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e)于2020年12月底发表关于中美两国情报部门近十年来全球数据战争的长篇调查报告。报告基于对三十多名现任和前任美国情报和国家安全官员的广泛采访。

报告分三部分:第一部分:中共用偷来的数据识别美国情报人员(特工);第二部分:奥巴马时代美国情报部门如何在习近平巩固权力的过程中挣扎。第三部分:川普时代的情报部门运作以及中共情报部门与科技巨头之间日益增长的合作。

CIA
CIA

本篇介绍第一部分:中共用偷来的数据识别美国情报人员。

2013年前后,美国情报部门注意到一个令人震惊的问题,派往非洲和欧洲国家的卧底中情局特工很短时间内就被中共情报部门识别出来。问题出在哪里?事件的发展可能要追溯到20年前。一位前国家安全高级官员说,“美国和中共在全球范围内相互碰撞。它打开了一个全球性的潘多拉盒子。”

中情局利用中共腐败在中国招募特工

从2000至2010年,美国中情局利用中共官僚系统的腐败,在中国发展情报人员。在2000年的中国,中共官员们正式工资收入不高,大概不到每月2000人民币,但是官员的非正式工资收入大大超过了正式工资,那时一个不参与腐败的官员会被同事视为傻瓜,有钱什么都可以买到,而中情局正好有大量资金。

中情局付给特工和线人的报酬相当丰厚,在2000年代,如果是某些国家(如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朝鲜)外交设施中的最高级特工,一年可以赚到一百万。这种报酬可以是多种形式的,比如有时为官员支付在外国上大学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

中情局的成功招募引起北京的警觉,据一位前中情局高官回忆,“它们(中共)被迫看到了自己的问题,而我们的错误帮助它们看到了它们的问题。”中共领导层意识到,不受制约的腐败不仅仅是该党在国内的生存威胁,它还是一个重大的反情报威胁,为中情局这样的敌方情报部门提供了一个窗口。时任中共党书记胡锦涛在2012年的党代会上所说:“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地处理这个(腐败)问题,就可能……甚至会导致党的崩溃和国家的垮台。”

2012年底,习近平宣布了一项新的反腐运动,反腐是为了巩固权力,但也与美国中情局的行动有关。前美国情报官员说,习近平整肃之前,国安部的小腐败无处不在,中共的间谍有时会将行动中的钱财转入自己的“窝点”;中共的官方黑客有时也会兼职做网络犯罪,然后将分成转给情报机构的老板。但在习近平打压下,这些活动越来越难以为继。

毛泽东骑马
毛泽东骑马

北京将中情局间谍网连根拔起

2010年中共发现美国中情局人脉网络遍布军队,情报机构等各个地方。中共情报官员开始利用中情局特工之间秘密通信系统中的一个漏洞(该漏洞最早是伊朗发现的,德黑兰很可能将之告诉了北京),从2010年到2012年,中情局在中国的人脉网络被无情地连根拔起,中共监禁和杀害了数十人。

据两名前中情局官员回忆,到2010年左右,中共安全部门已经制定了一项复杂的旅行情报计划,开发了跟踪航班和乘客名单的数据库,“我们非常仔细地研究过,(中共间谍)正在积极利用这一计划进行反间谍和进攻性情报活动。”可以肯定,在发现美国情报机构的行动之前,中共已经窃取了大量的数据。

然而2010年到2012年间的动荡让北京有了动力去追寻更大,更有风险的目标,而且还要把处理大量盗窃信息的基础设施整合起来。正是这个时候,中共情报机构从仅仅能够大量窃取数据过渡到从数据中快速筛选有用信息。美国官员也观察到,中共的情报设施大都设在语言和数据处理中心附近。正是这些新的能力让中共成功入侵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OPM),造成了非常可怕的影响。

CIA - 房地产
CIA – xingdong

派往非洲和欧洲的中情局人员被迅速识别

2013年前后,美国情报部门注意到一个令人震惊的问题,派往非洲和欧洲国家的卧底中情局特工很短时间内就被中共情报部门识别出来,有时甚至是中情局人员刚通过护照检查就开始受到中共特工的监视。甚至有时中共对自己的监视行为是公开而毫不掩盖的,似乎他们希望美方知道他们已经确定了中情局特工的身份。

这种异常很快惊动了美国高层,一位前情报官员说,“中国人(中共)根本不该知道卧底的身份和位置。”但中共是如何得到这些情报人员消息的,他们百思不解。

在以前的年代,中情局很可能会开始寻找内奸,但是现在他们认为很可能与中共的网络间谍有关,具体的说,与中共成功入侵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OPM)有关。该入侵事件中,中共黑客窃取了2150万名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和他们的配偶以及求职者的详细个人信息,包括健康、居住、就业、指纹和财务数据。有些人的安全背景调查细节也被盗取,这些调查可以深入了解个人的精神健康记录、性史和癖好,以及一个人的海外亲属是否可能受到政府的勒索。虽然美国直到2015年才披露了这一漏洞,但美国情报官员在2012年就意识到了最初的OPM黑客事件。

情报官员们说,当与旅行细节和其它被窃取数据进行对比时,OPM中的信息很可能为中共情报部门提供了关于异常行为模式、个人履历或职场经历的有力线索,这些线索将个人标记为可能的美国特工。前中情局中国分析师盖尔‧赫尔特(Gail Helt)回忆对OPM入侵事件的反应是,“哦,天哪,这对所有曾经到过中国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于我们正式招募的人、与我们交谈的人,以及他们的家人来说,这又意味着什么?而这对今后机构招人的工作又意味着什么?这真是太可怕了。绝对是可怕的。”

曾担任国防情报局副局长的格拉斯‧怀斯(Douglas Wise)表示深度的担忧促使整个情报界围绕OPM和其它黑客事件进行了损害评估。有人担心,因为中共已经掌握了美国政府在招聘敏感职位时的要求和过程,中共可能会对OPM数据进行筛选,量身定做理想的个人档案,将中共间谍安插到美国政府当中。

对OPM数据的研究让中共对美国系统的运作有了前所未有的洞察力,然而于此同时,因中情局精心建立的中国特工网络被彻底摧毁,美国在与中共打交道时,则是闭着一只眼在飞行,使得美国政府在如何处理中国(中共)的问题上争议越来越大。

表达你的观点, 支持该文观点吗?
[Total: 0 Average: 0]

作者 大纪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