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张杰评论文章:中共正在重蹈大清的末世癫狂

张杰评论文章: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过去上演过的悲剧、闹剧常常会在现在的某个时间重演。

大清朝债券
大清朝债券

话说,1976年自诩“秦始皇加马克思”的毛泽东孤零零躺在床上,像一盏忽明忽暗即将燃尽的油灯,最终两腿一蹬到阴曹地府去了。1978年邓小平面对满目疮痍的中国不得不打开尘封已久的国门,开始了改革开放的救亡图存运动。向谁开放?小个子邓小平猴精猴精,他来到美国,送上与越南开仗的大礼包,并带上了牛仔帽。尽管邓小平的样子很滑稽,但很符合美国人的胃口。因为美国人在越南损失惨重,中国人意愿出头为它复仇,很解心头之恨。牛仔是美国人的一个象征,他们不喜欢墨守成规,喜欢特立独行和奔放。总之,邓小平很聪明让美国人喜欢上了他和中国。

美国的资金和企业开始通过香港涌向中国这片热土。美国的蠢蠢欲动自然逃不过欧洲资本家的眼睛,于是他们也加入到这场东方跑马圈地竞赛之中。日本、韩国甚至台湾自然近水楼台先得月。

时间来到了2001年。在克林顿总统的鼎力相助下,江泽民、朱镕基在国际舞台上长袖善舞、纵横捭阖,中国终于跨入了WT0的大门。从此,中国经济开始腾飞,空空的国库开始日进斗金。中国学生成群结队到西方留学,中国大妈频频在纽约时代广场和法国埃菲尔铁塔下跳起了广场舞,狂吼“红旗迎风飘,凯歌冲云霄”。中国人不缺钱,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现在要强起来了。

胡锦涛和温家宝尽管创造了黄金十年,但红二代们觉得他们把父辈的江山糟蹋得不成样子,腐败盛行、礼崩乐坏。富起来的中国在召唤一个强人横空出世。2012年在武汉火车站旁的小面馆里,一个大叔买了一碗面,与人侃起了大山。他边吃着面条边指点江山说:美国看来是撑不住了,未来世界就要靠中国了。美国人欠了中国人那么多钱,几辈子都还不了,不听中国的话,中国人要它还债。这世上,冷的是风,穷的是债。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强人习近平出世了。他在十九大上誓言要走到世界舞台中央,“一带一路”满世界撒钱,要为世界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为人类指明前行的方向。不久,《厉害了,我的国》开始在全球公演。习近平的新时代到来了。在他的眼里,中国共产党领导世界的时代正在到来。

牛逼吧。正如我开头所说的,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一百年前的清朝末年,大清也曾经生活在狂想之中,尽管那时西方列强已经将他打得鼻青脸肿,满地找牙,但无任是暴发户还是贫下中农只要打了鸡血就一样会亢奋起来。

现在,我们把时空拉回到清朝末年。署名“咚蹡蹡”的作者在他的文章《末世癫狂自淫,世界早晚是我大清的》中这样写道:中国从来以“天朝上国”自居,到后清几乎年年挨打,却从来不乏“理直气壮”,朝臣眼里,“国际关系”无非是大清对蛮夷的“柔远”,也就是安抚笼络邻国。

“变态辣椒”王立铭讽习近平:病毒之王
“变态辣椒”王立铭讽习近平:病毒之王

几千年来,“柔远”一直是中国统治者处理国际关系,安抚四方的不变战略。但到了近代,在洋人坚船利炮面前,还说这些已经是驴唇马嘴,但清朝的“能臣”竟能言之凿凿,说得满朝鸡血,幸福洋溢。

1879年,清朝一本《国朝柔远记》,卖得洛阳纸贵,成为当年爱国主义的经典著作,书中,把挨打说成天朝赏赐,打造出阿Q的顶级豪华版,赢得爱国粉红的阵阵欢呼。

该书作者王之春,曾经是曾国藩、李鸿章幕僚,历任山西、安徽、广西巡抚,是清廷高干,他以编年体形式综述清代自顺治元年( 1644)到同治十三年( 1874) 间中外交涉和与边远少数民族关系,熬心费血,完成了这部“不朽”著作。全书共十九卷,跨度二百三十年, 但笔墨重点在从道光十九年( 1839)至同治十三年(1874)的三十五年,这后三十五年占了一半以上的篇幅,他意在说明,鸦片战争后这三十五年间的“ 柔远” 远胜于此前的一百九十五年。

按照王之春的说法:在前一百九十余年间,我中华“天朝”对外国的政策是,如果它对天朝俯首称臣,自然优待;如果它气焰嚣张、不服“天朝”的管,则灭了他。

而十九世纪中后的三十余年,残酷的现实是,大清总在挨打,列强侵逼,割地赔款,丧权辱国……这些如何能成说是“天朝”的“柔远”呢?

不用愁,当年,有彭玉麟、 谭钧培、卫荣光、俞樾、李元度等名流,纷纷力挺王之春的大作,他们自有高谈阔论,不由你不服。

彭玉麟为湘军勇将,他读完这本书,不禁盛赞自周文王、周武王之后,中国历朝历代的“柔远之政”竟没有如晚清“尽美尽善”者!就是说,这段时间被揍得结实,所以“柔远之政”看上去更美,正如鲁迅说挨打之后“艳若桃花”。

原云南巡抚的谭钧培这哥们更绝,他说早在康乾时期,康熙和乾隆皇帝就看到“天下”要四海一家的端倪了。也就是说,中国遭列强侵凌的实质是“天之欲合四海为一家”,康乾盛世时“天下承平”的中西交往只是这种四海一家的开始,康熙、乾隆才刚刚有所觉察,而几乎天天挨打的咸丰时期却是“上天”要中国降服蛮夷的正式过程。道光、咸丰年间虽然列强不断入侵,京师曾为英法联军攻克,皇家园林圆明园也为焚毁,但这恰是上天赐给的由中国来统一世界的良机。

任江苏巡抚的卫荣光则从“历史”中寻找根据,认为今日的列强就是“九夷八蛮”,仍是大清的附庸。他说,列强之所以要以坚船利炮翻山越岭、跨洋过海一路打来,原来是为“我朝”圣主的道德、声望折服,都是来接受指教,将要仿效中国“德政”,于是就四海一家了。列强,竟是为听从“天朝”君王的命令而来!

专制高压下的臣子,如同太监身受残虐却高唱颂歌,其实,这种景象从来没有断片儿,不信?看看俞樾是如何狂想的。

俞樾是晚清著名学者,他认为《国朝柔远记》问世意义深远,读后不禁叹服“天道”宏伟、覆盖一切。他更是断言世界分为五大洲即印证了中国上古的“大九州”之说,但推出上古的“大九州”并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要说明在神农氏以前,世界是由中国统治的。自神农以后,天下分裂,“中国”成了神州内的小九州。但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现在,机会来啦!列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就是为了使世界再恢复到神农氏以前,由中国统治“大九州”即全世界的状态,中国君王将重为“大九州”之君主。西方的“长技”只是“末技”, 只有中国的文化才是世界的根本。所以,他极为乐观地认为这部“ 柔远记”是世界重新由中国“大一统”的先兆。

曾任云南按察使及贵州布政使等职的李元度写道,“尧舜孔孟之教,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这是万世不变的。因此,中国现虽遭西方诸国侵略,但西方的文化价值观不但不可能超过尧舜孔孟,恰恰相反,尧舜孔孟的学说将在西方各国盛行,此时便是这一时代的开始。因为上古时代西方各国与中国相距数万里,所以他们不知道有圣人,未能得到中国圣人的教诲。他们发明铁路轮船,就是为了前来中国接受再教育。

李元度把洋人的特性概括为残忍、机巧、强梁、阴险、狡猾、忘本、黩武、专利、奢侈、忌刻,这十大特性条条都深犯“天忌”。但是,天心仁爱,圣人有教无类,要把孝悌忠信从中国恩赐给这些毫无文化的蛮夷。今天西方列强侵华,恰是上天诱使他们掉进了大清的圈套,所以我们不必担心西方列强逐鹿中原,他们必然臣服在我大清的脚下。

经过这帮高师大德的忽悠,充满屈辱的中国近代史,被虐待出了快感,反成了一部“国朝柔远”的丰功伟业史,只可惜,大师们欣欣然的大一统,天下一家,并没有出现。仅仅过了二十多年,大清王朝就轰然坍塌。

如果我们说大清的官员沉溺于天朝上国的意淫之中不能自拔,产生“世界早晚是我大清的”的幻觉,那么今天中国人刚刚吃饱了饭,过上了几天安稳日子,又幻想“世界早晚是我共产党的”要与美国掰手腕,撕毁中英联合声明,磨刀霍霍向台湾,这不是狂是什么?不是犯傻又是什么?一百年前的大清和今天的中国好似命运的轮回,癫狂的大清二十年后分崩离析,今天的中国命运又会如何呢?据说,那位吃面的农民工大叔因失业落魄,疫情期间在武汉火车站发了几句牢骚,被以“煽动颠覆政府”罪名逮捕,失联了。

Posted in 制度混乱, 末世异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