:京调查字20164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同时,北京文化还发布了关于公司及相关人员收到北京证监局警示函的公告,公告显示,公司于2020年12月31日收到北京证监局《关于对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2020]179号)和《关于对宋歌、张云龙、陈晨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2020]180号)。

警示函显示,北京文化存在以下2宗违规事项:其一,2018年部分项目收入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规定的确认条件,导致公司于2018年度多计营业收入约4.6亿元(人民币,下同),多计净利润约1.91亿元。公司2018年年报财务信息披露不准确。

其二,未能对收购子公司进行有效整合,缺少对子公司项目管控、预付资金管理与监督等关键控制环节,内控设计层面存在缺陷。另外,子公司部分项目预算调整、合同签订未经母公司层面审批,不符合公司《合同审批流程及管理制度》的相关规定,内控执行层面存在缺陷。公司在对子公司管理、预付款及投资款管控、项目管理等方面存在重大问题。公司2018年年报中内控自我评价报告部分披露财务报告重要缺陷数量为0个,该信息披露不准确。

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的规定。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现对北京文化予以警示,将相关违规行为计入诚信档案。

宋歌、张云龙、陈晨分别作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及董事会秘书,未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条及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履行勤勉尽责义务。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现对宋歌、张云龙、陈晨予以警示,将相关违规行为计入诚信档案。

北京文化方面表示,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北京文化在中国电影圈可谓是“正能量”的代表,近年来,凭借《我和我的家乡》、《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爆款电影,在圈内名声大噪。

2019年,因子公司经营业绩下滑,北京文化计提资产减值损失高达20亿,使得当年归母净利润巨亏23亿。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308.11万元,同比下降98.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17亿元,同比减少192.37%。

截至2020年12月31日,股价已从历史最高点跌去85%,报收5.87元/股。北京文化股价最高曾突破40元/股。

*《晴雅集》下架 导演郭敬明因抄袭遭行业抵制

大陆财新网报导,郭敬明执导电影《晴雅集》上映仅10天在各大院线遭遇下架。1月4日晚间,票务平台上就已经不能搜索到《晴雅集》在次日的购票信息和影院排片。1月5日,该片在猫眼、淘票票等多个平台无法购票。

1月4日晚,《晴雅集》电影官方微博发文:“晴雅之约,感恩相守,此生无悔,侍奉为荣。”疑似侧面回应下架。

下架传闻早在元旦假期已经在业内流传。1月2日,某院线口头通知显示,从1月4日开始,影城不得排映《晴雅集》,其场次将相应安排给其他上座率较高的影片。但1月4日当天,国家电影专资办数据显示,晴雅集仍有6.36%的排片占比,相比元旦假期出现了1%左右的降幅。

回顾过往,在电影票房看涨的情况下上映10日便匆匆下架的案例并不多见.对于《晴雅集》下架的原因,网络上众说纷纭,大致可以分为三种。

其一,年底的联名抵制风波。2020年12月21日,琼瑶等156名影视从业者实名公开抵制郭敬明在综艺节目当导师,并指责称:“抄袭剽窃者不应成为榜样。”随着事件发酵,郭敬明于12月31日,进行公开道歉,并同意成立反剽窃基金。这一事件也被外界普遍认为是《晴雅集》下映的主要原因。

其二,除开郭敬明本人深陷抄袭风波之外,有许多网友表示《晴雅集》这部电影本身,其实也存在着抄袭的情况,据说电影当中的许多特效以及情节都让人第一时间想到了另外一部漫威的电影。

其三,有许多网友在看完之后吐槽,电影当中存在着大量错误的价值观。不过有网友质疑,这一点应该问题不大,毕竟电影正式上线是需要过审的,虽然说会对电影造成一些影响,但是不至于导致下架。

公开资料显示,《晴雅集》是由禾和(上海)影业有限公司、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新经典影业有限公司、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等11家公司出品的古装玄幻片,由郭敬明执导兼编剧。

该片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的同名小说,讲述了阴阳师晴明,在探寻天都城怪象的过程中,与武士博雅、法师泷夜相识,三人联手展开调查的故事共分为《晴雅集》和《泷夜曲》两部。

影片定档2020年12月25日上映,上映首日收获超9000万票房,上映4天破3亿,7天破4亿,截至目前收获4.5亿票房。

据业内人士透露,《晴雅集》投资额在3亿左右,这就意味着电影要想回本需要达到至少9亿票房,据灯塔数据显示,《晴雅集》目前累计票房已达4.52亿。分账数据方面,片方分账39.43%达1.63亿,影院分账52.27%达2.16亿,其他款项占比8.3%达3430.4万。

《晴雅集》背后的出品方虽然多达11家,但最大三家出品方为禾和(上海)影业、最世文化、新经典影业,其中最世文化为郭敬明100%持股的公司,也就是说,电影下映或将直接给郭敬明的公司带来亏损影响。

*马云阿里巴巴旗下虾米音乐关停

阿里巴巴旗下的虾米音乐1月5日发布官方声明称,由于业务调整,虾米音乐播放器业务将于2021年2月5日正式停止服务。

虾米音乐公告内容显示,虾米将于2021年1月5日10点开启用户个人资料及资产处理通道;2021年2月5日0点后,虾米音乐App从应用商店下架。停止所有音乐内容消费场景,仅保留账号资产处理、网页端音乐人提现服务。2021年3月5日0点后除网页端音乐人授权服务维持运营,其他运营均停止并关闭服务器,届时及以后将无法登录。

虾米音乐的告别信称,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陪伴。很抱歉,由于业务调整,虾米要在这个时候和乐迷朋友们说一声“再见”。

回顾产品上线的12年,虾米音乐在声明中直言,“不可回避的是,我们在发展过程中曾错失了一些关键机会。在音乐版权内容的获取上,没能很好地满足用户多元化的音乐需求,这也是我们最大的遗憾”。

在总结虾米音乐关停的原因时,版权也是业内人士强调的一点。易观分析师于艳娣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腾讯音乐、网易都在发展自有版权布局以及扶持原创音乐人,但虾米在这两方面都没有明确的规划”。

从第三方数据看,版权缺失直接影响了虾米音乐的竞争力。艾瑞最新披露的2020年11月月度独立设备数显示,行业前四名依次是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独立设备数分别是3.28亿、3.07亿、1.88亿、1.62亿。虾米音乐虽也在前五,但月度设备数3723万,且是当月唯一环比下降的平台。

也有人认为,版权只是虾米音乐关停的因素之一。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虾米本来就不是以版权著称的小众音乐平台,关停还是跟阿里在文娱方面的失败有关系,大文娱策略的失败,优酷、阿里电影以及音乐板块都是受累者,找宋柯和高晓松来执掌音乐,更像是阿里创始人马云个人朋友圈玩票”。

虾米音乐2006年在杭州被创立,当时叫EMUMO,后来才改名为虾米音乐。在当时的联合创始人中有多位都是从阿里出来的人。虾米音乐真正的高光时刻是2013年被阿里收购前后。当时虾米音乐创始人王皓认为:“未来在线音乐会是一个大资本进入巨头游戏的时代,虾米作为独立音乐平台会比较危险,跟一些大的集团,大的平台在一起,会安全一些。”

被收购的第二年,虾米音乐斥资3000万元买下了《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的音乐版权,虾米音乐开始风风火火铺市场。2015年阿里收购音乐播放器品牌天天动听和虾米音乐组成了后来的阿里音乐。也就是在阿里音乐成立的当年,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在线音乐遇到了史上最严的监管令。

阿里音乐纠集了一众“名人”加入。这其中就有高晓松、何炅等明星,然后将天天动听改头换面上线了涵盖广泛的阿里星球。在文人高晓松的眼中,阿里星球就是一款囊括原创音乐人、电商、粉丝、社交等音乐全产业链的产品。可是后来的实践表明。高晓松眼中所谓的全产业链在商业上是根本不可行的,因此虽然开局盛大,但结局却惨淡。2016年,阿里星球停止服务,名人们离开,最终留给阿里音乐的是一个无人收拾的烂摊子。

到这时候,虾米音乐在运营商出现了长达两年的空缺,也失去了最好的发展时机,那时的虾米音乐、版权缺乏、用户无法和腾讯音乐集团和网易云抗衡,虾米的没落在阿里星球落下的时候也一并被注定了。

随后,市场就开始流传虾米第二次卖身的消息。直到2020年9月阿里7亿美金注资网易云音乐,阿里才正式的向外界说明虾米音乐是阿里大文娱旗下的第一个弃子。

*习近平当局欲在香港设“文化央企”

曾庆红已对习近平下手
曾庆红已对习近平下手

香港《星岛日报》1月4日引述多名建制派和文化界人士消息称,“文化央企”的筹建工作早在2019年已经开始进行,但因香港修例风波而一度暂停,2020年年中实施“港版国安法”,香港形势逐步稳定,又重新提上议程。这家“文化央企”的行政级别为副部级,暂不清楚正式名称,预计2021年上半年开张。

据称,“文化央企”将统一管辖联合出版集团、《紫荆》杂志社、银都机构、中华文化城等中资机构,业务包括出版、印刷、新闻、新媒体、影视、文艺演出等,资产上千亿港元,可以说是一家“巨无霸”企业。据悉,除了这四家公司,不排除还注入其他文化资产。

联合出版集团将是这家“文化央企”的龙头。联合出版是香港最具规模的综合性出版集团,旗下包括多家知名出版机构,出版的图书约占香港每年中文图书出版量的五分一。

《紫荆》杂志创刊于1990年,是在香港出版的一本综合性新闻月刊,中共国务院港澳办和香港中联办高层都曾在杂志撰文。《紫荆》下设“紫荆研究院”,是研究性智库,除了召开研讨会,最近也频频委托“香港社会科学民意调查中心”就一些争议的政治话题展开民调。

还有消息指,中联办秘书长文宏武参与筹建工作,他本身是出版家,熟悉文化运营。不过,中共中央可能另外委派他人担任董事长。

1968年出生的文宏武,现年52岁,陕西汉中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研究生毕业,曾任电子工业出版社社长,2008年到香港工作,担任联合出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2018年年担任中联办秘书长。

*习近平加强掌控笔杆子 文娱圈风暴渐起

中共文宣与意识形态领域过去近三十年一直被李长春、刘云山、王沪宁等江派马仔掌控;隶属文宣与意识形态领域的教育系统长期被江泽民的姘妇陈至立把控;娱乐演艺圈则被曾庆红胞弟曾庆淮操控。

2020年北戴河会议前夕与会议期间,习近平针对江泽民集团操控的政法、金融、文宣、医疗卫生等领域展开密集清洗行动。习阵营密集巡视十余家文宣单位,查办文旅部副部长李金早,派亲信胡和平接掌文旅部,密集查处教育与高校系统官员,拉开了清洗江派长期操控的文宣系统的序幕。

五中全会前夕,中共党媒新华社社长蔡名照与人民日报社长李宝善同时卸职,分别由总编辑何平与庹震升任社长,仍兼任总编辑。五中全会刚结束,10月底,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卸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由该室常务副主任江金权接替,而中央政策研究室秘书长林尚立升任该室副主任。

中共五中全会之后,中共军报吹捧的抗日新剧《雷霆战将》被人民日报、中纪委、政法委接连发文批判,紧急停播;中共公安部宣传局指导的电影《天下无拐》突遭撤档;旗下蚂蚁集团上市被紧急叫停的马云被曝收购25家媒体;习近平亲信、中宣部副部长徐麟宣称要“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剑指马云。

另外,陆媒高调发文,揭开成龙拍用替身的黑幕,直指成龙是“一个骗了全世界的人”;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副主席赵长青获刑12年半。

2020年年终之际,《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私生子丑闻再被引爆;央视主持朱军性骚扰案时隔两年开审;大陆女星范冰冰被人民日报点名,复出再遇阻。

2020年最后数日,同期传出习近平亲自下令解散青关会,习近平亲信王小洪的旧部陈枫秘密接掌中联办警联部及曾庆红马仔、香港娱乐大亨黑帮大佬向华强申请移民台湾的消息。

时政评论员李燕铭分析,上述敏感事件连环发生,种种迹象显示,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曾庆红集团正展开全方位决战;继政法系统之后,文宣系统与演艺圈已成为重点围剿目标。

李燕铭分析,习近平加强掌控笔杆子,一方面与中共内外交困、末日危机、意识形态崩溃紧密相关,另一方面与中共高层内斗息息相关。江泽民集团操控的大外宣公开反习已常态化,中共官媒针对习高级黑也屡见不鲜。尤其香港地区,江泽民曾庆红势力操控黑白两道、政经体系及文娱圈,将香港窝点建成为反习基地。习近平在香港组建副部级机构,加强掌控笔杆子,意味着继香港黑警、黑帮、金融系统之后,香港文娱圈也面临清洗风暴。

Posted in 共党内斗, 文革2.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